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57章 我是梁日天 (二十五)

第157章 我是梁日天 (二十五)

    苏良宇等人都在楼上的会议室等着梁远开碰头会。

    由于出面参与谈判的人级别都很高,远嘉经济团这四、五天连续谈下来成果获得不少,计划中的目标达成了大半。

    虽然对于特区银行来开分行一事没有当即拍板,但沪城一把手承诺特去银行北上沪城一事,由沪城市政府的名义去央行活动。

    特区银行行长林建也承诺,特区沪城分行开业之后,对入驻浦东新区的高新和外向型企业提供不少于七十亿人民币的贷款支持。

    同时,周远航也代表商飞就cm50公务机生产线落户浦东新区达成意向,但具体的厂区选址、政策优惠等大问题还需磋商。

    换句话说,周远航在等着特区银行沪城分行在浦东正式落地。

    当然,作为面子工程,正式敲定的项目也有,怡和旗下的怡中机场服务、美心饮食同共和国联合航空合作,在浦东新区投资2000万美元,兴建一家全新的现代化食品加工企业,用来满足国内航班日益增长的多元化餐饮需求。

    同样,港岛上市公司奶牛国际宣布正式北上大陆,将公司旗下的惠康超级市场业务分拆独立,在大陆同共和国香格里拉地产、马来西亚顶峰控股,共同出资注册了一家名为顶峰惠康零售集团的合资企业。

    这家全新的零售企业注册资金高达18亿人民币,顶峰惠康未来将在共和国大型城市兴建集家用电器、精品百货、大型商超、顶级写字楼于一体的香格里拉商业综合体。

    马来西亚顶峰控股的董事局主席方中信和梁远算是老乡,方中信捐的少年宫给幼生期的梁远留下极好的印象,远嘉刚起步那会,梁远一时不查,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品牌使用问题上和马来云顶集团有过纠纷,这事也是方中信热心的从中调节,最终才不了了之。

    有了人际交往之后,方中信和梁海平的关系一直不错,也对源自家乡的香格里拉酒店较为关注,这次纽壁坚打算在国内兴建类似未来万达的城市商业综合体,梁远就把方中信的顶峰集团介绍给了纽壁坚。

    虽然怡和不缺少营运顶级商场和大型超市的经验,但城市商业综合体这东西明显属于重资产业务,有个同样在零售领域经验丰富的顶峰集团分担投资,纽壁坚也是乐见其成。

    更何况当初梁远收购怡和时只拿下了怡和在港岛地区的业务,纽壁坚对怡和在东南亚地区的渠道网络念念不忘,和顶峰集团合作对怡和将来重建东南亚市场渠道只有好处。

    某人躲了三年的修建地标大楼的任务,这次终于躲不过去了,就热情程度来说,沪城官员对纽壁坚提出的淮海路改造计划的兴趣,远大于商飞公务机生产线落地沪城。

    只用了三天,高效的沪城市政府就把淮海中路非保护建筑列出来了一个清单,连闫鸿基都不能免俗的追问纽壁坚,淮海路改造工程投资几何?楼高几许?

    不过让沪城市政府有些丢面子的是,港岛股市对怡和的大举北上行动并不看好,纽壁坚宣布顶峰惠康成立的当日,怡和在港岛的四大上市公司股价纷纷下挫,一夜之间怡和系股票蒸发了二十多亿港元的市值。

    宋晓薇走进会议室通知大会议成员换地方开会时,纽壁坚正拿着一份报纸侃侃而谈。

    “两天市值跌没了二十六亿,今天下午全涨回来了不说,对比宣布消息之前,集团市值又升值了三十三亿。”

    上午,大佬在机场发表了江湾讲话之后,极为敏感的港媒第一时间就给予了转载,利益相关的《港岛日报》更是把这段讲话做成了一个独立副刊,以此来论证大陆的改革开放即将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

    受此利好消息,港岛恒生指数飘红一片,原本一路下跌的怡和系股票转瞬之间反弹上扬,只用了一个中午就回到了下跌前的价位,下午反弹的势头依旧不减,到港股休市下班怡和相关上市企业的市值对比下跌前增加了三十多亿。

    “老总们好,大少说今天去楼下的新会议室开会。”

    宋晓薇先笑吟吟的说了通知。

    “怎么想起来临时换地方了?小宋,难道是文华又搞出了什么新东西?”

