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横明 > 338 人总是变成当初讨厌的样子

338 人总是变成当初讨厌的样子

    等到苏州工匠赶到时候,方书安他们已经屯好一个房间的玻璃饼。

    用来磨制几十个教学显微镜早就足够,但是他不断在出炉的原因,一方面是让匠人们熟悉玻璃饼也就是镜片坯的烧制过程,另一方方面则是不断提高良率。

    随着工人们熟练度增加,后边的气泡率和颜色明显好于前边,做到几炉以后,颜色更加淡,也就比方书安前世小时候农村用的劣质玻璃深一点点的程度。

    原料越来越多,方书安的目标就不仅仅是制作显微镜了,他计划顺便造一些低倍率的天文望远镜,或者一些双筒望远镜,甚至还有远视以及近视眼镜。

    这些东西,往近了说能促进学科的发展,往远了说,他们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不说天文望远镜,就是普通的单筒千里镜,现在的售价也是十分高昂。

    军中少量配备的千里镜,都是从西洋进口,能便宜才怪!

    大明工匠的手艺可比那些人强得多,再做成更加方便使用的双筒设计,比西洋玩意多五成的售价,一点不夸张吧。

    至于眼镜,只要他能开发出镜腿版,哪个官员和读书人不来一副?

    那赚钱的速度,恐怕不会比精华水差多少。

    虽然大明妇女的购买力不低,但是现在女性的社会地位,仍旧不能和后世相比。

    一个玳瑁框,并且经过验光选配的老花镜,找到更加合适的屈光度,带上舒适度极佳。

    怎么也要买几十两乃至上白两吧,若是太便宜了,怎么对得起老员外们的身份?

    再在镜腿上挂上一个细细的金链子,那头往扣子上一挂,这边戴在鼻梁上,啧啧,活脱脱一个颐养天年的老宰相,谁不掏银子买?

    就是自己不买,那些亲朋好友、门生故旧,哪个不上门送一个?

    工匠领头之人叫做苏茂珍,算是苏州起家早的单照镜世家。

    要不是上边的命令,以他为首的众人,自然是舍不得来京师。

    按照过去的经验,给官家或者是皇家干活,要求不低,但是费用不见得给的高,有时候扯皮之下,虽然算起来单价比当初高,但是费时费力的过程,综合算下来,基本上没有优势。

    而且,现在哪怕是单照镜,也属于精工细作,依旧是供不应求的时代,因此,他们的单子做都做不过来,也不需要皇家或者官家的肯定。

    反正按照现在的收入,已经是百匠里顶尖的那些,毕竟镜片磨制技术推广的时间并不长,想要入门可是需要不少经验,没有人传帮带根本是不可能做到之事。

    所以说,这一行都是师徒传承,并且使用的人和制作的人也就是那么一小撮人,是以能够保持他的逼格。

    但是么,这可不是方书安想看到的现象,一个东西的出现,如果只是在奢侈品的行列里,那么它永远无法推动社会的进步。

    如果只是敝帚自珍,那么怎么才能发现更为广阔的天地。

    因为有着这样那样的因素在内,所以到工部报道的苏茂珍,听到是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院时,已经十分不高兴,等到看见眼前迎接他的是个少年。

    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实在是,太气人了!

    他们好歹说也是苏州一带驰名的磨镜高手,怎么还弄个娃娃来唬人?

    “敢问您可是苏先生?”方书安恭敬的一礼,对于有真本事的匠人,他一直恭敬有加。

    在后市,可都是总工或者总师,至少也是个技术总监一样的人物。

    与别的不同,技术领头人想要服人,需要有过硬的技术。

    “你是?”苏茂珍并没有还礼,而是冷眼看着年轻人。

    显然,他心里并不高兴。

    方书安笑容一滞,随即苦涩地道,“诸位远道而来,请先到厅里一叙。”

    看样子,难道真没有像样的人物?苏茂珍脸拉的更长,活脱脱能犁地。

    “小子,你们家主人是谁,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工匠们都是有脾气的,不像是商人那么圆滑,有什么不满的他们直接表达出来。

    “苏先生,鄙人正是方书安,正是迎候各位的人。”

    方书安?苏茂珍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时想不到是什么地方听过。

    但是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娃儿说是来迎接自己,他感觉是工部对自己的羞辱!

    不就是此前没有答应过他们插队制造一批镜片么!

    人家江南豪绅都是早早交好定金,当中不乏告老还乡的大官,你工部怎么了,照样要等候!

    现在,把他们弄到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名明显是要报当初的一箭之仇啊!

    “你个小子,开甚玩笑,速速去将你家主人请来,不然,我们这就掉头回去!”

    苏茂珍想不起来名字在哪里听过,更加的烦躁,他怕同来的匠人们先爆发,队伍不好带,便带头发难。

    “这……”对方竟然对自己的名字没反应,方书安也是无奈,难道说现在再补充一句,我是阁老的孙子?

    那样的话,只怕会适得其反。

    这叫一个什么事?

    人类啊,终究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他方书安不就是年龄嫩点么?怎么如此让让人瞧不上,甚至连名字都不愿意多想片刻。

    如果他现在是个未老先衰的形象,最好是少年白,头发灰白相间的那种,保证苏茂珍不会像刚才那样,进来就先撂个蹶子。

    “诸位先饮口茶,重要人物马上就到。”方书安笑眯眯的回应着。

    人啊,终究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想当年,方书安在前世,励志要做一个不虚与委蛇的人。

    现在呢,两世为人之下,莫说是一张假笑的面具,就是让他和最讨厌的人一起去大保健,都能做到。

    社会的磨料啊,终于把方书安的棱角磨去!

    片刻,便有婢女献上茶来。

    学院总有各路官员前来,并且附近还有别院,所以方书安他们下大力气找了一批婢女过来。

    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存在,比之宫里的仙女都不徨多让。

    这会儿,举着茶盘翩翩而来,像是凭虚御空的仙子一样。

    更妙的是,人未至香先来。

    远远的茶香就勾引着众人的鼻息。

    好茶,果然是好茶!

    同来的还有些茶点和果盘,当然,果盘正是实验中的水果罐头。

    经过初期的检验以后,便在学院试点试用,连招待的果盘都有了来源。

    苏茂珍哪里见过这个时候能摆上一个月前应该过季的水果。

    看来,这地方还真有两下子,他在心里嘀咕着。

    未几,另有一排婢女端着盖着绸子的东西上来。

    等到放在几上,掀开绸布的霎那,人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