uc书盟 > 天才纨绔 > 第1671章 痴男怨女

第1671章 痴男怨女

    以安云容原本的打算,在来到云容酒楼之后,就即刻出手,斩杀江枫,不过,云容酒楼内部的那些议论,则是让安云容改变了主意。

    什么时候,她堂堂安家二小姐,竟是成了那些无聊之人嘴中的无聊谈资,好大的胆子,不可饶恕。

    心思电转之间,安云容就是改变了主意。

    她不过略施小计,便是让江枫成为众矢之的,看着那一双双充满了怒火的双眼,安云容打从心底,感到好笑。

    自然安云容并不会笑,否则就是破功了,她反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示弱,更进一步的,将江枫变成人人喊打喊杀的对象。

    心想着一会之后,江枫被群起而攻之,由于江枫所带来的那般郁闷之情,也就是减轻了许多。

    “我很期待,你今日如何收场!”看着江枫,安云容在心中说道。

    “我可以保证,往后不再刁难你!”

    忽然,耳边响起了江枫的声音。

    甫一听到这样的应,安云容就是愣住,她几乎以为,自身出现了幻听,很快就是分辨,并非幻听,江枫的确是这样说了。

    双眸猛然睁大,安云容见鬼似的看着江枫,为何她和所想的不太一样,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以前的事情,是我的错!”就听江枫,无比诚恳的说道。

    “你你”

    安云容惊呆,眼睛瞪的更大,她磕磕巴巴,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办法说出口来。

    酒楼之内的诸多修士,则是具皆风中凌乱。

    由于安云容说被江枫看不顺眼并且刁难的缘故,他们本就并非没有别的想法,只是那样的想法才刚冒头,就是被怒火吞噬,因此没有来得及多想。

    这时候,将江枫的话听在耳中,即便不想去多想,都是很难。

    那一道道的目光,就是一会看向江枫,一会看着安云容,凌乱不已,弄不明白,二者究竟是什么关系。

    “请你务必相信我!”江枫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神经病啊!”安云容按耐不住了,破口大骂起来。

    江枫轻声一叹,不再多言。

    然而这一叹,犹如神来之笔一样,让全酒楼的修士,都是陷入了缄默之中。

    将那些人的反应看在眼中,江枫暗自冷笑。

    安云容自以为聪明,算计一切,确实,安云容也做到了那点,但安云容唯一不该的,就是不改再三示弱。

    何况,以她的身份而言,根本不需要示弱。

    偏偏,安云容那样去做了,固然她的目的,是要激发众怒,可也因此,留给了江枫操作的空间。

    表面听来,江枫说的这几句话并没什么,但联想起安云容说的那些话,则是变得暧昧之极。

    这样的一份暧昧,哪怕安云容站出来一力否认,诸人也将心头存疑,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聪明,却反被聪明误!”这是江枫对安云容的评价。

    此女有心计,也有手段,是那不可小觑的存在,遗憾的是,做的太过火,江枫如若不加以利用一番,岂非可惜?

    固然江枫并不认为,酒楼内的这些人,能够威胁到自身,但江枫更是不想,无端端的,让安云容的阴谋得逞。

    即便不能彻底粉碎安云容的阴谋,但安云容能够恶心他,反过来,他也能够恶心安云容不是吗?这样一来,才勉强算得上是公平!

    “居然还敢胡说八道,你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安云容有些癫狂,气喘吁吁,万万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她在算计江枫的同时,反过来被江枫算计了。

    “这是你我之间的私事,何必弄到人皆尽之的地步!”江枫无可奈何,说道,“众目睽睽,影响不好。”

    “闭嘴!”安云容惊怒不堪。

    见鬼的众目睽睽,见鬼的影响不好,她究竟和江枫是什么关系,有什么影响不好的?

    事实上,到这是安云容也都是有些凌乱了。

    如果她不是当事人的话,几乎都是要认为,自身和江枫之间纠缠不清,而她都是有着这样的念头,何况其他的人。

    “失败了!”想到此点,安云容咬牙切齿。

    她的算计,到这一步,被江枫完美化解,她已经不可能煽动众人对付江枫,唯有自己亲自出手。

    “有事情,私底下谈。”江枫直言说道。

    “我杀了你!”

    再也无法容忍江枫乱说,狂风卷动,安云容终究是出手了,一道剑光祭出,朝着江枫,疯狂斩杀过去。

    因为,若是放任江枫说下去的话,安云容无法保证,江枫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走!”

