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八百零七章

第八百零七章

    “可恶,你们还敢无视我。”河图子震怒不已,在山河基图之中,他高高在上,而且拥有一杆超过两千丈长的大姬姬。“汝等跪下,然后接受我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轰击。”河图子吼道,“如果不然,你们知道下场的。”

    轰隆!

    一团不可名状的气体从河图子的大姬姬那里迸飞而出,结成彩云,涌了下来。瞬息之间,将毕方佛的分身,焰灵霁的分身,以及绿色的小葫芦都给照在下面。

    “哈哈哈,我才是天地唯一的主宰,大主宰,我让你们死,你们就得死。焰灵霁,你这女人,当着我的面,还敢与斗碧方有说有笑,你们想秀恩爱,很好,我送你们一份大礼。”河图子冷漠道。

    飕。

    河图子的大姬姬,无风自舞,向下砸去,登时,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坟墓,这就是你们俩的坟墓,跳进去吧,我会好好安葬你们的。”河图子命令道,“从来没人敢反抗我,焰灵霁,你不行,斗碧方,你同样不行。”

    彩云之下,绿色小葫芦里的剑胎不屑道:“爷爷啊,山河基图的器灵是不是傻,到了现在,他都还没认清形势。我要不要出手,现在就杀了他。可我不是很想吃掉他的样子,他很蠢,吃了他之后,我会不会变得和他一样傻。”剑胎很担忧。

    毕方佛的分身则道:“你的担心不无道理,碧血葫芦剑,你暂时还是不要吃了河图子。此人会拉低你的智商,贫僧可不喜欢愚蠢的器灵。”

    “嗯嗯,爷爷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剑胎笑道,嗤嗤嗤嗤,小葫芦之中,忽地迸生其一道道碧油油的剑气,涌出葫芦,将照下来的彩云都给斩碎了,不能靠近毕方佛与小碧血葫芦。

    刷刷。毕方佛的分身忽地望向焰灵霁的分身那边,“已经不在了,看来河图子危险了。”他道。

    “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是画界的大神。虽然降临在此间的只是她的一道分身,足以镇杀河图子。”小碧血葫芦剑的剑胎冷笑道,“爷爷,你真的有把握收服这样的女人吗,她要是真身降临……”

    “贫僧会和她的真身(消声)配。”毕方佛的分身冷笑道,“她再厉害,也是女人。女人就该完成她们与生俱来的任务,而且吾是斗碧一族的传人,她能与我结为临时夫妇,也是她三生有幸,哪容她拒绝。”

    “爷爷老霸道了。”小碧血葫芦剑的剑胎笑道,“焰灵霁是画界的女神,勉勉强强,她还配得上爷爷。不如我们抓走她的分身,循着气息,前去画界,再将她的本体抓走。谅也没人敢动我们。”

    “此间的事未了,还是一件一件来吧。”毕方佛的分身道。“你注意看,焰灵霁的分身动手了,河图子有危险了!”

    腾!

    遽然间,焰灵霁的分身,冲破彩云,她左手拎着画纸,右手执定画笔,“河图子,我能封印你多次,这次让你侥幸逃出来了,就没下次了。”

    刷刷刷!焰灵霁的分身开始作画,她出手很快,几乎在瞬间,有百余张画飞了出去,而且都是飞向河图子的那杆两千丈长的大姬姬。“啊,不好,一不小心……”焰灵霁的分身不好意思道。自从她见了河图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心神都有些乱了。

    “女人,怎样,嫉妒吗。”河图子大笑。“我用心祭炼这杆大姬姬,可不是你的一百多张画就能毁掉的。”

    “一气风云动。”遽然间,河图子吐气开声,而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迸出一道无法形容的灵气。呼!那道灵气冲霄而起,扶摇而上九千里,灵气动时,风动了,云也动了。山河基图内的异世界,异象再生,狂风呼啸,雷电劈向大地,而河图子就像是在雷霆中行走的君王,他头戴金色的王冠,王冠也是雷电凝成的。

    砰!砰!砰!砰!焰灵霁的分身,她用画笔画出来的百余张作品,应声炸开,化为纸屑,迸扬而去。“女人,你动不了我,永远不能。”河图子吼道,他像是从远古走出来的龙形帝王。哧啦,他的王冠之上,一道(消声)硕的雷电劈出,横扫当场,却是拦腰扫向焰灵霁的分身。

    “还有你们。”河图子也没忘掉毕方佛的分身以及小碧血葫芦。“你们与焰灵霁一样该死。”

    呼!呼!呼!无数风刃劈迸而出,恐怖的能量风暴将本就混乱的空间绞的更碎了。

    “爷爷,让我出手吧。”小碧血葫芦之中,剑胎大喜过望,并且主动请缨。“河图子虽然蠢,可仍有被杀的价值。我要验证自己的修为,同时,也是为了向爷爷证明我的价值。你将我隐藏起来,并且欺骗另外七个伪葫芦,一切都是有价值的。”

    “动手。”毕方佛的分身道。

    “是,爷爷。”剑胎吼道。

    嗡!

