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仙途遗祸 > 1516 尚未察觉的困境

1516 尚未察觉的困境

    林诚允和林诚月两人接受检查,并且了解这几天变故的时候,水馨却在自己的屋子里招待君九韶。

    君九韶似乎来得不是时候,大家都被林诚允两人吸引了注意力。加上水馨如今也不是普通女子,倒是没人计较男女不同的问题了。

    当然,两人也不会在这种时候交流什么机密的情报。

    水馨是很好奇,那个画像中的中年男子那方面有没有什么额外进展。君九韶也肯定知道得比华国的人多,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那中年男子本就是明都一名普通的道士而已。实力不够高,也没做什么违规、挑衅的事。一查下来,仿佛到处都曾经见过对方的踪迹。但最终的结论,不过是“到明都的时间至少五年”这样泛泛的结论而已。

    就是这中年男子的来历……对方是住在白云观的,自然也只要在白云观留下身份证明就可以了。

    但白云观的残墟里,却是理所当然的什么都没有找到。

    “也就是大家都觉得,自家有子弟被这人忽悠了。所以查得挺积极。”君九韶做出结论,“但进一步查下去只怕困难。”

    “你们家,君家也被彻底的翻了一遍吧?”

    “肯定的。家主亲自犁地一般的犁了一遍,没发现异常。不过,那个被忽悠的倒霉孩子已经找到了。”

    “他开始动手了吗?”水馨并不同情的问了一句。

    从张氏的宅邸里找出那样的东西以后,水馨已经可以肯定,找出来的丹药里,必然有那么一份,含着预备使用他的人亲族的血了。

    水馨倒不是觉得,有了同一个姓氏宗族就一定要有亲情——她自己就对林诚允几个毫不关心——但这和杀人修炼是两码事。

    “他说他只是提供了一些旁支亲族的名单,别的不用他动手,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君九韶并不忌讳说自家的丑事——反正另外两家的笑话都已经被看了不是吗?还有两个更严重已经对至亲下手的。

    “我觉得他在说谎。”

    “那倒是没有。”君九韶辩解了一句,“按照我们的推断,确实是需要他亲自下手做一些事,但他本人目前也确实是不知情的。有些事情做到一定程度,就回不了头了。”

    也就是说,对方会在做到一定程度之后,逼迫这个弟子亲自下手么……

    水馨得到了结论,但依然没有什么同情心。

    “也就是说,可能有被盯住的人还活着,而且这必然是个大团体。”

    “嗯,现在已经派人按照这个线索去查了。但我不抱什么指望——倘若是我,要杀那么些没有战斗力的旁支,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出手。只要有钱,或者有些灵物,就能买到足够的杀手。各种各样的名义进行委托,不用露任何马脚。那背后的人,我怀疑也就是借用了我那倒霉亲戚的名义。”君九韶同样没掩饰自己的手段。

    他知道水馨不会介意——有能力那么做,不等于会那么做。

    君九韶根本就难以置信,他的亲戚居然会那么蠢,那么容易被忽悠!那样的秘法,就算是可信,真的能结出文胆来,弄出来的文胆也肯定问题重重啊!

    夺舍是犯了天忌。

    难道用亲族修炼能好到哪里去?

    利欲熏心这四个字能拉下来的智商,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这么说来,调查陷入僵局。”

    “这个不好说。”君九韶却如此回答,“他们是大儒啊,我觉得看老祖的表现,他们应该还是有些底牌之类的东西。现在这些事,基本可以肯定和南方修仙界挂钩,他们不会轻视南方修仙界。他们的手段,我们也不可能完全知道。”

    说着,君九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水馨看到他的笑容,才明白了君九韶的言外之意。

    本来是说让她以“林水馨”的身份,秘密去见一下君铎的。

    但现在看来,君铎不会有这样的空闲和时间。

    大儒们现在肯定是紧密联系了起来。共同寻找那布局者的蛛丝马迹。

    既然知道坐在驿馆里,连最基础的消息都不能得到了,水馨就直接走到门口,“我得养灵植了,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看一看。”

    君九韶有些懵逼。

    但他肯定有兴趣!

