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八百四十章

第八百四十章

    就因为长了一张狗头,皇二狗不管走到哪里都被人鄙夷,嘲笑,奚落。开始时,他也觉得自卑,难过,甚至是想过自杀。

    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二狗彻底变了,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还是意志,全都变了,颠覆了过去那个弱小而又卑微的自己。

    那年。

    原谅界。

    长亭外。

    古道边。

    斜风细雨。

    芳草连天。

    一邋遢的道人醉倒在亭子外,他面容古奇,虽然脸上很脏,可两眼绽放至纯至净的寒辉,让任何人都不敢靠近他。

    二狗,被狗养大的野孩子。

    在村子里的人看来,他就是一条狗,有人生却没人养。而且因为和野狗生活的时间长了,他也变得更像是狗,而不是人。看他的指甲,锋利如爪,再看他的脑袋,那是怎样的一个脑袋啊,分明是狗头。不止是头,就连眼睛与牙齿甚至是思维都越来越接近或者无限趋于野狗的层次。

    如果没有人帮他,兴许这个不幸的可怜的被父母与上苍遗弃的孩子一辈子只能是狗,孤独终老,说不定哪天就死在路边或者野外,可即便如此,也没人会难过。

    “呜呜呜!”

    二狗和一群饿了好几天的野狗将邋遢道人围了起来,它们太饿了,只想吃东西,哪怕是腐烂的肉也行。

    可邋遢道人充耳不闻,像是没听到那群野狗的吼叫。

    理智。

    曾经为人的理智。

    二狗并没太靠前,不知为何,当他的目光接触邋遢道人那双澄净如寒水的眸子,他本能的向后退,并且心生畏惧与自卑,像触电了似的,不敢靠前。

    “你打算这样昏昏碌碌,像狗一样活下去吗。”蓦地,邋遢道人喝道。嗡!声浪迸滚,他周围的草木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摧折了,全都折断,不管是古木还是最柔韧的草,都断了。

    可二狗还有他的那群野狗朋友们都活着,可它们也被吓到了,伏倒在地,畏惧,它们畏惧着眼前的道人。当此之时,邋遢道人比那些手里拿着锄头与镰刀的村民更可怕,能决定它们的生死,而且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谁规定你生来就是狗的。”忽然,邋遢道人又道,“贫道辣条道人。”

    辣条道人?

    不管是二狗还是那群野狗,它们都听不懂什么是辣条。

    可它们还是听道人继续说下去,“辣条是一种神秘的美食,而吾因此而成道,故曰辣条道人。”

    二狗虽然不理解,可还是觉得邋遢道人很厉害的样子。“汪?”二狗吼了一声,他在表示惊奇。别说是辣条了,就是草,他也能吃下去。人在饿了的时候,求生的念头往往会让他们做出惊人的举动。就像是二狗,他甚至想吃掉周围的同伴,哪怕它们瘦的只剩骨头架了,二狗还是觉得它们很美味的样子。

    辣条道人像是看穿了二狗的意图,哈哈笑道:“畜生就是畜生,你一直没改变过。”

    一直没改变?二狗奇怪想道,可他分明是第一次和邋遢道人相见。难不成邋遢道人能推算出他的过去。若真如此,他太可怕了。念头转到这里,二狗对道人的敬畏之心更重了。

    “贫道一直在暗中观察你,二狗。同时,也是贫道在保护你,否则你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辣条道人喝了一口酒,然后吃了传说中的美味,辣条。“美味,美味啊,简直是人间至美之物。”

    呜呜呜!

    二狗和他的野狗朋友们都快疯掉了,因为它们也想吃辣条。可是邋遢道人像是一尊凶神,将它们都给镇住了。它们甚至有种想法,只要它们一动,被它们围起来的老头就会杀掉它们,全部杀死。

    “辣条,我要吃辣条,而且我要变强!只要变得像是这个老东西一样强,我才能无所顾忌地吃辣条。”二狗心里升起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快将他贫瘠而又瘦弱的身体给撕裂了。

    “哈哈哈。”

    邋遢道人大笑。

    轰!

