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58章 我是梁日天 (二十六)

第158章 我是梁日天 (二十六)

    当某人干脆利落的说出去火星这件事情的时候,大佬以及顶尖大佬特意留心了远嘉高管们的神色。

    然鹅,什么值得注目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好像某人刚才说的不是去外太空,而是去太平洋对面玩几天一样寻常。

    大佬从文字上得到的对梁远的印象,自然没有远嘉高管群体整日和梁远相处来得深刻。

    鉴于梁远真知道未来的商品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缘故,平日闲谈时自然会不经意的透露出一些细节,然后随着技术的研发,很多人发现梁远所说的细节对产品到商品的转换有着很关键的作用,常给人以醍醐灌顶之感。

    结果就是远嘉管理层闲聊时,梁远创业初期拉人上船画饼时那种精准刻画未来的言论,成了众人喜闻乐见的聊天重点,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总能找出新鲜的东西。

    虽然远嘉的研发体制走上正轨之后,梁远少有像创业初期那般明晃晃的开挂,但某人说得越少,当年画饼时的传奇度就越高,然后这次梁远提起去火星,远嘉高管虽然知道基于目前的技术水准,载人去火星暂时绝无可能,但同时也都相信梁远肯定是发现了某种别人看不到的机会。

    远嘉的管理层到底有多难缠,闫鸿基在这几天的谈判中已经有过深刻的体会,现在看着极为专业、精明、有战略眼光的远嘉管理层,对一个看起来天方夜谭的项目毫无抵触,梁远在远嘉的地位不言而喻。

    哪怕是亲眼所见,闫鸿基看着梁远那张过分年轻的面容,都觉得这事儿假的好像色彩斑斓的肥皂泡一般。

    “先把我个人的理想放在一边。”

    “我们看看,站在目前的技术基础上,去火星要向哪个方向发展,远嘉会得到什么,又会付出什么。”

    “虽然我一直在努力的将远嘉体系公众化,但由于企业膨胀过快的缘故,目前看效果好像不太理想。”

    很多核心高管第一期的股权激励还没拿全呢,远嘉就直接膨胀成世界五百强了,就算梁远有心推进员工持股,但也不能搞成免费白送不是。

    倒是由于远嘉业绩拔尖的缘故,核心高管的股权激励可以提前执行,类似周远航,苏良宇,简至康,刘文岳,祁连山这种第一时间入伙的高管核心,会得到整个远嘉体系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的股权不等,明年这个时段,梁远和两个丫头在远嘉体系内的股份控制权会降低到九成以下。

    “因此,和海外那些上市的大型公众公司不同,远嘉绝对是全球首家进军深空宇航领域的私人企业,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特点,先暂且放在一边。”

    海外具备宇航能力的企业很多,类似美国通用动力,德国西门子,日本三菱等等,但这些大型上市公司,相当程度上已经蜕变成为公众性企业,可不是大股东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

    最简单的例子,如果远嘉所有人都不同意梁远去火星这个理想,换成上市公众公司,梁远要么放弃理想,要执行理想就必须选择把公司私有化退市。

    比如某人指挥着港岛上市公司香港置地对商飞输血,就引起了无数中小股东的质疑反弹,在《港岛日报》财经版连篇累牍的渲染航空领域的投资高风险之后,某人渣机智的顺应了中小股东的意见,将置地对商飞的股权投资变成了理财性质的债权投资,还顺势在震荡期以负责任的态度回购了不少置地的股票稳定股价,左右互搏玩得极其娴熟。

    当然,在未来如果能在万能的a股上市,不用退市、不用引导、不用左右互搏大股东也能为所欲为,直接拿着卖韭菜的钱来实现大股东童年时的梦想,简直是酸爽。

    “在获得航天许可方面,原则上已经没了问题,这个政策上的因素也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了。”

    梁远在台前的发言极具个人风格,和经营远嘉的思路一样,都是先把各种有利因素积累到一起,然后滚雪球似的放大最终形成无可抵挡的大势。

    “在座的都不是外人,早期的远嘉是个什么样子想来大家都是心中有数。”

    “不客气的说,在收购怡和之前,远嘉虽然拥有亚洲顶级的研发团队,也有香格里拉电气这种生产型企业,但就实际业务来说更像是一家规模比较大的皮包公司。”

    梁远直白的面对远嘉起步时的不正规,除了没经历过的纽壁坚之外,其他几人的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众人回首当初,都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那会算是真被梁远给洗脑忽悠了,没听说世界上还有哪家公司会把研发型企业的资金来源构架在皮包公司之上的。

    在梁远天花乱坠的展望未来中,远嘉高管开始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然后惊喜的看着始终命悬一线的远嘉吹气似的越来越大,虽然都胆战心惊的怕资金链断裂,但这种钢丝绳上飙车的刺激简直让人终生难忘。

    “收购了怡和之后,远嘉虽然演变成一家大型的跨国贸易企业,早期激进发展的后患暂时性的消失了,但面临的未来依旧很艰难,毕竟全球五百强级别的竞争,对于企业来说只能更残酷。”

    “共和国有句大俗话叫做无农不稳、无工不富,对于一家有追求的企业来说,技术、研发才是企业生存基础,生产、管理才是起企业发展的源泉。”

    “港基集电通用,数字,工控三大芯片的成功,才是远嘉走上正规化道路的基石。”

    “在远嘉从激进的皮包公司向科技企业转变的过程中,有个必须跨越的难关就横亘在眼前。”

    “如何塑造品牌,如何把远嘉旗下品牌的知名度提升到真正的世界级别?”