    他来这里的一个目的本来就是,为水馨送来君家应该付的报酬。苏倾承诺的那一部分,但依然包括一些灵石。

    毕竟,要了灵植种子,没有灵石也养不了啊!

    轻松的用起红尘慧眼,再闭上眼睛,君九韶很快就觉得,自己站在了一片田园的外围。

    面前的是一片一看就知道刚刚开垦的荒地。

    一只天罡狼正勤勤恳恳的,用自己的风系天赋,努力的将田垄边上堆积的几十袋养殖土,均匀的铺在了荒地上。

    既要铺得均匀,又要小心不能伤了那三十来株种在地面上的灵植。

    天罡狼看起来特别的小心翼翼。

    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空间打开,站在外面围观的君九韶。

    水馨的声音响起,叫停了天罡狼。

    天罡狼抖了抖身子,猛然从空间中蹿了出来,落在了君九韶身边,趴下,乖乖的看着。虽然已经离开了田园空间,但者似乎同样不妨碍天罡狼看到其中的情况。

    君九韶正有些不解。

    只见水馨将刚刚拿到的三颗上品灵石全都扔了进去。

    “诶?”君九韶听过水馨培养灵植的情况的。这空间里灵植的气息不过是一二阶左右,根本就用不着上品灵石啊!

    随着三颗上品灵石进去。

    君九韶看见,那些种在外围的乔木状灵植缓缓的拔升着高度。

    而中间种着的灌木类的灵植,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结好的花苞的打开,随即落花、结果。

    大抵是因为速度并不很慢?

    再或者是因为其中蕴含着奇妙的道理。

    本来君九韶还有些不解,颗看着那花开结果的过程,却渐渐的看入了迷。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瓜熟蒂落——果子掉落地面,可那差不多二十株灌木一般的灵植,也瞬间枯萎!

    几乎是再果子落地的瞬间,它们的枝干,就已经完全没入了铺好的养殖土中。

    君九韶瞬间惊醒,目瞪口呆。

    就算是收获了差不多二十颗种子,就算是那些乔木,包括灵茶树在内,都差不多都长了一尺的高度……但这真的不浪费灵石吗?

    水馨却已经将空间重新合拢。

    将手上的田园山水佩递给君九韶看,“你觉得它怎么样?”

    君九韶打量了一番雕工出色,用途往好听了说也是鸡肋,色泽暗淡的玉佩,沉吟片刻,“……到底是上古之物……”

    “它的材质,即使是现在的大儒们,也只能将它破碎,却无法将它重新炼制。你觉得它在上古的时候,作为仙神随身洞府的一部分,是大儒级别能够打破的么?”

    “不可能吧,就不说材质,至少还有禁制之类的。”君九韶回答得很快。

    “上古的时候,浮月界还是仙界,就是那时候的土地,放到现在,也多是灵材。若是现在的农夫,保持现在的身体水准去上古,你觉得他们能凭自己的力量种地么?”

    “呃……”君九韶目瞪口呆。

    他从来没考虑过这种问题!

    而且这问题有何意义啊?

    水馨看着他的表情,叹了口气。

    来到明国这么久了,水馨其实也看得出来,大儒们怎么想不谈,至少在中层,在官位没有紧张到必须要随时生死相争的程度前,儒修们并没有多少南下和修仙界开战的意思。

    要是有,也不可能会那么疏忽文胆级别的战斗力了。

    民众就更不用说。

    有安稳的日子可过,谁会愿意开战?

    而要是民众不愿意,大儒们要是想要强行开战,也不现实。他们会失去民心的支援。

    除非让他们体会到整个世界的危机。

    就这样,能不能成功还不好说呢。

    自觉自己的口才并不够的水馨叹气问,“你觉得吧,这个世界的灵气要是消失了会怎么样?”

