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医路逍遥 > 第160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

第160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听到这话,谢晓月急忙把手抽了出来。

    而此时叶宇才看到从他身后走过来一男一女,年龄大概在四十多岁,男的国字脸,显得非常沉稳,甚至还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哪怕是叶宇,在他面前都感觉有些紧张。

    只是他有些纳闷,这男人他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却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而女人长的挺漂亮的,虽然脸上被岁月刻了一些痕迹,但气质很好,穿着正装,踩着高跟鞋,显得非常精炼。

    “爸,妈,你们来了。”

    谢晓月见到这两人之后,立刻就跑到那男人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欢喜的说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叶宇,我爷爷的结拜兄弟,你应该喊一声叔叔。宇哥哥,这是我爸妈。”

    “谢叔叔,阿姨好。”

    叶宇恭敬的称呼一声。

    而谢晓月她爸听到这话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刚刚谢晓月还说叶宇是他爸的结义兄弟,让他喊叔叔,这会叶宇却先喊他叔叔,称呼有些乱套。

    “谢叔叔,我跟谢大哥之间的关系仅限于我们两人,跟小辈没有任何联系,你就叫我名字或者小宇都行。”

    叶宇知道谢晓月她爸有些难堪,急忙解释道。

    谢建国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心中却想道:爸爸认的这个兄弟挺懂事的,可即便是再懂事,也不能跟我爸称兄道弟吧,那把我这个县委高-官放在什么地方?

    当然,这些话谢家国并没有明说,而是点点头,让叶宇跟他一起回家。

    到了谢老的别墅,叶宇就惊呆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大大的符咒地板,这样子分明就是之前他给谢东林画的符咒。

    没想到这谢东林的速度那么快,这才过去多久啊,他就已经翻修好了。

    反倒是谢建国,见到地板上那个大大的符咒,眉头再次紧皱起来,显得非常不满。

    要知道,他可是县委高-官,平日里信封的都是无神论,而自己的老子却在家里摆个符咒地板,这不明显是在打他的脸吗。

    不过那是他老子,即便是心中不满,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叶老弟来了,赶快进来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谢东林见到叶宇来了,急忙上前打招呼,直接把谢建国忽略,再次让谢建国心生不满,同时对叶宇的不满更盛。

    他听手下人说过,老爸之所以翻修大厅,就是因为听信了这个叶宇的谗言。

    之前通过跟叶宇打招呼,他已经能够判断出来叶宇是一个花言巧语之人。要不然,在整个云溪县谁见到他不喊声一声谢高-官,而叶宇却直接喊了谢叔叔,这摆明了是在套近乎。

    而在谢建国看来,叶宇之所以接触他老爸,就是想攀上他这层关系。

    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嘛!

    如果是正常的接触,能够哄老爷子开心,谢建国肯定会暗中帮帮叶宇,可在他看来,这叶宇明显不是那种稳扎稳打的年轻人。所以在心理,他已经开始排斥叶宇了。

    “谢大哥,几天不见,你这身体又硬朗了很多啊。”

    叶宇跟谢东林握了握手,由衷的说道。

    “拖叶老弟的福,我现在又收了一些古玩,心情好了很多,这身体自然也就越来越健康了。”

    谢东林拍着叶宇的肩膀,兴奋的说道。

    “那祝福谢大哥能够长命百岁。”叶宇笑着说。

    “百岁不敢想,现在老了,能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谢东林说:“行了,咱们不说别的了,赶快入座吧。”

    谢东林拉着叶宇让他做在自己身边,可叶宇死活不干,“谢大哥,虽然你是的结义大哥,可那仅限于咱们两个的交情,今天当着孩子的面,我坐在你旁边会让孩子心理不好受的,我还是坐在边上吧。”

    “有什么不好受的?”

    谢东林一瞪眼,看向谢建国质问道:“建国,让小宇坐在我旁边你会有意见吗?”

    “没有,只要爸高兴,想怎么安排都行,毕竟这是家宴。”谢建国急忙笑着说道。

    而听到这话,叶宇却不淡定了。

    建国?谢建国?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云溪县的一把手貌似就叫这个名字,再次看向谢建国的脸,这不就是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人物吗?

    “您,您是谢高-官?”

    叶宇惊疑不定的看着谢建国问道。

    谢建国点点头承认了下来,而这个点头却直接在叶宇内心当中嫌弃了惊涛骇浪。

    乖乖,不得了了,我怎么跟县高-官的老爸成了结义兄弟,这尼玛岂不是成了县高-官的叔叔?

