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考哭了无数学生 > 第100章 佛祖的脸都被丢尽了!

第100章 佛祖的脸都被丢尽了!

    “法师!”

    “法师!”

    房间内的僧人们脸色变了。

    慧文法师摆了摆手,看着沈平,郑重道:“沈施主虽然是一名高中老师,但却有大智慧,比我这位被人号称小佛祖的僧人还要有大智慧,今日老僧输的心服口服。”

    沈平听到这话,连忙摇头道:“我只是一个老师而已,并不擅长佛学方面的学问,一切都是从小到大看书产生的疑惑而已,法师才是真正的高人。”

    慧文法师期望道:“沈施主,不如就此加入佛门……”

    “打住打住,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佛门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沈平摆摆手道。

    慧文法师遗憾道:“沈施主不如佛门,是现今佛门最大的遗憾。”

    慧文法师都主动认输了,又更何况房间里的其他僧人们了。

    这个考题法王太变态了吧?又懂佛学,又能辩赢慧文法师!这家好还是个人么?

    他们自然不是沈平的对手了,沈平的佛学知识可是全部从系统里那个叫做地球的世界里无数佛经得到的知识,而且能以最快的速度领悟,再加上,刚才辩论的时候,沈平又故意说了道家的优势以及佛学的劣势,当然能把在场所有人镇住了。

    此次京城市佛学界研讨大会,就此结束。

    沈平赢得最终的胜利,并且以超高的难度,考哭了无数僧人。

    两人又坐在房间里闲聊了一会儿,就在沈平提出离开的时候,慧文法师突然对着房间里的僧人说道:“把寺里面那几件法器准备好,送给沈施主。”

    有几位僧人脸色大变,急道:“法师,那些都是寺中珍藏多年,还有您携带一生的宝物啊!”

    慧文法师祥和道:“跟沈施主论佛,已经让老僧受益匪浅了,他才是真正的高僧。呵呵,区区的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

    今天打了京城市佛学界的脸面,沈平也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到位,看样子,只能得到以后有机会了,以后换个其他省的佛学界出考卷?想想就觉得太累,于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默不作声接受了慧文法师的称赞,等着僧人们去寺里把法器带过来。

    想了想,他颇为‘真诚’的说道:“法师,其实不用了,我这个人也不会什么贪财好色的人,此次前来出题,也是为了一口气罢了。”

    慧文法师神色平稳,道:“阿弥陀福,沈施主做的挺好,其实是我们这些年走偏了,让沈施主点醒我们也好,能得沈施主的点化,是京城市佛学界的福报。”

    分明考哭了不少僧人,还逼得他们还俗。

    现在反倒成了京城市佛学界的福报,而且还要把寺庙里的宝物送给自己?

    沈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本来准备帮华夏数字协会的林艳兰请求慧文法师赠点经书什么的,没想到慧文法师主动开口赠送,而且称赞他是真正的高僧,这让沈平的态度更好了。

    ……

    下午。

    某个小区。

    某个单元楼楼下。

    今天的天气酷热,偶尔吹过来的风都让人感觉燥热,沈平打着一把遮阳伞,手里提着蛇皮袋子晃晃悠悠的回到家的楼下,遮阳伞一收,他打开手里的蛇皮袋子瞅了瞅,然后心满意足的上电梯。

    掏出钥匙,还没打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吐槽不停的声音。

    “这个沈平,出门怎么也不把钱带上啊!”

    “金瓶梅还放在阳台,也不嫌腻!”

    “冰箱里连点吃的都没有,这都什么人啊这?!”

    听着客厅里响起的吐槽声音,沈平:“……”

    现在的富二代,都是范丹秋这种性子的人么?

    沈平走进客厅。

    客厅里的样子完全变了!

    沙发罩,窗帘,以及所有需要收拾的东西,全被范丹秋扔进洗衣机了!

    一看到沈平回来了,范丹秋的态度顿时变了!

    “你还知道回来呢?”

    “你看看你家里被你搞的多脏啊,连老鼠都不愿意进来!”

    “看你一天到晚穿的人模狗样的,谁能想到私底下这么邋遢!”

    范丹秋一副嫌弃的模样,沈平也知道她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不然哪有大热天跑到一个男人家里给人家收拾家里的,范丹秋就是这样的人,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各种嫌弃,但是心里还是非常温暖的一个女人。

    “哪有邋遢啊?沙发套和窗帘,我一个星期洗一次的。”沈平解释道。

    范丹秋撇了撇嘴,突然看向他手里的蛇皮袋子,“沈平,你出去要饭了?”

    沈平一低头,然后随手提起来道:“要什么饭啊?佛学界的慧文大师送的,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尽管拿走。”说着,很随意的丢在地上。

    范丹秋蹲下身打开袋子看了看,随手拿出来一样,“哟,这是慧文法师用了一生的木鱼啊!”

    沈平笑道:“还有舍利子呢。”

    “我不要舍利子,那玩意儿是骨灰,太不吉利了。”范丹秋翻了翻白眼,道:“里面还有不少经文,看起来挺珍贵的。”

    一听,沈平便说道:“你喜欢经文啊?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走上前弯下腰,从蛇皮袋子里取出十几本经文,丢给范丹秋,“送你了。”

    “成,那我收着了。”范丹秋也没客气,解释道:“我妈信佛,到时候送给她吧。”

    随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问道:“你不是跟京城市佛学界的一群僧人斗上了嘛?怎么还带着一群佛学界的法器回来了?”

    沈平嘿嘿一笑,然后说了一句让范丹秋吓得差点摔倒在地的话,“什么佛学界的法器啊,那是哥们儿凭本事拿到手的。我今天中午先考哭所有僧人,逼得不少僧人当场还俗,然后又跟慧文法师辩论,结果慧文法师说我才是真正的高僧,还要把这辈子得到的珍藏版经文,前代高僧的舍利子,还有他的木鱼,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法器送给我,我劝慧文法师自己留着,可是慧文法师啊他非是不听,就送给我就送给我。”把蛇皮袋子里面的佛学界物品全部倒出来,沈平捡起木鱼,舍利子,还有一本经书,“我就要这些,剩下的你尽管拿。”

    范丹秋懵了!

    慧文法师这辈子所有的东西,全部送给了你?

    她手指指着沈平,浑身哆嗦,差点昏厥过去:“小沈啊!佛学界没事跟你闹什么啊,这下把佛祖的脸面都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