    “现在明国不也差不多算是‘绝灵之地’吗?卧龙山脉那边不算的话。”

    “整个浮月界。”

    尚且觉得还有整片汪洋可以开发,可以寻找灵物妖物的君九韶陷入沉思。很明显,他同样没思考过这样的问题。

    “就好像大儒的宅邸。”水馨深有感触的说,“准备好的话,完全可以任由筑基级别在那里战斗而不受到任何损害吧?哪怕大儒们没有认真炼制过,这只是文力浸染的结果。在上古的时候,浮月界的山川土石,受到灵气浸染,也肯定会比现在坚固许多。”

    “……确实,现在的农夫去了上古,不对,上古的农夫,身体都肯定比现在的农夫强十倍百倍。”

    君九韶觉得自己摸到点什么了。

    “所以我在想,如果这块玉佩里面的田园,灵气丰沛起来会怎样。”水馨道,“良种也需沃土。我觉得,这玉佩比昨天已经好看点了。”

    啊?

    君九韶这次真的懵逼了。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并哭笑不得。

    说到底这还是“林冬连”啊!就算不是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是多么私密的地方,有些话,有些事,只能点到为止!偶尔思考些高深的东西没问题,牵扯太多就不对了。

    不过,林水馨要说的话,君九韶已经明白了。

    就是……还不怎么懂。

    君九韶将这些东西记在心里,接着水馨的话问道,“如果你这么养灵植养下去,难道这个空间会变大?还是说会自己养成洞天福地?”

    “这就取决于灵植本身能产生多少灵气了。”

    灵植本身是会产生灵气的。

    这一点有共识。

    不只是南方万花秘境的实验,北方因为灵气匮乏,本身却对灵植有一定需求的缘故,北方对这个事实也是心知肚明。

    但话说回来,这到底是“产生”,还是“逸散”,是件很难区分的事。

    毕竟灵植也必须生长在有灵气或者类灵气的特殊环境。

    否则就会退化、枯萎、死亡。

    很多灵植放在身边,日日夜夜的享受它的植物香气,对本身是有好处不假,但需要用灵气供养不说,这种享受也不可能一人独享。

    怎么比得上拿灵植去炼丹呢?

    君九韶就没拿“产生还是逸散”这个持续了很久但始终没能研究透的问题来和水馨讨论。他若有所思,“因为空间比较独立,所以那些灵植产生的灵气会留在里面,供后面的灵植吸收,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水馨点头,“这是最基础的。只要灵植生于此,死于此,投入进去的灵石就不会浪费。而且能慢慢的改变里面的土性。如果时间够长,自行产生灵脉也不是不可能。一旦产生灵脉,就真的是‘生产灵气’了。”

    君九韶有些匪夷所思之感。

    “所以还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制造灵脉?”

    “我不知道,那只是一种可能。苏夫人给我的资料里说,‘木皇使’这种资质首先要有一条灵脉来建造灵植园。然而我又不可能得到灵脉。所以,为什么不反向思考一下呢?反正我现在培养灵植,多多少少能得到一点回馈。”

    水馨没有弄懂的是,她天生媚骨得到的回馈,到底来自于“帮忙促进灵植进化”,还是“试图制造灵脉”。也许两者都有。但不知道比例是怎样的。

    君九韶听着却有点懵。

    ——所以这个资质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说,水馨和君九韶的交流还算是愉快。

    林诚允这会儿却已经和林诚月坐在了一起,在了解了他们昏迷之后发生的那些变故之后,林诚允和林诚月对林诚思同时露出了不满之色。

    “既然已经牵扯到清血丹,和我们林氏血脉有关。那我们应该也有更强硬的态度介入此事。族兄你的态度太过消极了。”林诚月说话就不怎么客气,“也许你在明国待的时间太久了,有些忘了,我们并不需要忌惮他们。”

    林诚思控制了好一会儿,才没有用鄙视的眼神看过去。

    确实,林氏宗室用不着忌惮他们。

    问题是,你能代表林氏宗室?

    且不说卧龙山脉的事情,那些人已经肯定攒了一堆的问题要质问华国了,那个用清血丹的家伙也在明国手中好么!

    最后,清血丹是需要林氏制造,心甘情愿送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