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逆天邪神 > 第1174章 冰凰之赐

第1174章 冰凰之赐

    云澈又寻了许久,依然不见沐玄音的踪迹。

    他开始想到了一个可能……对了!现在封神之战正在进行,难道师尊正在某个星辰之碑观战?

    莫非冰云宫主没有传音师尊我要回来的事?

    时间对云澈而言太过紧迫,他只好不再管其他,向冥寒天池的方向飞去。

    冰雾缭绕的上空,一道绝美的目光默然看着云澈的身影远去。

    “唉,”她幽幽的一叹,复杂的惆怅中又带着深深的无奈,原本永恒静寂的心魂因他而一次次荡动涟漪。

    “要不要把他的腿打断呢……”她轻轻自语着。

    ——————————————

    冥寒天池的结界无法限制云澈,他直接穿过,来到了这个神界他最为熟悉的地方,微缓一口气,直接跃入天池之中,直冲而下。

    冥寒池水重到不可思议的寒气,对他而言却只有让他从身到魂都舒爽之极的清凉,无数缕清凉的气流争相涌进他的身体,这些气息不但可以逐渐转化为他的力量,还能让他的玄力和伤势极速恢复。这两年,他的进境如此之快,冥寒天池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但此刻云澈已根本无心享受这让他全身舒爽的气息,以最快的速度直线向下。

    一百尺……

    一千尺……

    一千丈……

    五千丈……

    本已全无明光的水下世界,忽然泛起了粼粼蓝光。一道来自池底寒脉的蓝色光弧映现在云澈视线之中。

    云澈速度缓下,很快,双脚踏在了一层水晶般的碎沙之上。

    虽然日夜泡在冥寒天池,但这还是他第二次来到池底。

    循着蓝色光弧的方向,云澈缓步向前,很快,视线之中,一枚晶莹剔透的菱状寒冰安静的镶嵌在蔚蓝的世界之中。

    寒冰之中,蜷缩着一个梦幻般的少女身影,玉臂环膝,螓首埋于膝间,全身**,雪腿白莹修长,玉足小巧如莲,一身雪肌更是如玉如脂,流转着星月之辉。

    莹白中透着浅蓝的冰发轻洒而下,遮蔽着她的面容,也遮掩了少女最禁忌的春光。

    “云澈……你为何会来这里?”

    云澈静立一会儿,正想着该如何开口,心海之中,已传来少女娇柔似梦的声音。

    普天之下,唯有云澈知道,眼前冰晶中的少女,却是一个来自上古时代,整个混沌空间唯一未完全湮灭的真神。

    虽然,她只能依附这最后的寒脉苟存,和彻底湮灭只有一线之隔。

    “若有一天,你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自己的意志和觉悟已经可以承担的起足够的波澜和重任,你再来找我,我会告诉你所有的真相……”

    “并把我所有的力量都赋予你。”

    “……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事,也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归宿。”

    这是当年,她亲口告知他的话。

    虽然,他完全不知冰凰少女所指的“波澜”和“重任”是什么,也更不可能有相对的“意志”和“觉悟”,但现在的他急需力量……能让他短时间内快速成长的力量。

    平静思绪,云澈终于说出口:“冰凰神灵,我来这里……是有一个很自私的要求,我想请求你……赐予我一些力量。”

    “……为何?”少女询问,声音依然柔软如梦。

    “我……想要见到一个人,我有一些话,想要当面和她说,想要让她看到我的决意,更想……能够有一天可以守护她。”云澈无比认真的道:“而想要见到她,我需要足够强大的力量。如果我不能做到,我一定会后悔一生。所以,请求你帮助我。”

    蔚蓝的世界一片静寂。

    许久,少女发出一声轻然的叹息:“抱歉,我无法答应你。”

    云澈:“……”

    “分离力量,会缩短我的存在,而我,必须存在到‘那一天’。‘那一天’的时候,若你提出同样的要求,我会毫不犹豫的把我的所有都赋予给你……但现在,你为的,只是自己的私心,我无法答应,请你不要怪我。”

    “……”云澈的胸口微微起伏,但并没有惊讶和失望,亦没有再次出言强求,反而微笑起来:“我这个要求,的确是太自私了,你不答应也是应该。抱歉打扰你安眠了,我会去尝试找其他的方法的。”

    冰凰少女会拒绝,云澈一点都不意外。而他准备离开之时,轻柔的少女声音却喊住了他:“等等……我现在不能分离我的力量,但,我倒是可以给予你一些我的神魂。”

    云澈回身,面露惊讶。

    “虽然,这同样会缩短我的存在,但应该还足够让我支撑到那一天。”

