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九十八章 伪作

第九十八章 伪作

    傻叔虽说傻了十几年,但因为之前是个郎中,在马鳖村颇有声望,他朝吃瓜村民们一挥手,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呀,这位先生说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吧,听见了赶紧通知大家。”

    立刻,那个大个子带着一个麻脸小孩,找了一面锣,一边敲一边喊,“谁看到一个黑扳指,傻叔说了,赶紧交出来,不然,要你们家破人亡。”

    这傻狗子!傻叔一跺脚。

    然后低声问陈青,“先生,那个黑扳指到底是什么邪祟东西?居然在我施术时,乘机反噬我。”

    “那是一个鬼符。”陈青也没必要隐瞒,“这东西是个祸害,我一定要找到它。”

    “鬼符?”傻叔脸色一下子白了,“就是以山中秽水蚀刻玉石而成的鬼符?可以招来阴兵阴将?”

    陈青点点头。

    傻叔突然变得不安起来,来回踱着步子。

    方润,席坤晨和三喜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一齐盯着傻叔。

    过了一会儿,傻叔停下来,“先生,咱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到一旁。

    傻叔才又说道,“早年间我倒是听师父提起过鬼符,这种阴符极少有人懂得绘制,威力惊人,还有些能专门克制厌胜,难怪我给三喜施术时,本来是让他忘却那天的记忆,却不料,术法反噬,居然伤了我的神魂,反倒让我五感六识受阻,变成了傻痴。”

    专克厌胜术法?

    关于这点,系统并没有给出解释。

    “我少时曾习过一段日子厌胜,终究因为天资不佳,不能更进一步,离开师父后,收养了两个儿子,在这村子安顿下来,鲜有所用,倒是之前的医术派上了些用场。”傻叔又自嘲地说道。

    “厌胜术法,毕竟是倒行逆施,施得越多,越容易出事,走半路久了,肯定会碰到鬼的。”

    又过了半晌。

    那个敲锣的大个子回来了,“傻叔,我都问过了,他们都没有见过黑扳指。”

    傻叔搓着下巴,陷入思考,忽地一拍大腿,“我怎么忘了这个茬,大牛,快,你们挖坑,把我埋了。”

    啥?

    村民们全傻了,然后又齐刷刷盯着陈青,敢情这位并没有把傻叔治好,傻子变成疯子了,好歹之前傻叔还知道吃喝,眼下居然想尝尝活埋的滋味?

    陈青也有些意外,傻叔唱哪出戏呢?

    傻叔嘿嘿一笑,解释道:“跟诸位说了吧,我懂得占卜之术,此术名为尸卜,将自己埋在土里,跟死了一样,跟地下的阴鬼阴神通话,这个法术求的是一个感应,只能测出方位,具体是几步几百步几千步,就没谱了。”

    众人依然一脸懵逼。

    陈青一听就明白了。

    “傻叔的两个儿子目前不在,你现在去通知他们回来,傻叔今天可能是回光返照,命不久矣,”一个有见识的老村民,悄悄对一个年轻人吩咐道,年轻人应了一声,转身跑了。

    “哼,你们的傻叔还没傻到活腻的程度!”傻叔眯了眼,指了指旁边一片菜园子,兴奋地说道,“就在这里挖。”

    接着又对陈青补充道,“当年本门有个恶棍,想算计我师父,谋他老人家性命,师父就交我了这个尸卜术,我把师父埋在土里,只留个通气孔,土上插了三柱香,对方寻不到师父,诅咒不了,反而被师父测得了方向,一刀削了狗头。”

    菜园土松,少顷,一个坑就挖好了。

    傻叔躺在坑里,众人依依不舍,你一锨我一锨,将傻叔埋了。

    三柱香缓缓烧着。

    过了一会儿,傻叔忽地挺起身子,指着一个方向,说道,“黑扳指在那里。”

    虽说只有方向,但这就够了。

    陈青迅速朝那个方位走去,傻叔抖抖身上的土,跟在屁股后面,方润席韩晨三喜,还有一帮村民,也跟上来。

    走了良久,出了村子。

    来到隔壁村。

    吃瓜群众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越聚越多。

    后来,走到一条巷子,一座又破又小的院落,挡住去路。

    陈青一步一步,绕着外墙走,接近屋子的时候,红点骤地跳了出来。

    咦,在这座房子里!

