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八百一十一章

第八百一十一章

    

    基阡陌何等人物,因为相了儒门小圣,所以才想在他面前好好表现,试图引起司马摘星的注意,然后演霸道总裁与小鲜肉可歌可泣的感人基情故事。手机端 m.

    当!当!当!无缺刀虽然被基阡陌抓在手里,可它仍在反抗。“你名字里有无缺两个字,真当自己完美至极,毫无瑕疵吗。”基阡陌冷笑道。

    遽然间,污界的巨头五指用力,如同神铁所铸的指头,死死按在无缺刀的刀柄之。咔嚓咔嚓咔嚓!刀柄竟然裂开了。“道长饶命,道长饶命。”忽地,刀传出器灵的声音来,是那种讨饶的声音。

    器灵,无缺刀有器灵。

    “啊!这刀还有器灵。”最吃惊的是花有缺了,誊阁之,最强势的副阁主让花有缺带走刀子时,并没向她说明无缺刀有器灵。一时间,花有缺忽觉自己被骗了。“不会的,副阁主待我如亲生女儿,他不会骗我的。”乱了,花有缺的心湖乱了。

    锵!

    基阡陌再次斩来一刀,劈向花有缺的脑袋,要将其劈碎。刷刷刷,刀气横纵如,遽然罩下,花有缺躲无可躲。再加她本人分心了,眼看要死于非命。这时,儒门小圣怒飚而至,他打出圣法,哧啦!一道恢宏的圣法斩出,将刀给撕碎了。“女人,你在做什么。”司马摘星吼道。他对花有缺并无任何好感,可他更讨厌基阡陌,因为司马摘星是正常的汉子,并非基老,而且他很瞧不起基老界之人,所以才会出手去救花有缺。

    乍闻司马摘星的怒吼,花有缺登时醒悟,“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夺回无缺刀的,等回到誊阁,再与副阁主对质。”念头兴起之际,花有缺杀心也起。“基阡陌,你这该死的基老,还我无缺刀。”

    “爱人,我的爱人哟。”基阡陌根本没在看花有缺,他的一双眸子都放在司马摘星身了。“你为何要阻止我杀掉这个女人,难道你对她动心了!该死!我要杀了她,杀了她。”基阡陌那张俊俏的脸开始扭曲,变得很丑陋。

    锵的一声,无缺刀之迸起一道数千丈长的刀芒,犹如血河冲天飚射,扫开方圆数万丈的空间。咔嚓,咔嚓,空间晶壁都在迸裂。

    “基阡陌,你用手却抓我的兄大肌,明显的惹怒了本圣。算你是污界的巨头,身份高贵,本圣也留你不得,必须杀了你。”司马摘星冷笑道,“一切都和这个女人无关,她死在谁的手里都没关系,是不能死在你刀下。”

    腾。

    司马摘星合身而起,他再次打出儒道圣法,哧啦,哧啦,哧啦,一道道法则像是长链,横扫而去,将基阡陌劈出的那记刀芒都给湮灭了。“草!”骤然间,儒门小圣朗声道。嗡的一声,一团儒气涌开,随即,一个蓝色的“儒”字升了起来,震慑十方。

    司马摘星的师尊是司马草,儒门的草书之圣。“吾是不久将会归来,而我今天斩了你,将会为吾师的到来写下美妙的篇章。”儒门小圣冷笑道,“基阡陌,你无论如何都得死。”

    “哈哈哈哈。”

    基阡陌大笑不已。“从来都是我决定别人的生死,今天竟然有人敢指着我的脸喋喋不休,还是因为一个女人。儒门的小圣哟,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承受不起的代价。你师傅司马草来了,他也得跪下,恳求我的原谅。”哧啦!基阡陌的颅顶忽然迸起一道数千里高的污气,污气又分为三道,刷刷刷,怒斩而出,当头劈下,一道是斩向花有缺,两道斩向司马摘星。

    当!

