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氪金开挂就是爽 > 第29章 向枪宣誓!!

第29章 向枪宣誓!!

    第二天!

    清晨!

    铁拳团营区的鲜艳国旗,在晨曦凉爽的风中飘舞,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飞过,一切都那么的井然有序。

    “嘟嘟嘟嘟……”

    突然,如催命符一般的急促口哨,响彻在整个营地的上空。

    “集合!”

    随着老黑那标配的厚重大吼,原本宁静的园区瞬间变得嘈杂,几十名新兵从各个宿舍鱼贯而出。

    新的一天,新的训练科目,开始了。

    不同于以往的早晨,集合的时候新兵们都是一脸的苦大仇深,完全看不到任何一张笑脸。

    而今天,完全不同,全都是笑脸。

    没有一张“哭丧脸”!

    每个新兵的眼中,都充满着激动兴奋和期待,对接下来的训练迫不及待,恨不得现在就去训练场燥起来。

    而如此颠覆往日的原因,来自于今天的训练科目,名叫“实弹射击训练”。

    男人对枪的热情,好比女人对钻石。

    抵抗力为零!

    铁拳团这群新兵蛋子,在新兵连摸爬滚打了两个多月,光练习握枪持枪的姿势,就长达近一个月,练习了这么久,最期待的就是真正开枪的那一刻。

    如今,这一刻终于来了,怎能不激动。

    尤其已经当过5年兵,却悲催到加起来只打了不到30发子弹的邢小龙,此时已经兴奋到手都有点发抖。

    和平和谐时代,想打几发真子弹,真心不容易啊。

    在这全体兴奋的气氛下,新兵们列队集合被待到军械库外,每人都领了把95式自动步枪,又重新回到了操场红旗下。

    接下来,就是重要的一刻,铁拳团独有的“向枪宣誓”。

    “持枪!”

    老黑站在队列前一声令下,所有新兵刷的持枪在胸前。

    “我宣誓,我将用我的生命,那爱护我手中的枪……”

    老黑抬头挺胸庄严肃穆,用高亢的声音宣读誓言,新兵们跟随着老黑,一句接一句的大声宣誓。

    “我宣誓,我将用我的生命,爱护我手中的枪,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世界上也有很多枪,但是这支枪是我的,我和我的枪是忠诚的共和国卫士。

    一旦有敌人入侵,我的枪将和我共同反击,共同战斗,歼敌于祖国的大门外,枪和战士的生命是一体的,将永远在一起,枪在人在。”

    共和国的枪支管理非常严,若是某个士兵把枪丢了,虽然没有达到枪亡人亡那么夸张,但是受到大处分是必然的。

    要是这把枪造成了其他人死亡,这把枪的拥有者还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而抛开这和平时期的枪支管理,战场上枪是战士生存的根本,没有枪的战士只是移动的活靶子。

    只有足够爱护你的枪,枪才会在重要时刻不给你丢链子。

    比如,你不爱惜你手中的枪,在战场上和敌人对枪的重要时刻,眼瞅着可以一枪毙敌,可就在这时候枪卡壳了,炸膛了,然后你死了。

    这就是不爱护枪的结果!

    宣誓结束,老黑下令“稍息”,一众新兵持枪跨立,动作统一规范,与刚来的时候有了天壤之别。

    这就是成长,这就是训练,这就是从优秀军人的开始。

    “你们谁知道张桃花吗?”

    实弹射击是军人最重要的技能,老黑为了进一步激发新兵们的激情,并没有急着带队去靶场,而是问了新兵一个问题。

    “报告!”

    邢小龙第一个开口。

    “你知道?说说看。”邢小龙是老黑最看好的新兵,颇为期待的说道。

    “张桃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四军狙击手,在上甘岭狙击战中,成功击毙二百一十四名敌人,敌人畏惧其枪法,将其活动区域称之为狙击兵领。”

    邢小龙虽然不是那种,整天逛各种贴吧的铁杆军迷,但是作为一个狙击爱好者,自然不会放过中外的狙击传奇事迹。

    张桃芳,无可替代,邢小龙心目中的中国第一狙神。

    “很不错!”

    老黑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有谁知道向小平吗?”

    “报告!”这次是何晨光。

    “你说。”

    何晨光也是老黑很看重的新兵,他不同于邢小龙的“琢磨不透”,时不时的突然很邪门的爆发。

    何晨光各方面都非常优秀,是素质最全面的新兵。

    “向小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集团军狙击手,曾经以31发子弹,毙敌30名,重伤一名,被最高军事首长亲自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何晨光流畅的说完,向最右边的邢小龙挑了挑眉毛,仿佛在说:我也不赖吧。

    队列排序从左至右,由矮到高,邢小龙一米八一的个头,一直都属于压轴位置,何晨光反而是他们四剑客中最矮的。

    “不错,你们的回答都很正确,张桃芳和向小平两位先烈非常了不起,射击水平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但是你们知道,他们是跟谁学的射击技术吗?”

    “报告!”

    王彦斌不甘示弱,老黑话音刚落,他便第1个抢先开口,得到老黑的允许后,自信满满的说道:“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学的射击。”

    通常正常的思维来说,提到跟谁学肯定想到的是人,而事隔这么多年,两人从哪里学的射击,早就已经无从对证。

    而王艳兵不愧是街头老油条出身,这个答案简直无懈可击。

    管你是哪学的,反正都是在部队。

    没毛病!

    “非常好,标准答案。”

    老黑很满意王艳兵的“小聪明”,这种小聪明用对了地方,也不失为一种展现自我能力的优点。

    随后,提高音调再次大声问道:“你们的前辈已经证明了,解放军射手可以达到的射击高度,告诉我,你们能不能够达到。”

    “能!”

    新兵们一起回答。

    “没吃饱饭吗?大声点,像个爷们一样大声告诉我。”老黑大吼道。

    “能,能,能!”

    新兵的回答一声比一声大,士气和激情被彻底被调动了起来。

    “好!”

    老黑非常满意这激情昂昂,大手一挥下令道:“全体都有了,向右转,目标训练场靶场,跑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