    倒真是有些难找。

    这条巷子太背了,没有傻叔的占卜方位,十有八~九错过了。

    陈青盯着房子观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鬼气萦绕,它跟平常的村屋差不多。

    也就是说,黑扳指虽然邪得很,但它似乎懂得收殓气息。

    傻叔见陈青停住,一脸问号,“先生,难道说,这黑扳指就在这附近。”

    陈青打了个噤声的动作,他察觉到这个红点正在来回移动,看起来,有人将它戴在身上了。

    又转回到前面的院门口,院门开着。

    “这是老圆家,”村民们小声说道,“自从他媳妇死了之后,他想媳妇想疯了,就自己刻了个木头媳妇,啧啧啧。”

    村民们一脸讥笑。

    “傻叔没清醒时,咱村有两个傻子,现在只剩下老圆了,”也有村民表示惋惜。

    “今个儿一天没见到老圆了,平日这个时候早就回来放羊了。”

    陈青轻轻推屋门,里面闩住了。

    那个红点还在来回移动,速度越来越快。

    嗯?一个村民有这么快的速度吗……

    陈青指挥群众站成两列,开什么玩笑,万一自己推开门,里面蹦出来一大群女鬼,在场群众这么多,他可不敢保证能阻挡女鬼袭击所有人。

    然后,陈青力贯右手,稍一用力,两扇门轰然而倒。

    与此同时,桃木剑也召唤了出来。

    再看屋里,陈青稍稍一怔,竟然是一个赤果果的男子正来回跑着,披头散发,忽地转过脸来,一双赤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众人。

    额滴神啊~

    女人们羞红了脸,男人们低下了头。

    “是老圆!他这是干嘛呢?”毕竟比当事人大几岁,傻叔摇摇头,要抽起床上黑油油的被子披到老圆身上。

    “小心!”陈青叫道。

    赤身男子嘶吼一声,扑向了傻叔,那身影矫健如兽,像饿狼扑鸡似的。

    傻叔脑袋嗡的一声,魂差点飞了,此时此刻,老圆就是一头穷凶极恶的狼,大嘴张得都要脱臼了,牙齿离傻叔的脖子只有几寸远。

    啪,一把桃木剑挡住攻势。

    陈青用剑身将老圆整个人挑了起来,剑身一转,拍在地上。

    啪!

    老圆仰脸倒下。

    陈青伸手探怀,一张符纸,贴到老圆额头。

    老圆低吼了几声,不再动弹。

    傻叔手里还拿着那条又脏又黑的被子,一时半会儿,扔也不是,拿也不是。

    床上躺着一个木刻的女人,惟妙惟肖,似笑非笑,跟地上沉眠的野兽一样,也是光着身子。这女人的眼睛正盯着门口,眸子里还有反光。

    乍一看,跟活了似的。

    但此时此刻,众人只觉毛骨悚然。

    “这老圆,之前是个刻工,难怪做得这么像,”傻叔擦了把冷汗,“他媳妇是在我变傻之后死的,我要是能阻止,肯定早阻止他了,唉,刻得太像了。”

    除了陈青,其他人不懂傻叔的意思。

    但凡木偶塑像,如果刻的是人,越是比例和真人接近,越是能引来邪祟入住。比如说,有些野庙里的神像,经年累月之后,就有阴鬼邪祟寄居其中,所以民间常有“宁宿荒坟,不住破庙”之说,夜里没地方睡,去荒庙里无疑是自行送人头。

    同样,许多灵识值稍高的人,看到特别像人的木偶塑像,都会觉得别扭,甚至有种恐惧感。

    那个黑色扳指,在老圆手指上,紧紧勒住皮肉。

    他身体比在场所有人都大了一圈,颇为强壮。

    “这就奇怪了,平日时,老圆也没有这么猛壮呀,”几个男村民盯着老圆的腹下,自叹弗如。

    女性群众早已捂脸逃出了屋子。

    黑色扳指,跟地灵梦境里的一样,上面阴蚀着符文,但外表看不出有什么邪气。

    陈青用桃木剑撬黑扳指,虽是玉质,却坚硬如铁,连同老圆指上的皮肉一起撬了下来。

    黑扳指落在桃木剑尖上。

    这时,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恭喜宿主完成偶得任务【鬼符】,点击领取任务奖励。”

