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逆天邪神 > 第1180章 真正的开始

第1180章 真正的开始

    在冰刺钉在高空的洛长安嘶声哀吼,来自冰凰封神典的极致冰寒又岂是其他寒冰玄力可比,宛若万千锥魂之刺贯穿全身,让他痛不欲生。

    但身体之痛再盛十倍,又岂能及得上心间屈辱。他被钉死的不仅是身体,还有他毕生所有的光环和尊严。今日这众目睽睽下的一幕,即使在他毕生最可怕的噩梦中都不曾出现,必将成为他一生都无法洗刷的耻辱。

    在可怕绝伦冰凰之力下,他全身一动不能动,纵然想运转玄力强行让自己昏厥都无法做到,他逐渐的感觉不到了身体的存在,能感觉到的,唯有无尽的痛苦和屈辱。

    “云……澈!!”圣宇界王胸腔之怒如火山爆发,就算洛长安是个十足十的草包,那也是他圣宇界王之子,何曾受过如此羞辱!

    他圣宇界,又何曾受过如此屈辱!

    别说云澈只是来自中位星界,哪怕东域四神子这等人物,也绝对不敢如此对待洛长安。

    圣宇界所有人都已站起,个个脸色阴沉,如果这里不是封神台,换做东神域的任何地方,他们都必定已然爆发。东席之上,各大神帝也是眉头大皱——虽然洛长安个性嚣张跋扈,先前数次当众直辱云澈,他们也断然想不到,云澈不但完胜洛长安,还将先前之辱,可谓千万倍,当着整个东神域的视线返还到了洛长安身上。

    “云澈……我……啊啊……杀了……你……”

    洛长安拼命的喊叫着,但每喊出一个字,声音便会愈加痛苦,到了最后,已是几近绝望。

    圣宇界王纵然肺都快要气炸,但祛秽尊者警告在前,他却是万万发作不得。他狠吸一口气,大声道:“长安,大丈夫能屈能伸,胜败更是常事,既然败了,你就坦然认输便是,无需强撑。”

    “不不不!圣宇界王此言大错!”

    圣宇界王话音刚落,洛长安还未有回应,云澈却是忽然转身,朗声道:“在常人眼中,胜败自是常事,不敌认输也不失为大丈夫,但,这位可是洛长安大公子,在他眼里,认输投降是‘卑贱的废物’所为,是‘乞降的狗’,绝对不是什么‘大丈夫’。”

    “若是他真的认输投降,那岂不就是承认自己是‘卑贱的废物’和‘乞降的狗’?这可不仅仅是羞辱自己,还连带整个圣宇界都给羞辱了,洛长安身为圣宇界王之子,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呢。”

    “你!”

    “哦对了,”完全无视圣宇界王盈怒的脸色,云澈继续道:“这些,并非是我强加在洛长安身上,而是洛长安先前亲口所言,相信在座的每一人,还有东神域所有在观战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我可一个字都没夸张!”

    “而且,洛长安方才豪言之时,圣宇界王未有半点斥阻,显然是颇为认同,想来……这应该是你们圣宇界一贯的玄道原则?那可真是让人钦佩万分啊。”

    不但如此折辱洛长安,还以他之言,生生要将他逼至绝路,还顺带嘲讽了整个圣宇界。圣宇界王目盯云澈,低低的道:“竖子小儿……你好大的胆子!”

    “哈哈哈哈!”圣宇界王话音未落,便已被一声狂笑打断,只见东席之上,苍释天正毫无神帝威仪的拍手大笑:“有仇必报,这才是大丈夫所为!云小子干得好,舒坦!!”

    释天神帝肆无忌惮的狂笑无疑是在打圣宇界王的脸,圣宇界王眸光再阴,却不敢直视向释天神帝的所在,更没有就此离开,用极低的声音道:“祛秽尊者,我儿长安已是落败,云澈这孽畜分明是在刻意羞辱,此举不但辱我圣宇界,更辱及封神之战。”

    “哼!洛长安辱人在先,会得此报,也是咎由自取!”祛秽尊者冷哼道,却并没有无动于衷,而是转过身,重声道:“洛长安,你躯体玄力皆被封锁,已毫无挣扎之力,本尊欲判你落败,可有异议!”

    圣宇界王猛的抬头,急声道:“长安!”

    被钉在空中的洛长安痛不欲生,却又被云澈逼迫的不能投降,可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骤听此言,如闻仙音,拼尽所有力气吼道:“晚辈……无异议!”

    “哼!”

    祛秽尊者手臂一挥,一声轻响,将洛长安钉在高空的冰刺一瞬间消散,洛长安顿时直直的坠落在地,如一条被打断了四肢的落水狗趴在地上,全身抽搐。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今日的丑态,已是落在了无数东神域玄者的眼中,而他身为圣宇界王之子,封神三十二子之一,如此丑态,必定如瘟疫般疯狂传播,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将沦为一个笑话。

    “败者组第二轮第一场,云澈胜,入明日败者组第三轮战!洛长安战败,止步封神之战!”

