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三十三章 活该,让你装x!

第三十三章 活该,让你装x!

    把手里的陶偶翻来覆去,又看了看,这玩意儿龇牙咧嘴,它就是让客栈老板拉肚子拉成狗的祸首?

    不过,自己亲眼目睹,掌柜吐出了一团团黑毛虫,貌似像是前世所说的中蛊之状。

    蛊术他倒是知道些毛皮,也属于诅咒学派。

    白大白二下镇物施厌胜术,不外乎求财,必然不会要客栈掌柜性命,那就暂且不理吧,让掌柜先忍耐忍耐,等事情都挑明了,武力降服白大白二,供出所有镇物掩埋位置,一一拔除镇物,就万事大吉了,也算是积德行善,自己的属性也提高了,岂不美哉?

    当然了,他们之前靠这邪门歪道绝对赚了不少,可以替天行道,狠狠的罚他们一笔。

    想到这里,又瞧了瞧来福,现在,四下无人,可以再问问它,戏园门口到底是不是闻到了幸存者的气息,狗对气味的记忆良好,都过了十三载,来福还能记得?

    “来福,我问你一些事,对的话,叫一声,不对的话叫两声,不知道的话叫三声。”

    “汪”

    “在戏院门口,是不是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汪”

    “是女人身上的?”

    “汪”

    ……

    经过一系列对话,跟陈青推测的一样,来福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然后突然记起这气息在白坡村经常出现,冲戏园子里的陈青警告了两声,便出去追,结果气味渐渐消失于大街上。

    但男女有别,自己眼下这身份,想见五姨太一面,都有些困难,更何况是问她往事。

    所以,得先解决了戏园子的事,取得席子泰的充分信任,然后才能进席府,顺便询问五姨太籍贯过往,算是完成任务,那枚续阳丹才会赚到手。

    大白二白这个时候,最大的可能是按兵不动,等和尚和道士都做完法事,戏园子依然闹邪,然后他们再装模作样的设坛作法,偷偷拔除按插在暗处的镇物,整个世界平静了。

    轻轻松松,赚席子泰一千大洋。

    想的倒美,在关键时候,爷进去插一杠子,你们就偷着乐去吧。

    但如果那个杂毛道士和秃驴给力呢,镇物的那股子骚气,被他们发现端倪,拔除了,小算盘就白打了。

    等,等一下,陈青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白大白二,绝对不会让别人拔除镇物,不然的话,相当于破了他们的术,他们修为和身体双重受损。

    那么,就是狗咬狗一嘴毛了。

    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千个大洋事小,续阳丹和这个收集任务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想到这,唤了来福,急匆匆出了客栈,乘坐拉洋车,来到戏园子。

    此时此刻,道士身着法袍,开始念经念咒,嘴里嘀嘀咕咕,执剑踏七星,洒一把糯米,烧一张符纸。

    和尚还是老样子,闭着眼,很有节奏的敲着木鱼。

    也不知为何,这木鱼的声音,让陈青心烦气躁。

    白大白二翘着二郎腿,在嗑瓜子,见陈青去而复返,相视一笑,挑衅般地把瓜子皮吐在陈青跟前。

    “师弟,你总是脸皮薄,以后得学着点,瞧瞧人家,都跟狗跑了还能再回来。”

    “哎,师兄说的太有道理了,我以后也要像人家一样,虽说肚里没有半瓢水,但架不住脸皮厚呀,可以再回来混吃又混喝。”

    “我也就说说罢了,你要真敢这么做,我代师父打断你的狗腿。”

    “师兄饶命,我哪敢呀。”

    两人一唱一和,不以乐乎。

    好孙子,你们俩就再浪一会儿吧。陈青不再鸟这俩货,把目光重新移到道士身上。

    咦?这道士貌似有点能耐,陈青瞧见他头顶有星星点点的白光,随着动作幅度的大小,或大或小。

    道士唧哝了半天,猛然睁开眼,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像一只顾盼自雄的公鸡,脑袋转来转去,最后倒提着剑,缓缓上楼,走向一处角落。

    陈青吃了一惊,这个角落就是黑气淤积之处。

    你个老杂毛,你可别啊!陈青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偷眼瞧白大白二,依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陈青也稳了稳心神,事主还不慌呢,我瞎担心什么。

    道士右手执剑,左手在剑刃上一划,破了中指,血滴在剑刃上,高喝一声,疾!

    一道红光直射。

    嗵!

    却见道士像一棵砍倒的树,直挺挺倒了下去。

    一切发生在刹那间,陈青倒是瞧得真真切切,红光射向黑气中心时,突然又反射回来,打在道士脑袋上,道士陡然昏迷。

    “哈,哈,哈!”白大白二笑得前俯后仰。

    陈青也松了口气,这道士之前正气凛然,瞎逼逼一大堆,最后还是学艺不精,丢了老脸。

    笃,笃,笃——

    和尚充耳不闻,依然一下一下敲着木鱼。

    白大又朝陈青挤挤眼,“这位兄弟,我们不急,你慢慢作法,要不要我们给你筑个法坛来着?”

    这两个孙子说话越发放肆,要不就现在吧,揭穿他们的伎俩。

    嗯,先打一顿再说,陈青走到跟前,本想一拳轰去,旁边的两个卫兵立刻用枪托戳地,咚咚直响,做为警告。

    但就在这时,他心里无端的冒出一股不祥之兆,他的第六感远超常人,并且身上还有两个buff加身,一个是吸引鬼怪,一个是由于声望值提升随之狂增的气运。

    哪里似乎不对。

    这种感觉,如同身处兽笼内一般。

    就在这时,外面纷杂的脚步声混在一起,那两个卫兵连忙站直行礼。

    陈青向戏院门口看去。一个穿着黑呢军衣的男子正跨步进来,旁边是一个面容姝丽的旗袍女子,披着貂毛披肩,紧随其后的是方润,还有一个大眼姑娘,穿着大翻领洋服,再往后面,就是一队整装负枪的卫兵了。

    仅凭气场,陈青感觉那个四十多岁的黑军衣男子,就是席子泰,挽着其胳膊的旗袍女子该是五姨太,那个穿洋服的,如果没猜错,就是席子泰的女儿席坤晨。

    马副官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点头哈腰,比来福都敬业。

    席子泰的眼光从陈青转到白大白二身上,再移到盘腿敲木鱼的和尚那里,瞧向道士的时候明显一皱眉,最后又回到陈青脸上。

    “席叔,这就是我向你提起的陈青法师,近来风头正盛,”方润在后面说。

    席子泰还没说话,穿洋服的姑娘倒是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方润,你也太逗了吧,你瞧他这样,街上一抓一大把,一眼就看出不像有道行之人,还风头正盛?你傻了吧?”

    “坤晨,怎么可以以貌论人呢,你瞧瞧那位道长,仙风清骨的,不还是躺在那里装死吗?”方润反驳道。

    好像回应他似的,昏倒地上的道士,突然反醒过来,但已神智不清,大叫:“三位师弟快点啊,师娘正在洗澡呢,晚了就没得瞧了,”一溜烟窜出戏园子。

    席子泰脸色更加难看了,冲一个卫兵指指,那个卫兵立刻端着枪奔了出去。

    “各位法师能人,我席某人明晚聚会之后,在此消遣,务必不能出现任何岔子,所以就拜托各位了,事成之后,席某人定然重酬,但我不想再看到滥竽充数之徒。”眼神又凌厉地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

    毫无疑问,相较和尚以及白大白二,最像骗子的反而是陈青,若不知底细,一百个人里一百个都不会看好陈青。

    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是法师?逗我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