    “就我个人的看法来说,有两条路,一条是砸钱投广告,通过大手笔的广告投入树立起世界级企业的形象。”

    梁远所言的大手笔广告塑造世界级品牌形象的道路,未来的韩国三星电子就是这条路的真实执行者,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三星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持续投入超过一百亿美元的品牌营销费用,用无数的绿纸把自身送到了世界级品牌的层次。

    “还有一条路就是从事极具爆炸性影响力的科技研发工作,比如可控核聚变,超光速飞行,外星移民,大幅提升人类寿命等等。”

    会议室里的人,反应都是极快的,梁远说到这里,很多人都有恍然大悟之感,原来这货在这里等着呢。

    以目前的科学基础而言,相比某人所说的可控核聚变,超光速飞行什么的,外星移民还真是最简单的。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太平洋对岸的国家宇航局,如果忽略掉共和国和北极熊的某些因素,美国nasa的影响力绝对是世界级的,在共和国国内,关注美国国家航天局的只是非常小众的圈子,但在全球范围内,当初的登月就足以震撼全世界。

    新世纪之后的美国现实版钢铁侠——埃隆·马斯克,某种程度上走的就是这条以科技树立品牌的道路。

    当然,马斯克没开外挂,所以只能把企业形象塑造成代表着未来的前卫与潮流,距离世界级品牌还有段距离。

    “相对于延长人类寿命,光速飞行这些具有震撼力的超前沿研发,外太空探索和移民这个招牌还是很有性价比的。”

    这会儿的梁远不灌鸡汤了,实打实的明说去火星即是理想也是招牌。

    “一家纯粹的私人企业,选择了为全人类的利益而服务,这里边新闻的爆点简直太多了,纽壁坚爵士可能比较熟悉,起码比报道那些千篇一律的慈善事业更吸引眼球不是,更何况,我的运气一向不错,万一在地外移民这个方向上获得了什么突破,想来给世界的震撼也不会太弱。”

    “选择最远大的理想,做最酷的产品,从事最有未来感的工作,这是远嘉树立世界级品牌形象的核心。”

    “塑造一个世界级的品牌,百亿美元的营销费用只是堪堪启动而已,如果换个角度考虑,远嘉把这百亿美元投入到研发一线,收获的又会是什么?”

    对于开外挂的货色来说,类似三星那样砸钱找人按部就班的升级简直有辱智商,一百亿美元的绿纸,都足够梁远把港基集电的技术水准砸到世界一流了。

    “当然,为了获得类似广告那种持续性的关注,地外移民项目一定要集娱乐性,科研性,先进性于一体。”

    “思考的时间有限,我先抛砖引玉的说个不成熟的想法。”

    顶着地外移民光环的生物圈二号计划,虽然在科研方向上留下了一地鸡毛,但在其他方向上获得了极其巨大的成功。

    新世纪之后,未来风靡了全球的娱乐真人秀项目统统起源于这次生物圈二号计划。

    由于组织者过于贪大求全的想要模拟整个地球的缘故,生物圈二号的科研计划算是一塌糊涂。

    没有明确而具有逻辑科研目标的迷茫,导致了参与实验的八名科学志愿者最终形成了两个阵营,每边4人,阵营之间几乎一句话都不说。

    这出让人意想不到的“生活肥皂剧”启迪了海外电视人的灵感,根据生物圈二号实验的某些具备娱乐性的爆点因素,荷兰媒体工作者创作出了全球首个大获成功的真人秀节目《老大哥》。

    当然,在有的位面老大哥看着你是个很有内涵的词汇,所以共和国民众少有人知道,自己平时那些爱极了的真人秀项目,其实源自一次既伟大又荒谬的科学实验。

    真人秀这种全新娱乐形式的诞生,大约是整个生物圈二号计划对世界最有争议的贡献了。

    在海外,真人秀老大哥的影响力绝对是世界级的,除了非洲某些战乱频繁的国家,老大哥极其变种版本已经布满了全世界所有相对和平的国度。

    一个诞生于二十世纪的娱乐节目,在梁远翻越位面之墙时依旧欣欣向荣,生命力和影响力可想而知。

    某人结合着未来一些重量级真人秀的核心娱乐因素,从框架上简单的做了方向性的阐述。

    大意就是也盖一座类似太平洋对岸那类的隔绝类大型科研建筑,梁远暂时把这个建筑命名为地外生态圈。但实验的核心不是验证地球生态圈,而是用最少的能源维持最多最持久的产出。

    在满足科研计划的同时,还将有专业的团队负责构建艺术性的日常行动剧本,将冲突、竞争、甚至恋爱、劈腿等因素穿插在科研工作当中。

    进生态圈的人员除了一半负责科研的之外,还有一半是搞艺术的负责制造冲突和搞笑,也算为某人推进知识精英与娱乐明星结合的计划趟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