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天才纨绔 > 第1662章 攻心战

第1662章 攻心战

    狂剑君与邪剑君齐名于剑道第一段。

    二者同样是那横压剑道第一段的至强者,因此一来,二者之间的战斗,无疑是这排位战最为令人期待的一场战斗。

    诸人尽皆认为,这将会是一场苦战,极大可能,以两败俱伤不分胜负收场,孰人都是没有料到,天真的话,竟是一语成谶。

    狂剑君瞬死,尸骨不存,这样的结局,无人想到,吃惊不已,难以接受。

    “邪剑君,强大如斯!”倒吸一口冷气,古鸣沙暗自想着。

    他先前挑衅过邪剑君,到这时候方才是明白,自身的那般行为,根本是自寻死路,幸好他几场战斗都没有遇上邪剑君,不然绝无侥幸。

    “这……就是邪剑君的真实手段吗?”死死的盯着天真,诡剑君只觉头皮发麻,气血翻涌。

    一向他都是认为,与邪剑君不分高下,甚至,犹有过之,可当对方倾力出手之后,才是知晓,双方之间的差距,到了怎样的程度。

    “不仅仅是狂剑君,她若杀我,我也必然瞬死!”诡剑君想着,只觉遍体生寒,难受到了极致。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心绪繁乱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一道道的目光,落于天真的身上,只觉此女此时周身光芒万丈,赫然是到了那不可逼视的程度。

    “嘻嘻……”

    天真娇笑出声,裙摆飞扬,尽显少女的烂漫天真,她看着江枫,娇笑道:“我厉害不厉害?”

    “厉害!”江枫由衷说道,一声轻叹。

    天真不过是合体初期的修为,狂剑君也是合体初期的修为,同一境界的剑道强者,后者面对前者,几无招架之力,直接就是被横推,双方之间的差距,说是如同天堑,都毫不为过。

    “这才是真正的至强者,即便我将来修为破壁,晋入合体期,只怕也是未必能够与之比拟!”江枫在心中默默说道。

    倒也并非江枫妄自菲薄,而是江枫无比清楚,天真的剑道造诣,企及了怎样的程度,除非,他将剑道通灵之境,修炼至大成阶段,那么同一修为境界,或许才是能够,勉强压制天真一头。

    因此一来,也是让江枫意识到,自身还有着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剑道第一段之内,就是有着这等绝代妖孽,那么,剑道第二段又如何?

    江枫自然不会忘记,天真原本在上次的界山排名战,就可进入剑道第二段,然而放弃了那样的机会,那或许表示,即便强大如她,都是不想贸贸然,进入剑道第二段。

    “我没有选择自剑湖走捷径进入剑道第二段,而是执意参加界山排名战,这一选择,无疑是明智的。”江枫轻语道。

    “我可是邪剑君,当然是厉害的。”天真臭美不已的说道,不过这样的话,没有人觉得有任何问题,相反,都是认为,理所当然。

    “江枫和诡剑君!”

    一会之后,提剑傀儡的声音,传入诸人的耳中。

    “哦?果然是这么一回事吗?”将提剑傀儡的声音听在耳中,诡剑君冷冷自语道。

    江枫何德何能,名字能够排在他的前面,偏生提剑傀儡就是这样做了,诡剑君有十足的理由相信,提剑傀儡针对于他,正是因为江枫之故。

    “江枫,你得邪剑君青睐也就罢了,又是何德何能,能得尊者的青睐?”诡剑君在心中说道,妒忌到了发狂的程度。

    一个邪剑君,就是让江枫万人瞩目,何况,这横绝剑道的提剑傀儡,诡剑君简直无法明白,江枫是命好,还是运气太好,不然的话,为何全部好处,被江枫一人独占?

    而且,是毫无道理的独占!

    “凭什么?”

    诡剑君在心中咆哮,有着一万个不服。

    “任由你有着天大的靠山,但归根结底,要凭借自身的实力说话,接下来,你与我之间一战,别天真奢望,我会剑下留情!”诡剑君恶狠狠的说道。

    狂剑君已死,三大剑君还剩其二。

    诡剑君自是不会天真到认为,待进入剑道第二段之后,邪剑君会轻易放过自己,索性如此,那么,何必再有顾虑,何必再有忌惮?

    一边想着,诡剑君一步往前,缓步踏出,同一时间,江枫也是走出,与诡剑君遥遥对望。

    “如此浓烈的杀意?”

    哪怕距离极远,江枫都是能够切身感受到,来自诡剑君的杀意,杀意如瀑,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就这么想杀我吗?”