    基阡陌用手指叩响了无缺刀,登时,刀内的世界演变为混沌之界,器灵更是苦不堪言,“道长有话好说,何苦为难小生。”器灵当即道,他可不想无缘无故死在此地,而且知道他存在的人寥寥可数。

    “给我滚出来。”基阡陌怒道。

    “不是小生不想出来,而是不能。”无缺刀的器灵战战兢兢回道,“小生被人封印在刀,若是贸然离开,只会身死道消。望道长体谅我的苦衷。”

    “我让你滚出来,你还不肯听话,好大的胆子。哼!”基阡陌怒道。哧啦!他的掌心迸出一道污光,瞬息之间,涌入无缺刀之。

    “啊!”无缺刀的器灵悚然道,他愕然发现污光像是潮水似的,迸涌而来,已将他困住了。“道长饶命,我什么都听道长的,只求不死。”器灵当即表忠心。

    另外一边,花有缺面对基阡陌斩出的一道污气,沉着冷静,忽地,她素手陡分,五指如笔杆,刷刷刷刷刷,扫了出去,五道玉光迸出,与那道降落的污气撞在一起,登时,污气崩解,而玉光也迅速溃败下来。

    而儒门小圣司马摘星面对的是两道污气,他拈指一抖,嗤!嗤!两道儒气化为尺子、石砚,照着污气打去。蓬蓬炸响,污气全都散尽了,而尺子与石砚再次化为儒气,倒涌而归,没入司马摘星的体内。

    基阡陌的三道污气都被化去,可他并不在意,“你可以出来了,否则将会彻底消散。”轰隆!污界巨头的声音在无缺刀内的世界炸开,而里面封印器灵的密印、法则、杀阵全都散开,都被基阡陌给摧毁了。

    “道长饶命。”无缺刀的器灵悚然道,“小生这出去,不敢违背道长的法旨。”

    儒生!

    无缺刀的器灵是作儒生打扮,他将两个大袖扬了扬,哧啦,哧啦,哧啦!所剩无几的封印全被他撕开了。蓦然间,器灵化为一道神虹,迸射而起。

    “暌违已久的世界,小生来了。”无缺刀的器灵喜道,封印他的是誊阁的一任阁主,所以他恨死了誊阁的人。“小生吴梦子,呵呵,有多少年了,我没离开过无缺刀。”

    吴梦子,无缺刀的器灵,此人拥有书生的秀气,同样还有将帅的霸气。

    当!

    又是一声轰鸣,无缺刀再不能困住器灵,吴梦子从里面飞遁而出,甫一步入外面的世界,他再次化作翩翩书生,气宇轩昂。“拜见道长。”吴梦子笑道,“是你将小生救出来的,这条小命从此归道长所管,你说什么,小生做什么,不敢有违道长的法旨。”吴梦子严肃道。他认真的语气分明是在发誓。

    可基阡陌哪里需要器灵的忠诚,当即道:“我让你出来,你并不听话,害我亲自动手,你才肯出来,好大的脾气。真当我治不了你吗。”

    吴梦子虽然向基阡陌表示衷心,可还没得到对方的原谅。“怎样,难不成道长你还要动手,将小生斩去。”无缺刀器灵的态度也改变了,再无之前的谦卑,而是变得很傲慢、自大。

    “无缺刀放在你一个女人手里,简直是天下间最滑稽的事。”吴梦子冷笑道,他话有话,既数落了他,基阡陌该为此付出代价。“你以为自己是誊阁的任阁主吗,那个老东西着实可怕,除他之外,小生还会怕谁吗。”

    至此,吴梦子终于现出本来面目,此人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因为能封印他的人早死了。在他看来,基阡陌有些实力,可还不足以让他臣服。之前,吴梦子卑躬屈膝,为的是能借助污界巨头的手,逃离封印。如今,愿望已经达成,基阡陌再无利用价值。“小子,你才多大,敢这样对小生说话,吾见过太多的污修了,他们最后还不是先我之前死掉了,你也不例外。”

    当!当!当!

    基阡陌手里抓着的无缺刀,忽地不受他的控制,撞击他的五指,最后还是挣扎出去,飞向吴梦子。“哈哈哈,吾讲了,是小生的,终究还是吾的。无缺刀是的,自由是是的,你也是小生的狗。”

    啪的一声,吴梦子抓起无缺刀的刀柄,并且在瞬间修复了受损的刀柄,再看不出任何裂痕,很完美的修复了。“基阡陌,陌人如玉,若不是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小生还会留下你?”

    哗啦!

