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二十一章 君子欺之以方

第二十一章 君子欺之以方

    李煜摇摇头,自己无能,还能怪到别人头上,杨广的为人已经引起了世人的反感,连自家人都看不过去,也只有杨智积这样的人,还这样老老实实的为杨广卖命。

    “杨太守,只想问你一句,通关文书写还是不写。”李煜冷森森的说道:“本将手下虽然只有四百人,但各个都是如狼似虎的精兵,就算是杀过去,也未必不能闯过重重险阻,毕竟这个时候的洛阳,可没有八关了。”

    “呸!就你这样的叛贼,也想拿到通关文书,真是妄想。”杨智积冷不防朝李煜吐了一口吐沫,不屑的说道。

    “实际上,就算没有你的通关文书,某也一样能过,只是有些危险而已。没有你的亲笔信,但有你的令牌也是一样,只是你若是能老实一些,某未必不会放了你,只是你这样子,让某很为难啊!”李煜扫了不远处的几个少女一眼,说道:“想必这些就是你的女儿们吧!啧啧,到底是皇家之后,国色天香。到现在还是一个雏儿,难道不可惜吗?某有两个弟兄,不如许配给两人当个夫人,如何?”

    “你,你放肆。”杨智积听了顿时勃然变色,他是皇室之后,自家的女儿最起码也是一个郡主,应该许配给名门大族,岂能许配给一个下贱的兵痞。

    “可惜了,你没有权利决定这一切。小固,庞珏,若是我们的太守大人不答应的话,你可以选一个,过半个时辰,你们选一个,女儿没有了,可以选一个夫人,反正太守大人的夫人太多了,太守大人也忙不过来,你们帮帮他。”李煜笑眯眯的看着几个女人,吓的女人一声惊叫。

    “住手,你这恶贼!住手。你难道不怕天打雷劈吗?”杨智积看着李固和庞珏两人朝自己的家眷走去,顿时大声咒骂起来。

    “天打雷劈?就算是有天打雷劈,那也是被你们这些人逼的。”李煜忍不住冷笑道:“太守大人,写还是不写,你虽然为人不错,但我李煜为了自己这些兄弟,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

    “你。”杨智积面色阴沉,看着李煜,恨不得将李煜整个人都给生吞活剥了,可惜的是,这一点对于他来说,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李固,你选一个。”李煜面色微冷,对已经准备妥当的李固,说道:“你也不小了,现在该给你找一个媳妇,太守大人的闺女不错,这次便宜你了。”

    李固听了,顿时笑了起来,搓着双手,嘿嘿的说道:“多谢公子赏赐!”说着就朝其中一个妙龄少女走去,脸上还带着怪异的笑容。

    面前的少女哪里见到这么粗鲁的壮汉,一见李固靠近自己,顿时大声叫了起来。

    “父亲,救我!”少女的声音深深的刺入杨智积的耳中,那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平日里自己都不会教训她,现在眼见着就要落入敌人之手,杨智积脸上顿时露出痛苦之色。

    “父亲,救我。”又有一个女儿喊了起来,相比较李固的粗鲁,庞珏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猥琐,她更加的接受不了。

    “夫君!”杨智积的如夫人也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杨智积。

    “住手。”杨智积终于喊了起来,他对杨广忠心耿耿,但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名声受辱,让自己的家人受辱。

    “很好。李固,带杨太守下去。”李煜脸上顿时露出得意之色,在这个时代,女人的地位很低,女儿更是如此,杨智积不仅仅重视自己的名声,对两个女人也十分疼爱,不可能让自己的两个女儿落入李煜之手。所以才有了这次试探,事实证明,杨智积还是上当了。

    半响后,就见李固手上多了一封文书,还有一面令牌,李煜将其拿了过来,笑呵呵的看着杨智积,说道:“太守大人,大隋江山即将被灭,太守大人虽然是宗室重臣,但这个时候应该以天下社稷为重,某乞活军中尚缺少一个主簿,不知道太守大人可愿意跟随在下离开弘农。”

    “逆贼,休得多言,若是如此,你还是干脆杀了我们吧!”杨智积顿时大声吼道。让他从贼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这些令牌,还有这个通关文书,太守大人,认为此事若是被朝廷知晓了,他们会放过你吗?”李煜笑眯眯的说道。

    “逆贼!你干脆杀了我吧!就算死,老夫也不会从贼的!”杨智积听了之后,一声怒骂。

    李煜听了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呵呵的说道:“太守大人刚烈,李煜素有耳闻,只是太守大人可知道李煜是什么人,是叛军,是逆贼,既然是逆贼有些事情,做起来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比如说这弘农城中的百姓,随便杀上几个,更是简单的很,太守大人若是不愿意随军而行,那李煜就杀到太守大人答应为止!”

    “你,你这个畜生。”杨智积听了之后,双眼一翻,猛然之间晕了过去。

    “公子。”庞珏看着晕倒在地的杨智积。

    “晕过去了,那更好,带走,用几辆马车,全部带走,打开武库,换上崭新的盔甲,带上粮草,我们立刻出发,离开弘农,前往洛阳。”李煜看着地面上的杨智积,笑道:“这个杨智积还有作用,没有杨智积,我们想要迷惑前方的敌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庞珏赶紧指挥人,弄来几辆马车,将杨智积和他的家眷尽数搬上了马车,不过一个时辰,四百乞活军将士就换上新的盔甲,径自朝东方而去。

    等到了晌午的时候,一队骑兵呼啸而来,径自闯入弘农城,为首之人,是一个相貌不俗的中年人,他气质雍容,只是双目中不时的闪烁着一丝阴冷,正是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化及。

    “杨太守在什么地方?”宇文化及看见面色阴沉,双目中还有一丝慌乱之色,在城外,他就发现了混乱的马蹄印,进入城中,就看见了地面上的鲜血,让他原本高兴的性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