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八百零一章

第八百零一章

    “纳尼,小师叔,山基大人还有师叔?”山虾惊道,“他不是只有一个师傅吗,哪来的小师叔。”

    “是啊是啊,山基大人师出名门,身份清白,他的过去都是记载在山舞一族的档案之中,可以供族中有地位的长老翻阅的。山虾,山河童,别告诉我你们没看过。”山蛤蟆道。

    “当然看过。”山河童即道,“刚开始时,完全是出于兴趣,想知道山基大人拥有怎样的过去。可是越看越生气啊。”

    “我还以为就我有这样的感觉。山基大人从年轻时就是人渣,他一直做自己,甚至是超越自己,时至今日,他还是那么渣。名声更是差到让人叹为观止。可档案之中,他并没有小师叔。”山虾再道,“可是现在,他怎么多了一个小师叔。”

    “喂喂,两位老东西,你们不觉得山基大人的小师叔太年轻了吗,他看上去比毕方佛、蜂青羊、山萌等人还年轻。他真的是山基打扰你的师叔?”山蛤蟆难得有自知之明,震惊道。

    其实不止是山蛤蟆,山虾与山河童等人也觉得奇怪,若论外表,那位被称作是山基小师叔的年轻基老,实在是太过鲜肉,简直是匪夷所思。

    “九污之印。”

    蓦地,山基的小师叔冷笑道,他大手向前按去,咔嚓一声,前面的那堵高墙应声迸裂,完全碎掉了。而此时,一方大印从天而降,正是被周公重新祭炼过了的九污之印。

    “师兄当年将此印交给你就是最大的错误。”山基的小师叔怒道,“你不但没能守住,脑袋还被人用脚踢出一个血窟窿,真有能耐,你给我的掌门师兄长脸了。”

    啪!

    山基的小师叔越说越生气,再次给了师侄一巴掌,将山基的牙齿都给拍飞了。山基吐血三公升,这才求饶道:“师叔,小师叔,放过我吧,看在你当年gao基,我为你把风的份上,放过我这次。”

    “你还有脸提当年的事,好大的能耐。”山基的小师叔吼道。

    轰!

    倏尔,九污之印从天而降,犹如一座大山,镇在山基小师叔的上方。可这位看起来很年起的污族基老,他单手向上一托,已将九污之印给托起了。咔嚓,咔嚓,咔嚓!年轻基老脚下的大地,现出无数裂痕,像是精美的瓷器上有了裂纹。“周公,你真的以为能炼化了九污之印,滑稽。”山基的小师叔冷笑道。嗤嗤嗤,嗤嗤嗤!数不清的污气从他的五指涌出,涤荡九污之印,甚至是没入其中,将里面周公留下的烙印都给绞碎了,并且重新缔结法则、契约。

    “小师叔还是小师叔,比我厉害多了!”山基喜道,“当年师尊要传下大位时,第一人选是他,可他偏偏出门在外,宁愿与基友游山玩水,也不愿回归,气得师尊直吐血,最后没法子,弥留之际,才将大位授予我,并吩咐道,若碰到了他的师弟,将九污之印给他。哈哈哈,如今九污之印确实是小师叔的了。”山基并无任何不适,也觉得合情合理,因为他真的很钦佩同时也很怕这位小师叔。

    “好厉害的基老!”

    “山基大人的小师叔竟然真的夺回了九污之印。”

    “而且还是从那位大人物手里夺走的,周公是什么人,在污界都是巨头,而且极度傲慢。这下他肯定生气了,别看他现在笑嘻嘻,心里一定是嘛麦皮。”

    远处,山舞族躲起来的贵族以及污修们都在小声议论,他们都很震惊。同时也很怀疑,为何山基的小师叔从没在山舞族闯出名堂来,不应该的,以他的实力,整个山舞族都没人能治得了他。

    “周公。”忽然,五绝子笑了,“你不是主动出手了吗,还说要试试九污之印的威力,哈哈哈,威力不过尔尔,没能杀掉新来的基老不说,还被人家夺去了大印。真有你的,你让我笑死了,哈哈哈哈!”污山论剑图的器灵丝毫不给周公面子,在他面前放声大笑。

    当是时,只见一道水光冲天飙起,不是万水珠,还能是什么。哗啦!万水珠分开一切阻拦之物,向山基的小师叔从遁去。

    “千山珠!”