    在祛秽尊者的宣读声中,洛长安艰难的转头,想要找到云澈的所在,但只堪堪将头转了一半,便因重伤和羞怒攻心,直接昏迷了过去。

    云澈冷冷看着洛长安,没有说话。圣宇界毕竟是上位星界中的上位星界,如此地步,宙天界又岂会真的坐视不理,祛秽尊者会强行干涉,他丝毫不意外。

    圣宇界王伸手,将洛长安身体吸入掌下,然后带着他飞速离开,却没有再看云澈一眼。

    而云澈分明感觉到一缕寒芒从他身上一扫而过。

    这是云澈在封神之战,乃至整个玄神大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三日之前,他断然不可能是洛长安的对手,但今日之战,却是不折不扣的完胜!

    以神劫境八级的玄力,完胜神灵境六级,所带来的震撼可想而知。他离开封神台,返回观战席,几乎所有的目光依然聚焦在他的身上,带着久久无法释然的惊骇。

    就连吟雪界众人,也都是愣愣的看着云澈,显然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你……真的是……云澈?”冰凰大长老沐涣之直直的看着云澈:“你……到底……”

    “大长老,这是宗门为云澈准备已久的秘法,看来很是成功。”沐冰云轻语道。

    “原来……如此。”沐涣之等人缓缓点头,但心中亦满是惊然。当初,云澈以君玄境的玄力连败神元境的寒雪殿弟子,他们都是知晓,已是深为之惊讶。而神劫境后期战胜神灵境中期,他们根本闻所未闻。

    这绝非什么“秘法”可以做到。

    “云兄弟……太好了!”火破云激动的道。同为被施以“秘法”而玄力暴增的人,他自然不会因好奇而去追问云澈为何会提升如此之大。

    而他的身边,无论火如烈、炎绝海,俱是双目圆瞪,看着云澈的目光,如在盯视一个不循常理的怪物。

    很远的远方,一双星眸在云端之上远望着封神台,目光始终追随着一个人,从他一瞬击跪洛长安,到他在所有人注目下洒然离开封神台。

    昨日,她亲眼看着云澈孤身一人离开了宙天界,亲眼看着他走进了归去的玄阵……他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她感受了一种巨大的失落,如心魂忽然被挖空了一大半,但同时,心中亦是终得安然,

    他走了……终于走了……

    求你……永远不要再回来……

    但是,只隔了一日,他竟然回来了。

    带着脱胎换骨般的力量,就连眼神,也和先前完全不同。

    她的内心变得混乱不堪,混乱到她自己都无法言明。

    “云澈……你为什么要回来……”她失魂落魄的低语着:“你为什么又……不肯听我的话……”

    这时,她的目光忽然一侧,本是茫然混乱的眸光一瞬间变得阴寒刺骨,因为她察觉到了一个恨到极致,纵死都不会弭恨的气息、

    “千……叶……影……儿!!”

    杀机在她心魂和瞳眸深处疯狂滋生,但马上又被她死死压下,她转过身,向后方无声而去,很快消失在天际。

    另一个方向,千叶影儿的目光缓缓收回,她的身边,是那个一身灰衣的干枯老者。

    “小姐,天杀星神方才发现你了。”干枯老者低声道:“而她非但没有向小姐出手,反而主动远离,以天杀星神的性情,着实蹊跷。不过……看来小姐早有成竹在胸。”

    “如果没有那个人,她定会向我出手,但……”千叶影儿的唇瓣轻轻勾起一个足以让东神域所有男儿失魂落魄的绝美弧度。

    “哦?”

    “古伯,从现在开始,你盯好那个叫云澈的人,除他之外,其他的所有人、所有事都不需要再管。”千叶影儿道:“我要挖出他身上所有的秘密!”

    “他身上的东西,说不定要比【逆世天书】还有趣!”

    ——————————————————

    封神之战败者组第二轮战继续,第二场比赛,一方为是云澈的“熟人”——武归克,而另一方,则是……被唯恨同归于尽的厉剑鸣!

    厉剑鸣虽死,但名留封神之战,所以武归克这一场虽性质上不是云澈昨日那般轮空,但结果并无二致——武归克直接获胜,入明日败者组第三轮战。

    继第一场云澈出人意料的单方面碾压凌虐,第二场武归克不战而胜,从第三场开始,每一场都是激烈无比。在玄力并无明显的差距之下,玄气底蕴和玄功的驾驭显得更为重要。而封神之战这等战场,他们无一不是拼尽全力,绝不会有半点保留。

    最久的一战,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分出胜负。

    败者组第二轮战完结时,时间已临近傍晚,今日之战,共有八名封神之子被淘汰,胜者八人入明日之战。

    三十二个封神之子,至此已淘汰十六人。

    而明日的对战榜,也在这时呈现在光幕之上:

    封神组第二轮战:

    第一场:炎神界【火破云】(神灵境七级)——对战——瑶心剑阁【君惜泪】(神灵境十级)

    第二场:圣宇界【洛长生】(神灵境十级)——对战——覆天界【陆冷川】(神灵境十级)

    第三场:琉光界【水媚音】(神灵境一级)——对战——飞星界【梦断昔】(神灵境九级)

    第四场:琉光界【水映月】(神灵境十级)——对战——昇阳圣界【晁风】(神灵境九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