    “什么高-官不高-官的,今天在我这里,只是家宴,只有辈分,没有官职。”

    谢东林不满的说道:“叶老弟,你过来,坐我旁边,今天咱们两个怎么也得多喝两杯。”

    “爸,你身体不好,不能喝酒。”

    谢建国急忙提醒道。

    “谢大哥的身体怎么了?”叶宇问道。

    “没什么大碍,年龄大了,高血压,高血脂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不碍事。”谢东林摆摆手,一副风轻云淡的说。

    “让我看看。”

    叶宇忙上前给谢东林把脉,虽然他跟谢东林才见过几次面,可真的觉得挺投缘的,要不然也不会答应跟他结拜。现在老大哥的身体出现了状况,他作为神医,当然责无旁贷了。

    随着号脉,叶宇悬着的心也算放了下来。

    正如同谢东林所说,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因为年龄大了,有高血液高血脂之类的老年病罢了。

    “谢大哥,这瓶里装着一些药剂,你回头每天喝一滴,高血压高血脂之类的老年病能够缓解很多。”叶宇拿出一瓶灵水递给谢东林说。

    “叶老弟有心了。”

    谢东林笑呵呵的接过灵水,并没有去细问灵水为什么没有贴标签之类的。

    “你那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拿给我爸喝呢?”

    谢建国却腾了一下子火了,厉声暴喝道:“我爸已经这么大年龄了,你就算是想骗钱也能不能有点良心啊,随随便便拿出来一瓶水就给我爸喝,你把他的身体喝坏了怎么办?你负得起责任吗?”

    “建国,你说什么呢?”

    谢东林阴沉着脸色训斥道。

    “爸,你看看那瓶水,就是在普通的玻璃瓶内装的水,你难道真以为那是什么可以治疗百病的灵水吗?他就是一个骗子,你老别再被他骗了。”

    谢建国指着那瓶灵水说。

    “这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叶老弟的心意。”

    谢东林也不相信这一瓶普通的水能够缓解他的老年病,他只不过是碍于叶宇的面子收下来,至于以后喝不喝那还不是由他全权做主。

    现在竟然被谢建国当面点出来,这岂不是不给他面子。

    “谢高-官,我跟谢老是真心诚意的交朋友,并不存在任何虚情假意。真要说我骗,你可以问问谢老,我骗他什么了?相反,在拍卖会上,我还以五万块钱的价格把价值五百万的鸡距笔卖给了谢老,难道这也叫骗吗?”

    叶宇有些不淡定了,气呼呼的说:“而且谢晓月的病也是我治好的,我收你们家一分钱了吗?我只是给老爷子拿一瓶能够保健安康的药水你就质疑我,你弄清楚那瓶药水的功效了吗?”

    “虽然你是高-官,位高权重,可以不把别人放在眼中,但也请你不要随便的污蔑别人。”

    “你现在没有骗,不代表你以后不骗,毕竟我爸有我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儿子。”谢建国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什么,反驳道:“而且我爸患有老年病,你即便是真的懂得医术,又怎么可能随身带着药水,还刚好是缓解老年病症的药水,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难道不是你凑谋已久的?”

    “够了,谢建国,今天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

    谢东林听到这话,猛的一拍桌子,气呼呼的说道:“小宇毕竟是我的兄弟,收起你那为官的一套不行吗?把这就当成是普通的家宴难道就那么难吗?”

    “爸,我……”

    “行了,什么都不要说了,赶快坐下来吃饭吧,吃完饭你赶紧去忙,我不想再多跟你废话。”

    谢东林郁闷的坐在椅子上,同时招呼叶宇坐在他的旁边。

    之前叶宇还有所推脱,可是刚刚被谢建国那么一质问,让他对谢建国失去了好感,索性也不顾及他的面子,直接坐在了谢东林的身边,当起了谢建国的长辈。

    老爷子发威,谢建国自然不敢再多说话,但时不时的用目光警告叶宇,可叶宇根本不搭理他,自顾自的跟谢东林喝酒。

    有灵水在,他保证谢东林喝多少酒都没有问题。

    所以这一顿饭吃的特别不融洽,至少在叶宇跟谢建国之间诞生了火药味。

    不过叶宇不以为意,他只在乎谢东林。

    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跟谢高-官又没有多少交集,更没有什么感情。

    谢建国也知道自己留下来添堵,所以草草吃完就要离开,同时还拉起了谢晓月的母亲沈柏莲。

    出于礼貌,叶宇还是站起来相送,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沈柏莲的脸上立刻就惊讶起来,看到他们出门,这才提醒道:“谢高-官,今晚你们最好不要离开,不然的话阿姨恐怕有血光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