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仙道可期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事了善后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事了善后

    周南想了想,便点了点头,放下了杀心。

    换做是他,也会做出和千夜逐一同样的选择。

    “既然无法杀人做补偿,那索性下禁制的事情,我就帮你完成了。”

    说着周南就站起了身,走到了一个个祖师身前,毫不留情的将一道道封禁之力和魔典魔气,打入了她们体内。

    花宗因为本身的特殊性,宗内的祖师们,几乎都是女性。其中不乏驻颜有术,妩媚妖娆的女祖师。但周南心志坚毅,下起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顷刻间,就收拢了一大堆奴仆。

    周南的速度飞快,短短小半个时辰,二三十名祖师,就被他系数炮制了一番。先不提封禁之力无孔不入的禁锢特性,仅仅魔典魔气对这些祖师们的侵蚀,就不怕她们有胆子叛乱。

    做完了一切,周南一声低喝,左手缓缓握拢,封禁之力在手中盘旋,顷刻间,就凝聚成了一颗颗血红色的珠子。不多不少,对应着所有被下了禁制的祖师数目,刚好三十一个。

    近来要不是花意浓为了通缉千夜逐一等人,将花宗派往前线战场的祖师们几乎大半召回,恐怕还凑不起这么多的祖师。此番能够将这些人一锅给端了,可算是省了大量的麻烦。

    “你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每一颗珠子,都对应着一名祖师。只要她们有谁敢不听话,你就捏碎珠子。同时深入她们元婴内的封禁之力便会消散,我留下的后手,就会要了她的命。”

    周南下的禁制很简单,就是用封禁之力包裹住魔典魔气,将其植根于所有祖师的本命元婴中。如果封禁之力完好,那其人自然无恙。但倘若封禁之力破损,魔典魔气外泄,嘿嘿···

    “谢了。”点了点头,千夜逐一牵强的笑了笑,便将三十一颗血色珠子,纷纷收起。

    至此,一场对于花宗来说属于颠覆性的战斗,就以千夜逐一的胜利,彻底的结束了。

    小半天后,在场的祖师们纷纷苏醒。刚一恢复行动,就将周南二人,团团围了起来。

    千夜逐一这次端的狠辣果断,当即拿出了一名叫嚣的最凶祖师的血色珠子,将其一捏而碎。当即那名祖师体内魔典魔气爆发,整个人就变得漆黑如墨,被魔气吞噬所有生机而亡。

    看着风一吹,那名祖师的尸气化作了飞灰,随风而逝。所有的祖师纷纷打了个哆嗦,再也不敢闹腾了,在千夜逐一告知了她们被下了禁制的实情下。无奈,一个接一个的投降了。

    收服了所有的祖师,千夜逐一自立为花宗宗主,统领花宗一切事物。

    又邀请周南成了花宗名誉太上长老,坐镇花宗。

    周南虽然无奈,但面对千夜逐一哀求的目光,只能苦笑答应。

    随着主座上一道道命令自千夜逐一口中传出,很快,所有的祖师们便领了任务离去。

    夜幕将近的时候,千夜逐一揉了揉有些晕沉的脑袋,终于脱力般的瘫软在了王座上。

    花宗的这场平乱之战,因为有煞气结界和花宗大阵的守护,并未因其多大的骚动。

    再加上上宗人数稀少,引起的风波,很快就平息了。

    千夜逐一的回归,就此成为了顺理成章之事。

    暗夜,花宗禁地,高山之上,凉亭之内。周南和千夜逐一各拎着一个酒罐,随意坐着。

    “哈哈,今天的事情,逐一铭记在心。日后但凡有差遣,逐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千夜逐一猛灌了一口酒,不善酒力的他瞬间被呛得一阵咳嗽,双颊泛红,几多妖艳。

    “嘿嘿,好说,好说。不过我这太上长老很快就会离开,你可要想好应对措施了。”

    不同于千夜逐一,周南酒量不差,美滋滋的喝了口陈年佳酿,露出了满脸的陶醉。

    千夜逐一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这个自然。我也只是用你的名头,稳一稳花宗的军心。花宗经历此难,实力大减。我打算将宗门的重心做战略转移,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你有此心,看来确实是治理宗门的不二人选。如今天下大乱,五行源地,已经沦为了战场。这片土地,已经不安宁了。如果你真想做战略转移,那就前往极北寒林吧。虽然极北仍不安分,但只要不太深入,被北冥飘雪宫给注意到了,想躲过这场大战乱,却不大困难。”

    “极北寒林吗,嗯,我会考虑的。”

    千夜逐一沉吟了片刻,并未当场认可周南的建议。

    见此,周南摇了摇头,也不强求什么。

    如今整个天下都即将陷入大混乱,想要逃避,自然困难重重。

    相比之下,极北寒林虽然条件艰苦,但胜在还算安宁,怕是难得的好去处了。

    两人在山头做了数个时辰,直到将千夜逐一灌醉后,周南才放下了酒罐。提着千夜逐一的衣领,将他拎回了房间。然后略作沉吟,就来到了密室,查看起了蓝瑶二女的情况来。

    不同于尚还保留着筑基期修为的千夜逐一,蓝瑶和千夜新月的情况,更加糟糕。二人本就修为远弱于千夜逐一,逃遁数年,接连受创。尤其是千夜新月,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凡人。

