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1525章 婚礼准备

第1525章 婚礼准备

    “鱼翅太小了,怎么还有排翅混进来。”

    “烧汤也不行,用燕窝做汤,席上不能有重复的菜。”

    “对虾要比手掌大。”

    “石斑要用老鼠斑,对了,不好听,那就用红斑,红红火火。”

    胥岸青手插着腰,命令一串串的往下走。

    负责婚礼的总管认认真真的做笔记,比在炮兵学校里读书的时候还认真,司令员的儿子结婚呦,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好吧。

    手下人用心,胥岸青自己就更用心了。

    说到后面,他甚至将总管记的笔记给要了过来,再重新修订一番。

    足足说了40分钟,胥岸青只觉得今天想到的东西都倒出来了,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问旁边女生,道:“小慧,你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小慧是个清秀可人的女孩子,面容姣好,性格也不错,家里的条件更好,祖上就在广州商团做军官,差点逼的黄埔军校倒闭。后来加入了**麾下,亦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早早就被我军反正,为粤省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子侄辈们子继父业,如今在政府内发光发热,与胥家可谓是门当户对。

    胥岸青自觉,这样的婚礼,是不会逊色于杨锐的婚礼的。

    当然,不能仅仅满足于此。

    作为同学中较早结婚的一批人,胥岸青更是要做到标杆的位置。

    尤其要比杨锐结婚结的早,要比杨锐的婚礼做的好。

    为此,胥岸青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以后,决定在家举办以海鲜为主题的盛世婚礼。

    是的,主题!

    光是“主题婚礼”这个词,就已经很超前了好吧。

    胥岸青还请到了香港的设计师,为自己做了整体的规划,务必要在人生大事上,碾压杨锐!

    如今的闽粤地区,可是当之无愧的时尚先锋之地。闽南也就罢了,距离弯弯毕竟是有些距离的,粤区之风气却是真的先全国之先,就是京城也是万万比不上的。

    而要论奢侈华美,京城也不能与粤地相比。

    前两年,粤菜馆子进京的时候,可是引起轰动的,包括大三元和明珠海鲜在内的三刀一釜,是胡同子弟们吹牛,大院子弟踮脚望的地方。

    就是对胥家来说,要办一场真正的粤家海鲜主题宴,也得费不少的精神。

    龙虾鲍鱼鱿鱼海参,卖到港岛去可都是天价,就是本地捕捞来的,也少不了高价。

    好在亲家配合,出人出力还出钱,才令胥父咬牙同意。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胥岸青自己拿的住。

    现如今,年纪轻轻的新郎,愿意操办婚礼的还是很稀罕的,女方为此还极为高兴,认为胥岸青是重视自家女儿。

    原本有点小刁蛮的小慧,更是温润如水,百依百顺,望着胥岸青帅气的面孔,幸福的恨不得冒出花来,痴痴的道:“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胥岸青自顾自的点点头:“那就用干鲍,用鲜鲍不像话。库房里还有大的吗?”

    “我尽量找大的。”总管没一个磕绊的道:“几个招待所都有存货,实在没有,就找市里的酒楼采买,我知道几个老板,都存着鲍鱼。”

    “他们不会不肯卖吧。”胥岸青完全没有考虑价格问题。

    总管也没有考虑价格问题,干脆的道:“不会的,胥朱两家结婚,没人敢触霉头的。”

    “恩……别忘了请鲍鱼师傅,还得多找两位,到时候,几百上千碗的鲍鱼一起上,可不能掉链子。”

    “您放心,咱们军区还举行过万人宴呢,这个是最专业的。”

    胥岸青满意的点头,再深思几秒钟,猛的一拍巴掌,道:“我想到了,咱们婚礼用百合花好不好?全部都用白色的百合,配红色的玫瑰花,搞一个香港人那样的半西半中的婚礼。”

    纯粹的西式婚礼,在国内毫无前途,只能说明小两口是毫无根基的外来户。

    在90年,能办出半西半中的婚礼,基本就可以看做是大富大贵之家了。

    普通家庭的最时尚结婚模式,其实是旅行婚礼。毕竟,现在请人吃饭是非常贵的,一桌必须有大鱼大肉的酒席,还得供应白酒,价格随便破百,贵一点的地方,两百三百,甚至到四百都不奇怪。