    江枫想着,眼眸微微一抬,凝神朝着对方,看了过去。

    “江兄的天资,即便放眼全剑道,亦无出其右,今日有幸领教,必然三生有幸?”就听诡剑君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就是你要杀江枫的理由?”不等江枫说话,天真就是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想要扼杀一个绝代天才,但很遗憾,你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以你如今的实力,除非动用一些见不得光的底牌,如若不然,你不会是江枫的对手。”天真直截了当的说道。

    “是吗?”对于天真的说法,诡剑君不置可否,并不加以争辩。

    “我江枫,也不是那么好杀的!”将二者之间的对话听在耳中,江枫默默说道。

    诡剑君受了伤,实力不复巅峰,在这般情况下,若是怯战,那么,所谓的无敌之路,注定是一个笑话。

    遇强则强方才是能够更强,江枫无比清楚,自己所走的无敌之路,究竟是一条怎样的路。

    遑论诡剑君一身实力大打折扣,就算是对方处于全盛时期,江枫也必不会有一丝的疑虑。

    至于底牌!

    江枫所拥有的底牌,何其之多,随便拿出来一件,都能够瞬间镇杀诡剑君,若是对方动用那般见不得光的底牌的话,那么江枫自然毫不介意,拿出一件底牌来,倒也是要看看,谁的底牌更多、更强!

    当然江枫更是清楚,天真这话,表面听来是在奚落诡剑君,实则是在提醒他,以免一不小心,遭了算计。

    “你不服气?”

    天真在冷笑,说道:“不得不说,古鸣沙还是有点手段的,剑气蚕食之下,你如今的实力,不到全盛时期的五成。”

    “五成?”江枫微微一笑。

    诡剑君则是脸色剧变,没想到,天真竟是将他的情况,洞悉的如此透彻。

    的确如此,他目前很是狼狈,兼且被天真故意拖延,浪费了不少时间。

    “五成实力,将近跌落至炼虚后期大圆满,你凭什么与江枫一战?不外乎是有所底牌罢了。”天真笃定说道。

    “够了!”

    诡剑君听不下去了,粗暴打断,不然的话,任由着天真说下去,这一战,他未战就已经先败。

    “为什么要打断我的话,你是心虚了吗?还是说,你有所侥幸,但很遗憾,我早就算到你的下场,因此送了一份强大的底牌给江枫。”天真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

    诡剑君脸色又是一变,他盯着天真,有所狐疑,然而又是不能不选择相信,因为如果天真的确有送给江枫底牌的话,那么,关键时刻,他将危矣。

    而且,竟是连提剑傀儡都帮助江枫,天时地利人和江枫一应俱全,就算是再稀奇古怪的情况,诡剑君也只能去相信。

    “该死!”

    诡剑君咆哮,他堂堂剑君,竟是沦落到这样的处境,可悲的情绪,自心底深处,如野草疯长一样,往外滋生而出。

    “攻心战!”江枫轻语。

    天真三言两语,就是将诡剑君的心境彻底扰乱,撕裂裂痕,无可弥补。

    “此人已不足为虑!”江枫又是说道。

    如果在天真与狂剑君一战之前说出这话的话,那么未必能够影响到诡剑君,奈何天真实力冠绝剑道第一段,那么任由是一句随随便便说出来的话,都是由不得不去重视,乃至是忌惮。

    毕竟那是邪剑君送出去的底牌,如何能够有半点轻视?

    虽然,这种情况并未发生,但终究是让诡剑君有了阴霾,心性的缺点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大,战志也是不断的被消磨。

    “你想杀江枫,反过来被江枫所杀,再正常不过……也对,你确实该死。”天真笑吟吟的说道,很放松,也很放肆。

    “邪剑君,我只能说,以往确实小觑了你,随便几句话,就是令我分寸大乱,若我的对手是你,我心甘情愿认输。”诡剑君阴森森的说道。

    “但我的对手不是你,而是江枫,你以为三言两语,就能令我迷失,未免太过小瞧了我。”诡剑君又是邪气凛然的说道。

    微微一笑,天真说道:“何必逞强,你已是强弩之末,主动认输,自刎于当场,换一个体面,岂非最好?”

    “不可能!”诡剑君歇斯底里。

    他说那话,不过是想要强行挽回自信,弥补心境的裂痕,然则天真不为所动,更进一步的打压。这让诡剑君周身冷汗岑岑,仿佛是刚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江枫,可以出剑了,送他一程!”天真就是不再多言,诡剑君此刻如同惊弓之鸟,她的话也已经说的足够多了,若是到这般份上,江枫仍旧不敌,那么,她只能表示失望。

    江枫自是不会让天真失望,且一向没有让人失望的习惯。

    到了这一份上,若是都无无敌信念,那么,这一战即便最终胜出,也是失败。

    江枫轻轻点头,嗜血剑随之祭出,漫天剑气纵横,无上的缥缈剑意虚空降临,形成那无匹的剑道威压,朝着诡剑君,横斩而去!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