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63章 我是梁日天 (三十一)

第163章 我是梁日天 (三十一)

    “为什么不需要铁矿石开采?小梁同学打算去海外采购铁矿石?”

    大佬对梁远的选择很是好奇。

    “很多资源论起人均,国内数据惨不忍睹,远嘉既然有能力去国际上找吃的,总不好意思窝在老家继续挤兑国内的兄弟姐妹。”

    梁远说得十分憨厚,简直就是老实人一个。

    共和国的煤矿品质不错,铁矿品质可就有点呵呵了,这几年正赶上日本经济崩塌从海外战略收缩的时候,澳大利亚、巴西的大型铁矿相对未来几乎白捡,梁远自然对投资国内的矿产不上心。

    大佬虽然把远嘉在国内的资产拎得门清,但对远嘉在海外的资产大佬就无能为力了。

    梁远给自己扣上了一个去海外打野食的正义名头,大佬总不好强迫小梁同学拿美金投资国内的矿山。

    “还算不错。”

    顶尖大佬给了某人一个及格的评价。

    “小~梁同学。”

    闫鸿基刚开始对这个称呼有点磕绊,不过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无动力外骨骼在哪里建厂?”闫鸿基问道。

    一旦梁远的牛皮变成现实,五年七百五十亿的产值想想都让人兴奋。

    “这个,要看国家的决定吧~”梁远磕绊都没打的直接回到。

    “远嘉可以独立投资研发技术和相关的生产设备,但组织大批员工生产与销售这种事,偏离了远嘉既定的发展路线。”

    梁远在独立这两个字上略微加重了一点语气。

    “我个人觉得,类似金城、路安这样的企业集团整合一下就足够了。”

    路安是铁道部白捡的一家现代化高新企业,金城则是因为空调扇生产而崛起的松散联盟性质的军工生产企业集团。

    这七百亿的定向投资假如某人吃了独食,怕是共和国也不用研究什么姓社姓资了,直接喷远嘉这个头号靶子也就是了,某人搞不好可真得流亡海外了。

    提起路安纯属是梁远打算拉一把自己的老子,当然,目前地位大幅提升,背靠着铁道部的路安也很拽就是了。

    金城则是经过上百亿金钱洗礼,加上空调扇生产配额的斗争磨合,已经成了横跨军工企业和地方中坚国企的利益联盟,连军方都无可奈何的地方国企想一想就知道会有多难缠。

    梁远直接把金城拉下水,除了靠上军方这个大靠山,还意味着直接搞定了共和国最难缠,能量最大的那批地方国企。

    闫鸿基说什么也没想到梁远连犹豫都没有,直接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这可不是7500万,750亿这种庞大的金额,哪怕闫鸿基都忍不住想把项目拉到自己的辖区。

    梁远轻轻巧巧的就放弃了项目资金主导权。

    在场的都是人精,梁远强调独立研发和国家决定生产这两点,背后的意思十分明显。

    国家补贴直接补贴生产企业好了,远嘉自筹资金研发,产品性能达不到预期或者成本下降过慢,国家完全可以直接了当的放弃采购。

    换句话说,远嘉负责整个项目风险最大的那一块,一旦产品性能和成本达到预期,500块的成本约定又使得远嘉放弃了利润最丰厚的终端,这已经不是经营魄力所能解释的了。

    除了家国情怀,闫鸿基暂时还真找不到梁远做这种决断的合适理由。

    “为什么这么做?支配七百五十亿的资金,小梁同学就不心动么?”

    “当然心动啊,可这资金来得太容易了,一旦习惯之后,将来就不会过苦日子了,在国际上,和海外财团所进行的残酷竞争,却都是在苦日子下完成的。”

    “如果远嘉想在海外和历史上站得稳当,放弃这种资金是必然的选择。”

    “小梁同学如此决策?远嘉的利润点又是什么?”

