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二十六章 瞎子的画

第二十六章 瞎子的画

    “听说了没,蛤蟆岭上有耗子洞,里面有成千上万的耗子精,陈少伸手一抓,这些精怪便是非死即伤。”

    “我怎么听说是这陈少深入老龙观洞穴,把一条老龙提了出来。”

    “你们俩懂个屁,是陈少先提走的老龙,然后顺便灭了一大把耗子精。”

    “你们说的都不对,我家三娘的二妗子的娘家侄,当时就跟着陈少捉妖怪呢,事实上是这样的……”

    ……

    当然,镇北五畜又大大地露了一回脸,甚至有人开始拿他们跟韩信比了,说韩信年轻时也是游手好闲的光棍,最后还不是建了不朽之功?

    也不管这话是不是故意讽刺,老猴还是兴奋得连窜带跳,再不犹豫,次日,将欠陈青的五百块符纸钱急急贡上,陈青当然笑纳了,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嘛。

    又有船夫激动得跪下,高呼要陈青解决颖河水鬼,不然的话,这个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陈青暗暗抹了把汗,按道理说,水鬼事件应当有任务提示的,可等到现在,还没出现,这找谁说理去?

    心里又惦记着石桥的那具生桩,雇人挖出男童的尸体,又找来道士超度男童,择日下葬。

    “看看人家陈少,这种超度的法事根本不屑于动手。”吃瓜群众,个个揣着袖,赞叹声此起彼伏。

    耗子洞的那具鲜衣骷髅倒是没有重葬,因为陈青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只让人封了洞口,等自己能接【不老】的任务之后,若真和这具骸骨有关,再来拜访。

    所有的事,都忙完了,陈青又来到船夫老冯杀人藏尸处,只见几丝地气在河岸处缭绕,这才恍然大悟,地气可以养尸,小货郎的尸体才会历经数载,状如新死。

    至于杨韩氏,据杨杏林回忆,生前也用过老龙观的符水,会不会是因为死后尸变,然后钻了出去?

    正想着,镇北五畜带来了一个消息,令陈青愕然,铁公鸡陈百发,居然要收留双眼无珠的胖子。

    事有蹊跷,此时天色已晚,明天再说。

    陈青又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翌日醒来,也就是解决三羊镇尸变的第三日清晨,发现声望值涨到了9400,还在不停往上窜。

    老猴等人又屁颠屁颠地买来了早点,陈青洗漱完,吃好早餐,去找福寿行的陈百发。

    这个陈百发收养一个盲人,要说他别无所图,鬼都不信。

    陈百发依然是一副笑脸,见陈青到访,连忙请到店里,香茗敬上。

    饮了杯热茶,陈青直奔主题,“这人地眼已失,看不见东西,又浑身赘肉,臃肿不堪,陈掌柜为何有兴趣收留他呢?”

    陈百发连忙将两手往压下,示意低调,然后笑意不减,“我和这孩子,甚有眼缘,所有才要收他为义子,况且,他这肥胖,是因为过度食用地脉之气,此后换成五谷浊气,慢慢的,肉就减了,过个一年半载,自然就不胖了。”

    这糟老头,坏。

    陈青估计,陈百发毕竟是懂行的,目的应当是接近胖子,然后让他回忆哪些地方藏有宝贝,于是故意说道,“陈掌柜心肠这么好,他真是前辈子烧高香了。俗话说,好心有好报,他指不定哪天忽然想起,某某村某某镇地下还有珠光宝气,到时候一挖出来,就算报答了陈掌柜的收留之恩了。”

    “哈,哈,瞧您,瞧您,”陈百发脸不红,心不跳,打着哈哈,“年轻人,果然口齿伶俐,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前几日还真是眼拙,误认为陈少爷从我这里买黄纸,是一时胡闹,却不想陈少爷身负大神通,惭愧,惭愧。”

    忽地笑容一敛,说道:“不知陈少爷是否听过地藏师这行当?”

    地藏师?陈青眼现迷惘,“没有,这是第一次听说。”

    见陈青不似在说假话,陈百发就接着说道:“我怀疑这胖小子的爷爷就是地藏师,他们这类人,专门到举国各地,访山拜川,行走天下,有些人扮成货商,有些人扮成算命仙儿,手里还拎个报君知,走一路敲一路,实则最不正经,目的是寻找藏匿在地下的宝贝。”

    “独行者甚少,绝大部分都是带个十来岁的小孩,小孩自然也是两眼瞽盲,凭借小孩能感应地气,地藏师来挖掘宝物,撞上大运了,就陡然富家翁,十年磨一刃,吃糠多年终于见着荤腥了。”

    陈青闻言,脸上阴沉。

    地眼天生者,万中无一,那么这些盲眼小童,不用说,跟胖子的命运一样悲惨。活着的生不如死,还有绝大多数经不住药力早早毙命的。

    一个地藏师身后,是十几条甚至数十条人命。

    两人刚说到这里,突然听得老猴大叫。

    他随陈青来到陈百发福寿行之后,为了避嫌,就跟后堂的胖子一起聊天。胖子两眼缠布,眼珠虽然烂了,但因为两眼早跟身体不属一列,感觉不到太多不适,换成旁人,早就卧在床上奄奄一息了。

    胖子一边吃着老猴买给他的糖葫芦,一边说话,手也不闲着,捉着笔在纸上作画。

    他说,以前跟着爷爷的时候,就常常将感应到的地气画出来。

    后来,被困地洞九年,因为山魂建造的沙盘之眼缘故,让他能看到三羊镇方方面面,现在,又回到之前的状态,不由自主的,问陈百发要了根笔,在纸上乱画。

    他已经乱涂了十几张了。

    老猴一张张翻起来,有些是随意几笔,有些则比较精细。

    当他看到倒数第二幅时,不由得惊然大叫。

    “陈少,陈少,你快看!”老猴拎着纸,跑到陈青跟前,眼露惊恐。

    画上绘了一个长着人脑袋的怪物,一只手高高上举,肚腹处却生有一张大嘴,数排尖牙,白森森十分骇人。

    可老猴总不至于这一幅涂鸦,就大惊小怪的吧。

    老猴一脸苍白,想到了极不愉快的事,“陈少,胖子画的这个东西,跟那日拖我下水的怪物,长得一个模样!”

    什么,陈青心里一紧,“此话当真?”

    老猴两腿发软:“陈少,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昨晚还都在做恶梦,梦到了杨韩氏拖我下水,把我咬得浑身是血,儿孙根都啃掉了。”

    颖河水鬼,迄今为止,只有老猴直面过,陈青倒是记得老猴描绘过水鬼的长相。

    胖子也见到过这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