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二十章 两具道士尸体?

第二十章 两具道士尸体?

    借助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到,前面又是一条横着的通道,十分狭窄,拎灯的老猴已经在通道里了,他们四人只能一字排开。

    巷道内壁裸露着不知明的矿石,时不时,反射出着微弱的光芒。

    唯一还算可以的是,巷道的高度不错,身材最高的陈青也不用弯腰走路。

    走了老长时间,前方开阔起来,越走空间越大,潮湿的地面,还生着一堆堆菌类。

    前面拐角,居然有亮光。

    提灯的光芒,一下子黯然失色。

    陈青脑海突然跳出提示:“叮,发现【三羊镇尸变】任务对象,任度完成度0/3。”

    那个雷达搜索圈,也浮现在脑海。

    来了,来了。

    呼——他不禁长吁一口气,千盼万盼的任务提示终于出现了。但稍微松懈了一下,神经就愈发紧绷起来,现在绝对不是大意的时候。

    之前咋没有跳出任务完成度,貌似【炼试任务】,【石桥生桩之谜】,和衍生任务【梦魇】,全都是一领取就跳了出来。

    纳闷归纳闷,陈青丝毫不敢怠慢,提醒举灯的老猴,“老猴,注意前方,灯不要灭。”

    老猴应了一声,“您放心吧,陈少,咦?”话说半边,突然停住。

    陈青紧走两步,超过蚰子和癞头狗,来到拐角度,也愣住了。

    这里就像一个非常大的房间,颇为空阔,但没有什么家用器具,虽是严冬,但地上竟还有杂草蔓生,一个大大的沙盘呈现在众人眼前。

    沙盘异常精致,一条河蜿蜒而行,将一座座微型房屋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明显高大气派,另一部分矮小寒碜,还有一个半人高的土坡。

    咦?这不是三羊镇的格局吗?这条河就是颖水,两部分房屋,矮小寒酸的是镇北,剩下那部分是镇南,那个土坡就是蛤蟆岭。

    做为惯偷的蚰子,盯着这个沙盘,啧啧称奇。

    而癞头狗不停嗅着鼻子,嘴里咕哝着,怎么这么臭。

    “臭?癞狗,你的鼻子是不是出问题了,哪有什么臭味?”老猴左看右看,突然叫道,“陈少,你看那边,有三个人!”指着右手边说道。

    事实上,陈青早就开始注意那边了,因为在雷达搜索圈上,三个红点的方向,赫然指向那三个人!

    虽然增加了两点侦察力,但是范围并没有增加太多,之前是五丈半径,现在也就六丈左右,但他敏锐地感觉到,看向这三人的同时,有无数双眼睛齐齐射来。

    瞬间,陈青有种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不适。

    三个人都面向石壁,背对着陈青他们。

    其中一个穿着蓝白道袍,另外一个也是这身装扮,个头稍微小了点,都是一头白发。两人中间,是个肥坨坨的胖子,一丝不挂,正在墙壁上摸索着。

    墙壁上画满了一双双眼睛……

    陈青倒吸一口凉气,难怪刚才浑身不适。但凡人类,不管男女老少贩夫走卒,只要神智正常,都会对眼睛敏感,所以平日里,当人们扭过来脸的时候,往往发现对方正在盯着自己。

    关键是,这些眼睛虽说是画出来的,却像是长在人身上似的。

    胖子听到陈青等人说话,头也没有回,嘴里咕噜着,虽然不大,但陈青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你们是坏人,你最坏,还打疼了我的眼。”

    很明显这个“你,”指的就是陈青。

    果然!被困绳梯时那双监视着的眼睛,就是这个胖子搞的鬼。

    一双眼睛就让人陷入空间幻觉,墙壁上这么多眼睛,岂不是……

    “你们死了就好了,就会变成爷爷这样了,嘻嘻,就会跟他一样听话了。”胖子指了指那个身材较高的白头道人,指尖淌着血。

    嗷!

    白头道人发出令人胆寒的兽吼,骤然转身,前胸有殷红的血渍,动作僵硬,脸上长满黑毛,嘴巴像狼一样突出,双眼也是血红色。

    陈青一下子想到了刘祺起尸时的模样。

    “我的娘啊!”老猴这才反应过来,“咋有两个杂毛老道,这老龙观从我记事起,就只有一个牛鼻子,还都死了?”

    癞头狗和蚰子,也是两腿打颤,强忍住小便。

    这白发道人关节僵直,一窜老远,没几下就跳到陈青跟前,伸出两臂,往陈青胸前划去。

    十指指甲如同一把把尖刀,最短的也有两寸来长,要是被扫到,肋骨就断了。

    陈青一晃身躲过,抬起腿,侧踹在尸体身上。

    老道尸体被踹到老猴跟前,又转移了对象,去袭击老猴。

    老猴跳着逃到一边,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胡挥乱舞。

    胖子嘴里又嘀咕了一句,另一具尸体也发动了进攻,几步就跳到了跟前。

    两具尸体因为没有神智,攻击起来毫无法章,但是韧性极强,被老猴划拉了几刀,压根就没事。

    癞头狗和蚰子,也抽出匕首,和老猴合力围殴之前先到的那具尸体。

    陈青对付后来的那具尸体。

    这具道人尸体,脸上黑毛更旺。

    陈青连连出拳,轰击在尸体上,换成是人,早就死了数次了,但既使这种力量,也恰恰够自己不被尸体缠住。看来,尸变时间越长,攻击力就越强。

    对了,还有净衣符。

    陈青边躲边掏出几张净衣符,尸体又来扑击时,身子一蹲,尸体扑了个空,他拎起尸体脚脖,使劲往背后一掀,同时起身,尸体头朝下脚朝上,整个倒摔到地上。陈青连忙把净衣符对准其额头,啪的一下,贴紧了。

    尸体剧烈抽搐,像疯狗一般,嘶吼了几声,没了动静。

    再瞧老猴蚰子癞头狗那边的战况,陈青有种不忍卒睹的冲动。

    那一具尸体,一个欺负老猴他们三个,把他们三人撵得团团转,老鹰捉鸡仔似的。

    陈青捏着净衣符,趁尸体抱住老猴要下嘴之时,手一扬,将一张净衣符贴在它额宫,但见丝丝黑气从尸体身上吸入符纸,眨眼功夫,尸体不再动弹,黄表纸上的符文吸光尸气,也渐渐消失了。

    尸体却仍然和老猴保持相拥姿势。

    净衣符一共用过五次,不论是拔尸毒还是除尸变,都是一次性的,也不管对象是弱鸡还是猛尸。

    “你们杀了爷爷,你们是坏人,”胖子颤抖着一身肥肉,“你们为什么要杀死爷爷。”

    “你个混球,你爷爷本来就是死的!”老猴努力推开抱着他的尸体,大声骂道,“还有,一共两个死鬼,哪个是你家爷爷?”

    “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是坏人,爷爷之前也是坏人,死了就变成好人了,”胖子蠕动着身躯,吃力地转过身子。

    陈青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一张苍白肿胀的脸,像在水里泡了多年,没有一根头发,脖子全部被肉褶掩住,巨大的肚腹垂在地面,根本看不见腿。

    最骇人的是,他的眼睛,全是黑的,没有眼白,里面也没有一丁点光。

    “哥哥说得对,你们是怪物,全都是怪物。”胖子吼起来。

    一股浓烈的臭味,顿时充满了整个空间,刹那间,本来明亮的洞穴,黑了下来。

    石壁上的那些眼睛,一双接一双,睁开,在黑暗中,发出妖红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