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医路逍遥 > 第313章 送关悦茹项链

第313章 送关悦茹项链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有叶宇阻拦,谢东林也不再训斥,而是摇摇头道:“行了,行了,就这么着吧,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徐闽玉的脸色很难看,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谢东林他们离开。

    叶宇和徐震一起把客人都送走了,才回到徐闽玉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安慰道:“闽玉姐,谢大哥的那些话你别当回事,他都是瞎说的,其实没有那么严格的,你不是想知道天目组织吗,我把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你吧?”

    “小宇,我是不是特别笨啊?”

    徐闽玉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答非所问的道:“连最基本的保密性质都不知道,甚至还不顾及你的安危,这样哪里像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啊,呜呜呜。”

    说着,说着,徐闽玉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闽玉姐,你别胡思乱想,是我不好,没有告诉你实情。至于不顾及我的安危,那证明你相信我的实力。一个男人,能得到自己女人百分之百的信任,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啊,怎么能够自己不合格呢?”

    “小宇,我……”

    听到叶宇的宽慰,徐闽玉扑在叶宇的怀中,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好了,闽玉姐,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小心会变的不漂亮。”叶宇轻拍着她的后背道:“而且徐爷爷还在旁边看着呢,你这样羞不羞啊?”

    “啊!”

    徐闽玉已经,猛然抬头,并没有发现徐震的身影,才知道被叶宇骗了。

    在他的胸口上捶打两下,徐闽玉才转身说:“我要休息去了,你还回家吗?如果不回家我去给你收拾一个房间。”

    “对了,小宇,你哄好闽玉之后过来一下,有些事情我觉得咱们两个需要促膝详谈。”就在这个时候,徐震从楼上下来打断了他们两人的浓情蜜意。

    徐闽玉娇羞的跑到卧室,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叶宇苦笑着摇摇头说:“徐爷爷,过两天就要去省城参加医术交流会了,我需要回家准备准备,可能没法陪你详谈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医术交流会需要两天时间,是该回家准备一下,那我就不留你了。”

    徐震点点头道,把叶宇送出门外。

    至始至终徐闽玉都没有再露面,不过在叶宇打算开车离开的时候却接到了徐闽玉发来的短信,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叶宇立刻就想拨过去再安慰一下徐闽玉,不过转念一想,这种事情需要徐闽玉自己想通,自己过多的安慰,可能会适得其反,就把手机放在一边,开车直奔刘家村而去。

    回到刘振海家,叶宇发现刘璐璐的卧室竟然还在亮着灯。

    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是璐璐回来了呢,刚准备推门而去给她个惊喜,却听到里面传来了关悦茹的声音。

    “我都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不回去,不回去,你们难道就听不懂吗?”

    关悦茹几乎是吼出来了,显得特别生气,“自从我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不再听你们摆布,不就是想让我回去接受家族的联姻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叶宇在门外,一边听一边感叹:一入豪门深似海,这句俗话果真不假啊。

    关悦茹被家族逼迫以牺牲自己的幸福为代价去联姻,她逃离了燕都,脱离家族的庇护,一个人在这偏远的小县城自力更生。

    好在她的运气好,遇到了自己,给她提供一个不错的发展平台。

    否则的话,单单凭借她个人的努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直起腰板,跟家人说如此硬气的话语。

    当然,这一切也有待于关悦茹的努力。

    如果她工作懈怠,叶宇交给她的任务都完不成,那也不会获得叶宇如此的重视,更不可能占比生味粉的股份分成,成为销售渠道上最为重要的执行总监。

    等关悦茹挂掉电话,叶宇不自主的点点头,暗中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关悦茹培养成商业巨头,让她的家人都后悔逼迫这样一个能力出众,才华卓越的女儿。

    只是还不等他转身离开呢,却听到里面关悦茹嚎叫大哭。

    这一下就让叶宇慌乱起来,进去哄她?关系不太合适。

    可如果不哄的话,他这样一走了之,岂不是更加伤关悦茹的心?

    斟酌再三,叶宇才下定决心,敲了敲门。

    “谁呀?”