    “在我个人看来,技术是促进生产力跨越式发展的唯一因素,无动力外骨骼的实验室成品虽然简单,但想要投入实用,需要跨过最大的难关有两个,金属材料的耐用性,控制系统的合理性。”

    “大致上无动力外骨骼可以分解成六根弹簧,两根液压杆,数米长的金属型材,我大致套个数据,一位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员工,每工作一小时大约行走五千步,按八小时工作计算,每日行程四万步,这意味着六根负责起到助力辅助作用的弹簧每天需要经历四万次完整的结构伸缩,除掉休息日,弹簧每月的工作次数是一百万次,每年的工作次数是一千万次。”

    “先不考虑性能数据上的适配,国内,目前性能最好的批量工业品弹簧全寿命的压缩次数大致在一百万次,海外,由性能最好的弹簧钢所制成的批量工业品弹簧,应该是汽车发动机的气门弹簧,目前的使用寿命为一千万次~~。”

    “无动力外骨骼所需的高性能弹簧,一千万次的全寿命也只是达到入门级别的实用条件而已,想改进弹簧质量,首先要改进钢材冶炼,高纯度的特种弹簧钢所需要的冶炼环境,不比芯片产业所需要的无尘实验室来得简单,目前国内能做到这一点的钢铁企业是零。”

    先忽视掉产品寿命上的差异,1990年,海外生产气门弹簧的顶尖大厂,其出厂成品的非良品率大致是百万分之一,共和国国内,类似一汽二汽这种顶尖大厂的气门弹簧出厂成品非良品率约为百分之七,这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竞争对手,被人家吊打都已经是比较含蓄婉转的用词了。

    某人的尾巴其实已经不小心的漏了一点段,按梁远的一贯思想,是绝对不可能把远嘉的前途挂在任何人的一念之间,一旦远嘉在高性能弹簧钢上取得突破,哪怕国家砍掉外骨骼项目,照样不耽搁远嘉在钢铁领域去做后世那些隐形冠军企业,充当全球汽车产业的弹簧巨头依旧能活得风生水起滋润异常。

    随着斯贝项目高温耐热材料国产化进度的结束,冶金实验室朱立国教授最近的闲暇时间越发多了起来,闲不住的朱立国对华晨从通用手中搞来的电子束沉积设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头扎了进去。

    说起来在现代工业生产上,很多事物和技术都是链条般一环套着一环。

    电子束沉积设备算是综合高温等离子控制、粉末冶金、激光技术这三个尖端技术分支的一个集大成者成果,从这个成果中可以分拆出等离子金属冶金技术、粉末冶金技术、等离子金属表面热处理技术、激光焊接、激光切割、甚至未来的3d金属打印技术。

    如果把其中的等离子金属表面热处理技术继续向下分拆,还可以分拆成高温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和低温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

    其中高温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采用激光、电子束等高能量功率源,低温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则采用电流电弧的方式。

    低温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虽然没有电子束沉积设备那般高大上,但由于设备成本较低的缘故,在日常的金属加工行业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毫不夸张的说,以丰田、本田、日产为代表的日本汽车之所以能在八、九十年代风靡全球,由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处理过的汽车钢材居功至伟。

    低温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如果继续向下分拆,可以按技术的难易与先进程度分拆成双辉等离子氮化技术>辉光等离子氮化技术。

    而低温等离子表面热处理技术的核心可以分拆成四个基础研发上的难点,真空技术、电子温控技术、电流整流变频技术,高性能瞬间储能技术。

    这四个技术难点除了真空技术和远嘉目前的业务关联不多,其余三个几乎都和远嘉的战略发展方向紧密相连。

    电子温控和电流整流变频从来都是港基集电器件实验室的发展重点,高性能瞬间储能技术除了能和华晨动力的发电业务关联起来之外,还和一千所有着紧密的联系,最明显的例子,电磁炮和电磁弹射的高密度储能。

