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能回档不死 > 第174章 上铺有人?

第174章 上铺有人?

    杨阳走后,颜骏泽把带来的鞋子摆放整齐,全部放在属于自己的一格衣橱和鞋柜里。

    天盟科大的宿舍楼装修简单易用,在颜骏泽看来,比自己上一世曾读过的大学宿舍要好了很多,差不多算是公寓水平。

    收拾好后,他提着新领来的保温瓶,准备去水房装热水,刚走出走廊就见杨阳忽然返了回来。

    “学长,是有东西忘我寝室了吗?”颜骏泽问。

    “不是,有件事忘了告诉你。”杨阳刚刚爬上四楼楼梯,有些气喘,“在我的照顾下,你也算我们灵异会的准会员了,虽然最后一关还没过,但我也要提醒你一下。”

    “嗯,提醒什么?”颜骏泽好奇。

    “学院的4号实验楼,今后你如果有机会过去要注意点。”杨阳有些神秘兮兮的样子。

    “怎么?是闹灵异吗?”颜骏泽问。

    “也说不上。”杨阳摇头,“如果你碰上那幢楼里,有哪扇实验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要不就赶紧离开,要不就立刻过去把虚掩的门完全关上,或者直接全部打开。”

    “为什么?”颜骏泽更纳闷了。

    “因为如果你不理会那虚掩的门的话,经过一段时间后,虚掩的门缝后面会出现一个人站在那里,窥视你。”杨阳道。

    “卧槽,这还不是灵异?”颜骏泽瞪着他。

    杨阳耸了耸肩:“那人只是站在虚掩的门缝后窥视,没有其他任何动作,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也没人敢去推开虚掩的门,看看到底是谁,都是匆匆忙忙跑开了。”

    顿了顿,又道:“我们灵异会现在也在研究那东西。等你进入灵异会后,一切灵异现象都要从科学的角度去看待和研究。所以对不明的存疑现象,不能单纯的只用灵异这种说法来一概而论。这些东西,以后你就知道了。”

    “好吧,副会长英明。”颜骏泽挤出笑容。

    杨阳讲了这件事后,离开去接其他同学,颜骏泽则是跑水房清洗了一下温水瓶的内胆,然后装了满满一壶开水。

    回到411宿舍时,已经又来了两个室友,一个室友身材健硕,一米八的个子,感觉应该喜欢打篮球,不过看那长相似乎很单纯,很耿直。

    另一个是个胖子,长得白白净净的,看模样刚刚进寝室,还没来得及叠好床铺,他选的床铺是颜骏泽的下铺,对面桌子上此刻已经整整齐齐堆好了大量薯片、饼干、坚果、可乐等零食。

    这家伙的食量和他的体型成正比。

    三个人做了自我介绍,那大个子名叫赵正,名符其实,看上去就很正直。胖子叫何毕寿,颜骏泽怀疑他父母是根据这家伙的体型取的名,可能原本是要他长命百岁,但现在却成了他这副身体的座右铭。

    这寝室按四个人设置,不一会儿最后一个舍友到来。

    这人看上去很瘦弱,头发茂密,与杨阳有得一拼,而且好像还烫过,穿着略有些紧身的衣服,拖着行李箱走进寝室时,看得出来有些花枝招展的感觉。

    其他三人一愣,就见这家伙放下行李箱,右手做了个拈花指的动作,问道:“请问最后一张床在哪儿?”

    嗓音细腻,有些尖锐,拈花指的动作更是平添几分妖娆。

    “在那儿!”颜骏泽和何毕寿二人同时指向赵正的上铺。

    而赵正则是一脸懵逼的盯着眼前的新室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一时之间又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

    “谢谢,我叫谢华,小名华华。”把行李箱推了过去,谢华对三人道:“不过……我喜欢别人叫我‘花花’。”

    三个人面面相觑,场面尴尬中透出一股清新的妖娆。

    这么一看,这寝室中,颜骏泽感觉自己是最正常的一个了。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正常吗?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短短一天之内,刚来学院报到的新生们也只是认识了主要的几幢建筑物,比如宿舍、食堂、水房和澡房,以及教学楼、图书馆等大概方位。

    ……

    作为天盟科大的老生,住在511室的韩召很早就到了校,因为他和杨阳那些老生一样,是这一次迎接新生的引导员。

    其他室友至少还有五六天才会到校。

    经过一天的忙碌,韩召算了一下,自己总共引导40多名同学,每一个都安顿到宿舍后才返回,算是很敬业了。

    晚饭的时候他去食堂打了一些饭菜回来,因为感觉太累,饭只吃了一半,爬到下铺盖上被子准备先休息一下。

    这一休息,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一直睡到午夜,说不清楚是几点,反正韩召醒来时,发现寝室的灯已经被统一关闭,窗户外亮着校园广场的路灯。

    灯光照射进来,树影婆娑,有些朦胧。

    年轻人瞌睡本来就大,即使睡早了,但韩召同样可以一觉睡到天明,至少要睡到六点以后才会自然醒。

    但现在他却醒过来了,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一阵轻微的晃动给惊醒。

    是的,他睡着的下铺在轻微晃动,通常情况下,这是上铺的人在翻身时才会造成。

    但问题是整个寝室只有他一个人在,其他人都没回校。

    韩召原本还没散去的睡意,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瞬间清醒。

    他睁大着眼睛,猜想是不是自己迷迷糊糊在做梦,从而产生的错觉,否则不可能上铺睡了人。

    睡在他上铺的兄弟叫郭进涛,家住天义区那边,所以即使他要回来,也可能是最晚一个到校的。

    “会不会是涛子这家伙在昨晚我睡着的时候回来了?”韩召猜测。

    但自己不可能睡得那么死啊,而且这家伙回来后不可能不叫醒自己。

    那睡在上铺的人是谁?

    韩召此刻心里突然有些发毛了,他睁大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床铺,借着窗外投进来的灯光,发现上下铺都是空着的,没人。

    就在此时,床铺又轻微的晃动了一下,好像又有人在上铺翻身。

    “怎么会有人?!”

    韩召蜷缩在床上,头皮发麻,全身冰冷。

    他不敢往上铺的方向看,害怕自己正好看上去的时候,有一个脑袋会忽然从上铺低下头来,盯着自己。

    不过韩召想错了,头没来,却有一只光着的脚,在下一刻从上铺搭下来,踩到了梯子,似乎准备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