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仙道可期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参悟,伏击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参悟,伏击

    凌空一番的收起了倒飞而回的煞女雕像,见阳煞的诅咒攻击‘绝命’得逞,周南身形一闪,便化作了一道银光,朝着剧烈挣扎的碧绿色灵蛇,激射而去。

    人在途,杀气已然沸腾。

    只见周南双手交错划过,刺目的金光骤然乍泄之下,五颗拳头大小的金蒙蒙漩涡,一字排开的现出了身形。

    随着周南凌空一指,五颗力旋,便拖着长长的尾巴,激射向了灵蛇。

    莫大的危机降临,终于激发了碧绿色灵蛇血脉里的凶性。

    只见其仰天一声尖啸,周身碧绿色灵光骤然大盛之下,竟靠着一身的修为,压制住了阳煞的诅咒,将本体盘成了一个球。

    少顷,五颗力旋一划而过。只听见‘轰隆隆’一阵擎天巨响传出,一轮数百丈巨大的骄阳升起,滚滚的浪潮便夹杂着雾蒙蒙的热浪,朝着四面八方,肆虐而去,声势端的骇人听闻。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隐约听见一道凄厉的惨叫声撕破长空。周南突然感觉后背一凉,一道碗口粗细的碧绿色光柱,闪电般的撞破了爆炸范围,不容反应的撞在了周南的身。

    电光火石间,周南只来得及双臂交叉的挡在了身前,整个人便直接被巨力撞进了水。

    数十个呼吸后,空的金色骄阳徐徐散去,‘哗啦’一声,一道金光,便蹿出了水面。

    气力一荡的震开了身的湖水,周南低头一看,只见双臂已然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好生凶猛的畜生!”

    低骂了一声,周南双臂刺目金光一闪,裂纹便潮水般的褪去了。

    修补好了双臂,周南眯着眼,定神看去。

    只见爆炸心处,一道碧绿色的身影,正站在乳白色石之。

    赫然的,是一名浑身染血,披头散发,双颊遍布碧绿色鳞片的佝偻老者。

    “小辈,你该死!”斜三角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周南,佝偻老者满是怨毒阴狠的叫道。

    “我倒是谁呢,原来竟是你这么个老家伙。怪不得外界传言坐镇万蛇窟的两名老怪物一直没有人发现其底细,想不到却是两头畜生。看来,蛇谷在圈养畜生这一方面,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否则怎么可能,让你们乖乖当看门狗呢。”

    周南冷冷的一笑,极尽鄙视之能事。右脚在空狠狠一跺,周身便绽放出了刺目金光。

    渡过了两次量劫,周南实力大增,远非昔日可。

    但即便如此,对第四步巅峰的存在,仍不是对手。

    可眼前这老家伙,半只脚都踏进了棺材,纵使有一身实力,年老体衰,却根本发挥不出来。

    十成实力,恐怕已经只剩下了四五成,也二步存在稍强点罢了。

    如此的,周南便动了一试自己伸手的心思。

    只想激怒这佝偻老者,好好地打一架。

    周南的所作所为,同世俗混混卷袖子挑衅没什么两样,因而瞬间,佝偻老者便怒了。

    “好,好,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多少年了,多少年了,你是第一个,能闯到这里,并伤了老夫的人。虽然不得不承认你的妖孽,但今天,你所有的传,都要在这里终止了。”

    森然之音落下,佝偻老者凌空一踏,‘砰’的一声闷响,便弩箭般的朝周南激射而去。

    “哼,怕你不成?”

    周南冷声一笑,一踩飞簧靴,便从正面,朝着佝偻老者杀去。

    瞬间,伴随着一声沉闷至极的怪响,两人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掀起了万丈波澜。

    在两人交手的时候,距离此地数千里的一处火山凹口里。一条百丈巨大的火红色巨蛇,突然蹿出了滚烫的岩浆。在空一卷,便化作了一名满头火红的方面男子,气息浩瀚如海。

    “怪哉,碧老头竟然在和人交手。有意思,好久都没有练练手了,去看看!”

    眺望着湖泊方向,方面男子身形一闪,准备离去。

    但在此时,一道流光,却突然从远处激射而来。

    “嗯?”抬手一招,抓过了流光,露出了一道传音符。双眼微微一眯,红发男子将传音符贴在了额头,片刻后,目光微微一闪,脸现诧异之色,“有趣,碧老头,你自求多福吧,桀桀桀!”

    神色古怪的笑了笑,一把将传音符捏得粉碎,红发男子便朝着另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片刻的耽搁,湖泊央,周南已经同佝偻老者,战至了白热化阶段。

    双方你来我往,尽皆狠辣无。

    一人一妖,都是体魄强大之辈。没有借助神通,仅靠着肉身,杀到了热血沸腾。

    时间飞速的离去,大半个时辰后,交手了足足万招。

    随着周南再次三拳换两掌,佝偻老者突然一声闷哼,踉跄倒退了三步。

    终于,佝偻老者因为年老体衰,气力不足,被周南压到了下风。

    “哈哈,老家伙,受死!”

    周南见此,脸色一喜,周身金光再次一盛,杀将了去。

    “可恶啊!”

