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第八百一十二章

    砰!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一人从高中落下,他当即吐了两万斤鲜血。“噗!我的血,我的血不要钱啊,两万斤血一下子就没了。”那人吼道,“谁,是谁偷袭我。我也要让他吐血,至少三万斤。”八页,被偷袭的人是八页,原名八神页,八神一族的传人。

    “呵呵,你连我是谁都没发现,还想报复。”遽然间,一女人的声音传递了过去。她亦是八神家的人,而且年龄要比八页还小。

    嗡。

    八页的身体迸起一团污光,将他罩在里面,并且挡下了女人的攻击。“熟悉的气息,你是八神家的人,为何偷袭我。”八页吼道,“难道是族长让你来的吗,女人。”

    约定,八页和族长有过约定,所以他才能逍遥世间,不受族规的制约。可现在倒好,八神一族派出一个女人,试图杀掉八页。

    “我舍弃了名字,舍弃了荣誉,你们还不肯放过我。”八页怒道。

    “你还要自我感觉良好到几时。”女人冷漠道,“有人威胁你了吗,没有,是你先背叛吾族,为了你的基友!如今,你反过来责备八神一族,好大的勇气,好厚的脸皮,我都替你感到害羞。”女人再道。

    哧啦!

    八神一族的年轻女人,右手一划,一道神芒斩出,经天而起,灿若金霞,拂扫四方。

    八页陡地一惊,“好厉害的女人,吾族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等人物,她比我年轻时还嚣张,还锋芒毕现。”

    震惊的同时,八页再次加强护体污光,他不想被族中的后起之秀打脸。

    砰!

    骤然间,神芒斩至,落在八页身体外的那团污光之上,登时,污光迸裂,化为光沫,抛舞而去。“啊。”八页悚然道,他已经强化了污光,仍未挡下女人的一击。

    噗!噗!噗!八页的身体,迸起一道道血水,他像是血人,看起来很恐怖。然而都是轻伤,并没伤到内脏与生命之海以及基油油田。“她下手还知道轻重,不,她是想得到我手里的木棍。”八页马上就明白了。

    轰。

    八页挥动他手里十六丈长的木棍,瞬间,几万张符飞出,像是一群蝴蝶,飞掠而过,铺天盖地,冲向八神一族的女人。

    “现在才反应过来,我该说老家伙,你迟钝了,是时候跳到棺材里了吗。”女人不屑道,她的目的之一就是杀掉八神页,并且夺走木棍。“你好歹也是族中被誉为天才的人物,我今天一见,只只觉得你是废物,让人失望。”

    “八荒剑。”

    只见女人右臂一振,嗡的一声,虚空迸开,一柄古朴而又杀机迸涌的长剑浮了出来,正是八荒剑,八神一族的古剑之一。

    “女人,你究竟是谁,怎会得到八荒剑。”八页惊道,“这柄剑,不是你能拥有的……”

    啪。

    女人抓起八荒剑的剑柄,登时,天地为之肃穆,剑气煌煌,彻照霄汉,万里江山,为之失色。一股让撼动八荒的气息从女人手里的古剑之上,源源不断传出,像是涟漪一般,迸绽开来。

    崩!崩!崩!崩!崩!

    从八页木棍之上飞出去的符全都炸开了,化为无数残屑,它们根本不能靠近女人,八荒剑释放出去的气息就将几万张符毁掉了,其中还有近乎百张珍贵的圣人之符。

    “不会错的,是八荒剑,老家伙们将八荒剑也交给你了,你,你到底是谁!”八页吼道,“族长不会违背与我的约定,这杆木棍就是他交给我的,他若想收回,自己来取,为何派遣你来。”

    “族长已经仙逝了。”女人漠然道,“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八神一族换天了,可这一切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八神页。”

    轰!

    八页的身体陡地向下栽去,“什么,你说什么,族长死了,他死了?不可能,他可是八神一族的骄傲,那么厉害的人物,怎可能会死。骗我的,你骗我的吧,女人,把话说清楚,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腾。

    八页掉转身体,挥动木棍,冲向女人。他的理智已经被愤怒冲散了,“族长不会死的,不会的。”

    “哪有什么不朽之人,都会作古,成为历史的尘埃。”女人冷漠道,“所以族长也是,他死了就死了,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都没任何影响。”

    因为大势已定。

    “看到八荒剑,你就该明白了,八神页。持剑者可代表族长行事,而我手握八荒剑,要杀你,只是一个念头的事。”女人又道。

    锵!

