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三十章 隔墙有耳

第三十章 隔墙有耳

    此地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用,陈青让方润开车回县城。

    一路之上,他总觉得车后面有个东西,不疾不缓的跟着,刻意保持着距离。

    车子停到一处客栈,陈青登记住宿,方润狼狈得很,连车子也不好意思下,离开前说明日一早接陈青,然后飞也似的逃了。

    接待陈青的客栈掌柜,脸大跟似盆似的,笑嘻嘻告诉陈青,空房多着呢,住一楼还是二楼,随意挑。

    陈青环顾四周。

    客栈内,上下两层,都挂上了红笼,在常人看来,一派祥和喜庆,可陈青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嗯?挂满灯笼的二楼,有一丝丝似有似无的黑气,汇聚在其中一间房门处,还有几丝黑气从房间里延伸出来,直接通到院落的八角井里。

    这黑气比那日在鼠巢看到的,又有不同。

    陈青眉头一皱,指着那间微微冒邪气的房间,问掌柜,“店家,这间挺好的。”

    掌柜拍手道,“客人的眼力果然不错,这间房间一看就令人赏心悦目,住在里面肯定睡得安稳踏实,再做个**良梦,来个才子会佳人,啧啧,不过,嘿嘿,有人定下了。要不,客人在旁边那间落落脚?”

    陈青点头答应,掌柜领他进了房间,使唤伙计送来热水。

    烫好脚,陈青趴在墙壁,许久,并没有听到隔壁有什么动静。

    躺在床上,思绪回到【白坡村幸存者】任务上。

    一定有幸存者,ta在哪里呢,白坡村的看门狗没有提供什么有用信息,既然不在村子附近,那么ta在哪里呢,茫茫人海,找起来宛如大海寻针啊。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

    陈青心头生出一股熟悉的气息,趿拉着鞋,开门后,发现是白坡村老狗。

    并不太意外,放狗进来,再度关了房门。

    等陈青点好蜡烛,老狗又朝他作了一揖,嘴里呜呜叫。凡是畜生,修成人身之前,嘴巴里都有横骨拦住,不能说话,眼下除非它的神魂离身,和陈青神交,但它神魂已被陈青砍伤,一时半会儿也不敢浪。

    陈青猜到了老狗尾随来此的原因。

    “你听到我在寻找村子幸存者的时候,是不是就想随我一起?”

    老狗点点头,乖巧地卧在陈青脚下。

    “那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上车?”话刚说出口,陈青立刻想到,很大原因是免得方润尴尬。

    老狗也懂陈青心思,压着嗓子叫了一声。

    “汪。”

    “嗯,”陈青想到一事,在桌上铺开黄表纸,调和好朱砂,笔尖醮着,凝神绘符,先后画了三张净衣符,三张引梦符,和一张扶乩符。

    引梦符的主要作用,是压住对方狂乱情绪,使其心境平和,瞬间坠入梦境。在白坡村方润被遮眼的时候,如果用这引梦符,效果应该不错。

    话说这个引梦符还没来得及尝试,不如……

    陈青盯着旁边老狗,笑意盎然。

    老狗依然冲他摇尾巴。

    “你是条血统纯正的中华田园犬,我也不知你原名是什么,姑且叫你来福,”陈青想了想,说道,“这符名为引梦符,你卧着别动,我让你入梦乡。”

    来福一脸懵逼。

    还未等它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陈青一张纸符贴在脑门上。

    来福哼唧了两声,然后狗脑袋垂在了前腿上,几息功夫,从鼻子深处传来打鼾声,明显的去梦周公了。

    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如果两方不和,将这张引梦符贴在对方额头,对方瘫软之后,自己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正想着,却见老狗头顶升起一股白雾,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等白雾散去,陈青赫然发现,身处之地,竟然是在一座村屋,阳光颇为耀眼,一条土狗正在屋檐下吐着舌头。

    屋前篱笆旁边,有几株嫩黄瓜,黄花还未褪净,一个着短衣的方脸汉子正在浇水,粗黑的辫子盘在头顶,身材精瘦。

    陈青仿佛闻到了泥土特有的湿暖气息。

    这……居然是在老狗的梦里。

    陈青瞧见这土狗跟来福有八成相似,顿时明白了,老狗正在追忆属于它自己的似水年华,狗眼一直盯着方脸汉子,虽然看似炎夏,身上却是皮毛顺溜。

    哪像现在的来福,浑身写着一个“丧”字。

    继而陈青又发现,自己在来福的梦里,没有身形,只能视角固定,任时间一点点流逝。

    看了半天,陈青想返回现实,刚有此念,这田园景象剧烈扭曲,眼前眩晕不止,回到了客栈住所。陈青脑袋晕了半天。

    从梦境返回来,居然还有类似晕车的症状,这就有点无语了。

    接着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引梦符真是好东西,不仅可以让对方入梦,还有进入其梦境的功效。

    常言道,梦是心头想,如果对方心口不一,只须贴上一张引梦符,就可以判断对方的小心思了。

    有点类似前世的催眠术,将人引到深层梦境,然后诱导吐露真言。

    来福之前若说的是谎话,梦里不会流露出那种神色。

    这就放心了,他可不想引狼入室。

    扭过头来,看到蜡烛只烧了一点点,方才在来福的梦境里,过的时间可不短。

    熄了烛火,躺在床榻上。

    这时,街上隐隐约约传来更夫的梆子声。折腾半宿,已经是四更了。

    更夫游街声渐不可闻,陈青刚闭了眼,即将神游太虚,却又从隔壁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若非陈青耳力超群,这种类似跳蚤磨牙的动静根本听不到。

    陈青将耳力运到极限,却听得一人说道:“师兄,这次去戏园子驱邪,可挣不少钱哩。”

    另一个人说,“明天我设坛作法,你切记要用心护法,不要东张西望,我教你的记没记准?”

    “记准了,记准了,嘿嘿,那姓席的,怎么也想不到是灯下黑。”

    “哼,马副官还请了一个和尚,一个道士,我们要拖到最后出马,方能显出我们师兄弟法力高超。”

    “嘿嘿,那是,那是,”师弟在笑。

    “莫出声了,赶紧睡觉,小心隔墙有耳,”师兄吩咐道。

    然后,隔壁没了动静。

    原来是同行,看情况这两位势在必得,陈青琢磨着对话,越琢磨越有味道。

    “这次去戏园子驱邪,可挣不少钱哩。”

    “那姓席的,怎么也想不到是灯下黑。”

    这里面有猫腻啊。

    陈青一下子来了兴致,到现在,方润还没说酬劳是多少呢,也怪我回复得模棱两可,既然不少,那就掺合一下。白坡村幸存者的任务暂时没有头绪,先搁下往戏园子瞧瞧也不错。

    想着想着,恍然入睡。

    晨曦初现,陈青醒来,来福已经在等他了,精神比昨夜好了不少。

    隔壁那两位也走了。

    陈青路过他们门口,发现昨夜看到的几丝黑气也消失了,难道说,是他们随身携带的东西有古怪?

    又瞅瞅八角井,嗯,还有像昨夜一样的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