    简至康带着好奇问道。

    “不是,刚刚酒店来的那位客人老总们都知道吧?”

    大佬出场,早就有人第一时间通知了远嘉大会议成员,在纽壁坚收到港岛方面的股市传真之前,梁远被大佬抓去做什么,才是这些中老年讨论的重点话头。

    “大少和两个小公主都被拉进去陪客,饭局结束了,大少说今晚开会的地方变换一下,总不能让老人家跑来跑去的。”

    “啊!”

    远嘉高管都是人精,反应自然是快的,转眼就听明白了宋晓薇话里的意思。

    大佬要旁听远嘉的日常会议,这是什么情况?

    “小宋,下边是什么情况?”

    苏良宇直接就问了出来。

    “大少饭局陪客时,我零星听到了几句,好像是和地外探索,工厂化农业,火星移民什么的有关。”

    鉴于某人光辉的丰功伟绩,宋晓薇的脸上全是服气,这要是换个人扯什么外太空,宋晓薇怕是连白眼都懒得翻。

    远嘉高管也有点蒙,还是和梁远接触最久的苏良宇好像想起了什么,拍了一下桌面,说道:“远嘉的第一个年会,大家还有印象没有,为了鼓励大胆研发,大少说哪怕是去火星,只要可行就去做。”

    虽然貌似找到了事情的起源,不过对事情的接受程度毫无帮助。

    比如后来远嘉的纽壁坚就真懵了,88年的远嘉好像就是一个大贸易商吧,在某人之前,这星球应该没人在建立企业之初,就把目标订到火星上去,自己职业生涯最后这位老板的人生都已经炸裂的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了。

    大佬都在下边会议室等着呢,也没时间给远嘉高管琢磨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一伙人匆匆收拾好文件把秘书都打发走,跟着宋晓薇到了楼下。

    大佬的目的就是为了更深入的了解远嘉,吃饭时就定了规矩抛掉那些应酬上的繁文缛节,否则这一圈介绍下来,一个小时就没了,因此梁远开会时就直接当大佬没在现场。

    宋晓薇也把话带到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远嘉高管进会议室时已经恢复了平常状态。

    只是微笑着对大佬坐着的那一排靠椅点头致意,然后和日常时一样随意的分散坐在圆形的会议桌旁。

    梁远等人来齐了,也没扯什么没用的,和往日的会议风格一样直接进入了正式议题。

    “今天,我在虹口体育场的青科赛现场遇到了《时代周刊》的资深战地记者梅格·瑞恩,由于那篇《三体时空度规》引起了美国科学界小范围的热议,因此梅格·瑞恩这次来国内的主要目标就是我和嘉嘉、菲菲。”

    “考虑到集团将在美国启动大型研发实验室的缘故,在适当的范围内和美国媒体搞好关系有助于研发中心更好的筹备与运行。”

    “因此,我和嘉嘉、菲菲共同接受了《时代周刊》的专访。”

    梁远先用几句话就把事情的来由交代清楚。

    “在座的诸位应该的有过深刻体会,由于我本人长得比较年轻的缘故,梅格·瑞恩对我能否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与世界观,继而带着日渐庞大的远嘉一路前行表示出很大的怀疑态度。”

    “鉴于个人十分反感美式傲慢的缘故,我把建立远嘉的最终目的向梅格·瑞恩做了介绍。”

    “我告诉梅格·瑞恩,生于地球、葬在火星,就是我个人最大的理想与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