    一股无形气浪迸扫开来,漫天烟雨已成过去,连天芳草也枯萎了。而道人像是成为了这片世界的唯一,他虽然睡在地上,可日月星辰都像是围绕他转的。

    除了二狗之外,那群野狗不知道滚了多远,这才停下来,它们一身都是伤,血流不止。可野狗们都不敢吼叫,它们又一次见识到了邋遢道人的恐怖之处。得罪了他,绝无生还之路。

    摇尾巴,并且将脑袋放在地上,野狗们摆出卑微的姿态。讨好,它们都在讨好邋遢道人。

    这时,辣条道人笑道:“有时候狗比人听话,因为它们知道谁给它们骨头,它们就对谁好。人就不同了,你天天给他美味的肉,可一天不给了,他还会反过来怨恨你。”

    二狗还有野狗虽然听不懂邋遢道人在说什么,可它们都不敢吱声。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卑微都是必须的,为了换回那如蝼蚁般微不足道的小命。

    “来。”倏地,邋遢道人笑道。他左手抓起拂尘,刷!拂尘向天空一扫,登时,无数的辣条衍化而出,它们散发着辣条的美味。当然,在辣条里面还有烤面筋。

    “想吃吗,那就去抢吧。”辣条道人又说道。

    他左手落下,拂尘也落下了。而空中的辣条与烤面筋都洒落了下来,像是雨点,美食之雨。

    嗷呜!

    吼!

    呜呜呜呜!

    野狗们疯了一般,全都去抢辣条与烤面筋。可二狗却没动,他盯着邋遢道人,并且跪了下来。他虽然能听懂人话,可是却不能完整的表述自己的想法,因为没人愿意和他讲话。

    “收,收我……”二狗艰难道。

    “你想被贫道收为弟子吗。”辣条道人笑道。“看来你资质不错,还是有些智慧的。”

    砰砰砰!

    二狗不停叩头,他虽然不知道为何这样做,可若不这样下去,他知道自己一生都完了,都是狗。他想活的更像是人。

    辣条道人也没阻止二狗,让他继续磕头。

    二狗忽然脑袋都磕疼了,可他一点也不痛,反而有种获得新生的感觉。

    其实,二狗不知道,他对面的道人正是原谅界的恐怖天主,实力无限接近大天主,其名辣条道人。为人最是神秘,从不参与原谅界的任何纷争,逍遥自在。

    “贫道当年也如同你这般卑微过。”辣条道人忽然道,他像是想到了久远前的不愉快记忆。“够了,别再磕头了,起来。”只见道人将手在地上一拍,轰隆,一股原谅之力迸滚而出,将地上的二狗给托了起来,让他像是人一样站着,而不是跪在地上。

    “没有谁生来就是贱的。”辣条道人又道,“所以二狗,没人懂你灵魂的高贵。”

    高贵,那是什么,能吃吗。二狗心想,不懂,他一点也不懂啊。

    在二狗眼里,能吃饱,能有人和他讲话就好了。

    “可怜的孩子,贫道该早些将你带走的。”辣条道人叹了一口气。

    呼!

    辣条道人毫无征兆地站了起来,“二狗,你想与过去的一切彻底断绝关系吗。”

    “想!”

    二狗冷漠道。

    “那贫道给你一个机会。”辣条道人忽然笑道。

    给我一个机会?什么机会。二狗奇怪想道,我这样的狗,还有机会成为人吗。

    “你看,它们才是狗,而你是人。”辣条道人又道,他的拂尘指向周围的野狗们,它们因为吃了辣条与烤面筋,看起来很滑稽,都是那种被吃到胃炸也不想饿死的畜生。

    忽然间,二狗就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辣条道人是让他将所有的同伴都杀掉,与过去彻底了断。

    能,能做到吗,二狗心生畏惧。因为野狗的数量是几十倍于他,并且它们都吃饱了。

    “香香的烤面筋!”

    还没等二狗做决定,辣条道人已经开始唱歌,“香香的烤面筋……”

    难听,辣条道人的歌声别提有多难听了。二狗哪怕不知道什么是音乐,也知道道人唱的歌会要人命,听不得,简直就像是剐割石块的声音。

    且不说二狗受到影响了,远处的野狗们亦然。它们吃了很多辣条与烤面筋,再次听到邋遢道人唱歌,神识完全被调动了,完全听命于道人。“咬,去撕咬二狗。”辣条道人向一众野狗命令道。

    吼!

    嗷呜!

