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医路逍遥 > 第48章 被误会是流氓

第48章 被误会是流氓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卧槽,你他吗的真嚣张,兄弟们,一起上,把他给我打个半死,今天老子要当着他的面跟他女人玩各种花样,让他好好的眼馋一番。”

    周三昆被叶宇的嚣张气笑了,手一挥就冲着他那些跟班吩咐道。

    这些人没有任何迟疑,握拳抬脚就攻向叶宇。

    叶宇没有动,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心中却震撼无比。

    他竟然发现这些人的动作好似被放慢了一般,就跟卡拍的电视剧一样,攻击迟迟落不下来。

    难道练气第二层还有这功能?那岂不是说以后我完全不用担心跟别人打架了?别人的攻击都被放慢成这样了,我只要稍稍一动便能够躲开啊。

    “叶宇,小心。”

    见叶宇不动弹,周莲惊呼的提醒道。

    “小子,这就已经吓傻了吗?刚才的嚣张劲呢?来来来,再给老子嚣张一个,说不定我一高兴就能够饶了你。”

    周三昆以为叶宇被吓坏了,冷笑着嘲讽道。

    徐闽玉虽然相信叶宇的能力,可这会也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汗,混蛋小子,你倒是赶快动手啊!

    “就这怂包,你是怎么看上的啊?”

    感受到徐闽玉的紧张,周三昆奚落的说,只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来立刻就傻眼了,人呢?

    只见叶宇化身一道残影,嗖的一下子从这些攻击当中消失,等他再回到原处的时候,那七个攻击他的人已经全部被他撂倒在地上,而且一个个要么抱着手腕,要么抱着脚踝,呻吟叫唤。

    “念在你们并没有对我下死手的份上,我只是断掉了你们一根骨头,待在原地待命,表现好的话,一会我帮你们治疗。”

    叶宇做完那一切,便冲着周三昆淡淡的说:“现在该轮到你了,你是自己断胳膊断腿,还是让我帮你?”

    “你!”

    周三昆一滞,刚要挥出去的手臂却又停顿了下来,叶宇能够一挑七,他自认不是对手,没办法,眼下只能先服软,“叶先生,我为之前的事情给你道歉,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饶了我吧。你不是要购买鸡苗吗?说吧,打算要多少只,我不要钱,全部奉送给你,怎么样?”

    “跪到外面等着。”

    叶宇懒得跟这人计较,他现在比较好奇周莲妈妈的病情,究竟是什么冲击才会让一个人失去六识呢?

    “谢谢叶先生。”

    周三昆如蒙大赦,急忙跑到外面跪着。

    叶宇则搀扶着周莲母亲到了别墅内,徐闽玉却冲着周莲说:“小莲,这个叫周三昆的混蛋如此欺负你,你怎么不报警呢?”

    一听这话,周莲就神色黯然下来,苦涩的说:“怎么会不报警,可他在局里有关系,那些警察来了非但不找他的麻烦,还把我们请进去训话。”

    “还有这种事情?”

    徐闽玉脸色一冷,阴沉的说:“那我来报警。”

    说完,徐闽玉就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段的端木茜正在午睡,挂掉电话,不由得一阵抱怨:表姐也真是的,你说你一个妖孽级别的大美女没事下乡干什么,即便是我见到你都会忍不住做些出格的事情,更何况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流氓了。

    “小莲,你妈妈这不是病。”

    给周莲妈妈把完脉,又检查了一遍身体,叶宇才皱着眉头说。

    “不是病?那怎么会没了六识呢?”

    周莲纳闷的问,心中对于叶宇的医术也有些看轻,毕竟她带着母亲去医院检查,专家都说了,她妈妈属于伤心过度导致失去了六识,需要慢慢的调理。

    “她是被人强行封住了六识。”

    叶宇解释说:“你去拿一块磁铁来。”

    周莲愣了一下,不明白要磁铁干嘛,叶宇又说:“你妈妈被人用毫针封住了六识,只有用磁铁才能够把它们取出来。”

    “啊!”

    周莲惊呼一声,慌快的去取磁铁。

    叶宇拿着磁铁放在周莲妈妈的上嘴唇处,不一会就看到一根银针从那里往外冒,在这个过程中,周莲的妈妈却疼的不断皱眉。

    “竟然真的有银针,谁干的?”

    周莲愤怒的说道,她一直以为妈妈是伤心过度造成的,没想到竟然是人为陷害的。

    因为太过愤怒,周莲的身子都不断的发抖。

    “呼!”

    当叶宇把银针拔出来之后,周莲的妈妈轻呼一声,“小莲,你在吗?”

