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十八章 老龙观

第十八章 老龙观

    现实中也就一顿饭的功夫,猪崽却在梦里过了好几年。

    **良晤,变成了白骨恶梦。

    猪崽勉强说完这些话,又找了一个猪鬃刷子,沾了水,两手轮换拿着,不停洗刷另一只手。

    貌似心里已经有了很深的阴影了。

    踩死那几只耗子的时候,梦境幻象没有了支撑,现出本相,猪崽被困在里面出不来,还要跟五只腐烂发臭的大耗子呆在一块。

    这玩意儿光是想想,就一阵恶寒。

    如果没有人喊醒他,他还能老死在里面不成?

    陈青想到这个任务的奖励,是【引梦符】,功效就是将人招入梦境,并且可以升级为【隔世符】,醒来后有一种恍如隔世的丧感。

    他有一种直觉,猪崽虽然醒来了,却仍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

    还有一个坏消息,任务完成状态也是0/2。

    任务达成条件是找到梦魇本体,然后消灭掉。发现了六只耗子捣乱,让猪崽陷入**梦,本以为耗子就是梦魇的本体,这么一来,背后另有他人。

    “猪崽,你疯了!”屋外的老猴大叫。

    再看猪崽,裤子褪到脚踝处,嘴里嚷嚷道:“好恶心,好脏,”两条胳膊被弟兄们架了起来,一只手里还拿着菜刀。

    天啊,猪崽竟然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播剁diao!

    “太脏了!”猪崽眼露绝望,“好哥们,好兄弟,别拦我,真的太脏了,太恶心了。”

    折腾了多时,还是劝不了猪崽,猪崽的父母也做事回来了,看到儿子疯疯癫癫,不禁老泪纵横,大叫造孽。

    问题出在干枯的手指骨那里,逮住了大白耗子,猪崽绝逼能恢复正常,陈青在心里说道。

    大家七手八脚把猪崽绑到床上,猪崽被梦魇折磨,吸了不少精气,力气耐力大不如前,垂头丧气,嘴唇一张一合,声音嘶哑,几不可闻。

    饭也不吃,水也不饮。

    看样子,要提前探探这蛤蟆岭了,顺便到老龙观走一遭。

    蛤蟆岭的老龙道观占地大半亩,常年有一个老道士坐观,不管男女老少,只要是三羊镇的人,得了疾病,找到他,一碗符水下去,病就散了。

    但要价出奇的高,依道士之言,叫做“符水不轻授,”若是义赠,别的会医术的道士一旦收个材料钱,就会被群众拿来对比,免不了被指责。而道士炼药的材料费用又颇贵,若亏本行善,久而久之,还不把人饿成鬼啊。

    所以老道士说,必须贵。

    但最近,老道士消失了。

    系统提示,这老龙观跟三羊镇走尸有直接关系。

    陈青抓了一把银元,塞给猪崽的父母,然后让老猴、蚰子、山羊、癞头狗准备一下,去蛤蟆岭。

    幸好,系统没要求半夜独自前往,不然这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大。

    镇北四畜摩拳擦掌,备好绳网,短刀,还带了几羊皮袋子水,朝蛤蟆岭进发。

    这蛤蟆岭背阴处,还有积雪未化。

    若是漫无目的,兜兜转转,这么大的地方,即便是找个死耗子,都有难度,何况是四脚齐全还会念经的狡猾老耗子。

    所以陈青决定先去老龙观看看。

    一行人来到半山腰的观院,只见道观大门紧闭,院墙坑坑豁豁,很是陈旧,似乎多年没有重修过,呈现出庙观特有的那种衰败模样。

    身处此地,可以鸟瞰到大半个三羊镇,以及那条人们谈之色变的颖河。

    虽然很大程度上会没有人开门,陈青还是敲了一阵,等了会儿,果然无人应答,陈青率镇北四畜找到最低处,翻墙而入。

    院门也没有闩上。

    老龙观只有一个大殿,院落里衰草萋迷,虽然老观主是个医术高超的道士,但院落里除了两棵松树和一些北方常见的花草,并无药株,更无晾晒架、药臼之类的东西。

    大殿后面,有一处泉眼,虽是严冬,里面却有几条鱼游来游去。

    陈青知道,为了防止有人投毒,许多村落的井水里都会放几条鱼,如果打水的时候,发现鱼儿死了,那么这眼井水也就不能再饮用了,所以这种鱼儿,又被一些村民称为信鱼。

    老观主养这些信鱼,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每看一个病号,就要收上不菲的钱财,这么多年来,存了那么多青蚨子,老家伙不怕死才怪呢。

    泉水旁边,圈了一个石子台,放了两只木桶。

    大殿的门也是闭着的,横着铜锁。

    直到这个时候,体内的雷达搜索圈还没有跳出来,既然系统的任务是搜索老龙观,外面又没有可疑之处,那么秘密就在这大殿里。

    陈青试着扭动铜锁,咯吱吱响,用了十成力气,铜锁也没有断开。

    蚰子是个惯偷,身材短小精悍,自告奋勇道:“陈少爷,让我来,”从棉袍袋子里掏出两把细长的锥子,伸到铜锁眼里,捣乱一会儿,砰的一下,锁芯弹了出来。

    陈青赞许地点点头,带这四个兄弟来对了。

    用力推门,纹丝没动。

    这就奇怪了,难道里面是闩上的?

    又到蚰子表现的时间了,他把锥子捅入窗门,别了几下,挑动里面的窗栓,两扇窗子应声打开。

    蚰子跳进去后,打开大殿门。

    顿时,一股阴风从里面吹出,众人刹那间彻骨生寒。

    蚰子立刻跳了出来,陪着大伙抖了几下。

    进入大殿后,大殿正堂,塑着一个拄拐老道士的石像,拐棍顶端挂着葫芦,一脸和蔼。神案上有具鼎炉,里面有大半炉香灰,大殿内壁上,还绘着几幅壁画,是一个老道士炼炉行医的景象,众生也都是古装扮相,该是石像本尊的功德事迹。

    大殿空荡荡的,陈青转了个遍,也没有跳出雷达搜索圈。

    大殿底部,还有一个甬道,甬道尽头,又是一扇门,不消说,这是老观主平日休息的卧房。

    都闯入到人家房间里了,就不讲究那么多了,陈青去推这扇木门。没想到一推就开,里面有张床,一套桌椅,被褥俱全。除此以外,也无什么活气。

    依然没有跳出雷达搜索圈。

    陈青紧皱眉头,吩咐镇北四畜,“大家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门,留意脚下。”既然地上没有异常,那么这大殿地下八成有文章。

    五人各个分区搜寻。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一无所获,蚰子连人家被子里面都摸了三遍。

    “这老耗子,跟猴爷躲猫猫呢,”老猴气急败坏,朝地下啐了一口,“陈少爷,似乎真没有什么耗子洞。”

    直到现在,老猴等人还以为是找那个白毛老耗子,他们对事实一无所知……

    如果是我来设计这个机关,一定也会选在人和畜生甚至是耗子不容易碰到的地方,那么,它在哪里呢,陈青来回踱着步子,最后目光留在石像手里拐杖顶端的葫芦上。

    出于第六感,这个葫芦形状有点骚浪。

    陈青跳到神案上,左右扭葫芦,没有动,往下也摁不动,最后拉的时候,居然把葫芦的从拐杖上拉起来,里面有几条金属绳子。

    只听吱的一声,石像竟然转了个儿,本来被双脚踩中的底座下面,露出一个方形洞口,恰容一人钻入,黑漆漆的深不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