    关悦茹慌乱的擦拭了一下眼泪,呜咽的问道。

    “我是叶宇,刚刚回来,给你带了礼物,看到你还没睡,就现在给你吧。”

    叶宇撒谎道,不过却从怀中摸出来一块灵玉。

    这可不是一般的灵玉,而是叶宇在熟练画符之后,特意找了一些上好的玉石吊坠,在上面刻画出守护符咒。

    上次给父母和刘璐璐送的灵玉效果太弱了,叶宇打算给换成守护符咒。

    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在关悦茹打开房门的时候,叶宇就把吊坠悬在她面前,笑着问:“送给你,喜欢吗?”

    关悦茹心中一喜,之前跟父母吵架的阴郁也消散了许多,可紧接着她就摇摇头说:“叶总,这个不合适我。”

    开玩笑,叶宇可是有未婚妻的人啊,他给自己送项链吊坠有何居心?难不成还想趁着未婚妻不在家,对自己进行糖衣炮弹似的追求?

    “不合适?为什么?”

    叶宇愣了一下,反问道。

    “叶总,这种吊坠虽然大部分女孩子都喜欢,包括我在内,也喜欢。可毕竟这东西代表着的寓意有点特殊,它是一个男人对女人许下的诺言。你已经有了璐璐,就不要再来招惹我了,谢谢。”

    关悦茹冷静的说道,并且把手扶在了门框上,以一种送客的姿态拒绝着叶宇。

    “不是,小茹,你误会我了。”叶宇这才意识过来,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失误,急忙改口说:“这吊坠里面有我亲自刻画的守护符咒,戴上它不但可以保你安康,甚至在危急关头,还能够救你一命。”

    “符咒?你当这是小说啊?怎么不说自己懂修炼啊?”

    关悦茹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叶宇,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跟着就挪愉道,“师父,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个东西你还是留着送给璐璐吧,我这里不需要。”

    “这……”

    叶宇有些犯愁了,想要给她一个护身符,竟然被拒绝,这尼玛,礼都送不出去啊。

    不过很快他又找到了另外一个突破点,盯着关悦茹的眼睛问:“小茹,你怎么了?好像哭过啊?”

    “我……”

    关悦茹本来还一肚子气呢,在叶宇关心下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此刻再次勾起伤心的回忆,神色瞬间就暗淡了下来,眼泪再次在眼眶当中打转,眼看就要流出来。

    “小茹,对不起,这吊坠我不送你了就是,你可千万别哭,不然其他人听到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说这话的时候,叶宇还特意瞟了一眼旁边刘振海的卧室。

    “师父,振海爷爷在后山,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关悦茹见此,淡淡的说,然后松开门框,低着头道:“进来吧,陪我聊聊天。”

    恩?

    叶宇心中一动,她想干嘛?

    先点明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却还邀请我进她的卧室,难道她就不怕引狼入室?

    不过不管关悦茹有什么心思,叶宇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对于这样一个在危机关头舍身救下自己姓名的女人,叶宇有着超乎常人的关怀。

    她刚刚跟家人大吵一架,心情肯定不好,自己需要去安慰安慰她。

    “房间还没有整理,有点乱,师父你别介意,随便找个地方坐吧。”关悦茹扫视了混乱不堪的卧室,羞愧的说。

    刚刚跟家人打电话,太过气愤,以至于摔了很多东西,虽然在叶宇敲门的时候,她清理了一些,可这混乱的状态还是特别明显,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根本遮掩不住,所以她就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你这是怎么了?看着样子,好像还摔东西了?谁惹到你生气了?”

    叶宇坐在梳妆台前,盯着关悦茹问。

    “我……”关悦茹滞了一下,才反问道:“刚刚你是不是站在外面偷听?”

    “咳咳,那个我不是有意的。”叶宇尴尬的说。

    “偷听就是偷听,什么有意没意的。”关悦茹沉着脸说:“既然你已经都听到了,那就应该明白,我跟家里人吵架了,心情不好,所以才摔了东西。不过你放心,这些东西我都会照价赔偿给璐璐,绝对不会让她有任何的损失。”

    “能跟我说说你的家庭情况吗?为什么你的家人会逼迫着你去联姻呢?”叶宇好奇的问。

    “还能为什么呢?当然是想让家族的势力在燕都再进一步了。”关悦茹憋着嘴,淡漠的说:“我们关家只是堪堪能够排进燕都前一百名内的大家族,为了往前再进几个名词,家人就逼迫着我跟排在第二十三位的孟家联姻。他们家有一个叫孟超的年轻人,二十来岁的年龄,不知道让多少姑娘变成了女人,名声特别不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才逃离家族的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