    “妈,我在,你能说话了,太好了。”

    周莲兴奋的直接流出了眼泪。

    “她暂时还听不见,我需要继续给她拔针。”

    叶宇没有让她们母女亲近,如法炮制的去拔针,结果在周莲的眼角处,鼻口处,耳垂处,手腕处等等地方拔出来十几根银针。不对,严格的来说,这些并非银针,而是铁质的毫针。

    叶宇心中都有骂娘的冲动了,这他吗什么医生,竟然用铁质银针封住了别人的六识,他就不怕银针在里面生锈,感染破伤风吗?而且封别人六识这么缺德的事情都干的出来,简直就是医生当中的败类,人渣,如果让他见到,一定狠狠的痛扁对方一顿。

    “小莲,你怎么样了?快让妈妈看看,你有没有瘦,有没有人欺负你……

    周莲的妈妈叫宋翠兰,清醒过来之后,立刻就抱着周莲担忧的问。

    “妈,我没事,倒是你,这么些天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也不能动弹,每天只能输营养液,委屈你了。”周莲哭着说:“对了,妈妈,叶先生说你是被人为封住六识的,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一个算命先生,嘴角有一个黑痣,上面长着三根毛……

    宋翠兰一边回忆一边说,中途却被徐闽玉打断道:“手里拿着一个竹竿,竹竿上帮着十算九准,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二,眼睛很小,眯起来就是一道缝,而且特别好抽烟,还是那种直接用大烟叶子卷着的烟。”

    “你怎么知道?”宋翠兰纳闷的问,同时一脸警惕的看着徐闽玉,“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他叫黄志华,正是他在我爷爷门前摆了五毒阵,骗走我爷爷的家产不说,还让邪气进入我爷爷的身体,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提到黄志华,徐闽玉就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可她已经很努力的派人在寻找,愣是不见黄志华的身影。

    “阿嚏!”

    正在一个地下密室内修炼的黄志华,猛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苦笑着说:“不知道是哪个小娘子又想我了,你们等着,等我伤势完全恢复了,就去临幸你们。”

    “徐姐姐,你认识那人?他在什么地方?”

    周莲冷冷的问,似乎知道黄志华的住处,她就要去报仇一般。

    偏偏在这个时候,别墅的房门被撞开,跟着就有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在警察身后跟着的是周三昆以及他那几个被断胳膊断腿的小弟。

    “你们涉嫌故意伤人,现在我要把你们带回警局问话,你们没有意见吧?”

    警察进来就冲着叶宇他们问道,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徐闽玉,这美女也太漂亮了吧,弄到派出所……

    周莲则看向了徐闽玉说:“徐姐姐,我之前就告诉过不能报警,周三昆跟警察是一伙的。”

    徐闽玉皱了皱眉头,这些人并不是她招来的警察啊。

    “周三昆,你个混蛋竟然还活着,就是你害死了我家那口子,我给你拼了。”

    见到周三昆,宋翠兰就失控了,冲上去就要跟他拼命。

    “浩哥,这你都可看见了,我才刚进门她就要找我拼命,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周三昆拽着为首那个警察的衣服,委屈的说,可他的脸上以及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轻佻,那里有意思委屈的意思。

    “住手!”

    周浩暴喝一声,阴沉的说:“警察办案,你捣什么乱?难道想拘捕吗?”

    “拘捕?简直是笑死我了。”

    徐闽玉站出来,冷笑着说:“先不说你一个治安大队长有没有逮捕人的权利,即便是有,可你有逮捕令吗?而且你一进门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屎盆子往我们头上扣,你这样办案有一点公允可言吗?你不公在先,竟然还怪我们拘捕,你不觉得可笑吗?”

    被戳中了软肋,周浩脸色一红,可跟着他就想到自己才是治安大队长,才是这一带的王,怎么可能被一个小丫头给吓唬住呢,所以他斟酌了一番,便发问道:“那我问你,他们几个的胳膊和腿是不是你们打断的?”

    “是我打断的,怎么了?”

    不等徐闽玉开口,叶宇直接承认了下来,气的她直跺脚。

    这混蛋,就不能隐忍一下吗,现在对方摆明了在给我们下套儿啊。

    “竟然把别人的胳膊腿都打断了,情节这么严重,给我带走。”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冲进来一帮子人,为首的则是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女子,一双杏目死死的盯着叶宇,厉声暴喝道。

    “小茜,错了。”

    见到来人,徐闽玉一阵恶寒。

    这个端木茜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急了点,进来也不询问一声就要抓人,太急功近利了。

    “哪里错了?他刚刚已经承认这些人的胳膊和腿是他打断的,这些人为了保护你而受伤,你竟然还在为那个流氓说话,你脑子是不是烧糊涂了?”

    端木茜自以为是的脑补场景。

    我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成了流氓?而且我那明明是在做好事好不好?!叶宇内心一阵无语,就这样还当警察,她是怎么考上警校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