    佝偻老者仰天长啸,招架不住,连连受创,只能抱头鼠窜,朝远处逃去。

    追杀出湖泊,见短时间内要不了佝偻老者的命,周南只能叹息了一声,放弃了追杀。

    时间宝贵,没了佝偻老者阻碍,周南身形闪了几闪,落到了石之,参悟了起来···

    时间飞快的离去,约莫小半天功夫后,当周南再次睁开双眼时,嘴角已不觉微微勾起。

    “啧啧,有趣,有趣。想不到所谓的域兵之灵培炼秘术,竟是以域兵真身强行吞噬其他宝物,逐渐增加灵性的。虽然此法培育出来的兵灵难免杂驳,但起没有兵灵,却强太多了。”

    “我虽然暂且悟到了这点,可该如何吞噬,并不知道。看来,那位前辈还是留了一手。”

    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身下温润的乳白色石,周南的脸,浮现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没了兵灵的域兵本是死物一个,自然不会主动开口进食。想要让域兵吞噬其他宝物,看来,定有一套与之密切相关的法门,来催动这个过程。到底,什么东西,才是这个法门?”

    念及此处,周南摸了摸细腻的石,心头蓦然一动,喃喃道,“莫非是你这大家伙?”

    身为炼器大师加锻造大师的周南,向来不以定式思维思考问题。

    在周南看来,能够催动域兵进食的法门,不一定非得是所谓的功法秘术。

    一些特殊的材料,能量,都可以充当这个角色。

    故而,这块乳白色石,是最有可能打开域兵胃口的东西,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此物。

    果不其然,片刻后,当周南拿出了灵光暗淡的两极金刚罩时。此宝刚一现身,冥冥之,一股无法言明的波动,从乳白色石面荡漾开来。

    对应的,两极金刚罩也很快明亮了几分。

    见自己的猜测正确,周南首先想到的,便是带走眼前的巨石,回去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可惜,这块乳白色石也不知被施了什么手段,根本无法挪动。

    即使催动封龙棺,对此也爱莫能助。

    对此,周南只好死心。

    穷极思变,只能狂催《漓涅巫凰决》进入了通灵状态,加速了两极金刚罩和乳白色石之间的感应。

    如此这般,终于在小半天之后,勉强喂饱了两极金刚罩。

    “时间紧迫,看来,只能暂时离去了。否则,惹来蛇谷的全力围杀,可不好了。”

    深知贪婪害死人的道理,加之蛇谷又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权衡自身战力,周南明白,此刻的自己,绝不是整个蛇谷的对手。

    别人不说,仅仅那尚未谋面的冰蛇圣子,让人头大如斗。

    手掌一翻的收起了两极金刚罩,周南不再去看乳白色石,身形一闪,朝远处飞去。

    如同进来一般无二,周南几乎没遇到阻力,短短一个时辰,出了万蛇窟。

    虽然对进出万蛇窟如此容易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既然此事已成为过去,周南也懒得计较,全力赶路。

    一路急行,大半个时辰后,当一颗百丈巨大的古树再次出现时,周南眉头一皱,便停了下来,暗骂道,“该死,我知道没这么好离开。看来,不展现一下实力,今天是走不了了。”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烦闷的心情,周南环顾了一圈,便冷声笑道,“出来吧!”

    话落,如巨石入湖,荡起千层滔浪。

    肉眼可见的,周遭漆黑压抑的环境,宛如水幻影,海市蜃楼,骤然消散。

    少顷,等一切稳定时,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便骤然现出了身形。

    妩媚妖娆的蛇后,淡漠清冷的北苍凛,杀气凛然的小蛟王,鬼气森森的细眼老者,狂猛刚烈的红发大汉···

    一入眼,竟不下十人之众。

    而每一个都是元婴资深的存在,端的阵容骇人。

    “蛇后,北苍凛,小蛟王,还有诸位不认识的道友。啧啧,这么大的阵仗,还要在此地埋伏,你们可真够看得起我的。”

    周南眼孔骤缩,视线划过众人,最后定格在了北苍凛的身,说道,“仙子这又是何意?我可不记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恩怨情仇。”

    闻言,北苍凛眉头微皱,复杂的看了周南一眼的说,“非是我有意为难于你。你对我有恩,我本该回报。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动我万法王宗的东西。今天,你可能走不了了。”

    “呼,我明白了。”周南自嘲的笑了,“虽然我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但万法王宗也不是全然的蠢货,总会怀疑到我的头。我本来还有些纳闷,为何你们没有动作,原来是这样子。”

    见周南和北苍凛说个没玩,小蛟王有些不耐烦了,前一步喝道,“小子,敢多次坏我赤海好事,活该你如今众叛亲离。今天,我等三方合兵一处,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

    “哼,凭你也配!低贱肮脏的东西,当日要不是有魔蛟王出手,你这废物也有命离开万妖潭?”

    面对小蛟王的逼迫,周南寸步不让,一张口,竟说出了令所有人为之一愕的话来。

    “你?”小蛟王闻言,顿时目眦欲裂,怒急反笑道,“哈哈哈,好,好,好!胆敢对本王如此说话的人,你是第一个。可惜,你骂的越狠,待会被擒后,本王越有折磨你的**!”

    话落,魔蛟王身形一闪,便拉出了道道血影,不待众人反应,朝着周南,冲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