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天才纨绔 > 第1664章 剑碑即是墓碑

第1664章 剑碑即是墓碑

    界山,放眼剑道第一段之内,极之超然,是那非同寻常之地。

    一路前行,天真时不时的告知江枫一些关于界山的传闻。

    “哦,自剑道第二段进入剑道第三段,也是有着一座界山壁障?”江枫若有所思,按照天真所言,居然,剑道之内,有着两座界山的存在。

    “不通过剑湖,不通过界山,可有其他的方式,进入剑道第二段?”想了想,江枫问道。

    “此事全剑道的剑修都知道,当年那位剑道狂徒,直接杀了过去……不过此事太过玄异,有着太多无法理解之处,是真还是假,难以捉摸。”天真说道。

    江枫认同点头,有关此事,在逻辑方面,很明显有着诸多说不通顺之处,虽说倒也并非由此表示,传闻有假。

    “你是在探寻一条,进入剑道第三段的路?”忽而有所明悟,天真笑吟吟的说道。

    江枫并不否认,既然剑道有三段,那么此次古地之行,自当要一路走到底,不可能。出现半途而废的情况。

    “若是能够得知,当年那位的具体经历,那么想来,无论是你我进入第二段,还是为将来进入第三段做准备,都能轻松自如许多。”眼前一亮,天真如是说道。

    才刚拥有进入第二段的资格,便是着眼于那第三段,江枫和天真之间,言语寻常,谁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咦,这就是你深入界山的真实目的?”

    当那样的话音落下,天真幡然醒悟过来,得知原来,有着这般深意。

    淡淡一笑,江枫说道:“你说界山之内,剑碑浩瀚,不可错过。”

    翻了个白眼,天真有些嗔怪,哪会不知,江枫是在避重就轻,但得知江枫竟是有着那样的用意之后,难免就是让天真有些惊叹。

    强大如陶廷和古鸣沙等人,虽说并非没有进入剑道第三段的野心,但比较于江枫而言,他们的眼光,无疑是太过短浅,不可相提并论。

    “不愧是我看重的人!”天真在心中,喜滋滋的想着。

    “梅老板那女人,市侩的很,我原本还担心你会吃亏,现在看来,我反倒是有些担心她会吃亏了。”继而,天真笑眯眯的说道。

    她笑着的时候,双眸微微眯着,仿佛一头狡黠的狐狸,说是担心梅老板会吃亏,实则那般幸灾乐祸之意,溢于言表。

    对于梅老板,江枫倒也无意算计,毕竟对方提供的那面石碑,让他在留下剑碑之时,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当然江枫也没过多解释什么,如若不然,以天真的性情而言,难免打破砂锅问到底,注定令人头疼!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在那视线前方,就是有着数十面剑碑,映入江枫的瞳孔之内,速度就在这一刻加快,最终,江枫在一面剑碑前方,停下脚步。

    这一面剑碑之上,尽显斑驳,留下的时间显见不短,因此一来,那一道剑痕,在历经风吹雨打之后,也是略显陈旧以及黯淡,剑意气息,十不存一。

    “这些剑碑很是奇怪,谁也不知道是何人所留下,仿佛自界山存在以来,就一直在这里。”天真的声音,响起于江枫的耳边。

    “当年,有强者深入界山,一睹这如林剑碑,惊为天人,之后,在剑道之内,方才是兴起一股风潮,无尽剑修,以能够留下一面属于自己的剑碑为荣。”天真又是轻声解释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江枫默默点头。

    有关剑道之内的情况,固然江枫在藏书阁之内,有所了解,然而他所了解的,只是那大体,细节方面,仍旧知之不详。

    不仅仅是剑道第一段内有着大量的剑碑,第二段和第三段之内的情况同样如此,这是一股风潮,接近于传统。

    无尽剑修,无论强与弱,都是以留下一面属于自身的剑碑为荣。

    也是有着那至强剑修,在剑道三段之内,不同时间段留下三面不同的剑碑,自然,那终究是少数,如那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剑碑之上剑痕模糊,剑意散逸,十不存一,价值已然不大。”天真再度说道。

    江枫没有应声,他凝神看向面前的这面剑碑,数息过后,视线转移,扫视向其他方向的剑碑。

    悄然之间,一抹疑惑的情绪,自江枫的心底深处,朝外滋生而出,且是变得越来越浓烈。

    “剑碑当真是用来悟剑的吗?”良久,江枫轻语询问。

    “什么意思?”闻言天真愣住,不解其意。

    “或许剑碑的存在,原本是用来铭记。”想了想,江枫低语道。

    江枫想起在剑湖湖底所见的那些小物件,一个小物件,就是代表着一个修士。

    在剑道第一段诸多人类城池,观悟剑碑之时,江枫本也认为,剑碑的价值是用来悟剑,然而这时候稍作联想,便是发觉,未必如此。

    这是因为,剑碑用来悟剑,仅仅是在外在的价值,是有强者发现界山内部的剑碑之后,方才是在剑道三段之内,掀起一股风潮,而并非是最为初始留下剑碑之人的本意。

    “一面剑碑,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面墓碑!”一会之后,江枫又是说道。

    “嗯?”

