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1516章 审核委员会

第1516章 审核委员会

    “gmp的审核,是由化药振兴办公室来负责了吗?”杨锐有些明白过来。

    胡池嘿嘿的笑两声:“是交给我了,破而后立,你放心去做,只要按照规定来,乔公都会挺你。”

    乔公都拉出来了,给杨锐的感觉,首先是……这位的压力好大。

    “按照我之前做的审核标准,会有很多企业通不过的,这个你知道吧。”杨锐问胡池。

    胡池沉重的点头。

    “不是几家几十家,可能是几百上千家的。”杨锐道:“另外,硬性的审核标准,肯定会淘汰掉大量的设备,这又对国内的装备产业提出新要求了,等于是一次硬性的产能升级。”

    “产能升级……我同意,这是好事。”胡池的视野还是不一样的。别看10年以后,中国到处都在喊产能升级,但在90年代,这个词可是不受欢迎的。

    这是有数亿人尚未达成温饱目标的时代,过去几千年,中国人都不曾感受过温饱,这使得物资充裕的目标,变的宏大而令人容易理解。相反,淘汰、升级之类的概念,就很容易与浪费联系起来。

    90年代的中国人,更兴奋的观点是物尽其用。比如10kw的电机,如果不允许大型企业使用,大家能够理解,转给小型国企使用就好了嘛,此前搞支援大西北,搞三线工程,都是如此。拉一些落后的机器,再买一些新的机器,装配起来也用的很好了,做出来的产品,就算差一些,照样是能满足大量人的使用的。所谓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是从0到1的巨大改变。

    但是,gmp标准可不是这样的淘汰模式。

    至少在国内部分,不是这样的淘汰模式。

    因为gmp是全国范围的合规标准,且是最低标准——虽然实际上,这个标准高的令上千家企业绝望,但现实目的,就是为了淘汰掉这上千家的企业。

    所以,从gmp标准中淘汰出来的机械装备,除了少数通用装备,是没有地方去用的。

    以国内目前的贸易水平和装备水平,也没有什么非洲大爷收你的破烂,堆在仓库里生锈就是淘汰装备最好的结局了。

    你说什么?卖废铁?不行,国内的高炉数量不够,炼钢水平差,收不了那么多的废铁。

    在这种背景下,搞gmp标准,玩产生升级和工厂淘汰,是要冒相当风险的。

    尤其是政治风险,很是不小。

    不过,这些东西对杨锐的杀伤力很小。

    技术员就是这样,任你外面天翻地覆,只要科学不变,就总有一片立足之地。

    越是高端的技术员,越是如此,就像是一艘船在水上,技术壁垒形成了吨位,能够对抗政治风浪。

    普通技术工是裸泳级,碾压澡盆级的风浪,普通工程师如游泳圈级,碾压泳池级风浪;普通专家如快艇级,碾压湖泊级风浪;专业学者如驱逐舰级,碾压海洋级风浪,高端学者根据侧重点不同,有的是巡洋舰级,有的是战列舰级,有的是航母级,只要自己不作死往飓风里钻,照样碾压大洋级风浪。

    杨锐基本已经到了核潜艇级,他的敌人唯有核潜艇,以及毁灭级的风浪。

    类比德国人冯布劳恩,他在德国做出了v2火箭,战后却在美国主持完成了土星5号火箭,从而将第一艘载人飞船送上了月球。

    相比二战的风浪来说,一次gmp标准的制订和执行算得了什么。

    “你是要我在前面顶雷啊。”杨锐撇撇嘴,道:“gmp审核委员会遇到的麻烦,怕是比我做人体基因组计划还多。”

    “对你来说,gmp审核委员会遇到的麻烦,都不算是麻烦。”胡池站起身,帮杨锐倒茶,道:“你只要按照规定来执行,谁能说得了一二三四。”

    规定还是杨锐来决定修改的,这个确实是权力集于一身。

    杨锐不禁沉吟起来。

    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对他来说也不新鲜了。

    学者做到顶峰就是这样,合规的人太少了,想找个能监督到自己的人都为难。

    就像是杨锐制定gmp标准,国内谁人可置喙?

    别说国内了,就是国际范围内,fda的gmp标准,都被杨锐影响了。他们下一波再做标准修改的时候,参与的专家都得将杨锐的论文读一遍才能下笔。

    而对杨锐来说,他做的gmp标准,哪怕是再不合理的条款,只要有一个勉强解释的通的点,就得被大众承认,就像是读书的时候,大家看鲁迅的语言怪,老师说的话那样——别问为什么,背下来!

    与学者制定标准的能力相比,企业标准就太过于妥协了,威慑力远远不足。

    由杨锐来做gmp审核委员会的负责人,固然会遇到政治风浪,但是,风浪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像是胡池本人,一切风浪都可能留有痕迹。

    这大约做技术的,与做政治的最大区别了。

    想到此处,杨锐微微抬头,却道:“你要是真的推我出来,做这个gmp审核委员会的负责人,一旦就任了,我就会按自己的想法做事了。”

    “当然,你是全权负责,我只给你扫尾就行了。”胡池很有觉悟的样子。

    “就算有2000家药企被关停并转,你也无所谓是吗?”

    胡池的眼皮子跳了跳,小声道:“真会有这么多?”

    “2000家算是少了。”杨锐淡淡的道:“就国内目前的情况,凡是有县级以下的药企,基本都很难活下来。市一级的药企,也很难说。”

    以1990年的标准来说,县级药企,真的就是小作坊。

    最简单的维生素c,他们从原料厂买来维c成品,和淀粉的时候,都有可能是用脚的。至于技术水平,更是谈不上,要是用一个比喻的话,全国的县级药厂的合规率,比国产清官的比例都低。

    胡池以前都是坐机关的,偶尔陪着乔公下去视察,看到的企业都是顶尖水平的,哪里见过下面小厂的模样。

    但是,他对杨锐的信任是极强的,既然杨锐说要关闭这么多的工厂,胡池也就顺着这个思路来考量了。

    “如果是确实不符合规范的小厂,关了也就关了。”胡池缓缓的做出了决定。

    “工厂关闭容易,工人的工作就是麻烦了。”杨锐说出的正是最大的困难。

    如果不是有安置工人的麻烦,各级政府才不在乎工厂是否关闭呢。

    胡池的思路却也很官员,淡定的笑道:“我们只给他们整改意见,他们能通过规范就开工,通不过就停工。至于工人不干活了怎么办,我们不管。”

    国内许多行业的改革,到了后面,都是给工人开空饷养起来的。

    杨锐不管这些,见胡池是有确定的思路的,就道:“那gmp审核委员会的工作,我就做起来了。人体基因组计划的参与,就交给你了。”

    胡池立即答应下来,转头就拨了电话出去。

    电话拨往远方,远方的电话拨往远方,远方的电话拨往远方……

    杨锐!

    杨锐……

    杨……锐

    那声音仿若呢喃,来自深渊,带着毁灭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