    此女的丹田已经被毁去,修为尽失,受伤最重。没有通天之力,几乎是没有救了。

    好在受伤之前,千夜新月已经是元婴期修士。身躯被彻底的改造过,寿元千载。如今虽然修为不再,寿元大减,但只是活个二三百年,还是没有问题的,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蓝瑶的情况稍好一些,但经脉损毁的太过严重,丹田也受伤不轻,只剩下了启灵期的孱弱修为。在周南不计代价的救治下,伤势快速好转。但想要醒来,怕没个数十年是不可能了。

    一夜的救治过后,周南搓了搓疲惫的脸颊,提了提神。而心情,自然是糟糕透顶了。

    “修仙界说到底的,还是实力为尊,这是千古不变的铁律。此番有我所下的禁制,千夜逐一固然能控制那些祖师们。但保不准那时,就被一个结丹期修士害了性命,这是硬伤啊!”

    花宗元婴期祖师总共三四十,下禁制还能做到。可结丹期的修士数千,根本不可能一一控制。那些祖师们即便被控制了,也不是老实的家伙。稍有歹心,命令结丹期修士下手,以千夜逐一如今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挡得住。花宗看似安定了下来,实则比之前还要危险万分。

    念及此处,周南的脑袋,又隐隐作痛了起来。他不可能一直呆在此地,他在还好,可一旦离开,他担忧的事情真的发生,那千夜逐一三人的性命,岂不平白被拿捏于他人的手掌心?

    既然知道了,周南就不可能放人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千夜逐一更不可能放弃花宗,三人跟着周南离开。

    两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如此一来,一个解不开的难题,就摆在了周南面前。

    “千夜逐一的伤势太重了,即便有灵丹妙药日夜供养着,没个数十年的光景,根本不可能恢复元婴期的修为。我想要帮到他,那就必须留下足够的手段,应对突发状况的发生。”

    周南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密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起储物袋翻看了起来。

    一个多时辰后,周南放下了储物袋。取而代之的,则是面前一大堆的珍惜材料。

    “我的炼器水平早已臻至大师境界的极限,之前分心无暇,无法迈出那最后一步。现在,是时候了。”

    沉吟中周南手掌一翻,淡淡的血光闪过,所有的材料,就被他收进了封龙棺。

    金光灿灿的瑞金炉前,周南本尊盘膝而坐,抓着一块玉简,贴在额头,细细品味着。

    时间飞快的流逝,许久,周南目光一闪的放下了玉简,眼珠子略一转悠,便有了计较。

    “嗯···以千夜逐一目前的情况,一般的宝物,即便再强大,恐怕也发挥不出来。如此的,许久未曾沾染的傀儡,倒成了最好的选择。”

    不禁,周南回忆起了‘分元傀儡秘术’来。

    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周南快速回忆起了‘分元傀儡秘术’中有关血元傀儡的相关记载。

    血元傀儡,一种基于修士气血真元存在的特殊傀儡。由于傀儡体积极小,平日尽数溶于血肉之中。天长地久的作用下,被气血真元渐渐同化。一旦遇到危险,便能够自行显现护主。

    这类傀儡隐蔽非凡,又无需灵石供养,效果极其强大。

    可强大的同时,却存在着一个无法忽略的弊端。

    那就是会不断地吞食修士的血气真元,造成修士修为止步不前甚至跌落境界。

    一般情况下,这个吞食速度,远超修士修炼的速度。

    除非是圣灵根以及一些个极其擅长修炼的特殊灵体,一般的修士,根本供养不起血元傀儡的大胃口。强行施为,也只会以自掘坟墓收场。

    “如果是其他的人,对此只能束手无策。可我有的是千年灵药,根本不用担心这点。”

    基于恐怖的身家,血元傀儡那点消耗,周南根本不放在心上,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

    血元傀儡的炼制过程极其复杂,一般的宗师,根本做不到这点。此傀儡属于‘分元傀儡秘术’上面三大禁忌傀儡之一,想要炼制成功,还需要修士的元婴做引子,是**裸的魔道。

    虽然血元傀儡的炼制极其血腥,但修道至今,周南不知已经玩死了多少个元婴。

    区区这点事,岂会在乎?

    当周南有了这个心思,如果有人细看,花宗的祖师,无端的又少了一个。

    将随手擒获的元婴抹去了神智封印好,周南深吸了一口气,便抓起了一块鲜红中点缀着点点银斑的拳头大矿石,将其丢进了瑞金炉中。

    然后吐出了一大口玄火,快速的煅烧了起来。

    不同于婴火,玄火的威能,深邃而内敛,是生命纯元之火。

    用来煅烧材料,会引起材料共振响应,自行融化纯炼。

    对比着婴火的效果,周南诧异的发现,玄火似乎更适合提纯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