    相比之下,礼钱就显的尤为不足了。亲戚朋友给的礼金且不论,单位的普通同事包礼,大都在一块两块,三块五块内浮动。十块钱的大票,不是出现在领导的子女婚礼上,就是关系非常好了。

    城镇居民办一场婚礼伤筋动骨,农村婚礼就更得因地制宜了。许多地方在二三十年以后还流行四色点心,就是因为四色点心是婚礼中花费最高的部分,不是家境殷实的人家,是置办不起的。

    至于胥岸青以港台为标准而操办的婚礼,那就更显的豪气了,每桌的花销都得以千为单位,这还是部分食材的来源存疑的情况下。

    等于说,胥岸青是以吃掉数套京城四合院的态度,在办这场婚礼。

    碾压杨锐,就是这么简单!

    小慧倚着胥岸青,满心开心,哪里在乎什么百合不百合的。

    胥岸青搂着她,却是继续念叨道:“硬件上去了,软件也不能落下了,李科长。”

    “到。”负责婚礼的总管回应的飞快。

    “服务员要多一些。”

    “是。”

    “你准备找多少服务员?”胥岸青考验似的问。

    要是领导问的话,李科长肯定是要表现一番的,对领导的儿子,就以不出错为先。

    李科长试探着道:“您说多少就多少,不管您要多少人,我都给您负责找齐了,培训好。”

    “好,要的就是你这个话。”胥岸青颔首道:“服务标准,我要到人,一桌十个人,就要十个服务员,每个人身后都站一个,随时倒酒,客人需要的话,还可以给夹菜,剥虾,去刺……”

    李科长张张嘴,心下暗叫一声,这不是好几千的服务员?

    虽然城里的各大酒楼都能借来人,可是,依然是个大工程。

    只是话已出口,李科长只要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胥岸青终于感到满意了,他遥望北方,心想:等同学们都参加了我这个主题婚礼以后,倒要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

    长城饭店。

    景杨两家,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讨论着婚礼事宜。

    趁着还没说到严肃的部分,二舅母宋雁此时轻轻的捅了一下丈夫,让他赶紧说话。

    段瑞于是重重的咳嗽一声,道:“杨锐啊,既然咱们婚礼都确认下来了,我想问一下,你回乡是怎么个计划?”

    杨锐看了一眼景语兰,迟疑片刻道:“正常情况的话,应该是过年才回去吧。”

    “别人家结婚了,过年回去是正常,你结婚了,就没必要等那么久了。”宋雁说话轻快,又对锐妈道:“我听说,现在好多人都办两三场婚礼的,咱们杨锐是不是也该回乡办个婚礼啊,没有比这个衣锦还乡的了。”

    段瑞也笑两声,说:“咱们南湖市的王市长,听说你要结婚了,特别嘱托我说,如果你愿意回乡办婚礼的话,市招待所可以成本价来做酒席。市里也可以补贴一些……”

    现如今,办婚礼是亏钱的,所以少有人办两场三场的。

    但是,这个年代的名人也少啊。

    为了争取名人,各地政府也是各出奇招。像是牛群,就被拉去了某地就任副县长,纯粹是为了扩展名声而做。

    相比娱乐明星,杨锐这样的科学明星就更难得了。

    尤其是本乡本土出来的科学家,用来做宣传还是很好用的。

    锐妈被“衣锦还乡”诱惑了,看向杨锐和景语兰,问:“你们觉得呢?”

    “有点麻烦吧。”杨锐看出来了,笑了笑,心道:您哪里还需要衣锦还乡啊,西乡开发区谁还不知道老杨家,这要是有个朋友圈,都得被炫坏了。

    “不麻烦的。”段瑞道:“王市长已经给上会了,大家一致通过,只要你愿意配合宣传,就尽量不要你花钱。你舅母这边也和铁路方面沟通过了,保证足量供应坐票,定量供应卧铺票,少量提供软卧票。然后,市里还能给这些补贴一部分。”

    “办多大都行?”旁边的大表哥羡慕的口水都流下来了。他才结婚不久,最知道婚礼的花费和麻烦了,听说有公家给办事,简直恨不得化身杨锐给同意了。

    段瑞道:“越大越好,几百桌上千桌都行,最好能找个由头,申请个吉尼斯记录。”

