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1523章 我们结婚吧

第1523章 我们结婚吧

    飞机缓缓的降落在海@口大英山机场,曹宝明带着一支车队,就等在登机口下面,笑的像是裂开的椰子似的。

    杨锐快步走下舷梯,先是给了曹宝明一个大大的拥抱,才看着他笑道:“吹的真黑啊。”

    “你到了三亚才知道,海风天天刮,坐在办公室里都挡不住。”曹宝明说着又道:“挡住了也不行,挡住了得热死人了。涂什么都不行,越吹越黑。”

    “说话还带点本地腔了。”杨锐评价了一句,又使劲的拍拍曹宝明的肩膀。

    同学数年,重新见面,感觉还是相当好的。

    曹宝明更是激动的不行,听着杨锐的普通话,感慨道:“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咱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这么多了,怪不得我妈前阵子打电话的时候,说听不懂我说话了……”

    站在一群同僚,特别是年长职高的同僚面前,与“投资商”如此顺畅的聊出“我妈”,也就是曹宝明没跑了。

    杨锐倒是习惯的很,问:“从毕业就没回过家?”

    “回什么家啊,太远了,交通忒难了。”曹宝明自然而然的来了一句京味儿,然后掰起手指头,道:“你看,我从三@亚到海口,就得走一天,然后等船过海,到了大陆,再要转车去广@州,再从广@州去平江,火车票还不好买,然后再回家,中间还得倒一次车,路上五天都悬……”

    “飞机不好坐?”杨锐指指身后的班机。

    “太贵,坐不起,我妈说,有这个钱不如攒着娶媳妇。”曹宝明摸着脑袋笑两声。他的职务倒是不低了,但国内的工资是带着工龄算的,年轻人的薪水,也就是吃饭钱,想攒钱或者养家都得省着花。

    同来的省市领导听着曹宝明叙旧,满脸的无奈。

    虽然都知道他没说假话,但是,杨锐毕竟是来投资的,你一个劲的说艰苦条件,真的合适吗?

    市长此时觉得叙旧有几句了,连忙插话,道:“其实安排好时间,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如果是单位出行,统一买好火车票,或者就用长途车送人,到了湛@江再上轮渡,也还方便。”

    杨锐笑着点头说是。

    对官员们,他的态度也就很官方化了。

    曹宝明也回过味来,却是没什么不好意思,径自介绍起了同行人。

    他的憨直是天生的,掩饰也是想掩饰的,但你掩饰不住啊。

    好在憨直对官员来说,并不算一个太坏的属性,尤其是有一个本科学历傍身的情况下,曹宝明的副市长排名反而是直线上升——之所以是副市长而不是副县长,是因为曹宝明分配工作的时候,海@南还是广@东下辖的一个市,等他做了一段时间的副县长以后,市升了省,县也就升了市。

    一并提高的自然还有级别。

    大学毕业分配,直接成为副处级干部,原本已经很过分了,但这是有国家政策支持的,属于边远地区给高校的额外待遇。以80年代的学生思路来说,就是这样还没人愿意来呢。

    但是,县升市却是一个巨大的跨越了。

    曹宝明等于是一跃成为了高级干部。

    憨厚的高级干部,显然是比憨厚的中层干部更值钱。

    特别是与杨锐谈出了投资以后,曹宝明更是一路上升到了排名第四的副市长,分管土地建设园林交通和卫生,可谓是大权在握。

    毕业三年有此成果——实在是不能用成就来形容——曹宝明的机遇,哪怕是在80年代的大学生中,也是相当难得的。当然,并不是绝无仅有的,更不是最好的,毕竟,这个年代是直升机群对火箭军的年代。

    陪着杨锐来的史贵倒是嘴角露笑。

    从西堡镇的小饭店到京城的出版大亨,史贵也在商圈里浸淫了快10年了。不算民国时期做生意,现在还活着的老头子们,史贵算是中国最谙熟生意的一批人了,他也因此相当熟悉官场里的小信号。

    集交通土地建设园林大权于一身的非常务副市长,他听也是听过的,至少是有差不多的,但是,将文教卫中的卫生专门扯出来给一个交通土地建设园林的非常务副市长,就比较稀罕了。

    在史贵看来,这分明是在向杨锐示好的意思。

    毕竟,与生物最接近的就是卫生系统了。

    一圈介绍花费了小半个小时的时间,众人才分别上车,浩浩荡荡的开往市区……众人要先吃一顿饭,等到明天一早,才好再继续接下来的行程。

    市长跟着曹宝明,也上了杨锐、景语兰和史贵的车。他们提前准备的小巴车,就是预备着这种情况呢。

    “杨教授,我给您介绍一下我们三@亚和亚龙湾的情况。”市长的态度是非常之好。

    尽管88年就建省了,但直到91年,海@南的投资开发都流于表面,虽然有号称十万人才下海@南的说法,可是,姑且不论人才的定义,就是十万人,对于一个省,乃至于一个市来说,都太少了。