    “千山珠在山基的小师叔手里。”

    “这下错不了了,万水珠都去找山基大人的小师叔,已经说明千山珠的下落了。”

    “不得了,不得了啊,我山舞族终于要崛起了吗。想不到山基大人只是引子啊,真正坐镇吾族的是他的小师叔,只要有这尊巨头在,何愁吾族不能在污界呼风唤雨。”

    躲起来的山舞族的污修,全都大喜过望,说话的底气也足了,一个个弹冠相庆,好似重新夺回九污之印,他们也有天大的功劳。

    有人开心,就有人不悦。

    刷刷!刷刷!山萌与凤九霄同时望向山基的小师叔,这两人都是立志要成为山舞族唯一主宰的俊彦。如今,出现了一尊能够威胁他们计划的巨头,他们无论如何都是开心不起来的。

    “此人看来真有可能是山基的小师叔。”山萌暗忖,“我身为族长,对此毫不知情,可恶。山基敢欺瞒我,我饶不了他,不杀他与他的小师叔,如何服众。”

    “山基会四灵心诀神通,而且他与小师叔的关系不简单,看来他的小师叔也会。我的方寸山神通危险了,能吞噬掉此人的灵台吗。”时至现在,凤九霄非但没有胆怯,还想着吃掉山基的小师叔,他也是有野心的人,不管是山基以及他的师叔或者山萌,都要炼化了。

    “毕方佛,你怎么看。”木须龙忽地飞到了毕方佛这边,此时,毕方佛已将山鬼楼与东来塔都给降服了。砰砰砰,两件污族至宝还在冲撞,可惜,它们的动静小多了,而且逃不出毕方佛的掌心。

    “怎么看,贫僧还能怎么看。”毕方佛笑道,“谁当吾的路,谁就是魔,贫僧愿以赤诚之心,斩杀邪魔。”

    对面,山基的小师叔显然听到了毕方佛在说什么。刷刷,他向斗碧一族的传人投来冷厉的目光,像是能贯穿毕方佛的佛首。

    可毕方佛全然无惧,只是抖了一下僧袍,红色的佛火迸起,将空间都给烧成了灰烬,阻断了山基小师叔的两道视线。

    “小师叔,此人是斗碧一族仅剩的传人了,杀了他,吸纳他的血脉之力,你在污界的地位将会更高。除了他之外,八神家的人也来了,我们也要让他有去无回。”山基从地上爬了起来,愕然发现他的伤口竟然在愈合。原来,他的小师叔在用巴掌打他时,已经在暗中帮他疗伤。

    啪的一声,山基的小师叔将九污之印抓在手里,这方大印也变成了才是的印章,九种污光再次迸扬而出。

    再次易主。

    九污之印先是经历了山基,后来是周公,最后落到了山基小师叔的手里。

    除了九污之印外,哗啦啦,水汽迸滚数千里,一枚珠子飞了过来,万水珠,是万水珠。

    因为千山珠就在山基小师叔的基油油田之中,万水珠受到其影响,拼命飞来,为的就是能与千山珠汇合。

    感受到了万水珠散发的气息,山基小师叔体内的千山珠不再安分,砰砰砰,它开始撞击其基油油田,登时,基气迸舞,油田像是炸开了一般。

    “小师叔,小师叔,你怎么了。难道降服不了万水珠。”山基问道。

    啪。

    山基的小师叔什么也没说,随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将其拍倒在地,“我没让你开口时,不要随便和我讲话。我是瞎子吗,看不出他们是斗碧一族、八神一族的后裔。你这没用的东西,不要急着在我面前表现,好好准备好措辞,否则我还打你。”

    “你已经打了啊!”山基在地上委屈道,“打了不止一次了。”

    “啊,是吗,我忘了。”山基的小师叔不悦道,“小子,你总是在意小事,所以今生的成就才会那么低。”说话间,这位小师叔运转真元,将他基油油田中的千山珠给镇了下来,

    “山蒹葭小师叔,你太厉害了。”山基不由喜道,“镇住了千山珠,你就能全心全意降服万水珠。”不等山基说完,他的小师叔左掌徐徐拍出,登时,数十万道污气化为滔天长河,将万水珠给卷住了。砰砰砰,万水珠自然反抗,不会轻易让山蒹葭得手。

    “纳尼,此人叫做山蒹葭!”山虾道,“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相当熟悉,可为何就是想不起来!”

