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二十二章 石壁里面是什么?

第二十二章 石壁里面是什么?

    地洞被封闭后,更臭了。

    老猴蚰子和癞头狗,背贴背挤在一块,小心翼翼地移动到跟前。

    老猴举起马灯,仔细打量胖子的脸,胖子失去了地眼功能,两只眼珠登时开始溃烂,露出眼眶骨。

    “你哥哥是谁?”陈青沉默半晌,还是问他。

    胖子神智渐渐恢复了正常,“我哥哥很厉害,能让我看到东西,你们陪我玩,我就告诉你。”虽然有这么大的身材,但是说话语气还是个小孩子。

    “好,”陈青说,“我答应你,我们出去以后,也把你带出去。”

    “带我出去后,可以跟很多人玩吗?”胖子天真地问。

    “当然可以了,喜欢吃什么,我们都会给你买,”陈青顿了顿,继续说,“山里红也可以买给你吃。”

    “拉钩。”

    “拉……钩……”陈青心里叹息。

    “爷爷老是骗我,”思考一番,胖子说,“总是说过段日子就让我出去,老是这样,可总是说话不算数。后来爷爷死了,哥哥就跟我说,要不要让他一直陪着我玩,并且还听我的话,我说好,然后哥哥就教我怎么让爷爷跟我玩。”

    “你哥哥能让你爷爷的尸体陪你玩?”陈青问,心里嘀咕起来,这个哥哥会控尸,然后还教给胖子,果然品味不一般。

    “是啊,爷爷被杀死了,就像之前他杀死的那个爷爷一样。”胖子有些语无伦次。

    陈青问了半天,才明白大概,多年前,老家伙带着地眼小子来到老龙观。地眼小孩子双眼看不见,只能听到爷爷和老龙观道士打架,老家伙把道士打死了。

    胖子说,之前爷爷带着他流浪,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各地的天灵地宝。而自己“看”到了一个气息非常强的东西在三羊镇蛤蟆岭方向,于是祖孙两人就来到了老龙观。

    爷爷跟老道士打架之前,发生过激烈的争吵。

    接着,祖孙二人又顺着隧洞来到下面,隧洞是本来就有的。当爷爷来到地洞尽头时,明显想不通,说怎么是这样,怎么是这样!然后把地眼小子关在洞里很长时间,也不送饭食。

    后来再进洞,见地眼小子不仅没有饿着,还胖了些,很惊讶。

    爷爷问他谁送吃的了,他说是哥哥。

    爷爷就哄骗他,问他谁是哥哥,哥哥在哪,胖子就说,哥哥现在在睡觉。并且哥哥还教他画眼睛。

    然后让这些眼睛,凝视着哥哥造出来的沙盘,胖子足不出洞,就能看得见地表发生的事,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只能瞧见地下的灵气。

    这个沙盘,这些眼睛,就是这个东西专为胖子而设,让胖子能看到三羊镇地表的一切。

    陈青陷入沉思,胖子的表达能力还不如十来岁的小孩子,可以想象,平时除了老家伙,也没有人跟他说话。

    胖子还说,从此之后,爷爷时常到洞里来,但并不管他,反正吃不吃东西都能活。

    胖子不吃饭不喝水,还这么胖,一点都不合常理。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这个胖子嘴里的哥哥。

    陈青注意到,胖子说了这么多话,始终都没有移动过。

    “你哥哥怎么养活的你?”陈青实在不解。

    “哥哥跟我连在一块了。”胖子答非所问,指了指身下。

    老猴连忙朝胖子身下照照,因为胖子的肚腹一直垂在地上,等老猴掀开厚厚的肚皮时,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我的姑奶奶亲爹啊!”老猴一个激灵,差点丢了马灯。

    这一晃眼的功夫,陈青似乎看到一根灰色管子,就让老猴端好马灯,重新掀开胖子的肚皮,仔细端详。

    只见胖子的肚皮下面,是一条条交错的血管,扭在一块,构成一根粗大的管子,伸到石壁里。

    难怪了。

    胖子似乎对生和死没有什么概念,只关心有没有人陪他玩。陈青哄他说一起玩之后,胖子才将自己的这些经历,七七八八托了出来。

    陈青盯着这些灰白的血管,它们就像是婴儿脐带一般,汲取着石壁后面神秘的营养,来维持主人的生命。

    石壁和血管的接驳处,渗出一点点乳白色的液体。

    而血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萎缩。

    石壁脚下还有些破碎的瓷片。

    这样?!这些碎瓷片就是瓷碗的碎渣,碗,碗……陈青心里顿时透彻了,老家伙杀死真道士之后,假扮道士,用墙壁渗出的液体充当符水?

    然后治百病?

    但是老家伙为什么会死在洞里。

    等等!等一下!

    这胖子说老家伙是被人杀死的,十年前,老家伙也打死了老道士,横死之人,尸体若在,就会有怨念附在尸体上,现在魅力值这么高,胖子说话逻辑混乱,不妨听听两个老鬼临死遗言是什么。

    陈青一脸凝重,来到那具前襟有血渍的尸体跟前,要众人安静。

    地洞之中,不见阳光,阴气极重,原本须要半夜听怨声的,眼下却能听到了。

    “画,我……的……画,画,画……”陈青耳边传来垂死的声音,就这么一句。

    然后,他又附耳在另一具尸体身上。

    “这东西虽能治病,但万万不可传到外面,咯,咯。”隔了一会,又是这么一句似是哀求的话,后面的“咯咯”声,大概是临死时喉咙本能的颤抖。

    陈青又细细问了胖子一些问题,明白了来龙去脉。

    老头子带着胖子寻宝,宝物指向老龙观,而老道士似乎知道他们的来意,就劝他们,结果被老头子打死了。接着祖孙俩来到地下洞穴里,但老头子见了宝贝后,可能不遂他意,在大殿又不方便,就将胖子和道士尸体都丢在现成的地洞里。

    随后胖子和“哥哥”建立了某种联系,胖子借助“哥哥”的力量,控制了尸变的道士,还能看到地表发生的一切。

    所以他不仅看到了爷爷拿符水给别人服用,还看到了前不久,有人杀死了爷爷,抢走了一幅画,这人还将大殿的门锁上了,院大门也关上,造成老道士外出的假象。

    而胖子的爷爷垂死之际,思维清晰,还要闩好大殿门栓,拉动机关,要到洞穴里疗伤,进洞后又从里面关闭入口,免得外人相扰。老家伙真是处心积虑,本来打算接一碗符水续续命……

    然而这次,胖子眼睁睁看着老家伙毙命,并没有施以援手。

    然后,老家伙也尸变了,每天陪着胖子,一起快乐地玩耍。

    死后行尸,跟这乳白色的液珠有关。

    很明显,之前的老道士和这家伙都饮用过这种液珠,而老道士临死前,还在劝说老家伙,不要将这液珠带出道观。

    三羊镇的人,十有**的人都用过老龙观的“符水,”所以才会死后尸变。

    这东西滋养胖子,同样,也要借助这孩子的地眼功能,不然也不会胖子一失去地眼,这玩意就迅速变小,缩回石壁内端。

    不过,还有一些不通顺之处。

    打开石壁,就一切揭晓了。

    但刚才那绝对的压迫气势,让陈青有些担忧。

    这东西会操纵某些物件,刚刚它撤回石壁内时,居然用石头堵住通道口。来到这大洞穴时,还有亮火,现在也黑漆漆的,陈青心底又冒出被困绳梯区间时的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