    话声落,女人一剑斩了过去,只是平淡的一斩,并未用上什么花哨的招式,也未使用剑道神通。

    轰嗡!

    虚空都在迸滚,剑气划过的轨迹,像是天之泪痕,不能愈合,而且撕裂了苍穹。“八神页,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我秉承八神一族的天运而来,斩你如喝水般容易。”

    眼看剑气就要斩来,八神页忽然镇静下来,刷刷,他目绽两道厉电,陡然扫向对面的女人,“眼睛见到的都未必是事实,何况是道听途说,我会亲自回到八神一族,确认族长是否还在。”

    念头定了,八页忽地拖着手中的木棍,使了一长龙出海招式,登时,符飞旋而出,凝聚为八部天龙,咆哮着冲向即将斩来的那道剑气。

    轰隆!

    符之龙与剑气撞在一起,登时,天空遽震,裂痕迸开。砰砰砰,炸声不绝,一张张符应声裂开,全废了,和纸屑并无区别。可八荒剑斩出的这道恐怖的剑气也消散了。

    八页冷冷地望着对面的女人,他握着木棍的双手已经麻木,因为反噬之力的缘故。好在八页不动声色,暗中化去全部的余力。“八荒剑,这就是八荒剑的威力吗,我的木棍不及它。”

    “女人,告诉我的名字。”八页道。

    “八神经。”女人道。

    “八神经,从没听过的名字,你师承何派,令尊是谁,我不杀无名之人。”八页再道。他知道对面的女人大有来头,不会是无名之辈。可八神一族,那些有权有势的大家族,八页了如指掌,竟然找不出任何关于八神经的线索。她像是凭空出现的,无迹可寻。

    “放弃吧,八神页。你不必知道我的师尊是谁,父亲是谁,你只需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就行。你的一切都将被我毁灭,你的存在将会被抹除。”八神经冷冰冰道,“见了八荒剑,你就该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不是你能控制的。”

    锵!

    八荒剑又发出一声长吟,响彻霄汉,像是太古天龙在咆哮。砰,砰,砰!八页手里抓着的木棍,上面的很多符再度炸开,居然不能承受住剑吟。

    “看来你是有备而来,肯定受到了高人的指点,否则不会知道我的弱点。”八页哼道,“我在八神一族也有很多仇人,我如果不死,他们怎会安心。八神经,你只是他们的棋子,可怜啊。”

    “你敢说我可怜。”八神经忽然变得有些神经质,“喂喂,老家伙,你真的弄清楚现在的状况了吗,可怜的是你,我可是来取你狗命的人。而且我手里握着的可是八荒剑。你好歹也是八神一族的人,知道八荒剑代表什么吗,还要我向你再解释清楚?”

    “我本不想动用这几张符的。”八页忽道。

    呼!

    八页遽地将十六丈长的木棍捣向天空,嗤嗤嗤嗤,一道道符宝光冲霄飚射,化为神虹,接连天地,像是亘古长存的天桥。

    刷刷刷!刷刷刷!木棍之上,外层,中层,里层,三层贴着的数以千万计的符都飞了起来。而最后一层符也显现出来了,当然,数量有限,都能数出来。

    见到闪烁着无尽寒光的那些可怕的符,八神经也为之悚然。“叛徒,你这个八神一族的叛徒,终于要动用你的压箱底的宝贝了吗。”

    来此之前,八神经也听她的师尊说了,八神页收藏了几张威力极大的符,若是惹怒他,后果也许很严重。“若真要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可见八荒剑丢了,用来保命。”八神经的师尊是这样说的。

    所以八神经相当感动,愿意为了师尊不惜牺牲自己。“世界上真正对我好的人,屈指可数,哪怕是我的至亲之人,有血缘关系的家人,他们都不会像师尊这样待我。所以,师尊说什么,我都会努力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哼,哪怕拼了我这条命,也不会交出八荒剑。”

    八神经还是很重感情的,这和她的童年经历有关。她的父亲是族中的天才,同样是武痴,为了修炼神通与武功,连家人都不管不顾,什么妻子,什么女儿,都是可有可无的,唯有武道一途才是王道,人间大道。

    “我的机会来了!”

