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国战隼 > 第078章 爬升,速度将我推向椅背

第078章 爬升,速度将我推向椅背

    转场起飞之前,李战吃了饭,这会儿是下午三点出头,他撒了个尿之后,没感觉饿,但是还是咬了一块机务给的巧克力。

    下午三点十五分,李战驾驶编号为101的歼-8fr从龙城机场拔地而起直接刺向西边昏暗昏暗的天空。他也没贪恋进近妹子的声音了,跨过进近台,直接和南指联系。

    他开的是战斗机,没有必要走民航那一套程序。而且在空域优先权和航线优先权方面,民航是靠边站的,因此反倒麻烦。

    此时,依然有不少民航班机在云贵两省上空飞行,有好几道航线是要穿过降雨云团和南下冷空气的。民航空管部门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所飞跃空域的气象情况,而部队空管部门也一直在提供协助,帮助清空了相关空域,让民航班机能够使用最短的路线远离复杂气象空域。

    从航迹图看,所有的飞机都在朝外飞,只有代表着李战的“jh101”字数拖着长长的虚线向巨大云团的中心飞去。

    复杂气象条件下飞行从来都是一道高高的门槛,具备该项能力的飞行员,一般都是飞了两千小时的老飞,三四千小时飞行时间的也不算少见。如何评定复杂气象条件下飞行的难度系数?一句话讲到底,是衡量王牌飞行员的标准之一。

    李战的许多实战科目上很生疏,甚至一些科目根本没接触过,但是他的飞行技术,包括复杂气象环境昼夜飞行、跨昼夜飞行以及突发险情的处理,他差不多已经是二师最顶尖的那批人之列了。

    否则他没有资格坐在歼-8fr的座舱里,而且还得到了101这么一个编号。

    尽管如此,从三千米的高度进入南下冷空气团之后,李战也明显地感受到了复杂气象的威力。受西伯利亚冷空气云团的影响,桂省西部已经下起了暴雨。延绵数百公里的范围内,因为西南地区不断有旺盛的水气上升补充,形成了持续不断的强降雨,上游地区测得降水量超过了一百毫升,且在不断攀升,形成特大暴雨只是时间问题。

    因此没有悬念的,李战首先就遇到了能见度急剧下降的问题。一头扎进降雨区后,放眼望去都是云雾。

    李战打开了搜索雷达,同时向南指报告,“南指,我是幺零幺,我这能见度不行了,请求下高度。”

    他不是很担心撞山或者空中碰撞,歼-8fr是基于f型改装过来的,机头里是一颗和早期歼-10一样的火控雷达,性能比早期su-27用的还要先进。别以为是老八爷就小瞧f型,若不是气动布局这个硬伤,估计能像轰-6那样继续改继续用个几十年的。

    南指指挥员停顿了一下,道,“幺零幺,你先上八千,试一试能不能积雨云上飞行,这边要积雨云的航拍照片。”

    “明白,我现在爬升,上八千。”李战没有丝毫犹豫,先把氧气面罩给戴上,然后推油门杆,等转速上来了,果断拉杆爬升。

    脱胎于八爷的歼-8fr的优良加速性能发挥了出来,在平均每秒二百七十多米的爬升率加持下,用了不到半分钟就到了八千米的高空。

    然而,到达八千米之后,李战视线所及之处依然是云团,气流很强,战机颠簸严重,他一边继续爬升一边向南指报告,“南指,我是幺零幺,八千不过,请求继续上高度。”

    “同意,你那个空域没有飞机,准备好报告。”南指指挥员确定该空域净空后,果断同意李战的请求。

    李战继续爬升。

    心里默默唱起了《三万英尺》:爬升,速度将我推向椅背……

    开飞以来他从来没有试过从二三千米的高度一口气爬上到万米高空。事实上对战斗机来说,在万米高空飞行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除非是在广阔的海洋上空飞行。

    随着地方经济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航线和空域被移交给地方民航,为经济发展做出极大贡献。此涨彼消,空军的训练空域也就必须得不断压缩,甚至为了腾出空间,不仅向地方移交了许多机场,一些有重要地位的机场也在往外搬迁。

    像陈飞差点掉入的陷阱一样,地方只看经济发展枉顾国土防空安全,执意要在起飞航线所经过的地方建造高楼。这件事情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决。正如李战所说的,一旦建成,西县场站的战机一离开跑道就得大仰角爬升或者转弯。讽刺的是,倒逼着飞行员们的技术进步……

