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二十八章 荒村惊魂

第二十八章 荒村惊魂

    陈青想了想,问:“那个戏园子详址在哪?”

    “城中王爷街5号。”

    等了片刻,系统没有跳出触发任务的提示。之前的老龙观任务,石桥生桩任务,还有刚才的白坡村任务,都是知道了确切地址,然后跳出相关灵异任务的,现在虽然有了戏园子的详址,但系统却不理会,这就有点棘手了。

    就像那个颖河的水鬼,系统没有提示,到现在才算是找到了一点点蛛丝马迹。

    没有系统提示的任务,比较不易上手啊。

    “一定要现在去?”陈青皱眉头。

    “那也不是,”方润说道,“后天夜里,五太太过生日,席旅长请了各界名流来戏园子聚会,省城里都会来几个大人物,所以后天必须保证不能出现意外,不然席旅长的脸没法搁啊。这戏园子吧,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几日出事,席旅长事先把请柬都发好了,又是好面子的人,万万没有更改之意,所以,马副官这几日急得有些想咬人。”

    说到这里,方润终久还是忍不住了,嘿嘿直笑,“他找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陈青,“他们若是有兄弟你脚趾头那么点的道行,也不至于丢人现眼。”

    “既然是后天聚会,现在尚早,方兄如果没有急事,可带我到城南看看。”陈青也发出了邀请。

    方润一口答应,本来嘛,这两日就在准备后天聚会的事,他和马副官的任务,就是到处请法师,解决戏园闹鬼事件。

    陈青又吩咐老猴几句,老猴连连称是,就在福寿行,陪着胖子和陈老板有一坨没一搭的唠侃。

    方润打开车门,带着陈青去城南。

    半途经过城关,果然气派,相较三羊镇,热闹得多,沿街小贩的叫卖声,让陈青顿觉亲切。马车单轮推车,络绎不绝,还有当前时兴的拉洋车,穿梭其中,这才是民国的模样。

    出了县城南门,方润又问陈青往哪里走。

    陈青回答,白坡村。

    方润全身一震,“什么?白坡村?”

    “方兄也知道那个地方?”

    “确切位置,我倒是不知道,不过听说过几回白坡村的传闻,这可是个**,十几年前,村民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我听县里托底的人说,衙门还派衙差去那里调查,丝毫没有线索,就成了一桩悬案。这么多年过去,十里八村的人,一提到白坡村,都谈之色变。宁愿绕行,也不从这里经过。”

    “所以我才要到那里去看看,”陈青淡淡回答。

    方润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懂,我懂,兄弟神通广大,自然是要解决这桩疑案。”

    两人说归说,汽车不停。

    不久,下了官道,来到还泥泞不堪的乡间道路,问了数个乡民,结果胆子都比耗子还小,一听说俩人要去白坡村,吓得揣着手跑。还有个乡民,没见过汽车,没等方润露头,自个倒吓得狂奔了几十丈,鞋都跑丢了。

    无奈,陈青只得花了一个银元,才有一个乡民告诉白坡村位置。

    白坡村有些偏僻,陈青和方润转了半天,才找得到。

    这座荒无人烟的村落,常年无人居住,多数房子都塌了,最好的一座也是露着椽子,老远都能看到大窟窿小眼子。

    陈青下车,站在高处,细细打量这个死气沉沉的村落。

    没有黑色的妖诡之气,没有红腾腾的活气,整个气氛令人窒息,仿佛村子不存在一般。

    雷达搜索半径只有六丈,陈青生怕错过什么,挨家挨户都“拜访”一番,结果令人失望,什么线索也没有。

    如果这村落当年有人横死,可以在尸体周围听到怨声,不过必须要等到夜色降临。

    白天阳气正旺,阴魂们也不敢出来作祟。

    所以不管是聆听怨声,还是诱逗阴魂前来,都得等天黑。

    那,就等吧。

    他早有准备,经过县城集市时,买了些点心和一些熟食,顺便还购了些黄表纸、笔笔和朱砂,砚台等物,以备不时之用。对吃的方面,他和方润都不讲究什么,两人分食了些。

    当方润听到陈青要在这里等待天黑时,脸色微变。

    陈青就安慰他,你正值阳盛之龄,血气方刚,那些个鬼了怪了,躲你还来不及呢,根本不会找你的麻烦。

    这么一说,方润也渐渐放下心里包袱,还拧开一小瓶随身携带的洋酒,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喝了个底朝天。

    酒是男人们增进友谊的催化剂,方润话匣子打开了,说的多是在席旅长手下做事的趣谈。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将来。

    方润毕竟受过高等教育,对目前形势直摇头叹息,这么多年了,华国还是一个字,乱。今天你打我,明个儿我揍你,国家之间如此,军阀之间如此,百姓之间也是如此,刀客还跟土匪火并,村子异姓之间械斗,连妖了鬼了都来凑凑热闹,时不时闹点乱子。

    陈青来到民国,满打满算,一个礼拜都不到,但忙得不可开交。眼下,偷得半日闲,跟方润讲些异闻,甚至还说了些一百年之后的事,努力剔除方润不能理解的地方,饶是如此,也讲得方润一愣一愣的,直呼不可能。

    太阳从南边,渐渐地,转到了西山。

    最后一片晚霞也陷入黑暗的泥潭。

    陈青下了车,方润关上车门,想了想,不妥,也从车里出来。

    北风骤起,一下子冷了许多,穿过高低不一的房墙,哀叫不已。

    两人沿着墙壁走。

    陈青告诉方润,这叫做探声,许多阴魂白天不便现身,只能等夜里来谈谈了。

    方润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想到了小表弟刘祺尸变时的恐怖模样,不由得嗓子发干,连吞了几口唾沫,把盒子炮里的子弹压满,东张西望。

    陈青聚气凝神,觉得丹田处有一股热气游遍全力,马上没那么冷了,体力值提高后,还真是抗冻。

    方润像尾巴一样,跟在陈青屁股后面,甩来甩去。

    陈青带着他,又将整个村子转了一遍,没有触发任何东西,还不罢休,逐渐扩大搜索圈。

    由于能在黑暗中大致看到物体,所以连马灯也没提。

    方润裹紧大衣,一步不离。

    “啊!”

    突然,方润失声大叫,一屁股蹲在地上,手里的盒子炮对准陈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