    一抹冰蓝色的光华在水晶上一闪,随之,一枚水滴状的光星缓缓凝聚,如被轻风所托,来到了云澈的眼前。

    “这缕神魂中附着的神力,常人极难将之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唯有你,可以在短时间内轻易做到,若你能够完全吸纳,足够让现在的你修为提升两个小境界,而灵魂力的提升,则要远大于玄力,会给予你长远的帮助。”

    “这也是现在的我,所能为你做到的极限。”

    云澈的目光明澈,感激的道:“谢谢你,冰凰神灵,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你不必谢我,你该清楚,我亦不是单纯的为了你。”冰凰少女幽幽而语:“若……你真的心存感激,那,能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她说的是“请求”……

    身为唯一的存在神灵,竟向云澈一个凡人,说出了“请求”。

    “好,你请说。”云澈重重点头:“只要可以做到,我一定答应。”

    “如果……有一天,世界忽然发生了剧变,所有的一切,都被笼罩入了绯红色的绝望之中……请你,一定要来找我……”

    世界……剧变?

    绯红色的绝望?

    云澈刚要询问,少女的声音已再次传来:“你无需问及,因为还远远不到你可以知晓一切的时候。只希望,继承着邪神所留下的希望种子的你。一定要答应这件事。”

    “好。”云澈没有多想,直接点头:“如果真的会有那样的一天,就算没有这些话,我也一定会来寻求你的帮助。”

    “……嗯。”冰凰少女发出欣然的应声,那枚漂浮云澈身前的冰蓝光星也在这时飞舞而起,触碰在云澈身上,缓缓没入他的眉心之中。

    顿时,云澈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灵魂之中,多了一枚璀璨的蓝色光星。

    云澈没有马上炼化,再次感激的道:“感谢你,冰凰神灵。虽然我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更从不认为自己能伟大到背负什么使命,但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现在的你无需多想,虽然那一天一定会到来,但纵然是我,也无法预知究竟会是哪一天,你无需过早的背负。虽然,你继承了邪神留下的‘种子’,但你终究是独立的存在,亦没有人有资格逼迫你一定要背负什么。”

    声音停顿,她忽然道:“你似乎……很少使用你体内的玄罡之力?”

    云澈心中微愕,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提及玄罡,点头道:“玄罡对我的族人而言,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而我的力量主要在于元素和重剑,依赖于邪神玄脉的增幅爆发,而这些都无法作用于玄罡。尤其玄力到了神道之后,玄罡虽有帮助,但威力相对太小,而消耗却是巨大,所以便很少在交战中用到。”

    冰凰少女一阵沉默,然后徐徐的道:“玄罡是一种存在于你身体中的力量,它不仅相连于你的血脉,与你的玄脉、灵魂亦紧紧相连。邪神玄脉的玄力增幅,并非不能作用于玄罡之上,只是……或许你并未能够将‘玄罡’与‘玄脉’足够的契合。”

    “足够的……契合?”

    “另外,你可以尝试将玄罡与灵魂相融,以你拥有的特殊魂力和领悟能力,或许,你会在不知不觉中,碰触到另外一种特殊的力量。”

    冰凰少女能够给予的,只是提点,真正的顿悟,自然只能依靠云澈自己。

    玄脉契合玄罡……

    将灵魂与玄罡融合……

    玄罡存在于血脉,但其力量,本就来自于玄脉。而控制玄罡,自然也离不开魂力……也就是说,它们本就是“相连”的。

    但冰凰少女所说的“契合”与“融合”,又明显不是指单纯的相连……究竟是什么意思?

    “虽然有些不明白,但以后修炼的时候,我会尝试着领悟你的话。”云澈点头道。

    “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定会有所收获。”

    “另外,有一件事,或许该告诉你。关于你的师父沐玄音,她其实是……我……”

    冰凰少女的声音忽然轻下,犹豫之后,后面的话,却并没有说出来。

    云澈一愣,连忙道:“我师尊她怎么了?”

    “……”静默一会儿,冰凰少女轻语道:“你只需要知道,她的性情虽然有时会表现出让人惊异的一面,但……她一定不会做害你的事,你可以在任何事情上,完全的信任她。”

    云澈怔了怔,然后轻轻点头:“师尊对我一直很好。哪怕我经常犯错,还是很大的错,她最终都会选择原谅。”

    “……你去吧,她正在天池之上等你。你若想在短时间内提升修为,你师尊那里,有着最适合你的方法。”

    师尊……天池之上?

    云澈向冰凰少女告别,玄气释放,逆水而上。

    云澈离开,冥寒池底再度恢复冷寂,过了许久,一声少女的叹息幽幽响起。

    “混沌之壁的裂痕已达百丈,绯红的光芒即将耀世。人类或许已经发现它的存在,却永远不会想到那后方隐藏着多么恐怖的灾难。”

    “如今的世界,根本不可能承受的灾难……”

    “云澈……只能祈祷……你能让一切,走向那个所能想到的最好结果……也唯有你,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