    航空发动机行业号称工业之花可不是空口无凭瞎说的,随便从中拿出来一项技术都是在其他工业应用方向中的集大成者。

    共和国在等离子金属表面热处理方面其实起步也很早,问题在于等离子金属表面热处理技术有个十分明显的特点,再电压恒定时,电流越大效果越好,技术发展到了八十年代,一次开机实验就能消耗掉数千度电,以共和国二十世纪的电力供应水平和冶金行业的研发经费,哪怕是单纯的电费投入,都不是二十世纪共和国金属研究所那可怜的研发经费所能顶得住的。

    事实上如果没有梁远的插手,朱立国要等到新世纪之后,才开启了应用等离子技术处理金属表面的研发之路,再此之前的二十世纪,几百万美元一台的大型低温等离子氮化炉,真不是金属研究所的科研财力所能承受的。

    至于国产的大型低温等离子氮化炉,二十世纪,搞那个的研发人员比搞冶金的还惨,全国最大做低温等离子氮化炉的研发团队,不过三五十人,无论人员还是经费都没有给海外大型钢铁集团设备研发部门刷厕所的多。

    在科研上朱立国才是彻底的开挂主角,这位出身东大敢怼省领导的冶金大牛,在新世纪只用了三年时间就用采用等离子金属表面冶金搞定了汽车型材的研发,使得鞍钢直接成了共和国境内三大汽车钢材的大型供应商之一。

    当然,在朱立国获得技术突破之后,没品的某钢过河拆桥,在升级汽车板材生产线时,选择了技术更先进的德国技术是另外一个坑爹的故事了。

    倒是梁远的家乡企业本钢在老教授落难时拉了一把,选择了自主技术进行老设备改造,至于结果究竟如何,某人翻越了位面之墙终究没得知事情的最后结局。

    顶尖大佬对梁远毫不留情的掀开国内钢铁企业不咋地的一面倒是没什么其他看法,以远嘉表现出来的一贯态度而言,选择将来靠技术说话也没出顶尖大佬的预料。

    顶尖大佬哈哈一笑,点头说道:“小梁同学真是不错。”

    从还算不错的及格,进化到真是不错的优秀,梁远这次面试应该是彻底通过了。

    唐铮看了一眼嘴角带笑无比满意看着梁远的唐婉。

    觉得自己这个幺妹的运气真是好到逆天,年轻时在大院子弟里难得嫁的夫妻恩爱和睦,中年时丈夫的仕途一片坦途,末了,下一代又早早的定下了这么一个无法形容、无可挑剔的姑爷。

    梁远是知道自己一会打算说的东西会有怎么样的颠覆性,如果不培养上一批利益深刻纠缠的铁杆盟友,将来远嘉注定只有远遁海外一途,别说目前放弃750亿,哪怕后边再加个零梁远照样放弃得都不带犹豫的。

    “哪怕小梁同学所言的技术能全部变成现实,生产力距离**社会还是有段距离的,我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技术居然比人工智能这种还要有颠覆性?”

    “难道远嘉有信心研发可控核聚变?”

    顶尖大佬终于提起了真·**这个茬,当然,这也是某人前边面试过关,如果某人的未来展望连搞定发达社会主义都办不到,某人所言的**也就没必要听了。

    梁远果断摇头,在未来,可控核聚变技术被誉为时间晶体,技术突破的日期永远稳定的凝固在五十年之后,在有限的生命中,梁远宁可相信自己能搞定火星的载人之旅,都不相信人类能突破可控核聚变技术。

    “内容有点长,需要解释上很长时间。”

    沉默了一小会,梁远缓缓开口。

    “严格的说,这种技术无法直接作用于任何领域任何行业,但这种技术对任何行业都能起到激励作用,这种技术的针对主体是复杂的思想和人心。”

    2012年,梁远翻越位面之墙以前,在混单片机论坛时被论坛大佬安利过划时代的区块链技术以及配套产生的电子货币。

    出于好奇某人曾经用家里的电脑在网络上挖过比特币,当时能有五六个的样子,然后,某人就翻车了,无缘于这个全球经济界百年难遇的巨大风口或是骗局。

    虽然梁远没经历过比特币的价格飞上天,但在论坛技术大佬的安利之下,对诞生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极为了解。