    天真眨了眨眼,无比惊奇,倒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她觉得有些荒谬,但盯着这里的剑碑看了一会之后,又是发现,这些剑碑,仔细看去,当真是与那墓碑,大同小异。

    如此一来,说这些剑碑乃是墓碑,倒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天真仍旧不解,不知江枫是一时间心血来潮,而是有所发现。

    “但愿,我的猜想,都是错的。”江枫没有回答天真的问题,而是无奈说道。

    眼前所见到的这数十面剑碑,只是存在于界山之内诸多剑碑的冰山一角,和这里的剑碑数量比较起来,蒙湖城内的那些剑碑,十分之一都不到。

    假若剑碑即是墓碑的话,那么,那般陨落的剑修的数量,赫然是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好吧,我也希望是错的。”撇了撇嘴,天真说道,她天性散漫,大大咧咧,无意去想太多。

    ……

    不过即便剑碑即是墓碑,这些剑碑的存在,仍旧价值惊人,那些十不存一的剑意气息,对于寻常剑修而言,或许已经很难观悟,然而江枫拥有大道之花,却是并没有这方面的麻烦。

    当即,借助大道之花,江枫进行观悟。

    速度极快,数十面剑碑,短短半个时辰,江枫就是观悟完毕,旋即动身,前去寻找别的剑碑。

    这是一片剑碑林,各个方向,散落着无尽剑碑,无需刻意寻找,就又是有着数十面剑碑,进入江枫的视线。

    天真百无聊赖的跟在江枫身后,浑然不认为这般观悟能够用什么用处,因此颇为难以理解,为何江枫看上去是那样的如饥似渴。

    江枫的确有些如饥似渴,甚至那样的状态,近乎狂癫。

    在此之前,江枫对于大道之花的妙处,知之不多,因此之前观悟剑碑之时,并未借助大道之花。

    而今借助大道之花,在观悟剑碑之时,每每就是身临其境,仿佛是一个又一个至强剑修,在他面前,演绎剑法。

    如此一来,观悟的效果,自然也就是到了惊人的程度,几乎每观悟一面剑碑,江枫都是能够有所收获。

    “此地剑碑数量惊人,若是尽数观悟,说不定我的剑道造诣,能够更进一步!”江枫暗自想着,心情微有些火热。

    无论是与荣少德一战,还是与诡剑君一战,本意上,江枫更多的是用来推演自身的剑道之路。

    遗憾的是,两战过后,江枫始终未能让剑道通灵之境,更上一层楼。

    而今这般契机就在眼前,江枫自是不可能错过。

    当即,江枫更显疯狂。

    毕竟,这样的机会不会常有,而如果等到下一次机会的话,却是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呃?”

    看着江枫的背影,天真目瞪口呆,她发觉,极短时间之内,江枫整个人好似在发生升华,只是不解,究竟怎么回事。

    “这些剑碑这么厉害?”天真啧啧称奇,于是,她也尝试进行观悟。

    很快,天真就放弃了,一来是以她目前的剑道造诣而言,观悟这些剑碑用处不大,二来则是这些剑碑的剑意气息太过分散,天真根本懒得耗费心神。

    “这家伙能够在炼虚境界横斩合体期强者,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即使放弃,也是丝毫不妨碍天真对江枫的欣赏,此刻江枫眼中,只有剑碑,再无其他,哪怕她亦步亦趋紧跟在江枫之后,也是被江枫遗忘。

    “我认为,我应该比这些剑碑,要好看的多吧?”伸手摸了摸脸蛋,天真又是有些娇怨。

    放着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看,居然沉迷于这些破旧的剑碑,天真有些怀疑,江枫该不会是练剑练傻了吧?

    当然,抱怨归抱怨,天真也没去打扰,倒也是分外好奇,到那最后,江枫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这,大概才是江枫来界山深处,最为直接的目的吧!”天真心想着,有所期待。

    江枫自是不知天真心中所想,他不断的去观悟剑碑,然后通过大道之花,去不断的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