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111章 念头通达

第111章 念头通达

    商城第二页,依然有六项商品,然而其中五项都是灰色,表示不可购买,它们的兑换积分从80分到125分不等,只有一项商品的图标正常,需要60点积分。

    这项商品叫做【清心咒】。

    一个中规中矩的名字。

    再看其它商品的名称,【硬甲术】【遁影术】【抗焰咒】……

    仅仅凭一个个骚性十足的名字,就让陈青食指大动。毫无疑问,硬甲术就是增强自己身体的防御性能,而遁影术极有可能是像刺客一样遁入阴影之中,成为一个小透明,让敌方无法看到。抗焰咒,顾名思义,增强自己耐高温的能力,火中可取栗,油锅捞铜钱。

    要不要把商品积分暂且存着,到时候先兑换一个遁影术玩玩?

    这五项商品图标灰色,所以无法唤出注释框,性能只是猜测,具体怎么样,还得等积分够了再说。

    他只能将注意力对准【清心咒】,跳出注释框。

    【清心咒】,兑换之后,此咒化为一道符文,随唤随出。只须宿主心中观想,即可清心寡欲,静坐火宅而心不惧,泰山压顶而心不惶,生老病死而心不怖,五浊等苦而心不畏。

    注:随着宿主等级的提升,可惊动诸方鬼神,在虚空之中,干扰宿主修行,有了【清心咒】之后,心里观想此道符文,便可切断怖象,高枕无忧。

    嗯?貌似有些搞头。

    陈青想起昨夜,在圆月之下冥想,原本想静心养神,却不料心生怖象,大有走火入魔之兆,而之前被庙祝手下们布下幻阵,心里尚可守着一丝清明。经过系统这么一解释,他明白了,干扰者一个地下,一个天上,相差太大了。

    相信以后等级不断提升,会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心悸之兆,既然早晚都需要这个清心咒,还是先兑换比较好。

    于是点击了兑换。

    脑海之中,光芒一闪,一道符文虚空而立,倒是跟那道【伪冥鬼阴符】一样,是个三维字符,稍微换一个角度,字符形状就发现了改变。

    陈青注视着它,无论是哪个视角,自己都心如静水,整个身体仿佛化成了一粒微尘,消散于天地之间,又仿佛自己就是一道清风,随心所欲。这个词虽不恰当,跟清心寡欲相冲突,但他却真的有这种感觉,先贤们说的无求无欲之后,就是随心所欲,一点不假。

    也不知过了多久。

    他睁开眼,眸子里精芒闪过,养足了精神,如同饱睡了一场,和昨天在银洞棺木冥想相比,明显远胜于后者。

    虽然一时半会儿,他的属性值没有发生改变,但他相信,观想字符的时间只要够长够久,自己的属性值十之八~九会提升一些。

    对于仅凭观想就能增进修行之事,陈青在前世倒听到过一个故事。

    某个半瓶水僧人化缘时,路过一个老太太家,看到房顶金光闪烁,知道屋主在修佛法,于是敲门进屋,跟老太太相见之后,却发现老太太不怎么识字,每次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六个字倒能念错两个,把第一个读成了俺,第五个读成了米。于是就教老太太正确读法。

    数月之后,再路过老妪家,却见房顶金光稀薄了不少,狐疑之下,一问才知,原来自从上次僧人纠正之后,老太太每次念经都十分刻意,六字真言念得嗑嗑巴巴,本来心里能记得那六个字的正确写法,现在虽然念对了,但是脑子反正越来越混了。僧人闻言,不禁感叹,自己好心办了错事,只须心里观想六字真言,嘴上虽错,但心里存真,一样可以增加修行。

    离开后花园,陈青唤来一辆洋车,回了方润洋宅。

    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一个下人禀告,有个小老头要见陈青,还自称是傻叔。

    陈青让下人将其领到洋宅。傻叔精神好了许多,浑身上下,焕然一新。本来陈青估计傻叔点纸人血眼,透支得厉害,要卧床十来日,不曾想两夜功夫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厌胜派汲取灵气的法门,倒挺有一套,不过傻叔也说了,自己灵海有限,不然还不上天?

    傻叔闲不着,央求立刻开工。

    陈青带他来到那套老宅院,前前后后,两人看毕,陈青把相关的修葺方案告诉傻叔,虽然他不懂建屋修院,有些要求看似不太合情合理,但傻叔来来回回这么一算计,却发现陈青说的都在点子上。殊不知,一理通百理通,陈青是感觉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顺眼怎么办。地气地脉流通走向方面,依陈青如今的修行,随意拉一个风水先生,一百个倒有九十九个不是他的对手。

    傻叔暗暗记牢。

    陈青将宅院钥匙交给了傻叔,又购置了些生活用品,傻叔就在此住下了。他又联系了方润介绍的木工师傅们,择日不如撞日,当天动工,一切事宜由傻叔负责。

    又聘了一个厨娘,来到宅院烧饭。

    里里外外,忙好之后,已是日薄西山。

    平静而又忙碌的一日,就这么过去了。

    离跟那个鬼子相会之日,剩下十天了。

    陈青手里捏着定颜珠,盯着如血的残阳,心里升起一团火,有了自己的宅院,意味着自己在这个诡异的世界,有了一个歇风避雨的港口。

    一瞬间,左伯年三个字又跳入脑海。

    狗日的,不管你是人是畜,现在老子心里净是你,真心特么的不痛快!到时候,非把你这只狗子斩成数段不可。

    晚饭时分,他问木工匠人,近来可曾发生过什么诡异怪事。

    这几日,县民对于陈青的威名如雷贯耳,眼下雇主问起,十个倒有九个说的都是陈青如何降妖除怪的,经过街坊邻居的精加工,把八杆子打不着的事也加到陈青头上,陈青越听越臊,这哪里还是他,分明是闹海的哪吒,转世的济公……

    摇摇头,走了,本来打算能不能听到些诡事,触发一下相关任务,但是很明显,众工人的生活经历远远没有那么精采。

    也是,如果天天都有鬼祟闹腾,那还让不让人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