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二十五章 鼠祭司

第二十五章 鼠祭司

    “不好!”陈青一个激灵,狠狠地掐了大腿两把,从半梦半醒中恢复过来。

    再看那个女尸,依旧冷冰冰地躺在棺中,两眼紧闭。

    刚才怎么了,怎么会想睡觉?

    陈青集中心神,把女尸的样貌从脑海挥除,死死在耗子群中搜索。

    终于他从里面找到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比别的耗子眼都大上几圈。

    原来是你这个老阴比!

    看到这双绿油油的眼睛,让他一下子想到了那个白毛耗子,撵它的时候,它回头一瞥,就是这种慑人心神的绿色。

    这个老耗子所处的位置,在雷达搜索范围外,显得颇谨慎,见陈青醒了,急忙又闭了眼睛,两只爪子捧着那根朽烂手骨,嘴巴抖动不止。

    陈青又有了些许困意,急忙弯腰拾起一块石头,朝大白耗子丢去。

    疾!石子眨眼就到,老耗子果然有两下子,脑袋一缩,堪堪躲过去,石子爆了后面一只随从的脑袋,立刻死翘翘了。

    白耗子闪身躲进耗子群里,失了踪影。

    陈青心想,这老耗子肯定又在想别的法子玩阴,若不趁早解决,恐生意外。

    目光回到神案上,这时,他又有了新发现,神案中间是食物堆成的小山,两边则是几颗血淋淋的耗子脑袋,刚才全神贯注和耗子大军对峙了,是以没有注意。

    这些耗子脑袋,明显是被同类咬死的,类似人类世界某种献祭。

    毫无疑问,那个白毛耗子,就扮演着祭司的角色。

    神案,献祭,祭司,食物供品,女尸……

    陈青脑海闪起一个荒唐的念头,难道这群耗子的崇拜对象,就是这具鲜尸?

    这具栩栩如生的女尸,是它们的神明?

    刘祺和猪崽梦境里的娇娘,会不会跟刚才自己看到的是同一张脸?祭司通过某种仪式,把这具女尸投影到梦境之中,然后汲取对方生机。

    自己现在虽然气运值和体力值远远超于常人,但此时此刻,有这么多耗子信徒,鼠祭司的力量的确增强不少。

    陈青心念电转,耗子不敢接近棺材,应是怕女尸受损,眼下,它们倒是“投鼠忌器”了,何不拿女尸为质试试看?

    两手刚抱起女尸,耗子群登时有些慌乱。

    这就对了。

    女尸的重量跟活人没两样,陈青将她横在腰间,一步步朝前走。

    耗子大军随之一点点后移。

    就这样,敌退我进,陈青走出了山洞。

    有些耗子被同类挤到山溪里,下饺子似的,眨眼就冲得老远。

    陈青故意不去瞧老猴他们所在的位置,以免耗子狂性大发,袭击他们。将女尸头朝上放好,换个姿势,心里正想着是不是一直抱着女尸走下去,却有一颗火红的珠子,从女尸嘴里滚了出来,跌到水里。

    噗,本来美艳动人的女尸,血肉立马变成了尘土,只留下一具森森白骨。

    坏了,陈青脑袋嗡了一声,谁会料到女尸嘴里还有一颗定颜珠。

    却不料歪打正着,耗子大队见女尸已毁,军心大乱,吱吱乱叫,逃向四面八方,这种生物本就怯人,当下崇拜的对象已经毁灭,便不再逗留。

    只有那只老白耗子杵在原地,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陈青借此机会,抓了几粒山溪旁边的鹅卵石,照准这老耗子投去。

    白耗子发出哀鸣,骨断筋折,抽搐几下,不动了。

    “叮,衍生任务【梦魇】完成度2/2,任务达成,奖励【引梦符】绘制方法,点击领取,是否继续接下来的任务【不老】。”

    又衍生出来了任务?陈青领取了【引梦符】之后,又打算领取下面的任务,系统却提醒道:“宿生角色等级不足lv10,无法领取。”

    嗯?还有等级限制?陈青有些失望,想看看这个任务的达成条件,以及奖励,不好意思,暂时无法查看。

    愣神功夫,老猴首先从山洞爬了出来,“陈少,你对您敬佩得五体投地,一人喝退千军万马,咱们的小命交给您算是撞了大运了。”又摸了摸溪水,高呼可惜。

    陈青知道他可惜那颗定颜珠,溪流湍急,早不知冲到哪里去了。

    又恭恭敬敬地将这具骷髅放回到岩洞棺材,盖上了棺椁盖子。

    如果她是横死,是不是可以听到怨声?陈青试了试,没有回应,要么是这里阳气过强,压住了怨声,要么人家是正常死亡。

    那根朽烂的手骨上面,绕着一股股秽邪煞气,决计不能留于世上,陈青一脚踩去,手骨断为几断,又飞起一脚,踢入溪水中。

    由于挖出的洞穴狭小,胖子根本无法出来,就让癞头狗留下,先照顾一下,癞头狗听力嗅觉甚好,可以见机行事。蚰子和老猴,一起随陈青回镇搬救兵。

    等出了这个山坳,才发现,此地从外边看,甚是隐蔽,平常人根本不好找到,难怪成了耗子大本营。

    陈青和老猴到乡公所传讯,蚰子重回老龙观,与山羊周胡柴汇合。

    刚到乡公所,被江麻子一把抓住,说镇上有个德高望重的乡绅驾鹤西归了,家人到处找陈青讨净衣符呢。

    陈青让老猴组织些人马,到山坳救胖子,自己随江麻子来到这家乡绅家里。

    老乡绅生前喝过老龙观的符水,但那个山魂已死,这脑汁也就不会再起什么作用。

    陈青要借这次事件,宣告三羊镇尸变已成了历史。

    一面是主家战战兢兢,严阵以待,一面是陈青轻松写意。直到日落西山,尸体还是没有尸变。镇民开始奔走相告,三羊镇的尸变之患解除了。

    这时,老猴他们也将胖子从地洞抠了出来。

    当然,嚷嚷着剁diao的猪崽,也恢复了正常,小伙伴又再提到娇娘时,猪崽一脸茫然,“娇娘是什么?能吃不?”

    刘家壕也将儿子葬好了,陈青去拜会他,将娇娘事件原原本本说了,包括老龙观藏匿山魂之事,也略要的讲了些。

    刘家壕果然是个守信之人,奉上了两千五百大洋,两千大洋是解决儿子死因的酬劳,那五百现大洋,则是替三羊镇百姓谢谢陈青。

    是夜,整个三羊镇都喧哗不已,困扰十来年的尸变之祸,终于烟消云散了,消息迅速扩散着。

    街谈巷议,有个白脸英俊小生,神通广大,一张符驯得鬼怪们服服贴贴,刘家壕大富商都奉他为上宾。

    模样漂亮的丫头姑娘,开始托人打听这小生身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