    小葫芦忽地迸出一团碧光,扩散开来,将方圆千里内的空间都给染绿了,希望,到处都是希望的颜色。而剑胎在小葫芦之中,也开了一双眼睛,刷刷,它目运两道虚电,贯穿葫芦。“河图子,你一气风云动,可我一怒,你将伏尸当场。”

    铿锵,剑吟忽起,像是无数巨龙在咆哮。轰隆隆,一道道劈来的风刃都炸掉了。几在瞬间,一道堪比神柱的剑气,遽地涌出,不是从小碧血葫芦里涌出的,而是从地下冲出来的。

    原来,在此之前,剑胎就已经开始算计河图子了。而它在征得毕方佛分身的同意之后,才使出杀手锏,为的就是一剑斩去河图子。

    “我有所让你们碍事了吗。”倏尔,焰灵霁的分身哼道,“斗碧方,你还有你那尚未成形的碧血葫芦剑,都给我滚出去。”

    呼!

    焰灵霁的分身,她长发一甩,火焰迸出,化为滔天火河,烈焰迸起数十万丈高,火焰之中还有无数生灵在咆哮,杀声阵阵,似乎都能劈穿山河基图的内部世界。

    轰!

    火河撞向绿色的剑气,登时,红色的能量风暴,绿色的剑浪,几乎在同时炸开,咔嚓,咔嚓,天空到处都是裂痕。

    “焰灵霁,我给你脸,你却不要。”小碧血葫芦剑的剑胎愤怒道,“我爷爷对你有意思,可我却讨厌你,现在你又来惹我,难道你就忘不掉河图子的大姬姬吗,我现在就斩断它。”

    嗤!

    剑胎忽地一动,砰砰砰,小碧血葫芦在刹那间振幌数万次,无数绿色的剑气升起,结成一座杀阵,向河图子飞去。

    这次,毕方佛的分身也没制止剑胎,因为他也生气了。“焰灵霁,你多次维护山河基图的器灵,分明是轻视贫僧。贫僧不挫一挫你的傲气,你兴许还会给贫僧戴上好多绿色的帽子。”这道分身冷笑不已,他杀心已动,若非体内的血脉之力觉醒了,他早就杀掉了焰灵霁的分身,而且还会找到画界,斩去她的本体。

    “二气天地动!”

    骤然间,河图子吼道。小碧血葫芦剑的剑胎分明在挑衅他,河图子再不能忍受。他的一气风云动既然杀不掉它,那他只好催动第二式了。

    曾经,山河基图有一个主人,此人是真正的汉子,汉子中的汉子,基老中的绝代基老。此人自创一门神通,共有五式。而河图子只学会了其中的四式,第五式他无论如何也没学会。并非受制于天赋,而是基情所致。

    河图子不是基老啊,所以不能将五式全部修炼成功。可炼成了其中的四式,河图子也今非昔比,可以撼动山河。

    嗤!嗤!河图子左右双臂,分别有一道璀璨的气带迸旋而出,一道气带是黑色的,另外一道是白色的。

    两道气带,衍化阴阳,切割虚空,浩瀚而又苍凉的气息倏然散开。而小碧血葫芦剑剑胎祭出的剑之杀阵,陡地迎上了两道气带。轰!轰!碰撞之后,杀阵登时迸散,而白色的气带在空中一卷,将残阵也给荡扫一空。刷!黑色的气带更是劈向小碧血葫芦。

    “焰灵霁,我有说让你多事吗。”河图子不忘讽刺焰灵霁的分身,“就你多事,你以为斗碧方与他的碧血葫芦剑能杀掉我,笑话,天大的笑话。”河图子冷笑不已,他因为“二气天地动”破了小碧血葫芦剑的杀阵而洋洋得意。