    陈青领取之后,多了一点属性值,以及15点商城积分。

    调出人物属性栏

    角色:陈青

    等级lv13

    生命值:10

    灵识值:9

    体力值:10

    敏捷值:10

    侦察力:10

    魅力值:11

    可分配属性点:1

    商城积分:25

    目前任务:神秘任务【血脉之谜】,完成度【中阶】,尚可继续。

    衍生任务【不老】,完成度1/3。

    回溯任务【谁是凶手】,完成度2/3。

    想也没想,就加在了灵识值上。

    属性值10点之后,是个分界岭,灵识值到了10点,就可以看到制造鬼符要用到的黑水了。这个太重要了,要是不小心被黑水滴中顶阳骨的话,生魂出窍,麻烦就大了。并且凭直觉,鬼符以后会起很大作用。

    又打开商城第一页。

    【压眼铜钱散】,兑换后,永久增加角色3点灵识值,此物品已被兑换过了。

    【四鬼抬轿丸】,兑换后,永久增加角色3点敏捷值,此物品已被兑换过了。

    【红木棺材汤】,兑换后,永久增加角色3点生命值,此物品已被兑换过了。

    【招魂蜡烛酒】,兑换后,永久增加角色3点魅力值,此物品只能兑换一次。

    【腐烂猫眼膏】,兑换后,永久增加角色3点侦察力,此物品已被兑换过了。

    【玄色寿衣丹】,兑换后,永久增加角色3点体力值,此物品已被兑换过了。

    只剩下一项物品没有兑换,点击兑换【招魂蜡烛酒】后,又多出了三点魅力值,加上【流水浮灯】的buff值尚在,现在魅力值有14点了。

    至于商城第二页,最少也得60积分,等回溯任务完成后,加上这原有的10点积分,就可以购买物品了,多一项物品辅助,就多了一份保命的资本。

    关闭操作界面,再瞧这个鬼符时,嗯,果然有了很大不同。

    扳指上面流动着丝丝黑色水汽,仿佛一个个微缩的人影在跳动。

    再瞅老圆,没有了黑扳指,他的身体慢慢虚了,变回了瘦巴巴模样。

    陈青单手执剑,另一只手触碰了老圆的梦雾。

    片刻之间,退了出来。

    这老圆倒是个人才,像保罗神父,三喜这种,是接触了鬼符之后,激发心里恶念,造成人格分裂,而从老圆和媳妇日常对话中发现,他原本就有人格分裂,并且另一条副格,并不是人,而是幻想自己是野兽,媳妇早就发现他有问题,一直担惊受吓,最后病死。

    那日捡到了鬼符之后,放大了副格,没几天功夫,老圆就兽化了。

    兽化之后,都做了哪些事,不得而知,目前是主人格控制着老圆身体,陈青只能在梦境里看到主人格所作所为。

    这时,系统又有了一个提示音。

    “宿主是否消耗声望值,拆解鬼符?拆解之后,此鬼符的绘法便一目了解。”

    那敢情好,陈青正愁怎么携带这只黑扳指呢。

    同意之后,居然一下子消耗了30000的声望值。现在声望值减到了80000以下,离下一级150000更加遥远了。

    黑扳指忽地一抖,上面的鬼影迅速变大,几乎占据了陈青的整个视野,比起阳符来,鬼符的刻蚀难度更高,如果说朱砂画符是二维的话,这种鬼符就是三维成像,换个角度观察,又不一样了。

    符文下面跳出一行注解。

    【伪幽鬼阴符】,原本为限制厌胜术法而作,真符已经消失在世间,此符为后人考古之作。虽是伪作,但威力不可小觑,可反噬厌胜之术,使施术者遭受自身法术攻击,效果视施术者能力而定。此山寨品问世之后,由于考古符文之人的疏忽,该符文反而衍生出另一个效果,普通人触碰之后,会激活心里恶念,分化出另一人格。戴之越久,恶念越重。

    这倒是所谓的无心插柳了。

    黑扳指被分解之后,上面的幢幢鬼影消失不见,陈青把它装入口袋,到时候得拿它交差。

    这时,耳畔忽地传来一声细微的哭泣声,根本不是人声。

    陈青心里一惊,这绝逼是魅力值又提升了三点的缘故。

    那个呼唤声,居然是那个赤果果的木头人发出来的。

    再看这个女木偶,自眼眶里流出两行血泪。

    很明显,只有陈青才能看得到。

    这,是木偶在低诉吗?

    老圆究竟对它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