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十五章 刘家的承诺

第十五章 刘家的承诺

    原来竟然是库房的门锁松动,禁锢在里面的张小辫和杨花姐要越墙逃走。结果,张小辫刚爬上墙头,要拉杨花姐上去时,被护院发现,一并逮住。

    张小辫脸上全是淤青,可以想象,这两天没少被刘家人招呼。相反,杨花姐除了神色憔悴,倒是没别的事。

    半夜骚乱,惊动了刘家壕,他披着袍子出来,面沉如水。

    先是冲陈青作了一揖,“我师来访,招待不周,还请多多海涵,”顿了一顿,摇头叹息,“唉,让我师见笑了。”

    眼下,家仆押着两人,等待刘家壕发落。

    杨花姐显然还不知道母亲八年前就被害之事,眼光瞥向情郎,低声抽泣。

    刘家壕刚要开口,陈青冲他示示眼色,刘家壕领会。两人走到里屋,陈青开门见山,肃然道:“刘先生,之前我答应你要调查令郎死因,不过也希望你知无不言,将令郎病前病后事无巨细,全盘告诉我。”

    “我刚刚听到了令郎临死时的怨声,他说不要新娘,他要他的娇娘,那么问题来了,谁是娇娘?”

    刘家壕嘴巴张了张,甚是窘迫,“我师果然神通不凡,唉,本想把这事瞒上一瞒,既然我师问起,我就实言相告。”

    他说,十几天前,身子虚弱的刘祺,睡梦里老是有狎笑声。刘家壕半夜归来,偶尔听到儿子屋中动静,心里奇怪,于是窗下细听,却只有刘祺一人的声音,不禁大惊,进屋后,才发现是儿子梦里呓语。

    次日,儿子脸色差得吓人,还不到睡觉的时间点,就熄灯歇息了。

    刘家壕留了意,果然,没多大一会儿,刘祺又传来男女欢合时才发出的声音。

    第三日,刘祺睡到近午,起床后,脸上毫无血色,饮食甚少,然后和衣钻入被窝,半昏半睡。照例,睡着之后,嘴里发出狎笑声。

    刘家壕听明白了,儿子这几日总在呼唤一个叫娇娘的女子。

    儿子这是思~春成疾。

    平日,刘祺一有病,刘家壕就习惯将他送到老龙观道长那里。这次又去拜访,结果整个道观都找遍了,不见老道士行踪。

    刘家壕家底甚厚,在整个许县都排名靠前,慌乱之余,请来名医大夫,不过诊治无效,儿子的病一日重似一日,起初还知道自己回房睡觉,后来就卧床不起了,大部分时候,嘴里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而刘家壕因为镇子尸变,近年来请了不少法师,却一个靠谱的都没有,以至于儿子病得奄奄一息,也不敢再找什么术士异人帮忙。只是采用了三太太的主意:儿子不是想女人吗,就给他娶一个,没准,这么一冲喜,病就好了呢。

    消息放出,方圆数十里都震惊了,最后,杨花姐就被父亲怂恿着,做了新娘子。

    可惜福祸难料,成亲当天,喜事变丧事。

    “再之后,我师就光临敝舍了,”刘家壕简短说了下情况,“儿子思~春之疾,实在不好开口,成亲那日,祺儿精气神还不错,说的话我们也听得清楚,他还问我是不是要跟娇娘成亲,我就随口说是。唉,本来是诳他一诳,哪料到……”

    “这事跟新娘的确无关,只是儿子刚一夭亡,她就趁乱逃跑,我咽不下这口气,就故意唬吓她,说是她害死了祺儿。”

    刘家壕最后又补充道:“关押这两天,我也让我的四女儿去找她说话了,事实摆着呢,新娘不愿入我家的门,我那儿子也不愿娶她。我就想找个机会把他们放了,眼不见为净。于是今晚上吩咐四女儿,打开库房门锁,让他们走了便是。结果,被不知情的护院又抓了回来。”

