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劫机

    黑脸中年的动作引起机舱前部空保的注意,不等他接近,就警告道:“先生,请回到您的座位上,有什么需要可以召唤我们的空乘人员。”

    黑脸中年对他的警告无动于衷,相反还加快了速度,几步之间就越过公务舱。空保心里一沉,知道有麻烦了,便要摘下后腰上的甩棍。

    然而,他的动作太慢了,黑脸中年突然加速,身形一晃便跨过最后几米,左手抓住了他摸向身后的手臂,右手如铁钳一样捏住其脖子。

    咔嚓一声,空保的脑袋垂了下去。

    如此突变,让旁边的五名女空乘人员大惊失色,其中一人反应迅速,立即按在报警摁钮上,驾驶舱里响起了代表恐怖袭击的特殊警报声。

    客舱后段,一名青年突然掏出一支小巧的手枪,小跑着冲向前面的黑脸中年。他看到对方脸上不屑的冷笑,并且用那名男空保的尸体挡在身前。

    在这名青年空警举着手枪小跑过中部时,旁边座位上突然探出一只手握住了枪管,一抹之下灵巧无比的把手枪拆卸走一半。紧接着,座位上站起一个高大的络腮胡,反手拍在青年空警的背脊处,巨大的力量拍得他口喷鲜血。

    不等他向前跌倒,络腮胡又伸出左手勾住他的脖子,右手猛地一甩,刚卸下的枪管飞射而出,击打在后部刚站起来的另一名中年便衣空警的额头。

    就在中年空警倒向座椅时,旁边一名平头青年探手夺下了他隐藏在衣服下的佩枪。

    从黑脸中年起身到另两名同伙控制住局面,前后没超过一分钟,其他乘客甚至还没察觉到身边的变故。

    “咔”黑脸中年以恐怖的巨力直接破坏驾驶舱的防护门……十分钟后,飞机大幅改变航线,和地面控制台失去了联系。

    凌七回到东川大学西门的房子,便重新回到警方的视线。余毅给他打来电话,并没有询问他这两天去了哪里,而是先告诉他宣渝航班失联的消息。

    “地面控制中心曾接收到它遭受袭击的报警信号,还没有来得及确认,就失去了它的踪迹,连军方雷达都找不到。”余毅又说道。

    “军方雷达也找不到?又不需要应答,一架民航客机怎么可能扫描不到?”凌七表示不解。

    余毅解释道:“有些技术手段确实可以有效避开雷达,只能说明劫机者对地面的雷达分布和飞机驾驶都非常熟悉。”

    “知道了!”

    凌七沉声说完,再次出门。再怎么说,凌淑芳现在也是他名义上的母亲,他不能坐视其陷入危险不管,何况叶子也在航班上。

    “跟上他,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跟丢了。”周仕伟向另外两名手下说了一声,自己也亲自驾驶一辆大众化的轿车缀在凌七身后。

    然而不过三分钟,他们又失去了凌七的踪迹。

    “妈的,这小子绝对有问题!”周仕伟狠狠咒骂一声,一拳打在路边一个花基上,还不敢用力以免造成破坏,心里憋屈到了极点。

    凌七直飞天外,在近地空间挥手放出一艘超级战舰,进入其中后立即启动超级雷达,把整个常元星纳入侦测范围。顿时所有的人造卫星、飞机、地面景象都呈现在侦测投影上,就连云团也无法阻隔。

    通过机身上的标识,凌七很快锁定失联航班,发现它紧贴着金华国南部群山作低空飞行,正往西南边境移动。

    飞机内部,乘客全部没有了睡意,被眼前的突变吓得瑟瑟发抖。机长、副机长都被杀死,驾驶飞机的是那名络腮胡。黑脸中年和平头青年一前一后,监视着整个机舱,凡是有异动的男乘客均已被击毙,就算没有异动的男乘客也被无端杀死大半。机舱里,和修罗场一样恐怖。

    黑脸中年时不时扫过那群空乘和准空乘的眼神充满**裸的**,让她们花容失色,对前途感到惊恐。

    飞机的燃油几乎耗尽,适时进入一片相对平坦的地带,对准一处草坡降落。在即将着地时,机头突然拉高了一点,让机身以平行的角度安全着陆坡底。

    随着惯性,飞机颠簸着冲向坡顶,在接近坡顶时彻底静止,起落架断裂脱落,机头砸在草坡上。这样都没解体,不得不得说络腮胡的驾驶技术确实很高超。

    舱门吊下,被颠得七荤八素的乘客脸色苍白,在平头青年的驱赶下,拿起自己的随身物品艰难地走出飞机。入目之处,除了数百米方圆是较为平坦的草地,稍远处是看不到边的丛林,空气中充斥着**的味道。

    这时,丛林中走出一群身穿迷彩服、脸上抹着水彩的大汉,数量过百。他们手上拿着步枪往这边大步接近。

    叶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如其她人一样惶恐不安,和凌淑芳紧紧靠在一起。

    “很不错的一群羔羊!”领头之人的目光扫过七十多个女乘客,嗡声嗡气的说道。接下来他突然举起步枪,把仅剩的十余名男乘客打死。

    在一片惊恐的叫声中,传来他没有感情的声音:“我们只要女人,把衣服给她们穿上!”

    这些人把身后的一个个背包扔在人群前面,里边装着在丛林中穿戴的防护服。他们的眼中,露出狼一样的光芒,还有迫切需要发泄的**。

    那些女乘客惊恐万状,就连接受过培训的空乘和准空姐也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有心理脆弱的躲在人群里发出哭声。

    “这里到处是毒蛇和烂泥潭,不想死就乖乖配合。”驾驶技术高超的络腮胡在驾驶舱说道。

    他松开飞机后轮的制动,从舱门跳下。飞机在自重作用下缓慢向坡脚滑落。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话,当飞机滑到坡底时,竟然慢慢沉向地下。

    众人更加惊恐,那边明明是一片低矮灌木地,却在吞没巨大的客机。

    “动作快点,马上穿上防护服!”那个首领样的男人用步枪指着草坡上的女性,显得不耐烦。

    黑脸中年嘿嘿怪笑,舔着嘴唇说道:“要不,我们先在这里开荤,保证过后她们自己抢着穿。”

    其他人眼中也露出期待之色,跃跃欲试,只等首领一同意就扑向那些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