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氪金开挂就是爽 > 第13章 真“仇人”碰头会

第13章 真“仇人”碰头会

    星期三!

    东南军区总医院!

    “欢迎适龄青年报名参军,励志从军卫国无尚光荣。”

    写着这一段标语的长红绸布,从医院大门的这一头拉到另一头,隔着上百米就能够清晰看到。

    大门右侧隔出来的通道上,排着很多十**岁到20岁的青少年,脸上或带着无奈和不满,后代的憧憬和激动,依次走进尽头的检查体检区域内。

    在武装部走完报名、登记资料、电脑笔考、信息对照等程序的邢小龙,也拍在这个队伍里面。

    邢小龙已经当过一回兵,对这些征兵的程序很熟悉。

    神态比其他人淡定很多。

    体检是个很复杂的过程,抽血验血、彩超、心电图、视力、嗅觉、有无皮肤病、身体是否有缺陷或残疾等等。

    这些全都需要查,而且必须是“拖”成光秃子的那种彻底检查。

    每通过一项检测项目,负责体检的医生就会在征兵体格检查表,与之相对应的后面盖上一个合格的印章。

    不合格的中途就需要走人,不能再进行下面其他体检。

    开始有一两百个人参加体检,到所有体检项目结束,体检资料最后入库登记时,已经只剩下不到30人。

    邢小龙就是其中一个!

    登记入库队伍拍成了两个队列,左右排在医院右侧的大厅里,这里的人邢小龙几乎都不认识。

    不过左边的队列里,倒是有半个熟人。

    这个人就是几天前和他打了一架,最后两人都被关进公安局留置室,离开时还嘲讽了他的何晨光。

    何晨光排在队伍较前的位置,并没有看到另一队靠后位置邢小龙。

    他脸上那兴高采烈的表情,完全反映了他现在的愉悦心情,与那些因为被父母强迫来体检,一副愁眉苦脸表情的青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邢小龙和何晨光闹过不愉快,就算是半个熟人,也不会上去打招呼。

    闲着排在队伍里也没事干,邢小龙索性开始打量两个队伍里的人,以他曾经当兵的经验来说,这里可能会有几个人,成为他以后的“室友”。

    也就是分在一个连队中!

    为了避免军中出现老乡那帮结伙,国家分兵政策都是采取随机分配,打散各个地区的入伍新兵。

    一个市好几百名入伍新兵,最后能够进入一个连队的,通常都只会有一两个。

    观察完整个登记大厅里的新兵,邢小龙发现除了何晨光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让他用不一样的感觉。

    其中一个排在他左侧的队伍,也就是何晨光那一列的前面。

    怎么说呢!

    这名个子在1米78左右,身材很健硕结实的青少年,给认得感觉就是傻,呆头呆脑傻呼呼的那种傻。

    有一个词很适合他,仿佛是为她量身打造一般——

    傻大个!

    简单的一个入库登记,只需要回答几个问题,然后把检查表拿过去就完事。

    可这个傻大个不光硬是弄了大半天,最后发现还有一个项目体检单子,不知道被他丢在哪个地方没拿过来,还得去重新取回来才行。

    本来就带头带脑的傻大个,一听说还有东西没拿有点急,转身离开去取时手臂动作有点猛,差点抽了何晨光一耳光。

    还好何晨光的身手够好,及时后仰躲了过去。

    从小拒绝他去当兵爷爷,今天终于松口答应了,这让何晨光的心情非常奈斯,在傻大个连忙道歉后,微笑的点头并没有在意傻大个的猛撞。

    相对于这个傻大个的“憨厚”,另外一个长发青年就显得很“嚣张”。

    来这里参加征兵体检的人,都提前在家里多多少少做了些准备工作,当兵剃寸板头是首要事情。

    唯独这货不同,至今还是长发。

    后面吊着个小马尾,前面左右两边各垂着一缀长刘海,看上去很骚包、很花里胡哨的那种。

    除此之外……

    他穿着背心露在外的右臂上,还有一块还没有完全康复,依旧红红的、皮肤皱巴巴的、长达10几公分,如同是烧伤那种,看起来很恶心的大伤疤。

    邢小龙有点好奇,随口问他:“你手上这是啥?洗纹身留下的?还是不小心被烫伤烧伤了?”

    结果,这个长毛青年调子很高,很不耐烦丑了邢小龙一眼,说道:“你管我呢,关你屁事,哟,原来是你这个神经病,我得离你离远点,免得你的病传到我身上。”

    话刚说完,这个长毛青年还真动身,离开队伍向左边队列中走去。

    “神经病?难道他认识我?”邢小龙被这个家伙的话整懵了,无缘无故被骂神经病让他很不爽,正准备上去理论,下一秒却停了下来。

    嘴角微微扬起,准备看一出好戏。

    原来,这个长毛青年去左边队列,并没有从后面开始排,而是很没有公德心的直接来到了最前方,插到了队伍里面。

    下一个就可以登记的何晨光,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个人,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他最反感这种没道德的行为!

    尽管这个青年比他更高更壮,何晨光也并没有一点退缩,拍了拍长发青年,还算礼貌的喊道:“嘿,排队诶。”

    “嘶~”

    长发青年不爽的吸了吸气,左手小拇指撩起额前的长刘海,歪着头着头不急不慢的转过头说道:“怎么的?想搞事?”

    “嗬,怎么哪里都有你,阴魂不散。”

    长发青年认出了何晨光,想到之前被她害的进了一趟公安局,心里的不爽直接反映到了脸上。

    “确实阴魂不散。”何晨光笑了笑:“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有问题吗?”

    “怎么?有问题?”

    长毛青年故意装作没听懂,伸手指着何晨光的鼻子说道:“你好像是叫何晨……”

    “何晨光!”

    何晨光脸带微笑的补充,同时右手猛地一把扣住长毛青年的右手,暗中使劲将他的手往下掰。

    何晨光很不喜欢被人指着,也没有人喜欢被人用手指指着脸。

    “这小子好大的力气。”

    长达青年暗中惊讶,对何晨光这么大的手劲很意外。

    可事已至此面子不能丢,暗中较劲稳住右手的同时,故作轻松说道:“我叫王艳兵,你给我好好记住咯。”

    何晨光一点都不让,反唇相讥道:“我必须得记住啊,说不定哪天又碰上了呢。”

    “干起来,别墨迹。”

    看着一个之前和自己结了梁子,和刚刚和自己结了梁子的人,在眼前暗中较劲眼瞅着快要干起来了,这让邢小龙心里不由一阵暗爽,就差没有站出来吆喝起哄了。

    可就在这时,刚刚离开的傻大个,低着头手拿单子,急冲冲的走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