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召唤之绝世帝王 > 第二百零六章 徒广焱

第二百零六章 徒广焱

    “《梦神女》?”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究竟是和等文采,竟让两位丞相如此失态?

    “这上面到底写的什么啊?”下面有人好奇不已,忍不住开口问道。

    靳安深深地吸了一口,念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靳安的声音一出口,在场之人顿时面色一惊,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身形窈窕,长发垂腰……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天下真有如此美丽之人吗?”哪怕是夏皇也是面色呆滞,露出无限神往的色彩。

    转眄,光润玉颜。

    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

    整个太曦殿再次陷入寂静之中,所有人皆是面色无限的神往之色。

    洛尘看着一众惊愕的表情心中暗暗撇嘴《洛神赋》一出谁与争锋!

    虽然只是删减版,但是,其中的精华语句皆在其中,前世曹植这一篇洛神赋,成为穿越者大军装逼必背三十六首之一!

    洛尘此番若是照抄照搬,明显有些不合适!

    索性,将《洛神赋》改为《梦神女》,虽然意境上要差许多,但是,凭着洛尘这两把刷子,能想出这个有内涵的名字已经不错了。

    “两位丞相,敢问我们这场比试是比书法,还是比文采?”汴河看到炳郭脸色阴沉,连忙上前质问一声。

    炳郭顿时眼前一亮,说道:“汴河所言有理,即使这篇《梦神女》真是胤王所作,但若是字体不堪入目,又怎能算是胜利?”

    苏洵顿时玩味的一笑,看向靳安,“靳相,您看?”

    靳安脸色一红,甚至有些无地自容,心中更是怒意丛生:“哼!你们自己看看!”

    说着,直接将手中的宣纸甩给炳郭:“梁王殿下,您好好看看,看看我东莱到底是胜是败!”

    炳郭面色一怔,接过来一看,顿时面色十分精彩,脸色变幻莫测,过了一会,强声道:“我觉得,此场,是我们东莱胜了!”

    靳安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怒斥:“没想到我东莱堂堂亲王,竟是如此输不起之人!”

    “靳相莫急,且听梁王殿下说完,今日必定要他心服口服!”洛尘笑吟吟的走上前来,淡淡的说道。

    “哼!”

    靳安冷哼一声,默不作声,若不是此事关系重大,他早就拂袖而去了,简直羞于其为伍!

    炳郭看着靳安,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不过,很快便隐了下去!

    徒广焱缓步走上前来,当他看到洛尘的作品时,顿时目光一凝,如同发现新大陆了一般。

    “此字苍劲有力,却锋芒毕露,其势游云惊龙,却蕴含狂放之意,多了一丝随意潇洒,真是妙极!”

    “敢问胤王殿下,这种字体?”徒广焱突然想起靳安的问题,这字体是胤王自己所创?

    洛尘淡淡一笑,看向徒广焱,第一印象还算不错,嘴角挂着一丝友好的善意,让人如沐春风!

    只不过,为何那日城门处却没有见到此人的身影?

    “这种字体名为逍遥体,是我练剑时有感而发,所以,即兴发挥,没想到竟有如此效果!”

    洛尘淡淡一笑,却是徒广焱心中一惊,惊呼道:“竟然是洛兄自创?”

    徒广焱不动声色的改了称呼,而且,没有一丝违和感,似乎以他的身份,配上洛尘绰绰有余。

    炳郭看到徒广焱与洛尘谈笑风生,心中更是多了一丝戾气,但是,想到此人的身份,却又不敢多言。

    “徒兄,你没发现,此文虽妙,却有瑕疵吗?”炳郭挤出一丝微笑,淡淡说道。

    徒广焱顿时面色微讶,随口问道:“还请殿下解惑!”

    “就这部作品来说,他的文风婉约,描写美人之姿,但是,他的字却充满了豪放之意,锋芒毕露,这样一来,就使这部作品的l品阶掉了几层!”

    炳郭轻笑一声,反问道:“这难道不是此书的败笔吗?”

    “那殿下的意思是?”徒广焱不由感到好笑:“难道还是在下胜了不成?”

    大夏一众官员的脸上也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之色,甚至有的人直接冷笑出声。

    “先前梁王殿下不也是说了,这场乃是书法比赛,与文采无关!”苏洵眯着眼说道。

    炳郭脸色一红,摇了摇头:“非也!徒兄的字也不算差,比起胤王不过稍逊一筹,如此一来,两人算是打个平手,所以,这一场只能平场,无胜负之分,二位以为如何?”

    靳安冷笑一声,不在说话,苏洵呵呵一笑,正准备开口,洛尘却抢先一步:“好,就算平局!”

    “但是,却要分个胜负,对吧?”

    洛尘戏谑的看着炳郭:“那就再比一次如何?”

    炳郭顿时怔了一下,面色一沉,但是在洛尘咄咄逼人的目光之下,咬了咬牙点头:“好!”

    徒广焱笑吟吟静观其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那就麻烦徒兄了。”炳郭对着徒广焱微微拱手。

    徒广焱淡淡一笑,看向洛尘:“能与书法大家切磋一二,虽然有些自不量力,但这是徒某的荣幸!”

    ……

    “既然两位都是在两刻钟以内完成的,那比赛时间就缩短在一炷香之内,二位以为如何?”苏洵淡淡一笑,心中的大石头算是落下了。 ww.

    “好?”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两人再次挥笔,二人在书法上的造诣不必多说,洛尘笔走龙蛇,这次倒没有玩什么新鲜的花样,随便选了一首诗。

    一炷香时间一到,两人的作品很快被呈于众人面前。

    “妙极!”

    苏洵看到两人的书法,顿时惊叹一声:“没想到两个作品皆是隶书,不如这场就交由梁王殿下来评判吧!”

    炳郭顿时面色一喜:“那就却之不恭了!”

    上前走了几步,看到两部作品,微微一愣,都没有署名不过很明显,两部作品差距绝对不小,甚至可以说不在一个档次!

    “这……”

    炳郭顿时面色为难,犹豫了许久还是指向那部《画》,洛尘顿时露出一丝微笑。

    “承让了!”

    炳郭面色一怔,看向徒广焱,对方报以苦笑:“是在下输了!”

    靳安顿时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炳郭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挤出一句:“是我们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