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逆水行周 > 第一百零五章 便宜?

第一百零五章 便宜?

    便宜的东西,往往更贵。

    或者说,免费的东西,才是最贵的。

    这个道理,宇文温深有体会,然而他若要把这道理解释给妻子听,却不能用自己曾经的“血泪史”来“现身说法”。

    他能怎么解释?

    为了省五块钱起步的停车费,把车停在路边,结果办完事回来发现车被贴了金额两百块的罚单?

    这种话说出来,只会让人认为他脑子有问题。

    如果是外人,宇文温才懒得分享自己的心得,然而尉迟炽繁是他的正室,有些事情必须让对方明白,所以宇文温思索片刻,临时打了个腹稿。

    话题,从辽东战事引申得更广一点,那就是打仗。

    打仗,朝廷有官军,当然首选让官军去打仗,将士们即便不打仗,待在营地一样要消耗粮食、军饷,更别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那好,打仗,打胜了,犒赏要不要发?阵亡将士的抚恤要不要发?这就是开支。

    开支还不小。

    立了大功的将士,除了寻常的钱帛奖励,还要分田地,甚至授予爵位,食邑若干户,这开支大不大?

    便宜?朝廷必然要给立大功的将士分田地,如此才能保证军心,若是连年打仗,那么多立功将士需要分的田地,朝廷从哪挤出来?

    好吧,朝廷勒紧裤腰带挤出来,这就完了?没完。

    当前军制,以府兵制(征兵制)为主,府兵有田地,平日农耕,闲时操练,战时自备铠甲、兵器、马匹、干粮出征,既有战斗力,又省钱。

    这样的兵组成的军队,用起来真的很便宜。

    然而一场仗打下来,即便最后打了胜仗,也免不了会有伤亡,一个个士兵阵亡,意味着一个个家庭少了儿子、丈夫,少了一根顶梁柱、壮劳力。

    顶梁柱没了,家就垮了;壮劳力没了,家也会慢慢垮掉。

    大规模战争必然带来大量伤亡,府兵伤亡增加,剩下孤儿寡母、老幼妇孺,哪里守得住田地,于是越来越多的府兵家庭垮掉,兵源变得紧张。

    要增加兵源,朝廷就得授田,让更多的百姓转为府兵,然而朝廷哪来如此多田地?

    在长期开边的前提下,大量使用“便宜”的府兵,后果就是府兵制渐渐败坏,无以为继。

    动不动就用府兵打仗,省小钱,吃大亏,这叫便宜?

    同理,征发百姓服劳役,譬如去辽东筑城,对于朝廷来说好像很便宜,甚至接近免费,但实际上不是。

    为了在辽东服一个月的劳役,百姓就得在来回路上额外花费两个月甚至三个月的时间,那么家里农活怎么办?

    万一这些百姓半路上水土不服病死了,或者遭遇海难淹死了,家里顶梁柱、壮劳力完蛋,家慢慢就垮了。

    大规模征发百姓服劳役,确实很省钱,但很可能因此耽误农活,导致粮食减产、税收变少,直接影响到财政收入,这叫便宜?

    钱没了可以赚,人没了,要十余年才会有下一代人成长起来。

    尉迟炽繁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了宇文温的意思。

    辽东战事长期化,朝廷要应付西面的突厥,不可能投入太多人力物力和军队到辽东搞蚕食,于是选择花钱“雇人办事”。

    宇文温赚钱的花样很多,所以即便雇人办事很贵,也承担得起

    雇人办事不会太过消耗民力,也不会让官军将士在这种长期袭扰作战中积累出大量伤亡,而北洋贸易公司“收钱办事”,自己想办法雇无业游民“干活”。

    无业游民死了就死了,和朝廷无关。

    这有些无情,但道理好像说得过去,然而尉迟炽繁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打仗。

    不打仗,就没有伤亡和额外支出,只要做好边境防御就行,这样不更省钱?

    她是这么想,却不敢说出来。

    宇文温能猜出来对方想说什么,于是自问自答。

    打仗花费大,那么不打仗,自己过自己的太平日子好不好?

    当然好,然而家有恶邻,不是你想消停就消停的。

    高句丽占据了辽东,就会想着辽西;突厥盘踞草原,成日里想着到中原花花世界捞一把,周国倒是想过太平日子,不主动出击,也得加强防御。

    以西北边境为例,为了防范突厥,就得在东起幽燕西至陇右的万里边防线上修筑长城,沿途还要修建不计其数的堡垒、烽燧,驻扎兵力不等的军队。

    这都要钱,而且开支相比维持几支强军定期出击草原要高得多。

    然而即便如此,因为以骑兵为主的突厥军队移动力很强,随时都有可能从这漫长的防线中随意突破其中一点甚至数点,所以还得在各主要地区驻扎大军,以便随时“堵口”、“救火”。

    这就完了?没完。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修好的长城,还有沿途堡垒、烽燧,每年都要投入人力财力去修葺、维护,不然前期投入就打了水漂。

    为了维持漫长的防线,为了供养沿途驻军,还得从内地输送粮草到边疆,花费少不了。

    维持几支强军以攻代守的花费,比起全面龟缩防守的花费,哪个更便宜?

    防守看上去便宜、省钱,但一点也不便宜,比主动出击更贵。

    宇文温的解释,让尉迟炽繁明白了许多,在此基础上,宇文温下了个结论:他认为募兵制比较合适朝廷频繁发动对外战争。

    花钱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花钱募兵确实贵,但相比征发自耕农去打消耗战,又便宜许多。

    钱没了可以赚,自耕农没了,很难再补回来。

    然而实行募兵制得把握好度,否则会引发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就牵扯到征兵制和募兵制的利弊。

    听到这里,尉迟炽繁心中窃喜,她成功诱导夫君说起这个话题,接下来只要继续套话,儿子的答案就有了。

    征兵制和募兵制的利弊,是宇文温出给太子宇文维城的题目,尉迟炽繁帮儿子套答案,算是作弊,如今做贼心虚,说起话来有些底气不足。

    “呃....那....那个严重的...问题,是不是...募兵,嗯,募兵....募来的兵只听雇主的话,对吧?”

    宇文温闻言瞥了尉迟炽繁一眼,随后答道:“没错,既然是卖命,谁给买命钱,当然就听谁的。”

    尉迟炽繁被夫君这么一瞥,愈发心虚,但为了儿子,还是硬着头皮问:“如此一来,万一有人借着募兵,大规模蓄养死士,拥兵自重,或者私藏兵甲图谋不轨,一旦时机成熟,便起兵叛乱,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问题问得犀利,宇文温真想夸奖一番,然而面对想套答案的“作弊者”,夸奖当然是没有的。

    “没错,募兵失控的后果就是如此,以北洋贸易公司的‘髡军’为例,这些人给公司卖命,长此以往,桀骜不驯并且出问题的可能性很大。”

    宇文温说着说着,忽然笑起来:“那么,有朝一日,他们真要‘起事’,问题就随之而来...”

    “若是将领募兵,募来的兵久而久之当然以该将领马首是瞻,只知有将军,不知有天子,将军说清君侧,他们就清君侧,而‘髡军’要跟着“‘主公’起事,他们的‘主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