    实际上比特币的诞生,就是一位天才程序员对人类现行经济制度的一次无情嘲讽,比特币的本身其实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真正有价值的在于建立比特币技术基础的区块链技术,或者更为准确的翻译应该叫做通证技术。

    区块链技术才是各国政府真正关心看重的技术革命,藏在区块链技术背后,驱动区块链技术运作的逻辑思想,足以颠覆目前人类社会已经延续了数百年的生产关系,不论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无论比特币、以太币、火币、五行币还是后续已经泛滥成灾的各种马勒戈壁,不过是区块链技术某种展示方式的样本而已,除了提供一部分人收取另一部分人智商税和赌博暴富的机会,没有任何其他的实际价值。

    实际上在八十年代末期,区块链的框架技术本身就已经成熟,只是限于电脑数量与运算能力无法大规模的普及应用而已。

    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虽然同时创造了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概念,但是数字货币、加密和区块的概念于学术领域,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就被大卫·乔姆,斯图尔特·哈勃、史葛·斯托耐塔以及共和国密码学家来学嘉等人陆续发明完善。

    中本聪的主要贡献在于放弃了中心化构架,使用tcomp加密,融合了工作量证明(pow)和数字时间戳,进而形成了比特币本身任何人都无法篡改投入与产出的共识机制。

    而在维系人类社会运行的现实经济中,无法篡改的共识机制恰恰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最简单和明显的例子,就是充当了几千年交易等价物,直到现代社会依然具有原始货币属性的黄金。

    在人类社会里,人类关于黄金的共识机制在于虽然科技获得了极大的进步,但地球上的黄金总量依旧稀少,在大众都接受的某个数值的上限下方恒定,而黄金本身又非常的难以伪造,这几点因素结合才造就了黄金充当几千年人类社会原始货币的不朽神话,假如某一天外太空直接掉下来一大堆黄金陨石雨,黄金这种货币传奇分分钟钟就会破产。

    更坑的是,指导人类社会经济运行的两本无上巨作——《国富论》和《资本论》,一本讲述的是身为资产阶级应该如何有效的统治与剥削韭菜,另一本讲述的是身为韭菜应该如何弄清少数统治精英的真实嘴脸,进而弄死那帮生儿子没**王八蛋。

    这两本书虽然难得的一致产生了共识机制,认为劳动是创造财富的唯一手段,提高生产效率是发展生产力的唯一标准,但对如何提高生产力几乎都是只字不提,而是专注于如何分配现有财富。

    换句话说,这两本书虽然被扣上过无数伟大之类的名头,但其本质无非是教人如何分蛋糕与抢蛋糕,至于如何做个更大更好的蛋糕,呵呵~~。

    人类人性中的天性自私和比较经济理论的结合,直接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分工合作以及市场经济的发展。

    全人类共识机制所产生的一般等价物——货币,和更适合货币发挥能力的市场经济都是人类最有创意的发明。

    《国富论》和《资本论》这两本书在近代和现代社会的先后盛行,直接导致了现代人类社会经济运行的过程中充满了无法想象的尔虞我诈,科技进步所带来的生产力发展相当一部分被日益增加的交易成本所吞噬,大大增加了人类社会的内耗,使得人类这种生物本来就不怎么长的寿命,在种种抢夺与诈骗中毫无意义的消耗掉了。

    整个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提升,则完全有赖于各种天才的灵光一现。

    区块链技术中所包含的去中心化以及密码技术,为不可篡改提供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去中心化以及不可篡改如果引入到现实经济运行中,意味着大大提升了不劳而获、巧取豪夺的难度,大大降低了不劳而获、巧取豪夺的次数,工作量证明和数字时间戳的引入则是对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最大嘉奖。

    区块链技术或者叫做通证经济,恰好就是这么一种基于互联网,针对人性中的种种欺诈与抢夺所产生的现代电子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