    “山虾,在关键时候,你可不要掉链子,快些想,你在哪里听过山蒹葭几个字。”山蛤蟆催促道,因为他也想知道山蒹葭的来历与过去。只要是山舞一族的人,任何俊杰都会被记录在档案之中,山蛤蟆可不相信关于山蒹葭的过去没有任何记载。

    除非,除非山蒹葭就是负责记录档案的人,是誊文阁之人!

    誊文阁,山舞族最神秘也是最不能谈及的地方。历任族长在登上大位时,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誊文阁,以求获得阁主的接见。

    也许有人说山基才是山舞族的最后守护者,其实不然啊,誊文阁才是他们一族最后的底蕴,只要誊文阁尚在,山舞族就不会覆灭。“难道是真的!”山蛤蟆惊恐道,“山虾,你没在看玩笑!山蒹葭是誊文阁的人……”

    “誊文阁的人!”山河童也是骇住了,“两位,不可开玩笑啊,有些话,有些地方,我们不能讲出来的,大家在心里知道就好!你们也知道誊文阁,那是吾族最可怕的地方,传说,里面走出来的人在污族都能闯出名气来。”

    “你们看,山蒹葭已经控制了万水珠,他身体之中应当还有千山珠。难道这样的妖孽,还不足以让你们惊诧吗,我敢肯定他就是誊文阁的人。啊,九污之印,他将九污之印炼化了,好厉害的手段。此人竟能边炼化万水珠,边降服九污之印。”山虾又道。

    “所以此人肯定是誊文阁走出来的人物了,难怪我们不认识他。”山蛤蟆道。

    “誊文阁的人不是不问族中之事吗,为何山蒹葭要救山基,而且还取走了万水珠,这不像是他们的作风。”山河童奇怪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奇怪?你们都对此深信不疑?”

    听山河童一说,山虾与山蛤蟆又开始怀疑山蒹葭的真实身份。

    “哈哈哈,周公,此人不但收走了万水珠,更是抢走了你刚到手的九污之印,不知你感想如何。”五绝子大声笑道,要是换成别人,周公早就一掌劈下,将其毁灭了。可五绝子是污山论剑图的器灵,他并不怕周公。

    周公面色如常,只是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的任何变化都没能逃过五绝子的眼睛。“别看你现在稳如老狗,其实心里已经乱了吧,周公,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看似高傲,其实是自卑啊,所以才将自己伪装起来,让你看上去极度倨傲。新来的山蒹葭,他对你不屑一顾,已经伤害到你脆弱的心灵了,你肯定会疯狂报复他的。杀掉他全部的基友,毁掉他的基油油田,抢走他全部的神通。”五绝子冷冰冰地看着周公,已经猜出他的想法了。

    倏尔,周公抓起身后的披风,呼喇一下,将它从背上扯了过来,登时,披风化为一张图,污山论剑图。

    哧哧哧!哧哧哧!数百万道剑气飚射,贯穿虚空,扫向夺走了九污之印的山蒹葭。

    “看,我就知道你生气了,所以才动用污山论剑图,要将山蒹葭杀掉。”五绝子笑道,他身为古图的器灵,亦能感受到周公的怒火,简直是要将在场的诸人都给烧成灰烬。

    “小师叔,小心,周公手里抖开的古图可是污山论剑图,要比山河基图强势多了,不可与之直接相接,我们还是先退下吧。”山基是怕了周公,而且他表面上的伤势愈合了,内脏以及基油油田、生命之海还未痊愈。真要与周公动起手来,他死几千次都是往少了说。

    山蒹葭也是无语了,怒道:“山基,多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不是我认识的山基。你再这样下去,不用别人动手,我都会杀了你。”

    哗啦!

    山蒹葭脑袋上悬着的万水珠,忽然飞出一道悬瀑,裹起山基,竟是将他抛向山椒鱼、辛有病,“你既然不敢面对周公,那么去杀了那两个废物。”

    “纳尼,他竟敢说我们是废物!”山椒鱼怒道,“我可从没听说过族中还有山蒹葭这个人,今天谁也不能救下他。”

    “病娇之手。”辛有病也是怒了,右掌击出,登时,五道病娇之气迸射,化为一只美人的手,像是寒冰刻出来的,有种异样的美感。

    不管是山椒鱼还是辛有病,他们都选择对山基出手,而不是山蒹葭。因为他们也不傻,见识到了山蒹葭的手段之后,别说是打人家了,就是跪(消声)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