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花掉1000000亿 > 第364章 心领神会(为白银盟主凯凯kk啊加更)

第364章 心领神会(为白银盟主凯凯kk啊加更)

    次日清晨,张小剑开着车那辆越野来到了柳眉家小区楼下。

    在柳眉睡意朦胧的白眼下,接走了叶墨竹,柳眉困得不行,嘟囔了一句:“至于这么早吗。”殊不知最近已经习惯和叶墨竹睡在一起的张小剑昨天晚上按叶墨竹所说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极其的没有出息。

    接到叶墨竹之后,两人寻了一家路边小店吃早餐。

    叶墨竹喝了一口粥,看了一眼清晨还朦朦胧胧的阳光,露出了甜甜的一笑,意思是,是不是想我了?

    张小剑剥开了一颗茶叶蛋,放在她的食碟里,看着她眼球向上,意思是这不废话吗。

    叶墨竹用筷子将茶叶蛋一分为二,然后夹了起来,伸到了张小剑嘴边,意思是我也想你...

    张小剑一口吞下,满意的点了点头,意思是这还差不多。

    早餐店里的食客们,当然很难理解两人之间的眉目传情后心领神会的含义,但也能看出这一对小年轻是真的黏糊,纷纷以清粥解腻。

    张小剑和叶墨竹吃完了早餐,来到了车旁分别上了车。

    坐上副驾驶,叶墨竹说道:“噢对了,我答应柳眉姐参与添柴人计划了。”

    越野车在此时传来一阵嗡鸣,张小剑转头看向叶墨竹眨了眨眼睛:“可以啊,想通了?”

    叶墨竹道:“也没什么想不想的通的,以前想当老师是教书育人,觉得有意义,现在想做慈善是因为好像能帮助更多有迫切需求的人们,嗯,也挺好。”

    张小剑露出开心的笑容:“所以,过几天你会和我一起再来宁远?”

    “是啊。”

    张小剑脑袋一转,咳了一声道:“灯火阑珊明年启动,添柴人马上落实,华夏迪士尼也在运作,噢,对了,还有rpg俱乐部,我们可以去和职业选手过过招。”

    叶墨竹听着这话,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小剑道:“既然这么多事需要长呆在宁远,那我们买个房子吧。”

    叶墨竹眼眸宛若秋水,看着张小剑道:“所以这是同居的邀请?”

    张小剑打了打方向盘,调整轮胎方向,轻踩油门,越野车驶向路口,他回道:“早晚都得结婚,什么同不同居的。”

    叶墨竹想了一下:“那你要好好对我噢,昨天柳眉姐和我说,你们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

    张小剑一笑:“她还和你唠这些了?”

    叶墨竹点了点头。

    停在红灯前,张小剑道:“那她是真的拿你当朋友了。”

    “为什么这么说?”

    张小剑道:“因为她只有喜欢你,拿你当朋友,才会用她的经验告诉你这个社会上大多数男人是什么样,是不是还让你多留个心眼了?

    “呃,你怎么知道?”

    张小剑又笑:“她啊,估计刚进社会没少被人伤害过,伤怕了。”

    绿灯亮了,越野车动了,叶墨竹想起了昨天睡后,柳眉紧紧的皱着眉头,紧紧的抱着她的玩偶熊的样子,问了声:“我是不是好幸运啊?”

    张小剑一边看着前方,一边用余光扫了一眼倒车镜里的叶墨竹,笑道:“我也很幸运。”

    “呃,咱俩是不是有点腻。”

    “以后会更腻。”

    两人笑着,一路向北直奔江城。

    ————

    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

    之所以没直接留在宁远,而是要回江城一趟,张小剑是想也把二姨接到宁远,顺便也得和江城的朋友们告个别。

    轻车熟路的先将车开到了也墨竹家的小饭馆门前,两人没有kissgoodbye,张小剑只是想起了一个问题道:“你爸妈能放你去宁远吗?”

    叶墨竹推开车门,回了句:“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关键是他们要是知道你和我一起去。”

    叶墨竹:“……,那要不咱俩一起进去?”

    张小剑立刻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老丈人和老丈母娘这种生物在婚前能少见就少见...因为会特别尴尬,他道:“你先当前锋,不行我再上。”

    叶墨竹一摆手:“二姨在家都给你做好饭了吧,快回去吧。”话毕,她关上了车门,走向了小店。

    张小剑看着她推门而入,驱车回到了墅湖新城。

    推开熟悉的家门,果然如同叶墨竹所料,二姨已经将饭菜做好,怕凉了还罩上了锅盖。

    二姨看到张小剑之后眉开眼笑不行,但并没有热情的拥抱以及亲切的问候,这一代长辈还是羞于表达感情的。

    张小剑不羞于表达感情,以前住出租屋的时候,一个多星期,偶尔两个星期见一面,分开后再见也没觉得有多想。

    搬到别墅天天和二姨在一起吃饭,这一别虽然不久,没到一个星期呢,反而特别想,所以他给了二姨一个熊抱。

    以至于二姨连忙推脱:“不是,都这么大人了,干什么呢这是。”

    “想你了,抱抱你不行?”

    二姨略感羞耻,连忙道:“什么想不想的,赶紧坐下,菜都快凉了。”

    饭菜凉不凉这事儿,好像在二姨看来比儿子说想你了重要一些,但其实她只是在回避这种让她和她们这代人多数都不太不适应的比较直接的情感表达方式。

    张小剑也不强求,坐了下来,吃起了二姨做的两菜一汤。

    二姨则不怎么吃又看着张小剑眉开眼笑,看他大口大口的模样,她还问道:“好不好吃?”

    张小剑一边咀嚼,一边为难道:“怎么说呢,很难评价啊。”

    二姨面露杀气:“那也得评价!”

    张小剑喝了口水:“饭店做的味大多差不多,没人情味,墨竹是做的又好吃又有人情味,至于二姨你做饭啊,家的味。”

    “家的味是啥味?”

    张小剑:“就是再难吃,也已经吃习惯了,有时候不吃还会想,吃了吧还觉得没特别的味的味儿。”

    二姨本听到难吃想揍张小剑,全听下来却觉得...总结的还挺精辟,看着张小剑又开始扒饭夹菜,她心想嘴上这么说难吃,身体还是很诚实嘛。

    然后又问了一个她比较关心的问题:“咳,小剑,这次是墨竹和你一起去的宁远,你们怎么样?”

    张小剑咽下了米饭,当然明白怎么样不是普通的怎么样,于是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眉头一挑。

    二姨看到他这个表情也露出了会心一笑,没挑眉,嘴角微微一翘,母子俩心领神会,二姨又拿起了筷子,给张小剑夹了一块红烧肉:“吃饭,吃饭。”

    张小剑正准备将这块肥瘦相间色泽也还算可以的红烧肉干掉,手机传来了震动加响铃。

    他随手打开一看,是叶墨竹发来的微信。

    ——前锋已阵亡,请问援军何时抵达战场?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