    笑了一笑,江枫抬手招呼道,化作一道剑光,朝着酒楼之外行去,安云容无所犹豫,追杀往前,与江枫一前一后,很快就是出了暮云城。

    “元禾前往安源城提亲,却是失败,莫非,这才是那隐情吗?”目送二人远去,酒楼之中,一修士呐呐说道。

    “那人是谁,面孔很是陌生,没曾想,竟是与二小姐,有着这样的关系。”又一修士说道,不知是羡慕,还是妒忌。

    “元禾和萧定坤都钟情于二小姐,却是被此人拔得头筹,想必,二位公子,一定会发狂吧!”有修士看热闹不怕事大。

    随之,有人就是将此间之事,散播了出去,自然,在那般散播的过程之中,难免添油加醋,直是将江枫和安云容二者,形容为一对痴男怨女。

    按照那样的说法,正是由于元禾与萧定坤插手之故,导致二人产生矛盾,可歌可泣,可悲可叹!

    好在,安云容并不知道那些议论,不然必然发疯,说不定借此大开杀戒,都不一定!

    自然,此时安云容的情绪,也极不稳定,处于随时暴走的状态。脑海之中唯一闪动的念头,就是灭杀江枫。

    “上一次给你逃了,这一次,你以为还逃的掉吗?”安云容大声说道。

    “我从未逃过。”摇了摇头,江枫淡漠说道。

    安云容还没有让他遁逃的资格,只是不想无缘无故惹上麻烦,卷入是非之中罢了,毕竟,认真说来,他进入剑道第二段,才第二天。

    “没逃?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安云容冷笑,认为江枫是死鸭子嘴硬,明明是在逃命,却是说的冠冕堂皇,何其可笑。

    闻言之下,江枫身形猛然一定,就那般大大方方的,停下了脚步。

    “真不逃?”

    安云容脸色无比怪异,盯着江枫看了又看,瞬间,出现于江枫的身前。

    “你我之间往昔并无恩怨,充其量是不足为道的小矛盾,且那般矛盾,因你而起,何必死缠烂打?”江枫无奈说道。

    “这只是你自以为是的说辞罢了!”安云容绝不认同。

    在安源城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江枫出言奚落于她,这不是恩怨又是什么?江枫自认是小矛盾,她绝不认同!

    “我之前选择离去,乃是不想小事化大,你我之事,到此为止!”江枫又是说道。

    “痴心妄想!”安云容冷笑不已。

    如果从一开始,江枫就选择道歉或者示弱,倒也并非不能罢手,可江枫并没有那样做,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亦是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安云容如何能够忍受。

    江枫在进入暮云城之后,一举一动,安云容也都是了然于胸,视之为挑衅,难道这么快,江枫就全部都忘记了?

    再者,酒楼之内,江枫故意暧昧不堪,赫然是触及底线!

    “自以为是?”江枫轻语,面色微沉。

    此女性情骄纵之极,又是有着安家那样的身份背景,自然行事乖张,某种程度,更是到了乖戾的程度。

    “你在生气?”

    将江枫的反应纳入眼中,安云容也都是有些凌乱了,完全想不明白,江枫凭什么生气,有什么资格生气!

    这一刻,安云容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拿错了剧本!

    “我只出一剑,你接下这一剑,我们之间就好好清算旧账。”江枫说道。

    “你以为我连你一剑都接不下?”安云容气极,愈发怀疑,双方的剧本拿错了。

    江枫不过炼虚期的修为而已,有何依仗,在她面前大放厥词,这话,按道理,应该由她来说不是吗?

    安云容就是有些抓狂,一向她自认自身不按常理出牌,而江枫更甚。

    “你当然接不下。”江枫理所当然的说道。

    “出剑!”安云容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让江枫,死的异常难看。

    “嗡!”

    无所犹豫,嗜血剑被江枫所祭出,宛若不经意间,江枫出剑了。

    浩荡缥缈的剑意气息,恢宏壮阔,无可具象描述,那般无上的剑道威压,一如天幕一样,直接压制过去。

    这是剑道通灵之境!

    在界山那一面石壁前,江枫映照自身剑道意志,感悟更进一步的加深,毫不客气的说,一剑灭杀一个合体初期的剑修,都不再话下。

    而这还是江枫的修为未曾破壁的前提下,一旦江枫修为破壁,晋入合体期,那么,面对安云容这等存在,江枫将能无视一切的妨碍,直接横扫碾杀。

    这是双方之间剑道之路的差距,这样的差距,足以让江枫无视掉修为方面的差距,跨一个大境界杀敌。

    而这,也正是江枫的依仗,不然的话,他说的那些话,和笑话有什么区别?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