    呜呜呜!

    汪!汪汪汪!

    野狗们都疯了,发狂似的冲向二狗。它们看着二狗就像是盯着一块鲜肉,恨不能马上吃掉,而且还担心被同伴抢走。所以一个个野狗争先恐后,倏然而至。

    刹那之间,二狗已经明白过来了,他同时也知道同伴们变得疯狂都是辣条道人的授意,“不能躲……”

    做人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能躲开,否则今生都只能当狗,二狗想明白了一切,是辣条道人在试探他,如果他能通过试炼,就会与过去说再见。若是不能,只能当疯狗们的食物了。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二狗跳了起来,它冲向跑在最前面的那只野狗。“你叫唤的最凶,先杀了你。后面的如果害怕了,自然会退下。”二狗心想。可他还是想的太简单,因为辣条道人已经抹去所有野狗的灵识,它们现在只是吞噬工具。

    二狗毕竟和狗生活的时间更长,他向往人的生活,所以才憎恶己身。

    “啊呜!”

    蓦地,二狗张开嘴,咬向那只黑色的大狗,它是野狗们的头目,在狗群中的地位比二狗还要高。二狗充其量就是小头目而已,当然,它们现在的族群小多了,因为大量的成员因为饥饿问题都死掉了。

    噗!

    黑色的大狗用它的牙齿咬穿了二狗的肩膀,只是说力气,二狗明显居于下风。

    “呜!”二狗发出一声悲呜,像是被人打了的小狗。没人会同情我,我不该这么弱的,因为弱小就是罪,不可饶恕的大罪。

    砰!砰!砰!砰砰砰!二狗挥动拳头,砸向黑色的野狗,他也不知道砸了多少拳,甚至忘了痛。等他回过神来,他的右拳已经烂掉了,同样的,黑色野狗的脑袋也烂了,死于二狗的拳头之下。

    也许是二狗太疯狂了,将没有感情的野狗们都给镇住了,它们只是围着二狗,并且发出呜呜的吼声,可没再向前冲上来。

    辣条道人笑道:“不管看多少次,渴望生命的弱小生物总是那么美丽,让贫道想帮他们的同时又想亲手葬送他们。”

    哈哈哈!辣条道人大笑不已,不管是野狗还是二狗,它们都不理解。

    可辣条道人的笑声与歌声一样,都有奇异的魔力。活着的狗都疯了,再次厮杀起来。“唉,你们不知道的是,有时候人活着真的不如狗。”道人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至于二狗的下场如何,辣条道人不怎么在意了,他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也不会觉得遗憾。

    得到与得不到,最后都要放手的。

    啊呜!啊呜!啊呜!二狗也开始用他的牙齿以及还剩下的那只手去与野狗群们厮斗,他别无它法,只想活下去,最好像人一样活下去。

    人模狗样。

    从始至终,辣条道人都没有再帮二狗,哪怕他看上去可怜极了,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是如此,都不重要。因为辣条道人是原谅界的天主,能修成天主的都是无情之人,否则怎会知道天道无情,大道无情。

    “不管你是跪着,还是爬着,或者走着过来,贫道都会赐予你新生。”辣条道人又想道。

    缘。辣条道人与二狗有一段缘,是师徒情缘,同样也是孽缘。“贫道可断缘,也可将你杀掉,可不知为何,冥冥之中,有种未知的力量阻止了贫道。二狗,你向贫道证明你的价值吧。”

    像是枯木,辣条道人再无任何声息,他入定去了,任何人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二狗也是如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雨了。

    有人坐在尸骸之上,并将他的狗头枕在手臂上,因为他太累了,太累了。活下来的是二狗,他没得到任何人的帮助。

    活是活下来了,可他和死了也没多少区别。

    “我曾经是人吗……”二狗在质问自己。

    “你是狗。同样也是人!”倏尔,一道声音响起,在二狗的识海炸开。是辣条道人,“贫道并无任何侍者或者弟子,从今天起,你就是贫道唯一的弟子。”

    呼。

    辣条道人一甩拂尘,红色的原谅之力从天而降,贯入二狗的身体之中,修复他的脏器与受创的生命之海。

    “贫道再赐予你一个姓。”辣条道人再道。

    “你将会以皇为姓,从现在你,你就是皇二狗。”辣条道人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