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五十七章 破局之策!

第五十七章 破局之策!

    绝对不应当是这样,陈青执剑,与石像四目相对。

    这妖孽真会装孙子,只挨打,不还手,跟祠堂的肉身完全不同。

    感觉不到危险气息。

    也没有妖相。

    只挨打,

    不反击……

    陈青思忖一阵,一个怪诞无比的想法,油然而生。

    难道说,不是它不想还手,而是这妖孽被困在石像里,出不来而已?以至于只能伸着脑袋挨打,不能还手。

    那它为什么还能吸取食客的生机呢?

    苟……活……

    陈青心里一动,总不会说这玩意儿,出于某种原因,把自己的妖气隐藏起来,不愿被发现,这才宁愿挨打吧。

    他刚踏足田家庄时,妖气渐旺,等走到田家大宅时,祠堂里的妖气达到巅峰,而等自己魅力值-5的时候,妖气又消失了。

    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妖孽本尊在祠堂时,阴魂躲在龙神像里,平时靠汲取人类生机苟活,但又和田家有契约,身为保家仙,在主家危险之时,现身相救,阴魂可以瞬间回到肉身里面,所以才会感觉妖气是在祠堂发出的。

    而平时,不管是谁,只要踏入祠堂,和阴魂分离的肉身,便会出于本能,攻击自保。

    这么一推理,明朗多了,虽然还有一些不通顺,但大致方向应当没错。

    为了苟延残喘,身魂分离,连一丝丝自由都没有,活着还有意思吗?还要不停残害生灵。

    如果现在再度使用【流水浮灯】,魅力值+5,达到11点,毫无疑问,就可以吸引这只妖孽救主。

    等阴魂归体之后,趁机砸了这具石像,会怎么样?

    这石像是妖孽的第二具身体,也是它苟活下去的基石,这石像一毁,亮这王八羔子也浪不起来了。

    这就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你不是保家仙么,这次老子就成全你,让你死得其所。

    如果在石像跟前使用道具,这孽畜恐怕不会上钩,必须在田无涯跟前,造成田无涯被袭的假象,才能钓到这只大鱼。

    可,问题来了。

    自己现在孤立无援,充当了诱饵,那么,谁来砸石像?

    来福?算了吧,即便它狗牙全咬崩了,也奈何不得这具神像。

    方圆诸村,又都是这妖孽的信徒,恐怕刚表明意图,就被他们出卖给田家了。

    唯一有可能结盟的,就是尕娃等土匪了,但是他们还得从田无涯手里讨食,怎么会帮自己呢?

    “除非,”陈青眉头紧拧,在心里说道,“我出的价格比田家高,他们自然会为我卖命。”

    一担粮食约为一百斤,三百担就是三万斤,折合成现大洋,约等于……

    见鬼去吧!

    爷爷这是在救你们的命,哪有救你们命还要给你们钱的道理?

    一个子都不给!爱死哪儿死哪儿去!

    陈青苦思冥想,唯一还算妥当的方法,就是等土匪来时,半路截胡,将事情原委告诉匪首,他们之前就知道同行的下场,想必为了身家性命,也会和自己联盟。

    唉,与一群狗子谋皮,陈青摇摇头。

    “来福,尕娃逃走的方向是山坡南面,对吧?”陈青又问来福。

    “汪,”来福叫了声。

    那么,与其干等着,还不如去找找看。

    他们回匪巢的机率很小,应当藏匿起来了。

    陈青带狗,又绕回到田家大宅后面的山坡。

    朝南行了一阵,来福突然在地上嗅来嗅去。

    陈青心里一动,来福是闻到什么味了,这群土匪一个爱干净的都没有,都是又臊又臭,尕娃腿上还缺了几块肉,能走远才怪。

    狗带着人,曲曲拐拐,来到一处民屋。

    没有院墙,外面挂着几张兽皮和两串玉蜀黍,还有铁叉,像是猎户。

    突然,一只大狗窜了出来,招呼都不打一个,张嘴就咬。

    陈青一把拎住狗脖子,这时,来福低吼了几声,猎狗立刻安静了,也不知道来福承诺了啥。

    “来福,你的意思是他们在里面?”陈青低声问道。

    “汪,”来福回应。

    陈青走到屋里,敲了敲门,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哪位爷啊,半夜还敲门哩,睡觉了,睡觉了。”

    “我找尕娃,告诉他,我是山坡使桃木剑的。”陈青开门见山。

    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很久,灯亮了,门吱呀一下打开,露出一只寒光闪闪的独眼。

    确定周围再无他人之后,这个独眼汉子把陈青请到房里。

    床上躺着一人,虽然乔装打扮,陈青还是闻出了一股血腥味,正是尕娃。

    尕娃回头喊道:“兄弟们,都出来吧,这位小兄弟都找上门来了。”

    床下一块木板掀了起来,从里面陆陆续续爬出五人,一个不少,都齐了。

    陈青冲他们抱拳,简要说明来意,嘱咐他们千万不要对龙神石像下跪叩拜,不然会被妖孽夺去生机。土匪跟村民不同,妖孽会毫不留情,过不了多久,回到巢穴的匪众,就会步之前同行们的后尘。

    尕娃他们面面相觑。

    得,对牛弹琴,陈青心里一阵泄气,白忙活了,这群土匪眼下最关紧的是粮食,换位思考一下,突然有人说这到口的粮食要不得,人家哪里愿意信,不急眼就不错了。

    许久,尕娃对陈青一抱拳,一字一顿地说道:“多谢小兄弟相告。”

    陈青面无表情,已经做好了拒绝的准备。

    哪知尕娃一捶桌子,咬牙切齿道:“兄弟你说的话,虽然玄得很,但我们几个,信!”

    嗯?

    陈青心里打个嘀咕,听口气,还能柳暗花明不成。

    “兄弟还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借粮吧?”

    陈青急忙说道:“愿闻其详!”

    尕娃说道,“因为我们山寨发生了一件怪事,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信,幸好兄弟你怀有神通,能看透田家的恶毒嘴脸,还能冒着大险通知我们,尕娃若是以后活了下来,兄弟恩情,没齿难忘。”

    “您还是先说正经事吧,什么怪事?”

    尕娃瞅了瞅屋里的同伙,同伙脸上也现出复杂神色,尕娃最后叹了口气,道:“我们山寨闹鬼了,也不怕兄弟笑话了,虽然大家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嘴上说天不怕地不怕,但这件事也着实让我们什么策解什么手来着?”

    “哥,是束策无手。”一个狮鼻土匪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