    吴梦子挥动红色的长刀,遽然间,一道锁链扫出,将基阡陌给捆住了,包括他的四肢与颈项,都缠了很多圈红色的长链。咔啦啦,锁链还在绞动,似乎要将污界的巨头给绞死。

    “无缺刀在你手里太浪费了,你完全不懂使用之法。”吴梦子哼道,“至于誊阁的女人,她更不懂了。”刷刷,吴梦子陡地瞥向花有缺那边,“女人,小生绝不会原谅你的,你让吾感到痛苦与受到诬蔑了。只要杀掉你,吾才能重拾过去的尊严。”

    哗啦。吴梦子再度挥舞无缺刀,这次,又有一道红色的链条横扫而出,当空劈下,要将花有缺的脑袋给砸碎。

    “女人,你人缘真是太差了,真是不知道你如何活到现在的。”儒门小圣司马摘星都看不下去了,准备出手,再一次救下花有缺。

    “按理说,本圣对女人并无多少兴趣,可你貌似有些不一样。”司马摘星又道,“吾说了,你也不会懂的,本圣能救你一次两次三次,能再救你一次。”

    喝!

    儒门小圣咆哮道,登时,气浪迸开,儒气冲霄而起。崩的一声,儒气将吴梦子劈出的红色长链给震碎了。

    “碍事。”吴梦子打量了一样司马摘星,“让你师尊司马草来吧,你还够资格,吾不屑杀你,司马摘星。”无缺刀的器灵,说话时带着无尽的优越感,好像是位者在与朝拜他的人讲话。

    “哈哈哈。”司马摘星大笑,“你一个器灵,刚成气候,还未大成,也敢出言不逊,还让我的师尊出来。吾师是你想见能见的吗,笑话,天大的笑话。摘星之手。”骤然间,儒门小圣右手按下,登时,浩瀚无尽的儒气迸开,几百道神秘的法则暗藏其。轰隆一声巨响,一只大手凭空而现,是摘星之手,儒门的摘星之手,这是一门神通所化的大手,儒生修炼有成时,凭借此手可摘星拿月,移山倒海,有莫大的威能。

    轰!

    摘星手向吴梦子拍了下去,刹那间,一道道天痕迸裂,空间碎片抛舞。山河也破碎了,天地也失色。

    “好个摘星手!”

    “此人不愧是司马草的学生,得到了儒门大贤的真传。”

    “无缺刀的器灵太狂妄了,他死有余辜啊,可惜了,誊阁注定要失去一件至宝了。如果没了器灵,无缺刀的等级会下降,而且它还会易主。如今看来,最有可能得到它的人是司马摘星,儒门小圣!”

    “生子当如小圣,他既骄傲又能将傲气传扬出去,说到做到。”

    很多山舞族的人都在赞叹司马摘星的不朽与大能为,他们都不看好吴梦子以及无缺刀。器灵再厉害,可没修到天地一体的境界,也是徒劳。

    “摘星手,这是摘星手吗。”蜂青羊漠然道,“儒门小圣,他让我又讶异了。”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还让你讶异。”木须龙道,“儒门能长存于世,自有他们的不凡之处。而司马草的名气更大,甚至盖过儒门之主。他的一卷草书都有无数人争抢,何况是他亲自培养的学生。”

    “木须龙,你现在相当于是东来塔的器灵。见到无缺刀的器灵傲笑四方,你是不是嫉妒了,所以说话才那么冲。没关系,我很大度,能原谅你。”蜂青羊冷笑道,“可没下次了,我虽不能毁掉东来塔,可杀了你,还是能做到的,你若想试试,我不介意动手。哪怕是毕方佛,都阻止不了我。”

    杀机迸舞,化为道道长龙,吼!咆哮不已,蜂青羊是动了真火,还真的会说到做到,当场撕木须龙。

    哼。木须龙冷笑几声,暂时没有理会蜂青羊的挑衅,“我活了那么久,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风雨没经历过,若是被小辈吓到了,我不是木须龙了。斗碧一族是污界的王族,我尚且敢和他们一族厮杀,何况是你!”

    “我不像八神页与毕方佛,出身王族,可我还是能杀掉你的。”蜂青羊的羊角与翅膀都显化了,看样子,随时都能动手,真的会和木须龙厮杀的。

    而远处,轰隆一声震天价响。咔嚓,咔嚓,咔嚓!儒门小圣打出的摘星之手,忽然碎掉了,化为无数残片,四下迸抛,像是流星飞坠。

    “啊!一眨眼的功夫而已,摘星手被吴梦子破掉了?”

    “难以置信,无缺刀的器灵有这么厉害吗?他也许真的能与司马摘星相斗,而且不落下风。”

    “这世道是怎么了,器灵都有这么逆天吗。”

    很多人都难以想象以及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可吴梦子却是做到了,他毁掉了摘星手,“小圣,你的摘星手不到家,我能破掉,也在情理之。”

    “所以你得意洋洋,并且以胜利者的姿态向我炫耀吗。”司马摘星冷笑道。


    百度搜索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