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六十四章 杀敌

第六十四章 杀敌

    方城城墙上,伍云召和方城令站在城墙上,看着城下的杀戮,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身边的方城令脸上倒是闪烁着一丝异样。

    “云将军,下官看,恐怕是阴将军的大军正在进攻叛军大营,这个时候,可是一个好机会,若是我们能够进攻,两面夹击,必定能够击败敌人,这可是妥妥的战功啊!”方城令脸上兴奋之色,他是一个文官,但没说文官不需要军功的,甚至比武将更需要军功,这样可以让自己走的更快一些。

    “哼,大人看到的是机遇,是战功,但本将军看到的却是危险,他们这个时候杀的更痛快,第一,我们不知道敌人是不是正在遭受屠戮,若不是,那么这个时候谁去谁上当,必定被敌人所歼,我们若是上去的话,弄不好,连方城都会丢了,第二,敌人若真的遭受屠戮,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李煜的主力并不在这里,或许就埋伏在周围,等着杀出来呢!”伍云召虎目扫着周围说道。

    “可是,若敌人的主力在四周,为什么现在不杀出来呢?难道就这样看着自己人被屠戮吗?”方城令忍不住询问道。

    “只要主力不灭,只要主要人马没有出事情,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伍云召忽然冷笑道:“或许,这个时候李煜还会感谢他们,因为被杀的多是多余的部队,李煜需要的是精锐。这些人都死了,不但能够节省粮草,还能激发将士们的斗志,更重要的是,以后行军没有这些人的拖累,将会变的更加的凶狠,残暴,方城令,你能够抵挡这样的军队吗?”

    方城令听了之后面色苍白,对于这样的军队,他还真的不敢惹,不仅仅这是一群没有拖累的军队,疯狂无比,谁得罪了这样的队伍,几乎就是必死无疑。

    “还是将军说的有道理,这样的疯子,居然不能招惹。”方城令连连点头说道。

    伍云召却是冷哼了一声,心中暗道:“就算是好机会,也不会和阴世师联手夹击,昏君杨广,迟早有一天,我会斩杀你的狗头,来祭奠我伍氏一族。哎,可惜了,欠了元氏大恩,否则的话,我哪里还在这里。”他望着远处的大营,心中忽然生出一个疯狂的念头来,最后又想到了什么,深深的叹了口气,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

    大营之中,到处都是杀戮,远处的一个山腰上,岑文本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旁边的谢映登面色却是涨的通红,不管是李煜的计划也好,更或者是自己的无能也好,看着这些人被杀,心中的难受是可想而知了。他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去,哪怕现在死在那里也无所谓。

    “先生,我们杀杀回去吧!哪怕战死在那里也行。”谢映登终于跪在地上,大声说道。若是就这样离去,睡在夜里,他都会做噩梦。

    “先生,杀回去吧!”谢映登之后,数百士兵纷纷单膝跪了下来,人心都是肉长的,那些在烈火之中,正在被敌人杀戮的人,昔日也是属于自己的一方。

    岑文本看着身后的士兵,因为准备的比较充分,这些士兵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损失,这让他很高兴,最起码,自己完成了李煜的交代的任务,只是现在还要杀回去,这就意味着谢映登手中的青龙营将会出现重大伤亡。

    “先生,杀回去吧!”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就见不远处杨若曦和杨晴儿在两个侍女的护卫下,缓缓而来。

    “夫人。”岑文本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今夜的局势,可以说都是岑文本一手造成的,主要人物都集中在后营,岑文本的借口是为了防备方城的兵马,实际上,也是为了防备阴世师的再次进攻,让中军大营的流民为后军主要人物赢得逃跑的时间。

    而事实,也像岑文本所猜测的那样,中军大营受到了进攻,但中军的流民成功的帮助众人牵制了阴世师的兵马,让后军的主要人物轻松逃脱。

    “先生,将军救民于倒悬之间,不就是为了帮助天下的百姓过上好日子吗?现在岂能坐视这些百姓被朝廷大军所杀呢?更不要说,这些人原本就是将军的麾下,我们更是不能坐视不管了。”杨若曦肃容道:“妾身也知道敌我力量悬殊,但也不能这么走了,现在大营正在混乱之中,我军士气高昂,妾身认为,可以一战。”

    岑文本面色一紧,看了一眼一边的谢映登,见谢映登也点点头,当下拱手说道:“既然夫人认为可以一战,那就一战。夫人说的及时,将士吊民伐罪,不就是为了这些百姓吗?谢将军,一切就拜托你了。”

    “敢不从命。”谢映登转身向后,翻身上了黄花马,大声说道:“弟兄们,我们的同伴正在被敌人杀戮,虽然我们暂时安全了,但是我们的同伴还在前方,敌人还在我们大营中肆无忌惮的杀戮,本将军现在要去解救他们,你们,愿意跟随吗?”

    “杀,杀。”谢小虎等人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的喊出了自己的声音。

    “好,杀回去。”谢映登朝岑文本说道:“先生,夫人的安全就靠你了。末将这就去杀敌。”

    “好。”岑文本声音哽塞,他知道谢映登这个时候,下场可以遇见的,面对十倍于自己的敌人,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只是他不能说什么,只能看着谢映登去送死。

    “杀。”谢映登却是不管,骑着战马,手执长枪,转身就朝大营冲了过去,身后的近千步兵紧随其后,或许他们不是最勇猛,但绝对是最可敬的。

    正在城墙上观战的伍云召,看着远处呼啸而来的长龙,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这支军队应该是刚刚逃走的那只军队,没想到这么快就杀回来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杀回来,是必死的局面吗?隐隐之中,伍云召对这样的一支军队充斥着一丝好奇。

    而在乱军之中,正在厮杀的阴世师父子两人却是面色大变,他们感觉到对面传来一股惨烈之气,正呼啸而来,很快,前军就遭遇了敌人的狙击,那些隋军正杀的痛快,有的人杀的手都软了,哪里曾提防,有一支虎狼之师,怀着报仇的怨气,从黑暗之中杀了出来。一时间哪里能抵挡,只能是纷纷后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