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53章 我是梁日天 (二十一)

第153章 我是梁日天 (二十一)

    

    今天算梅格·瑞恩的大丰收,共和国的最高领导者,采访难度可白宫那位难多了。uctxt.com!

    既然偶遇自然不会放过,虽然时间不太允许,但梅格·瑞恩还是争取到了一个提问题的机会。

    “您对梁是怎么看的?”

    看热闹的自然不怕事大,梅格·瑞恩直接把她个人认为场最重要的两个人关联到了一起。

    年迈的掌权者,年幼的新生代,啧啧~。

    随便个记者都能在这种鲜明的对感受到爆款新闻的味道,下个世纪,假如某人的未来要是一直给力,这新闻绝对够得二十世纪最佳新闻之一。

    这事儿梅格·瑞恩根本不认为老人会不认识梁远,那么大个的商飞在那放着,要是管理层统统不知情简直是笑话了。

    “我们的教育体系还是很优秀的,我们国家人口众多,历史有过许多类似的早慧记载。”

    “据我所知,在美国,青年或者少年创业已经渐成风‘潮’,类似盖茨这种青年富豪皆是,小梁同学的出现证实了我们国家也有这种培育这种人才的土壤~~~。”

    兴致不错的老人侃侃而谈。

    平心而论,共和国的顶尖管理层几乎都是人‘精’,是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暂且不谈,真论眼界见识,这年头能跟梁远思维的都不在少数。uctxt.com

    当然,限于没开外挂这个关键因素,其他人对未来只是能感知趋势,而不像某人一般可以‘精’确的直指未来的核心。

    这其间的差别,差不多是二战级别的火力覆盖,对新世纪高分卫星定位的‘精’确打击。

    等老人说完,梅格·瑞恩紧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

    “梁刚刚谈起过自己的理想~”

    梅格·瑞恩用很快的语速把梁远那个生于地球葬在火星的理想说了一遍。

    “共和国能否对梁这种天才企业家开放宇航领域~~。”

    “商飞本身在宇航领域,没有再次开放一说,我们国家对外太空的管理应该和你们的nasa类似,都是由航空航天部管理。”

    “众所周知我们是个不发达的农业国家,天大地大都不如老百姓吃饭的问题大,如果商飞能解决十二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别说开放宇航领域,开放银河系的探索都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小梁同学真有志于次,回去向航空航天部提‘交’申请即可。”

    ?!!!~~~。

    天掉馅饼啦!

    梁远差泪流满面了,传说的穿越者光环终于体验到了一次。(uc书盟最快更新)

    有这句话,除了icbm不能搞,发‘射’个空间站啥的应该没什么政策的大问题,更进一步需要国家审批的估计是银河系的探索权了,梁远约‘摸’自己这辈子是用不了。

    这幸福简直来得太快,伟人的作用是如此,一言之下,哪怕是开挂者都要头痛许久的事务,都能轻飘飘的解决。

    虽然,细节问题梁远知道肯定要讨论很久,但,那已经是小问题了,最大的那块拦路石已经搬开,严格的说,除了国内梁远那个牛b的理想还真没实现的地方。

    共和国北边基本是凉凉,欧洲也呵呵了,唯二靠谱的也是太平洋两岸,未来,太平洋东岸的钢铁侠能玩‘私’人宇航,不代表梁远也能跟着玩,如果世界还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参与资格绝对是其之一。

    如果从未来即将全球流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观点来看,老爷子一言九鼎,算是直接把共和国搞进了全球最为开放进取的国家。

    当然,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其实较坑爹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跟在老人身边的媒体除了偶遇的《时代周刊》之外,还有沪城本地的《解放日报》、《汇报》、《新民晚报》,不过除了胆子大的《时代周刊》,剩下的那三家媒体还晕着呢。

    相对于九十年代较为规矩的共和国媒体来说,梁远这种货‘色’真是专‘门’毁三观的存在。

    老人在青科赛的行程计划只有二十分钟,只是没想到恰好遇到某人吹了一个目前这颗星球最大的牛皮,才一直耽搁到现在。

    胆子大敢问问题的时代已经问完了,访谈也算是结束了,一丛人又聊了一点青科赛的其他项目,不过相对于某人吹过的火星外太空什么的有点索然无味了。

    本来听某人吹牛是个意外,众目睽睽之下,算小梁同学特殊现在也得在参赛者这个身份安分的趴着。

    在梁远这个展台里边呆了十多分钟,大佬们终于起步离开,梁远看着一丛大佬渐渐走远,刚和两个丫头对视了一眼长出口气,看见唐婉一溜小跑的又回来了。

    “宁姨,怎么又回来了?”

    “你可真敢说,宁姨在外边可听得提心吊胆的。”

    “嘿嘿,真有啥反社会的,我也不会当着美国鬼子说啊,我又不傻。”

    唐婉瞪了梁远一眼,继续说道:“别在这装模作样了,赶紧跟着一起回和平饭店。”

    “这次来沪城,事情都有大会议成员处理,我回去也决定不了什么事儿啊。”

    “从你接受采访开始,在那等着了,足足听了你吹了四十分钟的牛皮,你以为这么算了,你说,去火星这事儿除了你,远嘉内部还能找谁?”

    卧艹,梁远这下真受惊了!

    借用未来的流行语,这回吹过的牛可真得要么兑现要么跑路了。

    梁远还能说什么,啥也不能说,只能老实的提前收拾摊子,和两个丫头彻底结束了这次青科赛之旅。

    其实也没啥收拾的,拆展台这事儿虽然规定都是由参赛队伍自己负责,但梁远也知道刘飞扬肯定安排好了给自己收拾摊子的人。

    梁远的随身东西从来都是两个丫头均摊,有大佬招呼,外加某人刚刚吹了一个无华丽的牛,两个丫头正处于满眼小星星崇拜max的状态,难得由着某人两手空空的不用拎包的跟着唐婉一起离开虹口体育场。

    虽然是南巡,不过车队倒是不大,虹口体育场外听着的,除了两个丫头从宁安民那里敲诈来的白‘色’奥迪之外,沪城这边只有市委的一号、五号、七号车,还有是几台梁远较喜欢的高顶海狮面包,两台用来前导的丰田陆巡

    车队明显是在等着某人,发觉梁远和两个丫头出了体育场到了奥迪车附近之后,前导的丰田陆巡鸣了一声短促的喇叭,缓缓起步。


    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