    90年了,各种外国的玩法开始传入国内,尤其是吉尼斯记录,勾的人欲罢不能。

    那些年,中国人知道了各种之最,还要记录在本子上,什么四大文明古国,四大古老文字,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和最小的国家,世界上最大面值的钱币和最大面积的钱币,凡是人等想到的,都能写成书出版了。

    没料到,老外竟然直接弄了一个吉尼斯记录,用来记录各种“最”。

    对此,国人都是兴趣盎然。

    杨锐没想到南湖还有这个想法,但是,规模这么大,正好逆着他的想法,不等老妈说话,杨锐断然拒绝道:“那不行,我又不是戏精,不能这么搞。”

    “什么精?”二舅没听明白。

    “总之,南湖的想法,我实现不了。”杨锐拒绝的干脆。

    二舅没话说了,舅母也只好顺从,道:“就是可惜了一大笔的份子钱。”

    如果政府给出了酒席,礼钱自然就剩下来了。

    每人几块钱的礼金,虽然包不住酒席,但如果不算酒席的开销的话,这笔钱可就很不少了。

    然而,杨锐现在哪里还在乎这个,打趣两声,就将此揭过了。

    倒是锐妈,有感于宋雁帮忙不少,道:“要不然,就请南湖的领导,来参加婚礼?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来。”

    几个人顿时眼前一亮。

    愿意啊,谁能不愿意呢?

    对于南湖市的干部来说,他们得多难得,才能与中央的干部坐在一起。

    而杨锐的婚礼,理所当然的会有许多领导来参加。

    杨锐眼皮子一跳,连忙道:“这个先等一下,咱们婚礼的规模还没定呢。”

    光是南湖一地的领导,怕是都能坐几桌子了,这样的婚礼办下来,弄不好真要成什么记录了。

    锐妈从善如流,看向景家父母,道:“亲家,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在婚礼筹备中,婚礼规模可是严肃的重点。

    尤其是现在来说,多办一桌就多赔一桌的钱,真不是想办多大就能办多大的。

    当然,好处是不怕没人来。

    这是集体主义余晖照耀的年代,每个人都属于一个或多个集体中的一员,如果不做限制的话,夫妻双方的单位同事,夫妻双方父母的单位同事,就能坐满操场,单位大一点的,足可以请到半城人。若是再想扩张一点的话,夫妻双方的兄弟姐妹的单位同事,夫妻双方父母的单位同事,两家的邻居街坊和前同事前领导,业务联络单位和相关领导……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最重要的是,如今被请的人都愿意来。

    吃吃喝喝多开心啊,就算是给份子钱,那也给的开心,大不了就给吃回来好了。

    而对结婚的两家人来说,这个压力就大了。

    景存诚早就和老婆琢磨过了,此时道:“我们这边要请的人多一些呢也可以,请少一点的话,自家亲戚也行,菜色丰简由小两口决定,我们掏钱就是。”

    只请亲戚是目前的主流,亲戚给的份子钱也多,勉强能回点血。

    锐妈一听,顿感轻松,笑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列一个单子,看看具体是要请哪些人再决定……”

    “唉呀妈呀,你们在这里啊。”说话间,一个矮个胖子,从包厢门外挤了进来。

    “你找哪位?”大表哥是警察,眼睛里都带着焰火。

    “我是咱们隆南药业的,这不是听说杨教授要结婚了吗?特地来送几个贺礼,您稍等……”矮胖子说了一句话,又窜到了包厢外,一嗓子吼了出去:“教授这儿呢。”

    须臾间,就听上楼梯的声音踩的地板直响。

    带着白手套的餐厅经理直皱眉头,也没办法。

    “杨教授,我们那边的一点土特产,祝您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我们本地的莲子是最出名的,您看看这个颗粒……”

    “没啥拿得出手的,就是些晒干的海参,不值什么钱,您对付着吃。”

    两家人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带着礼包给送出门去。

    一群人累的满头大汗,再坐下来,不禁全都笑了出来。

    叮铃铃。

    叮铃铃。

    杨锐放在包里的大哥大,此时也不甘寂寞的响了起来。

    大哥大用来打电话,一分钟一块钱,接电话,一样是一分钟一块钱,所以,等闲人有事找杨锐,是不会打大哥大的。

    杨锐接起电话来,众人自然的看向他。

    不到一分钟,对方掐着点挂断,杨锐收起大哥大,再回到桌子上,沉吟几秒钟,道:“依我看,还是做的简单一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