    五绝子忽道。

    污山论剑图的器灵,他从八神经现身的刹那,就被她所吸引,心道,一定要收了她,结为道侣。

    眼看八页即将祭出他最强的符,五绝子大袖一展,刷!人已遁至八神经之前,“姑娘,贫道五绝子,愿意代你杀了八神页。不知姑娘可否给我一个机会。”

    也不等八神经回答,五绝子右掌抓出,当!当!当当当!他的五指抓住了八荒剑的剑身。可是剑气居然没斩碎污山论剑图器灵的右手。

    “嗯!”八神经陡然惊道,“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以器灵之身,敢拿手去抓八荒剑,更夸张的是,剑气没能斩碎他的手指。”

    五绝子不同寻常的表现,已让八神经高看他几眼。

    “哈哈哈,贫道仙风道骨,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五绝子暗自窃喜道,“姑娘,你已经见识到贫道的实力了。接下来的事就让贫道来做吧。”

    当!

    五绝子右掌遽地用力,并将八荒剑从八神经手里给夺了过来。

    “啊!”八神经惊慌道,她已经运转真元,对抗五绝子施加在八荒剑剑身上的奇异力量,可还是没能阻止他,并且八荒剑都被人家夺去了。这可不是八神经乐意见到的,也非正常现象。

    “滑稽。”不远处,八页冷漠道,“八神经,大敌当前,你却无视我,还和一个器灵眉来眼去,不要太滑稽。我大概能猜到你的师尊是谁了,执掌八荒剑的人,也就那几位。你的师尊要是知道他视之为生命的古剑被夺,他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八页不但出言挑衅八神经,还搬出她的师尊来,为的就是打击她的意志与精神。

    “哈哈哈。”五绝子大笑不已,“八神页,贫道能拿得起八荒剑,就能归还它。这个女人,贫道相中了,她的事就是贫道的事,你取笑她,就是嘲笑贫道的无能。”

    锵!

    五绝子挥动八荒剑,对着不远处的八神页劈了过去,“你藏着几张不错的符,可惜,放在你身上,纯属浪费,还是让贫道摘走,也不至于浪费它们的威能。”

    斩出一剑之后,五绝子并用左手拍了一下八神经的脸,“女人,你是贫道的了。任何人对你不利,就是与贫道为难。吾会代替你杀尽他们。”

    腾。

    五绝子提起八荒剑,人剑合一,陡然遁向八神页那边。

    刷。八神页挥动手里的木棍,登时,一张古符飞了出去,光华浩荡,迸起数万丈之高,瞬息之间,已将五绝子劈出的那道剑光卷走了,并且绞碎殆尽。“你不该惹我的,污山论剑图的器灵。”八神页冷漠道,“得罪了我,比得罪了周公还可怕。”

    “周公?”五绝子嗤笑道,“他其实不算什么,我们之间都是相互利用的,他不敢动贫道,同样的,贫道也不能杀他。”

    铿锵!

    五绝子挥起八荒剑,陡然斩出,砰的一声,八神页祭出的那张古符应声裂开,不能经受一剑之威。

    “接下来,贫道要斩的可是你的脑袋。”五绝子吼道,“贫道会让你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

    另外一边,周公神色淡漠,他手里抓着的正是污山论剑图。当然,他也听到了五绝子在说什么,“你什么都敢说,还不计后果,真以为我会继续忍让你吗。”周公心里的怒火已经快迸腾而出。

    哪怕是到了现在,周公还未动用污仙府。那才是他最大的依仗,也是他在污界呼风唤雨的大手段。“我要是真恼了,会用污仙府将你与这张古图都该吞噬掉。”周公冷冷道。

    “周公,你也站着好长时间了,与我一战,可否。”

    遽然间,一道声音炸起。

    “世道变了吗,现在什么人都敢来惹我了?”周公怒极,“你又是哪里来的蠢货,也敢与我撕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