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二十七章 白坡村幸存者

第二十七章 白坡村幸存者

    陈青问胖子,这幅画上的怪物,是从哪里看到的。

    胖子说:“画啊,在爷爷的画里看到的。”

    陈青突然想到,昨天聆听老家伙怨声时,老家伙临终前,一个劲的在叫,画,画,画!

    胖子还说,这画里有一条河,河里有许多这样的东西,有的只露一只手,有的把脑袋也露了出来,还有的整个上半身都露在河面上。

    因为老家伙常常打开这幅画看,每每看时,便陷入深思,而身在洞穴的胖子,借助山魂的沙盘之眼,看到了这幅画,印象颇为深刻,所以今日乱糊乱画时,就将这河里怪物画到纸上。

    陈青又问这幅画的来历。

    胖子说,当年还没来三羊镇上时,先到的一个村落,他感应到一股地气,然后老家伙沿着胖子指的路径,找到了这幅画,当时,它就孤零零挂在一座弃屋,整个村子都没有人烟,老家伙还反复问他,确定是这幅画?

    胖子就说,是的,就是这幅画散发着浓烈的地灵之气。

    老家伙就把画带走了,其后,祖孙两人穿过许县县城,来到了三羊镇,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

    也就是说,这幅画是老家伙开张的第一笔生意,因为解不开画中谜团,就一直时不时的拿出来参悟。

    最后,画还是被人抢走,老家伙也嗝屁了。

    陈百发在旁边静静地听了半晌,摸着上唇稀疏的黄胡须,忽地一拍桌子,说道,“我的儿,这么说,那个村子离咱许县不远?”

    胖子嗯了一声,“爷爷收了这幅画后,告诉我这荒村邪的很,乃是非之地,赶紧离开,赶了半天路,我们就来到了县城。”

    陈百发手指在桌面划来划去,最后说:“陈少,这个荒村十有**,是县南的白坡村。”

    陈青还没来及说话,脑海响起一阵悦耳的声音,“叮,宿主声望值达到10000/30000,恭喜成为小万人迷,现奖励【僵尸铃铛】一枚。”

    僵尸铃铛?

    陈青接着看到下面的注释。

    【僵尸铃铛】,纯银所造,外表镌刻符文,铃丸也阴绘奇文,两者相撞,即会发出异响,令僵尸惧怕,不敢近前,实乃夜宿荒山破庙必备佳品。

    收笼了思绪,陈青又问陈百发,“陈掌柜,你刚才说什么村?”

    “县南的白坡村,”陈百发手指沾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三个字。

    白坡村,陈青心里念叨两遍,将它记牢。

    这时,系统又传来声音:

    触发任务【白坡村幸存者】,此任务属于道听途说,宿主可亲自到白坡村进行查看。

    任务达成条件,找到白坡村最后的幸存者。

    任务奖励,【续阳丹】一枚。

    是否接受任务?是/否。

    我的乖乖,续阳丹?光听名字都牛逼哄哄的,陈青眼光移到【续阳丹】上面,可惜没有什么注释框跳出来,大概等任务完成了,奖励领取之后,才会跳出来具体用法用途。

    陈青欣然接受了任务。

    任务完成状态,变成了0/1,极大概率整个村子只有一位幸存者了。

    陈百发掌柜见陈青好像在思考,就摇头继续说道:“这个白坡村,有点诡异,村里头据说有二十来户人家,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关键是房屋瓦舍茅房,家中六畜,狗羊猪牛,全都没少,人却没影了,男女老少,一个都没有留下。光听起来,就让人冒白毛汗,这十几年过来了,村舍也没有人料理修葺,恐怕早就倒的倒,塌的塌了。”

    这任务既然属于道听途说,肯定要眼见为实了。

    就在这时,嗞呀一声,一辆黑壳汽车停在店门口,从里面走出一个腰杆笔直的年轻人。

    正是刘家壕大太太的娘家侄方润。

    方润大步流星,走入店里,冲陈青一拱手,“陈兄弟,恭喜你又为三羊镇做出了卓越贡献,之前咱们商量好的,等镇子的事一结束,就随我一块去席旅长那里,眼下你貌似闲着,那就赏个光,咱走一趟吧?”

    陈青有些头大,说句心里话,他不想跟小军阀有什么瓜葛,但话说回来,自己也不可能总呆在这三羊镇,现在有了三千来块大洋,想在县城购置一所宅院,在城区生活好些。这个席旅长管三县治安,势力范围可不小啊,暂不清楚他的为人,也不好相拒。

    “方兄,上两次我们谈话,都是匆匆忙忙的,这位席旅长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陈青问。

    方润也没客气,坐在老猴腾出的座位上,给陈青讲了大概。

    原来,席旅长有五房姨太太,最宠第五房,因为五姨太出身于梨园,席旅长就专门给她弄了个戏园子,供五太太日常消遣。十几天前,掌柜的说,戏园子半夜老是传来拉弦声,连着数日,都是这样,这个没出息的戏园掌柜,居然吓得神智失常,人疯疯癫癫的,老是说戏园子坐的都是鬼。

    席旅长一气之下,把他撵回了老家,又委派了一人管理戏园子。谁料到当夜,这新来的也疯了。这回,席旅长上了心,因为事情繁忙,就让方润和一个副官一起处理。

    于是,方润第一个就想到了陈青。

    “别的野和尚杂毛道士,我都没去请,”方润说,“恰好那日,我在姑丈家,亲眼目睹你的神通,就推荐给席大旅长,次日,你又办了一件漂亮事,前日,你更是锦上添花,我都不好意思夸你了。”

    又在陈青耳边低声道,“本来这事是让那个马副官处理的,马副官路子宽,找来一群小道士,哼哼唧唧老半天,说要彻夜作法呢。不曾想第二天一大早,个个被脱得精光,丢到了戏园子门口,喊都喊不醒,还是路人看不下去,用冷水将他们泼醒了。”

    “这几个混球直呼对方厉害,就是不说半夜发生了什么事,席旅长闻讯,迁怒到马副官身上,一顿臭骂。”方润摇摇头,又有些幸灾乐祸,“那马副官溜须拍马功夫一流,我早就瞧他不顺眼了,兄弟你这次去,可得把他的脸皮彻底揭下来,丢在地上使劲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