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1513章 居间

正文 第1513章 居间

    “总共是1亿美元。 ”小陈终于是数清楚了阿拉伯数字,轻轻的念了出来,看向杨锐。

    尽管数字后面的小括号里,就有大写的中文字,他还是愿意数清楚阿拉伯数字。

    房间里的银行干部们,都有些呼吸急促。

    他们不是没见过钱的主儿。

    但是,1亿美元的款子还真的是不多见的。

    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很快,外贸等收入攀升很快的行业,也会有上亿美元的收入。外资企业入华多年,也是动辄汇入汇出几十个百万。

    但那都是整个行业的收入。

    放眼全国,国内一年的外汇收入才是多少?银行的干部们对每个月的数字都耳熟能详,前几个月,国库的月平均收入才是10亿美元稍过。

    等于说,华锐这笔钱相当于国库当月收入的十分之一。

    而对银行来说,这个概念就更可怕了,可以说,他们长出来的头寸,能填平三五个银行的亏空。

    更别提,杨锐说的还是首期款子。

    “制药业还真是赚钱啊。”任行长大约是为了活跃气氛,于是感慨了一句。

    杨锐笑笑:“开销也高呢。之前借款出来的1.8亿美元,怕是不能立即偿还。”

    购买西地那非的贷款,是从四大行借出来的,而且是没有抵押物的长期借款,自然没有立即归还的道理。

    传统的中国人,倒是经常有不欠钱以求心安的概念。不过,人心总归是不能依靠这种方法来安稳的。不发展只求心安,终究会陷入新的不安中去。

    绿石角公司送来的首笔利润,更是一把锋利的长剑,能为杨锐劈开无数的道路,归还贷款是最傻的一种。

    任行长只能遗憾的笑笑,道:“借款出来的钱,只要付了利息就该您用了……那么,咱们现在就给存起来?”

    杨锐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小陈,问:“怎么存合适?”

    “啊……”小陈像是被问懵了,抬头看看四周,像是只被狗环绕的兔子。

    杨锐却不着急,就安心的等待着。

    良久,小陈问:“这一亿美元,都是要存入账户吗?”

    “是。”杨锐回答:“暂时没有大的开销计划,因为后期还会有利润放进来,所以,只要有一定的现金准备就可以。”

    想了一下,杨锐又道:“我想给人体基因组计划做些前期准备,预计还是要花些钱的,尤其是订购设备,都得用外汇。”

    自行填充实验室是做人体基因组计划少不了的部分。

    如果不做填充而直接申请国家资金的话,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因为是用自己的钱给公立实验室,花销就不宜过多,前期几百万美元,后期上千万美元就足够了,剩下的开销,基本都可以从公共基金中走。

    事实上,若是关系够硬,脸皮够厚,飞到欧美演讲个十次二十次或者七八十次的,说不定也能弄来几百万,给杨锐的实验室做基因组计划前的铺垫。

    然而,杨锐最不愿意做的就是这种事,大部分学者最厌烦的也都是这种耗时耗力耗脸皮的事儿,只不过,大部分学者手里的钱不够,不能花钱买舒服。

    杨锐却可以。

    他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想做什么实验做什么实验,想自己填钱就自己填钱吗?

    人体基因组计划在前期是不受大众理解的,要求国家基金也是很困难的,去欧美找基金更不容易,给别的学者就只能放弃了,给杨锐就不同了。

    必要的时候,他所有现金,包括西地那非赚到的每一分钱都可以填进去,只留下一些破房子过活就行了。

    小陈也不问杨锐具体的事项,仔细想了想,道:“您预计什么时候要用,大概要用多少?”

    “一两个月吧,少则几百万美元,多则两三千万。”杨锐说的宽裕了一些。

    小陈却是听出来了,苦笑道:“您的跨度也太大了。”

    “太大吗?和1亿美元比,都在范围内吧。”

    “但对银行来说,就截然不同了。”小陈说话的时候没抬头,也就看不到色变的银行官员们的模样了。

    其实,他是知道领导们的脸色不会好。

    这么多的钱,除非是站在银行的立场上说话,否则,任何一点损失,都会让领导们肉痛不已的。

    从银行的角度来说,最好是杨锐将1亿美元存个定期,次一点是存个活期,若是能用活期的利息存个定期当然更高。

    而他们对小陈的期待,大约也就是希望他像是一名普通的银行柜员似的,劝说客户即可。

    可惜,小陈并不愿意这样做。

    他在银行系统里很长时间了,对于银行系统的秉性,他也渐渐的摸透了。

    银行就是一个脆弱的短视的嫌贫爱富的机构。

    这是它的系统构造所决定的,不是里面的工作人员热爱世界就能改变的。

    金融系统的利润是来源于资金不平衡的。

    为了追逐利润,金融系统必然越来越脆弱,而为了保护它的脆弱,就必然短视。

    资本主义的银行只想将钱借给有钱人,社会主义银行也不想把钱借给穷人农村信用社是一次勇敢的尝试,其结果是烂账遍地,无数的社员损失了自己的股本,每人一块或两块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对于银行职员来说,他们也总是免不了对自己身边的一切做个估价。

    例如工作,是不是能折算成现金呢?