    当前方恍然开朗,亮堂堂的太阳就在十一点种位置,李战重重地松出一口气,扫了一眼高度仪,海拔高度一万五千米,很明显的感觉到战机的动力衰退得很严重。

    这个高度很安全了,什么民航班机也不会在这个高度飞行。

    他恢复平飞,保持航向270。

    “南指,我是幺零幺,高度一万三,航向二百七,巡航速度,云团在我下面,请雷达识别一下,没有问题我就开始拍照了。”李战呼叫南指,因为戴着氧气面罩,说话有些瓮声瓮气的,但还算很清晰。

    南指指挥员很快回复,“幺零幺,你的位置很好,可以开始航拍,保持航向速度五分钟,随即做盘旋飞行一圈,稍后待续。”

    “明白,保持五分钟,盘旋一圈。”李战打开了高速照相机,开始对下方的庞大云团进行拍摄。

    那些云团里有积雨云有还未形成的积雨云,也有雷暴雨,更有不断上升的气流夹带着丰富的水汽,可谓牛鬼蛇神齐聚。他要不是在外围就果断爬升,恐怕这会儿就是在狂风巨浪中飘摇的一叶孤舟了。

    开始盘旋的时候,李战仔细观察着庞大的云团,越看越心惊。他当然是熟悉气象的,开飞机的不熟悉气象就好比开汽车不熟悉交通规则一样。什么样的气象不能飞什么样的气象勉强可以飞,气象会往哪里变化,都必须要做到心中有数以及有前瞻性。

    更何况,停飞的那段时间,他不但跟着机务的干活,也经常跑气象台去深入学习气象知识。

    别当领导是傻子,能把你派过来自然是有充分理由的,比如你不但飞行技术高强,对气象的判读能力也很出众。

    李战等不及落地后技术人员判读了,没有丝毫犹豫的把他的看法报告了南指,“幺零幺呼叫南指,我下方这团巨大的云层不简单啊,结合爬升时穿过的厚度,这片云层一旦转化为积雨云将会带来长时间的强降雨。”

    南指指挥员显然知道李战底细的,对他的判断很重重,立马说道,“幺零幺,保持观测,雷达正在确认你的位置。”

    “南指,我应该在云桂两省交界,航向270不远是横断山脉。”李战说道。

    南指指挥员下意识笑道,“幺零幺,你是怎么知道的?通过方位数据换算出来的?”

    “没有,飞行感觉,飞了多远大概在什么位置,我心里有数。”李战说。

    他是经历过夜航座舱断电、起落架故障且迫降成功的人,飞行感觉可以说是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之所以说飞行是高风险职业,其中一个因素就是飞机在天上是几乎没有参照物的。单纯依靠地标飞行你飞不来多种环境,就更谈不上打仗。人在陆地上开车如果两侧标记线没了,冲出道路的几率会大幅增加,天空可划不了线。怎么办,除了罗盘仪等技术仪器,就只能靠飞行员的感觉,对身体平衡的感知能力。飞行员为什么要进行抗晕厥训练,原因便在此。

    又比如低空掠海飞行一直被海航视为高危险系数作战科目,因为一旦飞行员产生哪怕零点五秒的错觉,战机就会一头扎进海里。

    雷达识别并且确认了李战所在的位置后,南指的值班人员都由衷的佩服,好几个都竖起了大拇指,也不管李战能不能看到——雷达确定的101号歼-8fr战机的位置与李战判断的基本一致。

    “幺零幺,你的判断已经向地方做了反馈,现在需要你保持盘旋,继续监测这团云。”南指指挥员给李战下达了新的指令。

    李战没有停止对下方云层的观察,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再一次请示道,“南指,云桂交界的区域是海拔落差最大的地方,如果出现超强降雨,上游的水位肯定会暴涨,我请求到云层下侦测,对相关地域进行航拍,现在不拍,我担心一旦出现超强降雨会没有飞行的条件。另外,我还要对该云团的相关数据进行收集。”

    这么做的风险很大,但是,相比超强降雨出现之后再这么做,相对来说风险极小。另一个,地面气象雷达观测到,云层高度尚有二千米,李战下高度到二千米一下进行航拍的话,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要下高度到一千,李战就要俯冲穿越厚度达数公里的超大积雨云层。

    然而,这并不是最难的部分!

    别忘了,云层二千米是海拔高度不是相对高度,云桂交界的区域属于云贵高原的边缘,自身海拔高度就有一千多米!

    等于是说李战一钻出云层就要面临着在群山之间飞行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