    就是到了91年,当地投资爆炸的,也是房地产,而且不是建楼再卖的房地产,而是炒地皮和批文的房地产,所谓炒楼花。

    相较各种办事处而言,科学名人杨锐,明显更符合政府的招商预期。

    杨锐也就姑且听之,有一句没一句的姑且听着。

    倒是景语兰,对于热带风貌的中国之南,充满了好奇。

    她以前出国,去的也是苏联等国,此时感受着窗外的南国风情,别有一番滋味。

    市长与杨锐聊天也聊的越来越有滋味了,不像是此前常见的投资商或部门,杨锐手里有两样东西,是他非常喜欢的。

    其一是中央的名义,对于官员来说,履行上峰的意志,本身就会得到极度的满足感;其二,则是杨锐带来的外汇现金了。

    自建省以来,到海@南的各级政府和单位是很不少的,他们名义上是支持新建省的,实际操作却没有那么大方了。如今只有乍富的单位,没有不穷的地方,大家都是喝酒的时候兄弟,掏钱的时候狗熊。

    能拿出现金来的有,但不多;能拿出外汇来的也有,但也不多。能拿出外汇现金的就凤毛麟角了。

    眼瞅着杨锐态度真诚,市长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这股情绪在第二天,达到了高峰。

    伴随着满街的“欢迎诺贝尔奖学者杨锐教授莅临我市”的标语,市长同志的自信渐渐蓄满。

    带着杨锐,踩在亚龙湾的沙滩上,市长豪迈的道:“杨教授,我琢磨着,人家说的也对,亚龙湾总共就七八公里的样子,给你一半,确实是有些扣扣索索,显的我们海@南人太小气,我看就这么着,我们把亚龙湾地方的产权捋顺一下,全部都划给你……”

    豪迈的声音里带着酒气,正是买定离手的最好时间。

    “周市长太客气了。”杨锐听到“扣扣索索”一词,不由的心里一笑。

    他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决定吃相要好看,手不能伸太长,地产不能囤太多。

    于是,杨锐忍痛道:“八公里太多了,而且,让我一个人开发,我也开发不出来,没有必要,太浪费了一些。”

    “哎呀,就多四公里的长度嘛,你要就拿走,不要客气。”周市长的豪气更甚。

    杨锐还是婉拒,心想,这哪里是四公里啊,横着四公里,纵向再来几公里,顷刻间就突破20平方公里了。

    “确实太多了,而且,我就是准备搞一个度假村,也要不了那么多。原本计划向内延伸个四五公里,下来已经要几万亩地了。”杨锐笑着解释。

    一平方公里是1500亩地,20平方公里就是3万亩。若是全部划拉下来,那就是6万亩往上了。

    6万亩是什么概念呢。普通的二本大学,如果校区面积有个3000亩,那就算得上是一所“大”学校了。后来各种开辟新校区的热潮中,一般的学校能拿到的土地面积,也就在2000亩到5000亩之间。

    换言之,3000亩地是足可容纳上万名学生生活学习和工作的。

    换成住宅小区的话就更不用说了。1平方公里等于是100万平方米,20平方公里就是2000万平方米,造成拥挤的高层住宅,如容积率为3的话,那就是6000平方米。若是造成容积率0.3的别墅的话,20平方公里也能建600万平方米的别墅。

    当然,度假村嘛,还是可以再讲究一点的。

    考虑到自己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身份,考虑到自己知名学者的身份,考虑到亚龙湾未来的热闹……哪怕是为了让不能出国的公务员们有个玩耍的地方,杨锐也不能把亚龙湾全占了啊。

    他不地道了。

    杨锐于是再次谦虚道:“四公里就可以了,再多了,我们的负担也就大了。”

    周市长只当杨锐是钱不够,也就不多献殷勤了。

    自建省以后,海@口和三@亚的地价是涨的最快的,到90年前后,已经要几十万一亩了,合每平米的地价750元,并不能说是低廉了。

    杨锐要三万亩地的话,少算都得以十亿计,虽然银行给杨锐是敞开了放款的,但上面还给杨锐的外汇就是1000多万美元,剩下的本币,就没那么令人稀罕了。

    周市长望着漂亮的透明海水,总觉得意犹未尽,仔细想想,道:“这样吧,再弄一个岛给你们,你可以自己建个房什么的,平时来度度假……”

    他说着就笑了出来。

    杨锐倒是眼睛一亮,立即同意下来。

    晚上,回到房间,杨锐在曹宝明送自己的地图上画了几个圈,再找景语兰,问:“我觉得弄个小岛蛮有意思的,你喜欢哪个?”

    景语兰洗了澡仍然觉得热,没有太大兴趣的道:“感觉海@南来旅游一下挺好的,但是太热了,尤其是三@亚,你同学这两年可是辛苦了。”

    “两年换一个高级干部,他可是辛苦了。”杨锐呵呵的笑两声,眼神在景语兰的身上巡游片刻,却是坐着没动,口中道:“小岛的好处是可以短暂的离群索居,你想想看,等咱们结婚以后,偶尔想清静一点,过个二人世界什么的,到岛上不是正好?”

    景语兰盯着杨锐没说话。

    杨锐也抬头望着景语兰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问:“咱们结婚吧。”

    非常东方式的求婚方式,私密又水到渠成。

    景语兰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亦是察觉出来,杨锐刚才根本不是什么说漏了嘴,她不由羞的满脸通红,望着杨锐看了几秒钟,却轻声道:“看你表现。”

    这一次,就轮到杨锐招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