    实际上是可以的。小陈毕业的时候,家里若是能存一大笔款子在银行,说不定就能跨过基层的阻碍,进入分行了。

    就是总行,也不是在杨锐的一亿美元面前,卑躬屈膝了吗?

    这一瞬间,小陈突然理解了很多很多……

    就像是银行这个系统,不会被爱改变一样。

    当他成为杨锐的居中人的时候,他也不会被领导深沉的爱所改变。

    不论是理智,还是阳光少年的承诺,他必然都是要站在杨锐一边的,只有站在这一边,才是最正确,最理智,最有利,最有价值,最符合承诺的选择。

    “我是计划购买一些实验设备,还有耗材,因为还没有决定,所以价格上是很难确定,时间也是这样……”杨锐给小陈说明,并不避讳其他银行干部。

    小陈的大脑越发清明,道:“我不太懂实验设备,但是,这种东西,厂家应该是不要求一次性付款的吧。”

    “当然,只要给了定金就行。”杨锐点头。

    “那样的话,短期内的开销就只有定金了,是吗?之后的花费可以用新的收入冲抵?”

    “理论上是这样。”杨锐耸耸肩,道:“耗材也得几十万美元的样子,但也差不多,不用全付款。”

    他有些明白小陈的操作了,非常配合。

    “这样的话,有100万美元的头寸就绰绰有余了,毕竟还有后面的收入,对吗?”小陈向杨锐确认。

    杨锐点点头。

    “本币呢?300万够吗?”

    “应该够了。”实验室的人民币经费是充足的,更不要说,华锐在国内的收入也是节节攀升。

    事实上,就是杨锐当年建在五棵松的体育场,如今的收益都要以百万计了。

    “这样的话,等于华锐会长期闲置这1亿美元?还有后续的收入。预期是多少?”小陈在本子上写字。

    杨锐笑笑,道:“如果西地那非能成为重磅炸弹的话,税后也要七八亿美元了。当然,这个钱要留一部分在国外维持运作。”

    如果真的成为重磅炸弹的话,可不会是稳稳的十亿美元收入,那只是起步价,伟哥可是有史以来数得上的大炸弹。

    再说了,10亿说的是每年的收入,连续几年持续下来,支出越来越少,收入越来越高更是药品前期销售的常态……

    小陈被惊骇的笔都拿不稳了,顿了两下,才重新道:“华锐要扩建吗?之后的开销呢?”

    “扩建已经在进行了,华锐还有其他方面的收益,总需求不太高。不过……”杨锐思忖片刻,道:“要说之后可能是要开发新药的,若是此计划施行的话,增加厂房,开销奖金,建立国内的销售体系等等,也得花不少钱……”

    河东大学临床实验中心建成以后,对于华锐开发新药来说,是非常利好的。

    杨锐就算不再自己做新药了,也可以指导进行,并不妨碍。

    华锐实验室的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

    小陈听到此处,自觉方案没有问题了,终于说出来,道:“这些钱,全部请银行以低息贷款的形式提供如何?”

    任行长的眼珠子都险些要瞪出来了,你一个基层银行干部,要不要这么轻描淡写的决定这种大事?

    小陈却没给领导们拒绝的机会,道:“先以这1亿美元为底数的话,我想20亿元本币的头寸是很合理的,利息在5%以下可能比较有诚意。”

    “不行不行。”任厂长忍不住了,道:“现在的普通存款利息都要14了,怎么能借5%的贷款出来。”

    90年代是中国通货膨胀极严重的年份。

    1990年的五年期存款利率是13.68%,就是半年期的定期都有7.74%的利息。

    相比之下,30年后的五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只有5%,就是不保本的理财产品,预期利率都少有达到7%的。企业经营性贷款的利率通常在8%到12%之间,小贷和银行分期的利率到了18%已令人高呼危险,公积金贷款的利率在则只有4%左右,低的只有3%的样子。

    而在1990年,正常的银行贷款利率就是19.26%,与小陈提出的5%的利息,相差15个百分点,20亿一年就差3亿元。

    杨锐之前借出的1.8亿美元,令多个银行颇为不安,也是这样的原因。

    钱贬值的太快了,银行操作起来也很为难。

    如今的活期利息最高都要11.34%,可谓是系统性钱荒了。

    小陈却知道银行对外汇的渴望,1亿美元丢给中行,他们用来做准备金的话,不知道能拿到多少亿的本币,由此带来的好处何止是利息。

    他先是看向杨锐,道:“您看这样如何,美元存在银行,银行放出长期性的低息贷款,用来经营和扩张。”

    这其实是现代企业常用的方式,包括世界最大的通用都是如此。

    杨锐已经很满意了,立即道:“就由你来决定好了。贷款多一些也好,能多做一点事。恩,后续的利润也这么搞吗?”

    小陈笑两声,再看向领导们,道:“我觉得后续利润也这么搞比较好,要不然,就之后再谈。”

    任行长立即就屈服了。

    他甚至来不及抱怨小陈的“吃力扒外”,就上前,道:“杨教授,那咱们就说定了,以后,咱们就是绑在一根棍子上的蚂蚱了,你们的西地那非可要好好卖啊。”

    西地那非卖的好,他也是知道的,只是全球销售如何,还需要小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