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十四章 听棺

第十四章 听棺

    说到这里,方润冲陈青眨眨眼。

    你特么倒是快说啊。

    方润清清嗓子,继续说道:“那具生桩放就在姑丈家里,被烧成骨灰,装在瓷瓶里,摆放在小表弟房间。我在小表弟床下躲猫猫,偷看到姑父对着那个瓷瓶叫儿子,我差点没乐死,姑丈唱的这哪出戏?”

    “当时还想着姑丈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自个说着说着还哭上了。成大后,听我母亲说起小表弟的事,前后一想,就得出结论了,百分百藏着生桩的骨灰。”

    “这两天丧事,我还特意观察了,表弟收殓入棺,房间的瓷瓶也不见踪影,那日咱们两个一起平尸时它还在呢。肯定是一并收入棺里了,陈兄弟你算不到方位,那是应该的,因为它一直跟表弟在一块嘛,两个方位重叠了,你把他当成是一个方位了。”

    竟然是这样!

    陈青暗暗捏了把汗,怎么也想不到,生桩的骨灰就在刘家,鲜有人知道此事,可以想象,就是自己摇唇鼓舌,磨穿腮帮子,也休想从刘家壕那里得到有用信息,这厮还假惺惺要我要细查刘祺死因,还用得着吗。

    差点变成不可能的任务。

    继而,陈青又开始庆祝,事情就是如此凑巧,抽中了【流水浮灯】,然后魅力加身,可以听到怨魂呢喃,破了桩旧案,得到2000人以上的惊叹,转化的声望值,让气运增益。恰恰出菜馆,碰到方注开车回县城,晚一点早一点,两人就擦肩而过了。

    方润之所以这么巴拉巴拉一顿,第一,确实惺惺相惜,都是青年才俊;第二,也是为席旅长拉笼一下陈青,还有一点,嘿嘿,算是炫炫自己的推理能力。

    陈青得到了想要的讯息,见方润又在看表,于是冲他告别。

    汽车扬长而去。

    陈青轻松之后,又陷入思考。

    去刘家容易,找个吊唁的理由就行了,可系统要求的是半夜独自聆听,这就过份了,即使到了后半夜,刘家也肯定有人彻夜守灵,说不定还有法师打罄敲木鱼。

    总不可能等刘祺入土为安之后,去墓地找他唠嗑吧?

    本打算改日到刘家,回谢县警局照顾之事,既然生桩就在刘宅,事不宜迟,今夜就去,以吊唁为名,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陈青和镇北五畜分道而行,独自去了刘家。

    此时的刘家宅院门口,挂上了白灯笼,门房早被主家吩咐过了,是以看到陈青,连忙走在前头引路,将陈青请入内宅。

    “现在已是丑时,老爷和三个太太伤都神过度,歇息去了。”门房小声说道。

    “我在灵堂烧些纸,就不要惊动刘先生了。”陈青顺着话说。

    门房感激地应着。

    灵堂设在底宅,因为刘祺没有子嗣,下人的儿辈代为守灵。

    年轻夭折,用的是大白棺材,棺材头部摆着一个火盆,里面铺满了纸钱灰烬,旁边碗里盛着拔了毛的公鸡。

    两个守灵的小伙正在聊天,见到三更半夜来客,急忙起身。

    陈青示意他们坐下,门房向他们介绍,说这是老爷的贵客,你们两个后生悠着些。两人诚慌诚恐。

    在陈青脑海里,终于跳出了提示音:“叮,发现【石桥生桩之谜】任务对象。”

    随之,雷达搜索圈浮现在眼前,代表着任务对象的小红点,就在圆心前面。方润说的一点没错,这个生桩的骨灰,和刘祺一起安安静静地躺在棺材里。

    这两个下人,唯恐怠慢了陈青,根本不敢离开棺材半步。

    于是出现了特尴尬的一幕。他俩明明觉得自己很有眼力见儿,但却发觉客人越来越不耐烦,于是两人越发恭敬,然后客人也更加不耐烦,两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药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扯淡扯完了,这两个家伙根本没有走开的意思。

    期间,陈青也试着竖耳聆听,压根没有用,耳边净是这两个后生的聒噪声。

    陈青忍不住了,心里想着是不是把这两人先打昏再说。

    这时,屋外传来一声惨叫。

    三人同时一惊。

    这两人害怕招贼,不约而后地奔出来两步。

    陈青急忙说道:“你们两人去看看吧,这里我守着。”

    两人感激地看了陈青一眼,告一声罪,朝声音处追了过去。

    现在,整个灵堂,只剩下一口森白的大棺材。

    陈青屏气凝神,催动耳力,似乎听到了一丝声音,他又把耳朵贴在棺材壁上。

    将耳力运到极限,只听得棺材里一个女童声音。

    “娘亲呢?”

    “娘亲呢?”

    隔着棺木,女童的声音仿佛隔着另一个世界。

    “叮,聆听生桩的呢喃,完成度2/2,

    隐藏任务【石桥生桩之谜】达成,奖励属性点数3点,奖励商城积分5点。”

    唉,终于完成了,陈青心里喃喃自语,这次倒是没有出现什么幻象,大概是因为生桩魂魄早早转生,又被挖出来烧成骨灰的原因,这丝怨魂虽然还依附于骨灰上,但能力显然没有那具男童厉害。

    陈青心里百般滋味。

    等等,棺材里竟然还有一个声音!

    “你走开,你走开,我要我的娇娘!”

    这个声音显得弱软无力,间隔很长时间,会再反复一句,陈青差点晃过去了。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现在躺在棺木里的,除了生桩骨灰,就是刘祺少爷了。难道这个声音是刘祺的?

    陈青心里一紧,怨魂的定义,是横死之人临死一丝怨念所化,依附在尸体上,只有魅力值高到一定程度者,或者与死人有夙缘关系的人才能听到。

    这么一推断,刘祺该不会真是横死的吧?

    刘家壕曾告诉自己,新娘杨花姐进洞房没多久,新郎就翘辫子了。而怨魂的这句话,显然是对新娘说的。

    娇娘又是何方神圣?

    “叮,激活衍生任务【梦魇】。

    所谓衍生任务,是指有些任务达成之后,任务目标发生改变,还可以继续做下去。

    任务达成条件,找出梦魇本体藏身之处,并将其消灭。

    完成奖励,赠送【引梦符】

    是否接受任务?是/否”

    陈青看着【梦魇】,跳出一个注解框。

    【梦魇】,可使体虚者和阳火不旺之人,陷入恶梦之中,汲取其精阳之气。梦境,分为多种,表现形式多为民间所称的“鬼压床,”“**梦”等。

    陈青眼光又瞧向【引梦符】

    【引梦符】,可让狂性大发者短暂入梦,也可使正常凡人进入梦境之中,此符可以升级为【隔世符】,让被施符对象陷入长久的梦乡。

    陈青点击领取任务。

    【梦魇】任务已接受。

    完成度0/2。

    这个时候,屋外一阵骚动,好几个家仆都在院中嚷嚷。