    竟然是这样的。

    这番话一挑明,陈青顿时觉得,刘家壕倒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

    刘家壕又冲陈青一拱手,大步走出屋子,高声说道:“你们听着,方才法师说了,这杨花姐乃是克夫之命,今日,我在祺儿灵堂上,将她休掉,赶出刘家,终生不得再踏入刘家半步。”

    “这张小辫假扮刘家宾客,混吃混喝,被新娘发现后,居然还打算要挟新娘,特将他关押两日,受些皮肉之苦,以作惩处。现在,你们去吧。张小辫,从明天开始,你不得再在这三羊镇出现,一经发现,打断狗腿。”

    一对苦命鸳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时傻了。

    陈青提醒道:“杨花姐,你父亲被你气得病重,若是还有点孝心,就快点回去瞧瞧。”

    杨花姐听了,站起来就跑,张小辫在后面跟着,一块离开了。

    陈青和刘家壕相视无语。

    刘家壕挥挥手,家仆散去,那两个守灵人也各就各位。旁边再没有别人,然后转过身来,一脸恳切地说:“我师,风才我所说的,句句实话,至于这娇娘是谁,我实在无从得知。”

    陈青缓缓点点头,说道,“既然听到怨魂哀号,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这个娇娘乃是令郎的梦魇,梦境之中和令郎相会,让本来就底子差的令郎,生命透支,精血无以为继,惨遭其毒手。”

    同时,也明白了灵堂上为什么没有法师,原来这个刘家壕早就不信任普通的和尚道士了,这么一来,反而帮了自己的大忙,不然,超度了刘祺,就无法领取衍生任务了。

    注意力聚焦到“娇娘”身上时,跳出了相关任务,那么这个娇娘,百分百是梦魇里的幻体,存在于刘祺的梦里面,汲取精气。

    刘家壕望了望大白棺材,脸上一阵抽搐,“祺儿生得蹊跷,同样死得也蹊跷,我师若能替祺儿报仇,刘家愿敬上两千大洋,做为我师醮坛之用。”

    陈青听得食指大动,他之前算过,这个时期的一个银元,购买力抵前世软妹币500元,刘家壕承诺两千大洋,也就相当于一百万软妹币。

    凭什么不答应,白捡的现大洋为什么不要。

    “我们再去令郎房中查看查看。”

    “一切遵我师的意思来办。”刘家壕连忙答应。

    在刘家壕的陪同下,陈青又进入刘祺卧房,里里外外寻了个遍,可惜始终没有线索。

    雷达搜索圈没有跳出来。

    看着刘家壕半脸关切,外加半脸问号,陈青自然不肯露怯,只说已找到些蛛丝马迹,眼下不能透露消息,以免打草惊蛇逃了祸根,甚至还会再给刘宅带来不幸。

    刘家壕早被陈青接二连三震撼到,相信得一塌糊涂。

    刘家女眷甚多,深夜人静,陈青也不好意思继续搜寻,向刘家壕告辞。

    刘家壕一直送他出宅门,命家仆准备马车,将陈青送回租住的三合院。

    结果,陈青两腿刚刚蹬上车厢,突然,脑海里闪过雷达搜索圈。

    “叮,发现衍生任务【梦魇】对象!”搜索圈里的雷达突然出现了许多红点。

    陈青不由得冒了冷汗,乖乖,这是什么东西?

    两个呼吸的功夫,这些红点超出了搜索范围,搜索圈自动隐藏了。

    速度这么快?

    陈青跃下马车,冲红点消失的那个方向看了看,空无一人,催动耳力达到极限,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陈爷,怎么了?”马夫不解问道。

    “大伯,你刚才发没发现什么异常?”

    “没啊,啥玩意也没有啊,”马夫胆子小,见陈青整个脸都布满紧张,又想到陈青是法师身份,也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

    “大伯莫怕,安心走夜路,载我回去吧。”陈青安慰他。

    “你还不如不说呢,”马夫手心汗津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