    “哦。”焰灵霁的分身答道,也未生气,只是平静地注视着河图子那杆两千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传闻,佛国之中,有佛王的大姬姬,其长超越万丈,简直是不可思议。而河图子的能有两千丈,也是奇迹了。而我身为画界大神,我钟意的汉子,会踩着七色云彩,拖着超过千丈长的大姬姬,来迎娶我。”念头通达,焰灵霁的分身,她眼里都是爱啊,更不允许毕方佛的分身与碧血葫芦剑斩去河图子。所以,不管山河基图的器灵说什么,焰灵霁的分身都无动于衷。

    而在山河基图之外,毕方佛的真身已经将这张古图抓在手里,哧哧哧,一道道佛气散开,冲洗古图,把上面的戾气都给化去了。“哼,小小的器灵,还敢负隅顽抗,贫僧也不急着杀他。至于你,司马青,还不乖乖受死。”刷刷,毕方佛目绽两道长电,化为万余丈长的天龙,咆哮着冲向草书的器灵,司马青。

    司马青骇然道:“这厮为何越来越厉害了,他的绿发让我有种心跳的感觉,难道我与他是看对眼了,这就是爱吗。滑稽,我怎会喜欢他。”

    呼!

    司马青,长衫遽地抖开,一蓬蓬青烟散开,向两条天龙抓去,将它们都给缠绞住了,咔嚓,咔嚓,咔嚓!青烟竟然能撼动天龙,并且削去它们的龙鳞。吼!两条天龙吃痛,大声咆哮,轰!轰!轰!一团团青色的烟气都散开了,而天龙再次冲向司马青,它们的龙爪张开,每一根爪子都有近乎百丈长,抓撕之下,一座山都能给毁去。

    然而,司马青并不惧怕,将手一招,摄来司马草的手稿,也是就那卷草书。“斗碧方,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吾父司马草的厉害。”

    呼的一下,司马青将草书展开,登时,一道道黑色的墨水迸洒而出,墨水所过之处,刻画出无数天痕,将苍穹都给犁开了。而天痕之中,忽地升起一个个白色的“草”字,它们有大,也有小,数量不下百万,浩浩荡荡,结成洪流,扫向两条天龙。

    崩!崩!两条天龙遽地炸开,根本拦不住“草”之洪流。

    “儒门圣贤,确实有真本事。”毕方佛道,“司马草,贫僧无缘与他相见,可传闻之中,他还活着,如果有机会,贫僧会与他谈论天下基道,宇宙哲学。”

    面对百万多个白色的“草”字结成的洪流,毕方佛哂然一笑,僧袍起时,一座佛山飞了出去,同时,不远处的凤凰山也镇了下来,与佛山聚在一起。“司马青,你还没明白自己的定位吗,所以你将会死不瞑目。”毕方佛道。

    “我死之前,你已经死了。吾父不久将会归来,到时,儒门的诸多荣耀,全部汇聚在他身上。而我身为他亲自誊写的手稿的器灵,亦会享受源源不断的荣誉,无数儒门弟子都会向我跪拜。”司马青冷笑道。刷!他在上空,那杆儒门大贤用过的画笔,陡地化为一柄长刀,也照着毕方佛斩了过去。“这样你都不死的话,我还真会头疼的。”司马青冷声道。

    轰隆!轰隆隆!

    凤凰山、佛山与“草”之洪流撞在一起,登时,天崩地陷,虚空破碎,恐怖的能量长箭,四下迸射,咻咻咻,咻咻咻,无差别地攻击任何人。

    噗!一位山舞族的老者,头颅中箭,脑浆与血水都撒了出去,眼看是活不成了,他连最后的遗言都未道出,当真是死不瞑目。

    “好可怕,快退!”又有一位山舞族的贵族吼道,“再待在此地,我们都会死掉的,而且没人心疼我们,毕竟我们都是小人物,可有可无。”他还没说完,数十枝能量乱箭,遽然而至,将他刺成了筛子。

    噗!噗!噗!一团团血水迸起,更多的人死掉了,不管他们逃的多快,都难免一死。

    “好惨啊,我不该待在此地的。”

    “混账东西,他们撕比,为何要伤到我们。”

    “不是伤到,他们是要我们的命!快逃,再不离开,我们都会死掉的,没有一个人都活下来。”

    腾!腾!腾!腾!数千道人影,飚射而出,犹如失去方向的苍蝇,能飞到哪里是哪里。可能量乱箭实在是太多了,又有数百人死于非命,惨呼不绝,怨气滚滚,冲天飚射。

    凤九霄最是镇定,刷刷,他释放两条污气,将枉死之人的灵台都给卷了过来,而且都被他自己的灵台给吞噬掉了。因为修炼了方寸山神通,凤九霄理论上能蚕食更多人的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